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波巴大师传记(六)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冈波巴大师传记(六)




冈波巴大师传记(六)

张澄基 译

 

 

大师在该处修持了七年,集聚的人越来越多,大师略觉烦嚣,(乃生去意)。想道:“从众人供养中得来的食物哦卡的长老们可以用的着。”就送给了他们。大师心想:夏天来时我可以到贡甲之雪山处去修行。刚刚生起这样的念头,天明时就听见天空中有声音说道:“舍弃现前的弟子们是有违菩萨行的哟!”


过了不久某一天大师看见一个游逛的人,头上拴著一条大绸巾,颈上挂著一块大玉石,说道:“您要是在这里住,我就会作您的供主。现在,您如果不想住了,就请到我的儿子地神冈波间那里去住,他会对您侍候周到令您完全满意的。我是一个在空中奔跑的精灵,心中虽然不想损恼众生,但因为本性恶劣所以还是不由自主地损恼了许多众生。因此我要在您面前求忏悔,请您传给我皈依和菩提心戒,请慈悲摄受我。”


于是大师就以四力方便为作忏悔,授以修慈悲之法,又传授给他皈依和发心等法要。刚要引他进入大手印之观法时,他却突然象虹彩一般消失于天空之中。


不久大师就前往地神冈波之处,想在那里修清净法十二年,并且在铜谷处建立了一所修清净法的好房舍。大师心念,因为当地无水,必需先开辟一口井。日贡惹巴说道:“这里没有水呀!”


大师说:“昨天我们曾在一个大崖石下面趺坐,你现在去把那个小坐垫拿开,再向下面看一看。”


日贡惹巴就拿了一把水瓢走到该处把坐垫拿开,发现下面出现了一口泉眼,有碗口一般大小。他想看看井底有多深,就仔细向泉眼处往下瞧,却深不见底。大师说道:“我开此泉就象佛陀‘以箭开泉’的故事一样。修行人应该知道修行时应当注意的五项事件。”随即歌道:
  

诸法本性虽空寂,仅凭离贪不能见。

不离能所之修观,虽具觉受难悟体。

不具悟境之宗见,虽云离边仍作意。

未断牵绳之修士,禅定虽佳轮回因。

学佛若不具悲心,虽勤精进堕声闻。

上师口诀最珍贵,珍中之珍为修行。
  

大师正在思惟要开始起修清净法之时,看见来了一个女人,全身涂满了炭灰,手中掌著一个孔雀的翅膀说道:“修十二年的清净法,不及宏扬佛法十二年好啊!”说毕不见。


过了几天,从后藏来了一个罗甲法师,他是一个世间八法欲心很重,又会装模作样的人,他来向大师请法,大师为之歌曰:
  

五蕴即是佛陀身,莫贪此身放羁绊。

修习其言内行时,莫掺低劣之行法。

三昧耶戒似命树,莫以烦恼火焚之。

六道有情皆如母,莫因自利而舍之。

恒常相续之三昧,莫被戏论三昧扰。

无转自成之(本体),莫以堕向能所边。

离执修观之明空,其为觉受所粘滞。

任运之行本松坦,莫掺伪拟及造作。

时机未至之禁行,能损密戒三昧耶。

内心不具把握时,莫作业果断灭论。

具证具德瑜伽士,莫起如山之慢见。

莫被八法枷锁系,莫被现世欲钩牵。

善思惟兮诸修士,莫堕隐暗险谷中!
  

随后大师就传以口诀,命他去修行。以后这位法师的名利心渐渐淡泊,终究成为一个很杰出的大修行者了。
  

过了不数日,格西甲哇穷从至,不久格西宁劳至,随后辽马波等六十人至。大师皆传以法要及开示。事毕,大师想道:“我应该闭一个很严格的关了。”


正在此时,卫、藏、康三区中具有善根的人士都来到大师处齐集。这些人都在短期内生起了无量的觉受和极殊胜的气脉功德。大家都在一个时期中成就了六种神通!这些修士们从不执受八种厌物,大家都精勤修持蹲坐瑜伽,住于十二种圆净功德,习禁语及密行,常行闭关及清净法。


这段时期,因为集聚的徒众太多,所以杂事也很多,大师觉得太烦嚣,就躲避到尕域之鸟谷中去居住。该地是一个十分可怖的地方,鬼魔非人白天都时常出现,魔鬼的喧闹声整天都充满了山谷。大师想道:“这个地方大概徒众们不会来了吧!”但是仍有少数的徒众前来依止。大师忖道:“这些人才是真正想学法的啊!”就对他们说道:“你们不顾生命的危险到这里来,今后不论你们要学什么法,我一概传授!”


