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二篇 善河降魔记


第二篇  善河降魔记



接上篇:第一篇 密勒拾柴记


敬礼上师。

瑜伽自在主1密勒日巴尊者在宝严崖静坐之时。一天想到:「现在我应遵照上师的付嘱到拉息雪山去修行。」于是他就动身向拉息雪山进发。当他行至拉息山麓的进口处雅龙咱马村的时候,村上的居民正在一所大宅中举行盛大的宴会;谈笑中有人说道:「听说现在有一名叫密勒日巴的瑜伽行者,经常在人迹不到的山穴,依仗自力,苦行修持,真是世所罕见稀有难得啊!」

这时尊者刚好来到这住宅的门前,一位身上满饰珠宝打扮得非常标致的年轻姑娘名叫来赛朋的对着尊者说道:「瑜伽行者啊!你叫什么名字呀?」

尊者答道:「我就是住在那无名深山的大修行者密勒日巴。施主小姐!我想和你结一个善缘,请你给我一点食物吧!」

来赛朋说道:「我很愿意供养你食物,但你说你就是密勒日巴,此话当真?」

尊者说:「我又何必说谎呢?」

来赛朋听了不禁大喜,疾速的向宅内奔来,对大家说道:「刚才你们所说的那位了不起的大修行人,住在远方的无名大山中的密勒日巴,现在已经来到我们的门口了!」大家听了,一起拥到尊者的面前。有的向尊者顶礼,有的向尊者寒喧问安,叩问来由;不久大家都知道这是真正的密勒日巴到了。立刻恭请尊者入座,供奉上妙饮食。大家都对尊者生起了殷重的信心和恭敬。

这家的主人是一个非常富有的年轻女郎名叫新多玛的,她非常殷勤周到地对尊者作了种种的招待,然后问到:「师父啊!你要上那儿去呀?」

尊者道:「我要到拉息雪山修行去!」

新多玛说:「我请您就住在此处附近的觉磨鬼窟吧,我们此地也将沾光,得到您的加持。您所需的食物我会全部供养,不使您操心。」一个和尚名叫释迦古那的也说道:「拉息雪山之麓的觉磨鬼窟,的确可以说是一个功德具足和资供方便的所在。尊者如果愿意住在那里,我也将竭尽己力来承事供养您。」

另一位施主说道:「啊呀!那真是太好了!我本来在那里有一块极好的牧场,可是妖魔太厉害了,他们甚至白天都出来扰乱,所以现在我根本不敢也不想再到那牧场去了。师父啊!请您慈悲快点去吧!」

密勒日巴说道:「我立刻就去,但却不是为了你的牧场,而是为了遵守我上师的教敕去历炼修行的缘故。」说毕,尊者就要起身。宴会中的主客大家立即说道:「只要您答应去,我们就很满意了!请您稍候,让我们来替您准备一些精美的食粮。」

尊者说道:「我已习惯山隐独居一切依赖自己的生活,不需要什么精美的食物,也不需要任何伴侣,现在让我先到那里去看一看,你们发心承事供养我,非常难得,我很感谢;但现在不需要,以后再看吧。」说毕,尊者就迳往拉息雪山行去。

当尊者行抵拉息雪山山麓的时候,许多非人妖魔立即幻现各种神变向尊者攻击。当尊者行至山顶的时候,天色忽然大变,巨雷暴风一时并至左右山脉晃晃动摇,狂雨由群山急流入谷,汇成一大洪流漩涡,片刻间山谷竟变成暴浪掀天的一个大湖。尊者用「密宗的降魔法」两眼凝视,以锡杖插地,湖水忽然下漏入地,转眼间这片大湖竟消失不见了;以后这山谷就被大家叫做湖谷。于是尊者略向山下前行,此时非人妖魔又加紧攻击,摧毁左右山脉,千万大小石块满天飞扬,湖水再度暴涨造成可怕的巨浪狂涛。此时空行母2众就替尊者在左右山脉之间开辟了一条如蛇行的小道。尊者循道继续前行,顿时狂浪平息,以后这条山路就被人们叫做空行山径。此时力量较小的妖魔,皆被降服,不敢蠢动。力量较大的妖魔仍不甘心,齐集空行山径的尽头处,再度发动攻击。尊者就作起一个降魔的姿势,各种妖魔的神通幻变皆立时烟消云散。尊者所站立的崖石上,却留下一个深深的足印。

