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三篇 雪山之歌


第三篇  雪山之歌


接上篇:第二篇 善河降魔记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由于在拉息雪山降伏天魔鬼众,声名大著。雅龙的村民都对尊者恭敬承事,其中以贵族女娥慕对尊者信心极诚,问法亦最勤,她对尊者说道:「我有一个小儿子名叫乔普哇,等他长大以后,我就把他送给尊者作徒弟来侍奉您。」咱马的村民也迎请尊者到村中去居住,该地的新多姆作大施主,她亦承事供养尊者不遗余力。

尊者在村中住了不多时,看见世事的种种繁扰和争斗,极感厌倦,实在住不下去了;就对村民说,他要离开咱马到拉息雪山去修行。施主们禀告尊者说:「我们不敢夸言说是为了利益众生的缘故,请您住在此处,老实说,只是请您慈悲为了我们这一群人,无论如何要请您今年在这里过冬,我们也可以有机会向您请示法要;至于降魔的事,您以后随时都可以去做的,等到明年春夏天气转暖以后,您再去拉息雪山,也不会受到严冬的苦寒和种种不便,我们届时一定准备好充分的供养,送您前去。」其中尤以法师释迦古那和新多姆恳求甚坚,说道:「现在已经深冬了,到拉息雪山去实在太辛苦和太危险了!」二人不厌其烦地把冬天旅住雪山之艰苦和种种危险都详细地禀告尊者,求他暂勿离去。但是密勒日巴却不听劝告,执意早日离去,回答他们说:「我是那诺巴大师传承的徒儿,根本不怕严寒、风暴和独居雪山之艰苦,雪山崩裂的惊人巨吼亦吓不倒我。师尊马尔巴曾告诫我,命我时常都应远离尘嚣和放逸,终生住在无人的深山中去修行。尤其是最近,我亲身体验到,如果叫我终生住在尘扰的世间,其苦痛还不如死了倒好些!所以我离意甚坚,你们用不着强留了。」

于是法师释迦古那、新多姆和其他僧侣一共六人,携带食粮和饮料护送尊者;翻过了一个山顶,下行至一块小的平洼之地,密勒日巴就于此地与送行的人告别。他拿着两斗面粉,一斗米,一腿牛肉,一斤黄油向降魔大母崖行去;送行的六人回转咱马,途中,行至一个山顶时,天色大变,狂风暴雪,满天袭来,飙风劲雪吹得他们气也透不过来,漫天风雪迷蒙,路也看不清楚,他们奋力与风雪挣斗多时,好不容易才脱离险境。归来时,人们已睡了多时了。从这天傍晚起,大雪不停地下了十八个昼夜,布仁和雅龙之间的交通完全断绝,行人绝迹达六个月之久。此时尊者的徒众都相信在这样的空前大雪灾之下,尊者一定圆寂了,他们就追悼尊者,在村上为尊者举行了一个荟供1

次春三月,尊者的徒众们带了挖雪破冰的刀斧和工具,准备到拉息雪山去挖掘尊者的遗骸。他们快要抵达尊者住穴时,在附近的一个桥边坐下来休息,忽然看见对面一个大磐石上,有一头雪豹爬上了磐石,并在石上张嘴弯腰地打了一个呵欠,他们注视该兽良久,最后它才离去。大家禁不住互相说道:「看样子,这头雪豹一定把尊者的遗体都吃得精光了,我们是否仍能找到一点遗骸或头发等遗物(来装塔供养)呢?」说着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不禁哭泣起来。他们随即注意到,在雪豹的行径中竟发现了许多人的足迹。最后,在一条极为险狭的路径上,他们又看见一头似虎似豹的野兽,瞬间就跑向一条横路上去了。以后这条路就叫做虎豹路。这时大家心中禁不起了怀疑,适才所见的虎豹是真的呢?还是天神变现的呢?此时大众已行近降魔大母崖,忽然间听见了密勒日巴的歌声,大家惊喜非常地忖道:「难道是曾有猎人来此,遇见尊者,供给他食物了吗?还是野兽们扑杀野禽时,食剩的残肢让尊者拾到了当做食物,他竟没有饿死呢!」

密勒日巴在洞中大声叫道:「傻小子们!你们抵达附近已经半天了,怎么迟到现在才走到呢?我与你们准备的吃食都快冷透了,快点进洞来吧!」大家听了都说不出的高兴,有的欢喜得眼泪直流,有的不禁手舞足蹈起来,大家都急着跑进去顶礼尊者,抢着握攫尊者的手足,顶礼问询,大家欢喜得泪流难禁!

尊者说道:「你们不要说这些话了,快点吃饭吧!」

徒众们先详细询问尊者的身体起居,然后他们立即注意到尊者上次带来的一包面粉竟尚未吃完!同时还有一大盘煮好了的米和肉。

释迦古那说道:「看样子我们的饭是早已准备好了,尊者是否早就知道我们今天会来呢?」

尊者说道:「我在崖石顶上曾看见你们在对山休息,所以知道你们来了。」

释迦古那说:「我们当时只看见崖石上有一头野豹,并未看见尊者,那时您究竟在那里啊?」

尊者微笑道:「我就是那个雪豹啊!得到心气自在2的瑜伽行者,于四大有随意转变的能力,可以化现任何形状物体,变现万端,无有障碍,这一次我也是特别对你们这些根基深厚的徒众显示了这点神通,你们应对此事守密,莫对人言。」