徒众们问道:“您要传我们什么法呢?”大师以歌答曰:
  

敬礼上师。
  时不停留死速至,应早修持求解脱,
  夕阳落后夜随至,无常催人弃此生。
  应断懈怠及蹉跎,勇猛精进似火炽,
  不顾此生之一切,恒常专精修禅观,
  如是修持必能生,超离心意之觉证。
  应知有因必有果,不可断灭因果法,
  思惟恶道之苦痛,能生强烈对治心,
  唯求自己得解脱,则堕声闻小乘道。
  思惟众生如母恩,心中常修慈悲观,
  慈心常覆诸有情,常愿众生得解脱。
  心常浸润于慈悲,舍己利他自能成。
  自心深处得清净,二种障碍法尔灭。
  若知诸法本如幻,如梦如影不坚实,
  (如能恒常持此见),则于此生不贪著,
  离诸欲求降贪执。以上见行若熟练,
  此心必得大转变。自心若不彻转变,
  只望他人断烦恼,岂能获得解脱果?
  

大师又开示说:“直言之,众生心之体性乃‘无法可立’或‘一切都不是的就在这‘无法可立’之上安然定下去就够了,再不需要其他了。生起一点微细妄念也不要紧。这种(大手印的修观)因为是深观自己本身,所以结果是返本还源。除了此心性之‘一切皆非’外,其他什么也没有。无分别的三昧如虚空般地开展出来;或安往(自心)明体不散乱,此二者可加以审查孰者为佳?(总之),若是无念无记之禅定就不是了义教,不如修‘平常心’之殊胜。”

 

“举一个比喻来说,虚空中充满了佛及佛母,他们以神力令我超升上界好呢?还是我与他们同体无差别好呢?——不管佛、神显现怎样殊胜的境界,仍旧是心所变现之幻境,哪里有‘平常心’好呢?

 

有时瑜伽行者看见自身成为佛陀之相,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种种庄严,如虹彩一般明显(美丽)。但这只是由心意造作之生起次第修观所产生的境界,因此不及‘平常心’之殊胜。

 

别人看见自己成本尊相也不及‘平常心’之殊胜。

 

又象逻辑学者们和嘎当派的教法所主张的:观能所二者皆无根无生,外显阴阳诸法亦是心所变现,(实无体性)。(如此修观),则睁眼亦无睹,一切诸法皆如虚空,如极清净之圆心,但这仍旧是意念所造出来的空,这样就堕入所知法之体空’一边去了。因此,这种空观仍不及‘平常心’之殊胜,要想亲自觉受平常心,则如真言(典籍)中所说:‘此俱生智者,他人所难言,依上师善巧,及时节因缘,再加自福德,方能亲证之。’”
  

大师作以上之种种开示后,即被迎请至冈波。诸大修士皆来请问法要。大师说:“嘎当派的上师们曾说过:‘当一个人证悟空性之后,他就会对业果更为小心仔细。’这个话真是不错啊!再者,嘎当派的法力加持实在很大。我有一个规劝歌,你们听吧!”
  

于诸仇敌生毒恨,于自亲眷极爱怜,
  于诸财物心贪著,学佛应断此三者,
  专修应断此三者,至心决志修行者,
  于此三法应舍离。南方买物北方卖,
  奴役双足奔走忙,闲聊散乱扯闲天,
  此三学佛应舍离,专修应断此三者,
  至心决志修行者,于此三法应舍离。
  令僧苍老之施主,障碍出离之聚敛,
  破坏证德之学问,上三能坏学佛本,
  专修之士应舍离,至心决志修行者,
  于此三法应断舍。博学多闻之我慢,
  独居崖洞之修慢,能修苦行之忍慢,
  此三能为学佛障,专修应断此三者,
  至心决志修行士,于此三法应舍离。
  罪食花斑色之肉,醉人黄金色之酒,
  迷人美貌之少女,此三能毒学佛者,
  专修应离此三毒,至心决志修行者,
  于此三法应舍离。未证神通说神通,
  聚众人财以自富,无能医疗强医疗,
  此三学佛之险处,专修应断此三者,
  至心决志修行士,于此三法应舍离。
  

以上乃简述大师内证功德之若干事迹。

 

