冈波巴大师传记(五)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冈波巴大师传记(五)


冈波巴大师传记(五)

张澄基 译

 

 

其时嘎当派的道友们正在作种种的法事,忙得不亦乐乎。大师心想若是不帮忙他们就有罪过,就全力帮忙(参加他们的事务)。结果弄得以往种种的殊胜觉受都消失不见了。大师忖道:“修行人要独居僻处就是这个道理吧!艰劳的苦行会使身体乾枯而导致三昧散失。上师尊者曾经对我说过:‘从沙砾里怎样榨得出油来呢?从芥子里才能榨出油来的哟!如果身体中没有精华是决定难以获得三昧的!’这些话真不错啊!”
  

冈波巴这样想著心中十分不乐,又自忖道:“我在这里这样下去是不能修行的。不如到其他嘎当派的上师处去吧!可是,我的上师密勒尊者,他是与佛陀一般无二的,他曾经说过:
  

修观大手印定时,身口不可太勤劳,
  否则智慧无分别,即将消失无踪影。

  

今天我已经确实亲历到这个经验了。唉!我就是马上到地狱去,也要以上师尊者为我的依怙!一切他老人家都知道!”
  

冈波巴这样以无作意之深心把一切都交付上师,至诚祈祷尊者。顷刻之间密勒尊者就在对面虚空中显现圣相。不久,冈波巴的暖气就能回复到本来的状况,同时也证入了大手印量等虚空之最胜悟境。冈波巴(欢喜无量)不禁歌道:
  

依马火!甚奇哉!
  如是光朗自明智,远离有无断常边,
  无可认取明朗朗,即是胜智超生死,
  其体大乐离戏论,其乐融融离认取。
  只觉空空明明智,只觉本明离勇  ,
  只觉无二无离聚,只觉此明超立破,
  无愿无求无忧惧,只觉此即大道果。
  此心与理相遇时,奇哉奇哉甚奇哉!
  内心深度起决信,从此无复惧退失!
  了知一切皆虚妄,此中无复惧坏灭!
  现证妄念即本心,从此无取亦无舍!
  觉了烦恼即智慧,从此不需对治法!
  我今如斯悟自心,法身本来自圆成!
  

歌毕,冈波巴就将一串二十一颗的菩提子念珠,拴在一个蒋马树茎上,起誓道:“如果三世诸佛曾为我授记,这棵树就会把这些菩提子长出苗茎来。如果三世诸佛没有为我授记就长不出来!”一天之内,这些菩提子果然都长出苗茎来了。
  

大师又说:“此自心者,本来无生,一切皆非,无立无成,其相惟明,无所不显,无所不能,甚为稀奇!甚为稀奇!”就唱了下面这首歌:


  明朗空寂此心性,而今方识见之本!
  此平常心离散乱,而令方识修之本!
  无执明体离依处,而今方识觉受相!
  能知心性此决信,而今方识何谓悟!
  本来松弛无执著,而今方识何谓行!
  明明空空此明体,而今方识即法身!
  自心无始本清净,而今方识何谓果!
  奇哉!此心广大界,因地即具圆满果;
  虽未圆证现量知,不为诸相垢染覆。
  

此后,大师(与嘎当派的这些喇嘛在一起时)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逆缘,但心中总是不太快畅,所以就到俄卡去,在善谷处住了三年,又在贡牙之色哇谷修持了六年。此时(冈波巴)需进许多饮食,大师云修行时亦需要(调整)饮食。不久就能见到忍心之少分。

 

师云:“一般说来,这段时期内,我在修行上很难生起(好的)觉受。有一天我做-个好梦,做了这个梦以后才能(生起)好的觉受来。”


徒众问道:“您做了什么梦呢?”

 

大师说:“我梦见自己在挖金子,得到了一两黄金就想用它来写一部般若八千颂。做了此梦后不久我就能生起决定的悟境了。在未见契合俱生智的境界时专一修拙火定。最初,觉得一切皆是自心,一切皆是妄念,妄念率尔无根,从心内深处自然生起一种‘一切皆是心’的感受。然后就觉得无论何时见到心识之体时就好象见到(久别重逢的)熟朋友一样:明分之体也赤裸裸地看见了。比起过去的觉受来,此时要明显清楚多了。同时,过去所学的法要和歌诀等也在心中灿然出现。有时觉得外显诸境都是清清明明的幻化境界,有时觉得会(含摄)一切,有时觉得与心识之体性融匯无间。当感觉到一切(时、处)皆是悟境时就觉得无有所修之法了,能修和所修本身也没有了。过去所闻受之一切法要都象是树皮般向外脱落一样,明体的本身也不成为依处了。对外显的世界毫无牵挂,有时见到空,有时见到幻化或光明。因此,对一切显境皆不必缘虑和分别。有时觉得悟境会增大增深,其实这就是觉受之本身,在悟境尚未达成坚固以前是很难得到太大的利益的。起初会觉得如果悟境能毫无蒙昧岂不最好吗?但不久就会达到全体的纯清光明境界,那时就会觉得‘任何东西也不能损伤我了’!以后就会常住于纯一光明之境,其实,在此以前(就应该)可以相续无间。等到行者的悟境能够不分昼夜相续不断之时,就会觉得无所谓‘死’或‘无死’世上亦无任何一物堪与此悟境相比拟者。以前虽然精勤念诵许多的明咒也很难避免魔鬼的侵扰,现在一遍也不念,魔鬼也不能损害了。从前与有学问的格西们相遇时,心中总有些顾虑和胆怯,现在就是佛陀降临也没有什么胆怯了。过去与有学问的人谈话的时候,总有些不安和腼腆,现在却毫不在乎地把他们抛在脑后了。”

