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波巴大师传记(七)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冈波巴大师传记(七)


冈波巴大师传记(七)

张澄基 译

 

 

在某一段时期之内,众人都看见一道虹彩射入大师的寝室之内,于是大家猜道:“这大概是中有光明现前出现之兆吧!”就向大师请问。大师说道:“这是因为诸空行母在此集会,所以出现此兆。”
  

又一次,琼勒依希来迎接大师,大师说:“现在我不想去,你差一个小和尚到我这里来,你们先走一步。”但是当他们回去的时候,大师却已经先到了,说法开示也完毕了。可是,在此同一时间,(本地的人却都看见)大师仍在原处,那里也没有去,其时大师正为那个小和尚详细解说法诀呢。此乃大师显现身变神通之另一事迹。
  

又一天,法师冈巴向大师说道:“初地菩萨能将整个三千大千世界置于一微尘中,而大千世界并不缩小,这真是稀奇啊!”

 

大师道:“这一点也不稀奇,诸法法性本来如是!世俗谛之现象中,任何境象都是可以显现的。例如:在象芥子般大小之瞳孔中,拳头大的色相也能装进去。四指宽的明镜中,马和大象也能照进去,茶杯中亦能装得下月亮。现在,你仔细看看我吧!”说著,大师就显菩萨身与冈波山一样大小。那个房间本来很小,五个人都容不下,但这样象山一般硕大的身体却容下了。
  

又一天,正逢日蚀出现之时,大师在树林(附近)之草原上准备了供食,有一千名僧众参加,大师腾空于庙前之天空中来回行走,以宝瓶向大众酒甘露水(作加持)多次。与会大众皆亲眼得见。
  

又一次,嘎贡嘎波向大师请求(上乐金刚)十三尊佛母之明咒。大师说“好!”随即口诵十三尊佛母之真言,口中出现一道多色之虹光射入嘎贡之心间,嘎贡就向大师恭敬礼拜,见大师当下成为四面十二臂之上乐金刚象。
  

又一次,觉贡的母亲去世,为了替死者作功德,他造了一具五方五佛的绘像,拿到大师的面前来说道:“请您赶快为此绘像开光吧,我要赶快焚化尸体去!”

 

大师说:“好!你马上点香和供曼达吧。”言毕,大师立刻变成大菩提尊像,顶髻放出如虹彩之光明,射入五方佛绘像之身中,五方佛像为光芒所罩,复发出光耀射目之众色光彩来。此时,天空中众乐齐呜,出现各种幡幢伞盖,天花亦纷纷下降,嘎贡当时亲自见到如此之瑞相。大师睁开双目说道:“作急速之开光法,要这样子才行,你现在快些去吧!”
  

又一次,冈波法师问大师道:“行者证入一味瑜伽时,身、心、境三者融成一体,是怎样的情况呢?”大师用手向前面的一根柱子挥去,就象挥过虚空的一般,竟毫无障碍的横扫了过去,说道:“身、心、境三者融成一体时就象这样一般的(无有丝毫障碍)!”
  

又一次,大师赴藏布江畔,于水上敷座,左手持念珠,右手作施水印而安往。又,于只古山上安住时,为藏布那冈开光时鲜花自然黏附于座上。大师又将盛花之钵置放于虚空中(而不堕落)。

 

又一次,冈楚法师向人示现运气至手指,(其气由指外出)能使香灰四处飞散,因此略现得意及傲慢之状。大师见之,次晨,大师将法衣架在日光之射线上,(而衣不堕地);对他说道:“我虽然有这样的本领,也不应生慢心。有了傲慢心就不可能成为一个学佛人了。这一些都是暂时不究竟的功德。究竟的功德是要证入一切法无生才能得到的。因此,对这些不究竟的功德,不可生一丝一毫的慢心!”
  

又一次,大师在一处寂静的崖洞中静修的时候,对侍者来则说道:“你七天之内不要和我说话。”这一段时间中,大师(示现)出入墙壁毫无障碍。又示现成一个硕大的骷髅人,右手持钺刀,左手持天灵盖,肩头挂一天杖,骑在老虎身上,立于天空中唱道:
  

骑虎冬比兮噜嘎,供献下贱最胜女,
  住尸林中殊胜母,就是我者即不然。
  

又一次,大师著三衣,作站立状,二脚踵相抵,双手放在头顶上作甘露合掌手印。这样连续三天变成七个身体。第二次变成十四个身体。第三次整个的房间都充满了变化身,但一刹那间这些化身都不见了。其时,大师只要持两口命气一天就过去了!

