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波巴大师传记(九)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冈波巴大师传记(九)


冈波巴大师传记(九)

张澄基 译

 

 

于是,徒众们就迎请大师的灵体至大佛殿,置于锦缎之宝座上,用各种供养以为庄严。有两个年轻和尚在作供养时自然生起了大手印的觉受;所有的瑜伽行者修士都一齐解禁出关,集会在灵体之前。大家皆以极殷重之信心祈祷供养大师,三天之内大家都没有需要睡眠或困倦的感觉,也毫无饥渴之感,大家皆以至诚之心和泪哀祷大师。大多数的人都生起特别殊胜的三昧觉受。

 

三天之后,举行了一个极大规模的供养法会焚化大师的灵体。因为要以乳汁来浸润灵体,所以用火钳来夹灵骨,刚要夹的时候如陶缸(般粗细)的一道巨光四射尸房之中。

 

其他还有种种瑞兆。例如:康巴格西看见一个由虹彩聚成的帐篷出现在上方的虚空中,许多空行大众象密云般的围绕著;多隆法师看见西方的天空中有虹彩的天幕升起;还有人看见在灵屋外面有一百零八座佛塔围绕。法师略巴、金刚法师和冈写三人都看见草舍和灵屋之间有三道虹彩相连,许多百姓妇女在供赞灵体时,各人皆看见不同的征象。这些不可思议的卓越瑞兆皆同时出现。

 

又,大家都看见卫境内之冈波山区皆有雨雾蒙蒙,尤其是山谷的峡道和洞穴处都有极浓的雾霭笼罩著,在山的边缘接近地平线的四周,云雾集聚成梯形之排列状,一级一级的叠累上去象宝塔一般,这样的云雾充满了山谷草原,但是在中央的冈波山区却天空晴朗,一点云雾都没有,象是微笑般的安住在四周的群雾之中。

 

在焚化灵体时,大师的心脏却火焚不坏,再次的以芥油盛锅浇火焚之亦不能坏,不但不坏,其心反而更显著明壮了。冈巴法师说道:“这是大师慈悲摄受与会大众留此(心轮)作为供祭之用的原故。”随著他就唱了一首供赞歌:
  

至尊无比宝上师,随时显示法身教,

能令徒众证大乐,洞见三世师前礼。

所有昼夜一切时,住法性中无动摇,

毗卢遮那之化现,礼赞上师智慧灯。

于诸六道有情众,不断大悲加持流,

观音菩萨之化现,救众生者我赞礼。

三界轮回大海中,尽为烦恼痛苦逼,

药王尊者之化现,除五毒者我赞礼。

六道一切有情众,种种方便以化度,

高举智慧火炬者,化身尊前我赞礼。

我此至极之礼赞,所生(广大)功德力,

愿使六道众有情,烦恼疾苦皆除灭。
  

唱毕此颂后,就以香水来洗灵身,并以之来安法座及为大众灌顶。远近的村民听说大师圆寂了,大家都争先恐后的来朝礼灵骨,一个月内供养不绝。然后,村民表示需要分灵骨之四分之一来供奉。法师冈巴又把灵骨的四分之一分给作吉祥薰香供仪的众人,其他的一半灵骨就分给众瑜伽修士们,冈巴法师用天秤来分称灵骨,不分贵贱公平无欺的分与众人。
  

于是,各处的村民都恭迎大师的灵骨各返自处,他们恭迎大师的灵骨时都将灵骨安置在绸缎敷面的座上,高悬伞盖,四角竖以幢幡,以朱砂香末及各种供物以作供养,又以铜钹、天鼓等乐器奏种种乐,周匝围绕而恭迎回乡。此时天空中充满了种种香气和虹彩的光芒,大地也略略的震动,天空中又听见天人和阿修罗叹息和哀哭的声音,诸大修士也各各返回自己的住处。此时,该地好象失去了光彩,一切都显得没有生气,使人不愿意再住下去。虽然如此,康巴仁波且说道:“就是那些贪欲重、羞耻小的寡妇们在夏天和冬天的时候,偶尔也会感到忧伤的,所以今年无论如何我也要和冈巴法师作伴,陪他住一些时哟!”因此,该地虽然很难得到生活的接济,主仆二人都决定在冈巴法师前侍候,陪他一段时期。
  

不久,许多未能赶上大师圆寂盛会的瑜伽行者们都来到寺中,询问大师涅的经过,冈巴法师以悲哀的声音以歌答曰:
  

皓日人狮大士夫,鸡年夏仲十五日,
  晨间示现涅相,佛日西垂众所见。
  时逢水星天上行,林园果实成熟时,
  远近来此诸人士,皆见彩红之天幕,
  宝塔庄严现空中。硕大光明四照射,
  空行圣众似云集,云集果园日轮上,
  光明供养甘露降。智慧火焚心轮时,
  彼心不坏入手中。此乃大师明训示,
  慈悲摄众之凭证,三世众生皆当见。
  

一月之中勤供忏,公平分灵作福田,
  宝幢宝幡华车上,众乐齐鸣天音唱,
  诚信徒众群围绕,众人迎骨归故乡,
  薰香四溢大千满,虹彩光明遍大荒,
  众僧满面皆涕泪,空行重返自性乡,
  修士各归茅篷去,护法后行作围场。
  此庙静适本宜人,如今凄楚空荡荡,
  本尊坛前供奉绝,怙日已逝冈波峰,
  如意宝珠从此绝,法性海中成寂灭,
  时风吹灭智慧炬,地灵而今失威光。
  安乐大海从此枯,解脱城堡尽棘荒,
  能仁教法冈山绝,如是良师何由觅?
  慧日光明今已失,黑暗痴见谁堪除?
  巨舟已逝大海中,谁能度众越四河?
  智慧高山今已崩,何时慧日重光芒?
  事业幼苗谁善护?润众霖雨无复降。
  嗟乎!大师何方去?众生明灯隐何处?
  往昔鲜花月庄严,月光童子侍佛前,
  五百末世大师出,凡有见、闻、思、信者,