 

“又有一天晚上我梦见找到了一个犀皮制的嘎乌,一个饥饿的穷丐行者说:‘把嘎乌拿给我看一看!’我不肯给他,因为这个嘎乌能使阿底峡尊者的传承子系增长,嘎当派的许多口诀也藏在里面。可是那个穷丐的力气很大,他用力一掀就把嘎乌打开了。我做了这样一个梦,现在因为对众生有益,所以我还依赖嘎当派的一小部口诀来利济众生。”
  

又一天,大师梦见交给两个人一个巨大的铜号筒,令他们去鼓吹,说道:“现在卫藏整个国家中再也找不出比这个号筒发声更大的了。”大师与一位施主谈起此梦,问他道:“这个梦是预兆我的徒众们之德相吗?”施主道:“我想这不是预兆徒弟而是预兆上师自己之象征吧!”以后果然如是应验。
  

又一夜,大师梦见自身涌出许多舍利子,把一个洼谷都填满了,许多舍利子又吸入到自己的身中去。大师评道:“这是表示我的徒众中,就是那些初学的小僧们,在十分可怖的险处居住也不会有魔障的象征。”


“又一夜梦见自己手中拿了一把锐利的刀子割自己大腿的肉,割时心中毫无怖畏,割著也毫不觉痛。割完了就自己吃割下来的肉,觉得非常鲜美,好吃极了,就教所有的人也照样地去割自己的身肉。醒后,大师就思惟此梦的意义。结论是:这是表示自己本有的东西要自己去吃和自己去享用。教别人也这样做是:在牛身上的肉上试刀,看谁的锋利,对自己多割一点就能得到多一点的满足,少割一点就能得到少一点的满足。”


“又一次梦见手中拿了两个鸡蛋,鸡蛋里面发出小鸡吱吱的叫声,醒来以后想道:‘这大概是我将有圆满弟子的象征吧。’”


大师又说:“如果有一个纯正和信心坚强的弟子(全体交付我),我就象牵山羊牵绵羊一样地带著他,只要五个月我就能使他证不退转地。”接著,大师就开示心体十二种譬喻之法要:
  

本来俱生智之法尔自成比喻有四:

 

(一)如力士房舍之藏玉。

(二)如穷丐床下之宝藏。

(三)依止上师口诀而开悟,如黑夜中月轮顿显光明。

(四)如持明灯入黑暗而得金瓶。
  

另四喻者:

 

(一)所有粗细能所二执之妄念皆法尔自灭。

 

(二)如海结冰(波止不起)。

 

(三)显境中之一切事物皆消融于法性体中成为一味,如雪片之降于湖心时消融不见。

 

(四)六尘六识之种种显现皆于法界体性中清净,如无云天空清朗明澈;识得此圆满清净之心性时则见(法界)曼陀罗中之一切所知法明澈清显,如无尘锈之明镜朗照万物然。
  

另四喻者;

 

(一)身心安乐渐次增长如上弦之月。

 

(二)此开悟之觉受极难对他人说得明白,如哑巴尝蜜一样。

 

(三)一切粗细之各种习气皆自然清净,因此对轮回诸法毫无畏惧或不安之感,如兽王狮子然。

 

(四)此(本来)心性实与如意宝一般无二,能满足轮回及涅槃之一切需要及欲求,故为宝中之宝,众宝之王。
  

以上为大师所开示之心性十二种譬喻之心要法,为释其义更为之歌曰:
  