 

徒众们来请问觉受相的,或是来请求除遣障碍的,或是来请求法诀的,大师就为之供食子和曼达,徒弟们一概不需开口请问,大师就以各种不同的身体姿势对徒弟们坐著,徒弟各各自然就会得到各人所需的开示。象以上这些示现他心通的事迹大多太广,实在无法尽述,所以此处只能简述其百千之一二了。
  

又一次,在牙普严居住的时候,时逢十五日夜晚,皓月初升不久,天空中充满了三处来的空行圣众,象密云般的集聚空中。只见大师在空行圣众中讲说法要。此事为康巴格西所亲眼目睹,格西见此奇景禁不住唱了一个衷心的赞颂。
  

又,大师的房中(经常)有不断的女人嬉笑声。某次,一个大修士想到山上去闲步散心,(走近大师房前的时候),听见大师面前有许多女人歌舞之声。他走近房中一看,却什么也没有!大师说,这是空行母经常在此集会的原故。
  

又,大师在严境居住的时候,康巴格西曾觉得大师(和他)都在仲卡受供,直觉的感到是在原来的地方生活的样子,就问上师这是什么缘故,大师说:“这没有什么稀奇,石头和土沙是会向四处飞散的。”康巴格西忖道:“这是一个好机会请问了。”就对大师说道:“上师仁波且啊!您变现了多少化身呢?”大师道:“我在每一个众生面前变现一个不同的化身,都不感觉任何困难。”

 

康巴格西于此辞穷,再也问不出什么话来了。大师又说:“我有时到乌金刹土空行母处去,有时示现密乘行,在同一个时候变现无量的不同化身。此间之化身仅极小之一部耳!
  

此时,大师跟前有许多(学法的徒众)常来聚会。大师之福德虽然无量无边,但格西下玉哇(对大师)略略作了一点罪业。大师说道:“对他自己来说,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别人如果仿效他的作法就是堕恶道的行为了。我可以(离开此地)到别的地方去住。”

 

有一个徒弟,他在大师和下玉哇二者跟前都学过法,他问大师道:“我和他接触一下好不好?”

 

大师道:“试试看,和解一下吧!”于是该徒和大师各各前往下玉哇处。在下玉哇格西眼睛能够看见的一处草原上,大师坐下来说道:“我要看看他的三昧到了什么地步了。”片刻之后,大师说道:“他于如幻三昧已得自在。”二人欢喜会面之后大师和他谈论了许多关于法的问题,二人都非常,也彼此向对方请益了法要。过去下玉哇格西于幻化三昧得自在,自此以后他就(时常浸润)于虚空三昧了。大师又传他一个甚深开光法诀的抄本,这就是以后下玉开光法的来由。大师说:“我的法帮助了他,他的法也帮助了我。”
  

又一次,大师说道:“我梦见冈波境内所有的山头上都竖立了一面红色的旗帜,每一面旗子的上面都有许多女人在跳舞,又梦见我只住在冈波境内,别的地方都不去了,这表示冈波的名称将普闻十方,我今生今世亦将在此处长久居住下去了。”
  

又一次,格西琼错巴想道:“上师仁波且,对初学的年轻僧众们毫不加以任何闻思方面的训练,他们对于佛法的表象和传统等一点都不懂,只是教他们一味的修行,这样难道可以生起功德吗?”

 

当天晚上他就梦见冈波境内所有的山上都充满了崖洞,崖洞中都有宝石作的佛塔,大多数都是形状极优美的,这些宝塔都发出光芒向天空中四射,有些宝塔只完成了一半,有些好象只具模型刚刚涂了一些石灰。许多人都向这些宝塔顶礼,他们都说这些宝塔中都有世间天人存在著。

 

他作了这样的一个梦,就想把详情禀告大师。但是大师当时正在行礼拜,所以他没有机会把话说明,大师却对格西琼错巴说道:“一般说来,你们这些嘎当派的讲学理的人都怨恨我,特别是你心中对我起了大诽谤。我的那些弟子们,那些穷徒儿们确会象你梦中所见一般,成为世间供养之人天福田的。对于大根器的人,我能予以大的满足,对于小根器的人,我能予以小的满足。有些人(竟)说我在毁坏佛法!谁是佛法的主持者呢?谁在宏扬佛法呢?谁在利益众生呢?在日光照耀下的这个国家(西藏),其中的佛法又是谁在维护呢?再等几年,我们都会清楚的看见结果!又有些人说,我轻视有为法,所以我是堕入了断见!飞禽等怎会有领受佛法的觉受呢?”言毕歌道:
  