尊者继续向前走了不多时,天空忽然大放晴朗,尊者不觉心怀开畅,就憩坐一个崖石的上面,对一切有情油然生起大悲心。其心自然趋入慈心三昧3而入定良久。

经过这番历验,尊者的证境又前进了一步。尊者所坐的那块崖石,以后就名为慈心石。

密勒日巴继续前行来到善河之边,即在河边结跏跌坐,心入流水三摩地4

于火虎年孟秋月初十之夕,尼泊尔八若地区的大妖魔率领万千魔军魔卒来到了善河谷。天上天下魔影遍布,向尊者发动攻击,一时雷雹交作,山崩地裂,空中变出难以计数的各种武器齐向尊者击来。诸魔同时大声吆喝道:「擒住他!捆住他!杀死他!」怪声刺耳,响震山谷。密勒日巴自忖道:「原来是非人妖魔前来寻隙来了!」于是他就对这些魔军说法,唱了一首「因果不爽曲」

「敬礼一切诸上师,皈依大恩父师前。

眩惑眼识变幻境,妖魔仗此迷众生,

嗟乎妖魔阿咱马!汝等饿鬼实可悯!

小丑妖魔之鼠辈,汝等何力侵害我?

汝等往昔造恶业,今生得此恶报身,

奔窜虚空意生身5常为恶心烦恼使,

口出恶毒嗔恨语,杀之!割之!成碎块!

我乃布衣瑜伽士,已离妄念无分别。

心亦寂灭不可得,此见坚固无动摇;

诸根行用如狮子,我身一似诸佛身,

我语一似诸佛语,我心光明照大千,

六聚6体性赤裸见,瑜伽行者如我者,岂惧妖魔之侵扰?

善恶因果实不爽,如影随形成异熟7

现世多造诸恶业,堕入三途实可悯!

烦恼炽盛阿咱马,不见实相8身可悲!

面容瘦瘠我密勒,为汝歌唱说正法。

一切依食诸有情,无非自己之父母,

有恩不报反作仇,损恼相加深可哀!

汝今若能弃恶念,观察因果不坏律,学十善法岂不佳?

我此金玉之良言,善自思维应守持!」


魔军大众齐声说道:「你的花言巧语决骗不了我们,我们也不会收摄神变轻易地饶了你!」说毕,魔军突然倍增,用各种可怕的妖术加紧进犯。尊者当即悠然地沉思了片刻,说道:「妖魔们听了!由于上师的恩德,我已成为通达实相的瑜伽士,一切妖魔的幻变和魔障,都成了我心地的庄严和光荣。对我来说,魔障越厉害越能增益我的菩提胜行9!」于是尊者就唱了这首「七种庄严歌」

「敬礼马尔巴上师足,通达实相瑜伽士,我今高歌庄严曲。

汝等男女妖魔众,凝神竖耳听我歌!

大海中央须弥山,其南天空呈碧色,

光明澄莹透玲珑,此是阎浮10之庄严。

须弥山傍金山顶,日月二轮放霞光,

光明遍照于四方,为四大州作庄严。

龙王悲心之神变,化作甘霖由天降,普润大地作庄严。

大海鼓动之波涛,升化苍穹作云雾,是为天空之庄严。

四大转变因缘力,霁后傍山起夏虹,是为山峦之庄严。

甘霖夜降暖湖时,稼禾草木争向荣,

一切有情得滋生,此是大地之庄严。

穴居密勒瑜伽士,常观心性本空寂,

此力招来诸魔众,幻话境惑作损恼,此实修行之庄严!

妖魔鬼众善谛听,汝等之我是谁否?

我乃密勒瑜伽士,心底深处开灿花,流出悦耳利世歌,

以真实语而说法,以利济心劝群迷;

我以至诚劝导汝,速发殊胜菩提心11

纵然未能利众生,何愁不获善解脱?

若纳我言得大利,修正法兮究竟乐!」


非人妖魔听了尊者的歌法都非常感动,大多数都对尊者生起了信心和恭敬,倏即收摄各种神变,对尊者禀道:「您真是一位稀有的瑜伽行者!在没有听闻您的法训和亲见您的神通以前,我们的行为确是太糊涂了,以后我们再也不敢对您作任何扰乱或障碍了。刚才您所开示的因果正法的道理,我们非常感谢,但是我们恶业烦恼的习气实在太重,智慧也非常浅薄,于甚深的法要心中很难受持。现在请您慈悲用极少和易解的语言,对我们讲说重要和深广的法要吧!」

随顺魔军的劝请,密勒日巴就唱了一首「七种真实歌」

「敬礼马尔巴大译师,加持我勤修持,增长圆满菩提心。

不具法要真实语,歌曲虽美有何用?