奇哉如是最胜法,一切众生虽本具,
  无有几人能识得,如彼力士家中宝,
  本来具足不自知,长相伴随不相识。
  依上师恩令睹面,如黑暗中明月出;
  自心中央智慧现,如旭日升黑夜除。
  亲自觉受自满足,加持力故慧增长,
  自明智慧内现时,离言觉受超心识,
  此心与理相遇时,离思自成甚奇哉!
  不可思议此明智,常得享受甚奇哉!
  此心光明离认取,实为最胜修持法,
  本来法身甚奇哉!了达诸显皆心时,
  自然无欲无希求,快乐欢喜雀跃心,
  (昼夜)相续恒不断!能得如斯大乐义,
  万千粗细诸习气,法界性中咸清净!
  如彼兽王雄狮子,无有怖畏无顾虑,
  此心超越生死者,轮回诸法皆远离,
  如彼虚空离认取,不堕诸法无欲求。
  悟此心性即胜见,外显诸境与自心,
  如水与波无有二,能证此理即开悟,
  内显此理即觉受,专注此理即修观,
  依此无散即胜行,悟此即是法身者,
  即是大印殊胜果。不能证悟此理者,
  (报化)色身无由生!
  

此时,大师忖道:“上师尊者曾经对我说过(将来对大手印会有超乎寻常的证悟),大概就是指此吧!”其时,大师觉得切法都象树皮脱落一般的(消失无影),似贫丐忽得宝藏,似久别而遇旧知,似多年游子归家园超越一切众生之境界。大师觉得今生大概是他在轮回中的最后一世了。其时,大师能使一切修行皆顺乎“见”,就象是把修行之道都交付给主人手中一般。对上师感恩之心异常深切,深感法诀之殊胜希有。大师说:“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觉受从没有起落增损之相,悟境亦没有高低,于无取舍之理毫无疑惑了。”

  

于是大师就赴哦卡察藏布江之去各叮处,于哦卡山洞中居住(习禅)。


一夜,梦见把自己儿子的头砍下来,把尸首抛却,切断了生死之传延。醒后忖道:“世人皆以子息为重,此梦表示我对子息也没有贪著了。”以后的事实也正是如此。


大师说自此以后对世间之一切贪著皆能根本断除,若是(以因缘故)而与人建立某种关系也是顺乎戒律原则及圣者(之行素)的。从此再没有“我需要这个或那个”,或“这是很贵重”的想法。有时遇到此类因缘之挑战时亦毫不为之所动焉。对徒众们也没有“我要丢弃此人”或“我要摄受那人”的想法。对一切徒众皆平等待之。对一切财物也再没有“这是我需要的”或“如果有了这个岂不很好”的想法了。只是有时为了全体僧众的原故,大师也会为大众而领受财物。对私人言则绝无“需此需彼”的想法。


又某夜梦见诛杀一黑色之人,从此四魔不能再作障碍。自此以后大师就没有任何梦境了,于睡眠中惟见光明之境界矣。在这段时期中,某一天,大师对让贡惹巴和领日惹巴等徒众歌道:
  

法性界中唱此歌,智慧流出曲中词,
  深观无二之理时,无执利他悲心生,
  此即最胜之方便,即于其上力观照!
  了达俱生此认识,即是(道上之)智慧,
  即于其上力观照,必定当生大决信!
  能生有相之妄念,力观即是佛法身,
  如是觉受如是知,必能洞见心要义!
  习气认取生万法,即是妙理胜义谛,
  即于此上力观照,得妙法时见真理。
  若欲了悟此妙理,如水长流绵延修,
  弃诸作业松松住,勿寻勿觅置本然,
  不需作意离缘想,觉受证悟自然生,
  悟境相续无间断,(广大无际)等虚空,
  此时即见自心佛,现前证悟法性义,
  有相法尔自解脱,不加思惟自然成。
  远离凡俗此行境,闻思虽广不能见,
  聪慧锐利亦难知,超越思辩学问境,
  依加持道乃能入,依上师诀乃能证,
  依信依诚乃能悟!我今正告诸修士,
  如是最上胜妙法,凡俗岂能善受持?

  

  大师又对(徒众们)说道:“就我自己的经历来说,觉受和证解都是很难生起的,我必需经过很大的辛苦和努力才能生起觉受和证解的。(也就是因为这个原故),现在你们就能容易地不需要太辛苦就能够生起觉证了。除了口诀和方便道深邃(不可思议外),再加上嘎居派传承的加持力与众不同的缘故,你们在修行时如果能够耐苦努力,一定会有很多的人成就见道位的。关于除遣障碍、增益功德和生起觉受相等(口诀)则需由上师(所传)之甚深道灌顶得到;以后就可以各自去修行,专修忿怒母和大手印就可以了。”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匿名
   修观大手印定时,身口不可太勤劳,   否则智慧无分别,即将消失无踪影。

发布于2020-05-14 09:03:04|回复


今海



签名:今海
发布于2020-05-13 15:19:28|回复


妙叶



签名:云起何处?
发布于2020-05-13 11:52:1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