  业障消除证悟生,乃至证得究竟处。
  大师悲心加持力,令我得往净佛刹,
  朝夕与师不相离。
  

冈巴法师继续说道:“如果没有上师仁波且,今天我这个人身就会在无意义的活动中浪费了。再者,徒弟的责任是要持续上师的作风,所以我要恒常仿效大师的行范。”以后冈巴法师果然仿效大师的高风,如:于一切时中谦恕冲和,手不触金银,不受任何四足兽禽之供养,早上闭关修行,下午说法教众,终生奉行不渝云云。
  

冈巴法师带领扎喜果茫等将大师之外依及内依诸法善为修持圆满后,自忖:“而今诸事已毕,应将大师法座交与庙中年轻之修士监理来看管,我自己就可以到崖洞中去修行了。”其时扎哇则波等人及大师之门徒等人从各方来集朝礼果茫及请求传法。为酬其请,法师歌曰:
  

超意之见离边际,于此切莫生疑惑,

空乐之观离执著,岂有座上座下别?

自然之行离贪执,岂泥形式与造作?

果证光明之自心,岂有希望与畏惧?
  

徒众们又请求道:“请传我们一个真实修行的口诀吧。”法师答道:
  

若具正见无疑惑,则得根本证悟生,

座上座下观不失,三时本体自开显。

能离造作自然行,则断自贪而利他,

无有希、惧之果证,熟练相续乃能成。
  

冈巴法师继续说道:“这些话你们有时知道,有时不知道,但这些都是你们瑜伽修士们所应该知道的法哟!”他们说道:“请您开示我们一个能生起证悟的实用口诀吧!”

 

冈巴法师以歌答曰:
  

此歌是一是异耶?俱生而来此心性,

用力拶破见本然,松之又松入离戏,

证悟俱生即法身。莫以妄念为所断,

莫以无念为所求,此即无匹心体性,

此体明空赤裸裸,护之勿散即口诀,

知者供赞上师佛,不知将心松松住,

我师普闻如是云。
  

法师冈巴其实就是上师仁波且之化现,是由众生福德所感现之化身,他是主持教法的法王。

 

甲巴色惹(冈波巴大师之弟)和他妻子泽蒋二人共生三子。次子名为冈巴著泽,获多种三昧,但很年轻时就去世了。冈巴著泽之长兄即是冈巴法师(冈楚)。他的母亲在怀他的时候曾经作了一个梦。梦见肚腹中出现了一个太阳,光芒照溢全世界。因此在他降生的时候就也取名叫做普闻(藏领照)。

 

冈巴法师于五岁时随舅父那力琼至达波处亲见大师。见面时得不动观之觉受;十一岁时得如幻三昧,十七岁时格西额日巴为作剃度师得沙弥戒;二十岁时格西下巴领巴为阿阇黎授以比丘戒,取名为戒心比丘(楚成宁波)。大师传给他六法等一切圆满口诀,乃与乌那下马与罗下屋翁苍等同住崖洞,得共同及殊胜之大成就,在下各网玉普居住时,手执摺叠之长鼻帽(而习禅),所以以后就成为有名的“帽禅”云云。

 

冈波巴大师说:“冈楚在前世就已经修得很好了,我不过是唤醒他的宿根而已。”

 

大师因此非常高兴。不久大师就叫冈巴领导集会的僧众。在下各时集会的僧众达千人之多。此后冈楚曾作冈波寺法殿之领班和禅房之导师。又安立了吉祥果茫等许多金制之佛塔。后来冬隆之施主慧闻迎请法师,乃创建楚龙寺。由卫、藏、康三处来集的僧众不计其数,法师皆教导成熟之,使得解脱成就。

 

过了些时,鬼、妖、罗刹及毒魔等彼此不和发生争斗,竟将拉萨除陇之大殿焚毁。其地只剩下一片荒凉和腐臭的残迹,也没有任何人去救护。

 

这时,护法依怙及惹玛的和总赞三大护法都来迎请法师说:“卫境北方对面之拉萨区,那里的四部民众发生了战争,请您去调解和平。”

 

法师答应了护法的请求,但是当法师去到拉萨时,城内只剩下腐烂的残圯,空无一人了。所以法师也无从调解,这样过了一段很长的时期,达波处的僧众们都感到十分不快。法师说:“再等几天吧!再等几天我就回来。”

 

过了几天仍旧未能返程,僧众就问是什么原故。法师说道:“昨夜我作了一个梦,梦见大师来了,对我说:‘冈楚啊!难道你不管我的事了吗?’我说:‘我和大师一体,岂有分别你我之心呢?’大师说:‘这个战争你不调解谁调解呢?你去调解吧,我会帮助你的。’说毕大师竟流下泪来。”

 

说此话时大家当时也有见到大师的感觉。冈楚法师遵从大师之咐嘱前往调解,果然调解成功,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

 

法师之福德与天其俦,(因此)声名远播和日月一样了。法师又以神通力在(拉萨的寺庙处)完成了许多围墙,经行之供殿,柽柳木之屋檐和泥水等工程以承事(三宝)。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海



签名:今海
发布于2020-05-14 15:53: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