引喻与法不相应,词句修丽有何用?

法教若未深入心,侈言通达徒自欺。

不修可传之要诀,独居山穴徒自苦。

不明有益之正法,勤植稼穑徒自恼。

微细因果若不重,口鼓簧舌有何用?

心不承受正法教,辩才虽捷一骗子!

若能断舍诸恶作,业障法尔12自消除。

若能精勤修善业,善愿自然得成就。

提炼口诀之精粹,勤修一法莫他顾,

多言无益徒自扰,如是修行为正途。」


这些请法的妖魔都对尊者生起了殷重的信心,向他恭敬围绕顶礼多次,然后各自返回本处。但另外有一个大魔名叫巴若的,仍不甘心,率领他的眷属继续以各种神变向尊者攻击。尊者就向他们唱了下面这首「知因果曲」

「敬礼恩师马尔巴足。

忿怒所恼妖魔众,嗔火今仍未息耶?

汝身游空无障碍,汝心却为烦恼缚!

息风缠根无自在,烦恼火炽损众生,

损恼他人终自害,如是因果不坏理,异熟果报谁能脱?

损恼他人之恶业,皆为自害自苦因,

可怜愚蒙阿咱马,令我悲悯心风生!

嗔恼串习难调故,一时作恶难自拔,

食肉□脑喜喝血,杀生断命以为活,

堕入六道成饿鬼,罪行缠身堕恶趣。

汝等妖魔深可悲,应弃恶作向善法,

心趋无惧无求地,大乐境界垂手得。」


魔众回答说:「你所说的话还不错,似乎有点道理,我们也听得懂。但是你自己的实际修行境界和证解,究竟又如何呢?请你坦白的说一下!」

尊者就对他们唱了一首「确信证解歌」

「敬礼圆满马尔巴足,

现证实相我密勒,于无生境13不动摇,

地道14障碍自然消,机用法尔得圆满,

事上能兴大悲力,理上法性自圆成。

罪重愚蒙妖魔众,我适所说实相法,汝等亦能了解否?

为破尔等之愚痴,再说易解之权法;

我佛无垢经典中,处处演说因果法;

众生同体本一家,此理真实不动摇,如此慈训应谨持!

瑜伽行者我密勒,勤观自心生觉证,

通达外显诸障碍,皆是无生之游戏15

内观明朗自心时,澈见心性本无根!

此乃上师加持力,传承师恩之所赐。

如此证解之功德,乃由勤修累积生,

那诺传承16之教法,三世诸佛之密意,赤裸现前得亲见!

希有续部方便道17,甚深密意极难解,

惟依上师之口诀,乃能善解此密意。

近修生圆二次第18,生圆瑜伽坚固力,

洞见内脉之缘起,了达身内气脉相,即是大千之境界19

通达此理我密勒,岂惧外显之魔障?

那诺清静传承中,出生万千瑜伽士,

其量遍满等虚空,心契本来如是体,数数修持不弃舍!

外显迷乱诸妄念,自然消溶法性中20!何有能障与所障?

三藏圣教之精华,尽在此矣勿少疑!」


巴若大魔及其眷属听毕此歌,深为感动,皆以自己之头骨供养尊者,围绕匝行顶礼多次,同时供养尊者一月之食粮,而后化为虹光离去。

次晨黎明,曦日初升,蒙境的巴若及眷属又率领许多珠宝严饰的天女前来朝礼尊者,以宝玉之巨盅盛满葡萄美酒;又以硕大之铜盘,满装米饭和各种佳馔来供养尊者,同时说道:「从此以后,尊者凡有所命我们一定遵行。以后我也将不断地供奉尊者。」言毕又顶礼匝行多次才离去。其中有一个大力鬼名叫汤真(Than. Ngren)他是诸天中的一个主要领袖。