关于大师之外显功德,简言之,大师实具有种种之无碍神通,能随意现身、隐身,以一变多,以多变一等难可思议之神变。(例如),某次,达波拉萨方面之人士说:“上师仁波且于盂冬月十三日白昼,行抵达波拉萨,十四日白天作预讲诸行。十五日散花(献佛)。十六日行忏谢法仪,宣说法要并行广大之供养等事,十七日白昼又说多种开示。随后即(差人)载众多毛料及绸料之(供佛)天衣运往冈波。又与徒众们大家发愿回向。在法会尚未散去的时候,有一施主名叫格崩的带着随从前来。他说:“大师为了使我深入佛法,于十四日白昼作准备法仪,十五日白昼散花献佛。十六日行忏谢法仪及说法开示,作供养后赴顿金卡。(我们)深深的感到希有难得,我还供养了许多肉酱,大师还为施主们作了发愿及回向呢!”

 

但是,大师住处的僧众们说道:“上师仁波且一向都在此地。这些时都一直在闭很严格的关。十三日出关,十四日昼夜都在为后藏来的徒众们传法引导。十五日昼夜向康区来的徒众们传法开示。十六日昼夜向卫地来的徒众们传法启蒙。这一向,大师那里也没有去呀!”聂勒萨郡、冈巴勒则和学冈蒋也三人说道:“上师仁波且三个月之中并未说任何法,那里也没有去!任何食物也没有吃,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任何休息和消遣都没有作,一直都坐在座垫上(入定),根本就没有动过啊!”
  

又一次,冈波勒则问道:“从前小乘声闻人习遍处定时,可以成就许多三昧自在,现在为什么修不成呢?”大师答道:“这是因为心没有纯练的原故。如果好好修行,哪有不成就(遍处三昧)的道理呢?!”


第二天早上,冈波勒则拿了一碗加糖的乳汁进来供奉大师,只见大师的床上有一团熊熊的大火。他十分惊骇不禁喊叫起来,等到走近床前一看,火焰忽然不见了。原来是大师向他示现火偏处三昧的神通。


又一天,他拿了一盏供佛的灯到大师佛堂中去,只见佛堂中充满了水,而水中又有火焰燃烧著。他忖道:“这是怎么回事呢?”就作了一个弹指,只听大师说道:“你到我前面来吧!”言毕,水相忽然不见了。


又一天,午餐后大师在楼上休息,施主道达加来访。他对(冈波勒则)说道:“请你把这樽茶供养给仁波且。”冈波勒则就到大师房中,只看见床上有一座宝塔发出亮闪闪的金光,他立刻想道:“我应该叫施主来看。”等他把施主引到房中时,只见大师坐在床上,(而金色的宝塔却不见了)。


又一次,冈波勒则想请问大师如何对抗四魔之口诀,就带了一个朵玛食子去见大师。进房以后却什么也没有见到,房中一个人也没有。忽听大师说道:“你要什么呀?到我前面来吧!”大师竟好好的坐在床上。
  

以上是大师略略显示地、水、火、风、空五遍处三昧之事迹。
  

又一次,康巴格西对冈波法师说道:“你知不知道上师仁波且是没有影子的!”冈波勒则试著在晚上灯光下看,果然大师是没有影子的。白昼在日光下看也没有身影,大师说:“我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没有身影的。”大师又示现在虚空中行走和趺坐,身体出入山崖自在无碍等多种神通。又一次,大师为了劝解牧牛巨人为牧羊狗而引起之战争,乃差遣诸弟子先行,自己却乘虹光由空而至,(众人见此神异大为感动)其争自息。
  

又一次,冈巴罗田带了一包白纸前来供奉大师,进房后却不见大师,只看见一尊观音像,就出来问勒则道:“那个千手千眼大悲观音的塑像是哪个匠人作的啊?上师现在在哪里呀?”二人走进房中一看,大师却正好端端地坐在床上。
  

  又一次,若冈方面的僧众前来作供忏法会,他们在草地上(为大师)砌了一个法座,准备了供食,然后冈波写渊就来迎请大师。大师说:“你拿著我的僧衣先行一步吧。这里一个人都没有,让我先把门关好,免得豺狗闯进门来弄得乱七八糟的。”写渊于是先行,他在一个(山上的)狭道口上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大师到来,就走到山边向下一看,只见大师已经先到了,正坐在座上呢。写渊忖道:“这里只有这一条路能通到法座处,怎么回事呢?”不但如此,原来大师已经在座上修了一千遍颅器供咒了。诸施主就埋怨写渊道:“叫你去迎请上师,你怎么一个人在山崖上闲荡呢?”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海



签名:今海
发布于2020-05-14 15:37:2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