具德总集上乐尊,至尊金刚瑜伽母,
  空行尊者小红母,此三起分三尊也。
  圣者马头金刚佛,圣救度母如意轮,
  自生金刚手菩萨,此三除障三尊也。
  护法大德依怙主,奴仆主宰二大神,
  施害作业之大王,事业成就三尊也。
  祈祷以及供曼达,甚深真言之念诵,
  积资施水供食子,此三有为法行也。
  生起次第佛瑜伽,甚深气脉之正分,
  显空双运无分别,经常四座修法也。
  禅定会和于睡眠,摄取梦境以为道,
  幻身转识之习练,此三夜间修法也。
  无修转识成佛法,甚深心气夺舍法,
  幻身镜中光影法,此三白昼修法也。
  认取中阴与相合,指示心性大手印,
  显发俱生之口诀,此三恒常修法也。
  非我夸口自赞自,我乃走兽狮王子,
  母胎之内三力圆,母行之处子亦行,
  母子同住雪山穴,任何猛兽我无惧。
  非我夸口自赞自,我是巨翅大鹏子,
  卵中翅形得圆满,母鹫飞处子亦飞,
  母子同飞太空中,任何飞禽我无惧。
  非我夸口自赞自,我是开悟上师子,
  刹那开显心性已,父子同时心满足,
  劣慧诸人岂能知?
  

又,大师具有另一殊胜之功德,即:凡有见、闻、思惟或接触大师的人,无不得到成就和解脱。例如:惹即冈结甫问大师名号时,当下心中就产生了觉证。甲贡多杰生给根本没有见到大师的面,只是(在遥远处)供了个曼达,生起了殷重的信心,立刻就生起了觉证。朗巴偏巴等许多人,甫闻大师之名号时,当下心中就产生了觉证。这类事迹实在太多,难以尽述了。
  

又,量顿和写冈二人前来大师处问法,在旅途中尚未至冈波境内之时,某夜住在日通之边界处,于黄昏时分量顿忽然间自然而然的生起了大手印之觉证。次晨天将明时,写冈也产生了证悟。第二天,二人来到大师的面前,供养大师一卷羊毛毡,就向大师顶礼。大师说道:“昨天晚上,你们二人的事情成功了吗?”
  

又,哦卡区内,有一个害麻疯病的女人,(因麻疯病)手足皆折不能行走了,她就朝著上师住的雪山谷之方向凝视,殷重祈祷,麻疯病因而痊愈,并且自然生起了大手印和拙火的觉证。大师知道她是具有根器的人,就教她修行,(以后)她在白乌琼处成为一个很了不起的女尼师,率领徒众女尼五百余焉。
  

又,大师前往任何处所时,途中皆有虹彩出现在前面开路。不论大师旅游至任何地方,该地之人疾、兽疾或瘟疫等都会自然消失。祥和善乐的种种事情也会发生。康巴仁波且为此曾造偈赞曰:
  

凡有见闻大师者,或思或慕或净信,
  所有疾苦顿时消,大医王前我赞礼!
  

又,(大师有一个徒弟名叫)重马下哇,起初他受持比丘戒仪,(曾于大师处)得拙火修法之详细圆满口诀。后来,他现在家相,习事业手印,有许多女人,还养了很多的猪。白天饮酒吃蒜,夜晚醒后修拙火及大手印。

 

某一时期,重马下哇得了极严重的疾病濒临死亡的边缘了。于是亲戚朋友们对他说道:“你生平犯了显密两宗的戒律,违反了大师的教敕,谁也没有你这样大的罪业,你现在快要死了,最好去请大持戒者格西朗巴来为你忏悔和作皈依吧!”

 

重马下哇道:“好!就这样办吧。”于是亲友们就把格西请来。供养后,请他为病人说皈依。重马下哇听了格西的开示后说道:“你所说的皈依与上师仁波且所说的皈依大不相同!”

 

格西说:“大师是怎样说的呢?”

 

重马下哇说道:“大师说,心性法尔离一切诸边,若能证入此心性就是皈依佛。行住坐卧、四威仪中无根本后得之差别;于一切时中持守现前觉受之正念,这样根本与后得打成一片就是皈依法。(浸润于此离戏之心性中)行一切善法,则为归趣大乘之道。如是真诚行利益众生之行就是皈依僧。所以我是一直遵守这个教敕来修行的,你所说的皈依只是口头上的皈依而已。”

 

格西说道:“可怜啊!可怜啊!你对我的法起了这样大的邪见,只有堕地狱之一途了!”言毕离去。

 

重马下玉哇死后焚化时,身上出五色舍利,送给大师看,大师很满意。焚尸时火烟皆成为虹彩之坛城,脊椎骨上都现如来的庄严身相。就是象这样“罪业重大”的人,只要能朝见大师就能有这样的(成就)和善兆,这类的事非常之多,难以尽述。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海



签名:今海
发布于2020-05-14 15:45:4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