于是尊者就在心身宽泰、定境增上的境界中安住了一个月,丝毫也不觉得饥饿。随后他就向拉息雪山的洼地行去,途中来到一处遍植柽柳的宽阔平地,平地的中央有一个能掩蔽人体的大崖石。尊者就坐在此石上入定;其时有许多空行母都由天而降,向尊者围绕顶礼,供养上妙饮食。在崖石上空行母们留下了两个深入石中的足迹,然后她们才如彩虹般消失于天空。

尊者继续略往前行。非人妖魔又在道路四边,到处变现了各种巨大的女根,来惊扰他。尊者就做起降魔姿势,显露其秘密金刚杵,向前行去。等他经过九个幻变的女根时,已走到该地精气所锺之处;其地有一大石,尊者就以其金刚杵21插磨此石,片刻间,妖魔之幻变,顿然消失于无形。以后此地就被人们叫做拉古龙古。

密勒日巴行至该地之中央洼处时,大力鬼魔巴若现身来迎接尊者,并奉上供养,准备坐席,请尊者说法。尊者就向他开示了许多因果报应的故事和法要。讲法毕,巴若就钻进座前的一块大石去,身形消失不见。尊者非常喜欢这中央洼地的景色,就在该处住了一个月,然后才回到雅龙咱马来,对该地的村民和施主说道:「那个觉磨鬼窟,却是名符其实的厉鬼之谷啊!但我已经降伏了众魔,现在该地已成为一个善良的修行胜地了。我不久还要回到该处去修行的。」雅龙的村民听了,都对尊者生起了殊胜的信心。这是密勒日巴到拉息雪山的善河处降魔的故事。


接下篇:第三篇 雪山之歌


注释

 1.瑜伽自在主于瑜伽(Yoga),得了全部精通与自在,故名瑜伽自在主,为对密勒日巴及其他成就者之尊称。

 2.空行母梵文Dakin,藏文mkhah•hGro•Ma•即护持密乘行人及教法之女性护法,亦对一切修密乘的女人之尊称;就更广义而言,女性之佛陀皆为空行母,如廿一尊度母,尊胜佛母等皆是。显教之种种重男轻女之观念:如女性不能成究竟圆满佛陀果,卅二大丈夫相为男性佛陀所专有,以及佛典中种种轻贬女人之观念,至密宗则完全变过!密宗之尊重女性在若干方面更甚于男性,此理由颇复杂,容另详释。但由密勒传及歌集,乃至种种藏密经典所示,空行母实在是密乘教法和修持的最主要之主体之一。就究竟义而论,般若佛母——一切佛所出生处,才是最高的空行母,修行人对空性或般若若得相处或趋入,大都会在梦中或定中见到种种空行母之示相,即如全受显教训练的憨山大师亦梦见空行母(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他自己也觉得诧异及奇怪),如其年谱中所详。总之,空行母(古译亦作明妃)是密乘之护法,行者之伴侣及指导者,代表空性及慈悲,以女性之姿态而出现,大概指化身所出之天女相,行于天空,故名空行,但亦有人间空行母之说。男性之空行则称为勇父(藏文dPah•Wo•);因此空行母亦称为勇母(藏文dPan•Mo•)。

 3.慈心三昧或慈心定,于定中,心中只有一片极深广的慈心普及一切众生,此定即名慈心定。

 4.流水三摩地或无间流水三摩地瑜伽。藏文Cho•Wo•rGyan•Gin•Ne•hDsin•rNal•hByor•;此名称在歌集中时常出现,解释颇为困难,大概是指一种如幻三摩地;行人入此定(即大手印定之一种)时,觉其己身与宇宙万相流行,生生不已之大用流行,成为一体无有分别;但又能超乎幻化流行之诸法;即此而又离此。所以得此三昧者,于一切法,一切时,一切处皆得如幻自在,不必出离诸幻而得无间断之自在。故曰:无间流水三摩地。此亦即大手印之动力姿态之一面;大手印定之寂静一面则为无分别之空明定。

 5.意生身即是胎、卵、湿、化四生中之化生,无血肉实质之身体,仅有心意业力所生之无实质体相,故名意生身。

 6.六聚指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根;六境--色、声、香、味、触、法境;以及此六境六根相接触而后所生起之六识。

 7.异熟今生之善恶业力能感受来生之苦乐各种果报。此异时、异地、异生而成之业果极为坚强,不易转变,如生而聋、哑、瞎、跛,乃至堕入恶趣之生,皆为异熟,见拙着佛学今诠之业力论篇。

 8.实相宇宙究竟之实体或真相,就佛法言此实相有种种名,如真如、本性、空性、法界、体性等等,每一名称只说出此真理之某方面的性质而已;实相是多方面的,亦可说是无方面的,或一方面的,亦有亦无,非有非无,乃至总说。此因众生所执之一多,有无等皆是由自性执而生起;实相无自性故,无可无不可,摄尽一切。见杜顺着严华法界观,及拙着佛学今诠之空性哲学章。

 9.菩提胜行此句话为说明密宗见之最好代表。初学行人必须善护诸根,远离魔障及克服烦恼;开悟后,证实烦恼即菩提,魔障及菩萨胜行之庄严,所以烦恼和魔障之逆境越大,越能开显佛性,增益修行之长进。密宗常设一喻:灯烛惧风,遇风则灭;森林大火,遇风反助其势而炽烧。烦恼、菩提、魔障等亦复如是。

 10.阎浮古老的印度传统所影响下之佛教地理观中所说的四大部洲。吾人所住为南瞻部洲,又名阎浮,北广而南狭,实指印度之地形也。

 11.殊胜菩提心菩提心较一切殊胜,为世、出世间一切善乐之因故,故名殊胜菩提心。

 12.法尔自然如是的,本来就是如此的,不加造作使之成的。形容此状佛典中用「法尔」一词,取「法本来即尔故」之义而加以延伸者也。

 13.无生境即空性的境界,无生即空,众生见诸法生灭、流转,而实际上生灭皆为幻相无实,于毕竟空之境界中,一切法从没有出生过,故名无生。

 14.地道地,指悟道之菩萨之种种阶段,普通谓有十地。道,指五道:即资粮道、加行道、见道、修道、无修道。地道指从初发菩提心学佛直至成佛中间所经过之重重阶段。

 15.无生之游戏万用流行变化无尽之现象界,就悟道人之观点而论,皆为空性或无生之法尔显现游戏。空幻一如,空色一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亦无非说明此理也。

 16.那诺传承指那诺巴尊者之传承教法。

 17.方便道密乘以善巧方便之法要引导行者使之疾速悟道故名方便道。取其巧妙善巧之义,如种种气脉观,及六种成就观法即是,颇尽善巧方便也。

 18.生圆二次第全名生起次第及圆满次第,又简译为「定」、「正」分,生起次第或起分乃生起本尊佛或坛城观之修法以成就化身佛之因,同时训练基本禅定及密乘修持。圆满次第或正分,则是进一步的转变身心之修法,由调伏业气及烦恼,使之转变为光明及五智,包括证取法、报、化三身之修法,此二次第为无上密乘之根本教法。

 19.洞见内脉……大千境界悟道者由心气得自在,故知外境不但是唯心所现,且此肉体之气、脉,亦与自心及外境不可分,故外境亦是自身之气脉之所现。能于心气和气脉得自在,就能发出神通转变外境,盖外五尘(境),与内五尘(根)同源同根,不可分割,故内变则外亦变也,此佛教中神通成就之根本原理,显教言之不详耳。

 20.消溶法性中一切法由法性生,亦归摄消溶于法性中,心契本体摄归妄念于大手印定,则自然消溶于法性中矣。

 21.(秘密金刚杵金刚杵本为密宗之法器,此处则指男根。此段文表示对男女性行为早已超脱,心中毫无粘滞及□碍,性关系在世间法上是最敏感的忌讳(Taboo)和造成种种烦恼的原因。佛法顺世亦不得不如此,尤其小乘视性行为如毒蛇猛兽,因此就力求解脱,断舍牵缠而言,自亦属必需者,但此乃行之必需者也,见则不同;行需稳实,而见则需高超解脱,此禅宗名言:「我不贵汝行履,只贵汝见地也!」此处,诸魔以女人之性器来惊吓密勒,密勒索性以男根插入石穴,示双运相,心中对性交一事那有什么逃避及罪恶感呢?性交亦不过是法尔如是的一种游戏罢了。对一切无□碍,对「性」自亦如是,根本没有把「性」当做一回了不起的事,早已超脱故,早已无需故,有无性关系皆能自在,才是密乘悟道者之凭证。若惧怕女根,则有分别,潜意识中对性欲仍有极大之诱惑,因此要拒绝此诱惑,所以发生惧畏而坚拒之。密勒日巴经常大半裸体,男根时露于外,满不在乎也。见后面许多故事中,及密勒传。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