新多姆说道「尊者啊!您现在看来容光焕发,身体健壮,比去年还要精神百倍,但是大雪封山这样久,洞门和山路皆为大雪所断,食物亦无人接济,是不是有天人来送供呢?还是尊者拾检到野兽的遗尸以作食料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尊者说道:「多半的时间我皆浸润于三昧中,所以无需饮食。在吉祥节日的时候,空行母举行荟供时,也会分给我一份食物。偶而,我也吃一两匙炒熟的面粉,尤其是上个月(季月)下弦时分,你们曾围绕于我,为我举行一次大会供,那次我好像吃得很饱,因此很多天都不思饮食,我有这样子的一个觉受,不知那一天那们究竟做了什么事?」

徒众们计算日期恰巧就是他们以为尊者已经圆寂举行荟供之时,于是尊者说道:「世人如果能行善布施,必能在中阴3时得到利益,但最要紧的还是要堪能现证当前之中阴,始为殊胜。」

于是大家十分诚意地恭请尊者道:「请您和我们一起回雅龙去吧!」

尊者说:「我在这里住得很安乐,觉受三昧都在增长,我不想去雅龙了,你们自己回去吧!」

徒众们道:「这次您若不和我们一同回去,雅龙的居民一定会说我们把您遗弃在雪山,把您害死了,任何难听的话他们都会说出口的!」

贵族女娥慕说道「您要不下山,我就背您下去,您要不随我们去,我们就等在这里,一直等到死为止。

尊者不忍拒绝他们的至诚恳求,就答应他们下山去。

娥慕说道:「冬天的时候,那些空行母也不需要您密勒日巴了,但是您的传承中未来弟子们却仍是需要您密勒日巴的!现在就让我们作给那些空行母看一看,怎么用我们的雪靴去征服山路的积雪吧!」

于是,第二天大家都起程行回咱马来了,在翻山的时候,新多姆先行回村,集聚所有村民,告诉他们好消息说尊者仍然健在,并且马上就要进村了。这时密勒日巴一行已经抵达村落的入口处,那里有一片宽广的大石坪,是村民用来打麦子用的。这时村中的居民,无论男女老幼都出来迎接尊者,瞻仰尊容,大家都抓着尊者不肯放手,争着询问尊者的健康和起居。接着大家都向尊者恭敬顶礼,周匝围绕。此时,密勒日巴足踏雪靴,手持藤仗,以拇指斜倚下颔,站在大石坪上对来迎的徒众唱了下面这首歌来答覆他们的询问:

「吉祥碧空苍穹下,瑜伽行者我密勒,

与汝男女施主众,得此幸会深可庆!

老密生平无他能,满腹歌谣信口出!

汝询我体安康否?今答汝问歌此歌,舒展胸怀静谛听。

虎年将毕兔年始,昴宿之月初六日,我于轮回生厌离,

迳付雪山无人处,独住山穴修禅定。

其时天地有默契,急风骤雨猛进袭,

涧湖暴浪极汹勇,阴云黑霾满天际。

日月被囚入牢狱,二十八曜逃无迹,

天河星系皆不见,星辰深锁渺天际。

继此飓风暴雨后,连续昼夜十八日,

大雪狂降未暂息,天上天下尽白雪,茫茫漫漫穷荒际。

大雪降块如羊毛,似鸟坠空落于地,

小雪飞片如纺轮,密密坠地似蜂群,

微雪细小如麦种,如豆如棉如飞絮。

噫戏!此雪实难量!雪山尖峰触天际!

大树小树尽埋葬,惟见茫茫雪天一!

黑色山峦尽成白,间有清水流地隙。

湖水冰结似水晶,山无高下一片齐!

磋呼!空前此大雪,阻绝行人交通绝,

恶人叹气家中坐,无由外出把恶作!

遍地遗弃之家畜4,饥寒交迫濒死际,

山中百千之野兽,觅食无门多饿毙。

飞翔树间之雀鸟,钻行地下之鼬鼠,粮断食绝螫深穴;

凶猛难驯之虎豹,驯服柔顺似绵羊。

如此空前雪灾时,密勒独栖野山中,

大雪纷纷自天降,岁末寒风似刀割!

密勒日巴着布衣5,雪山峰顶斗一场,

雪片纷降近我时,化作水滴及蒸气;

千钧劲风近身时,寂灭消失于无迹,

密勒日巴之布衣,暖热燠然如火炽!

如此生死之斗争,世所罕见乏譬喻,

一似勇士决死斗,刀光剑闪判生死!

此番决斗我得胜,普为天下学佛者,坚奋其志鼓勇气!

特于资深大修士,为作榜样及示范。

单衣一袭降风雪,开显拙火成就量;

身内四大细称量6,内无错谬得决定。

冷热二气成精华,自在驱使如仆从,

身内气脉自在故,降伏风雪如反掌。

身心自在无动摇,三有魔军毁无余。

此番生死大决斗,密勒日巴为胜者,

我乃诚信之佛子,行住未尝着毛衣7

我乃勇士家族子,面对强敌无少怯;

我是兽王雄狮后,住惟雪山无他宅,若筹住所成笑柄!

汝等若信老密勒,随口所出之授记,未来因缘当如是:

口传大法将大宏,得成就者数数出,

密勒日巴瑜伽士,名闻遍传于天下;

汝等徒众之事迹,亦为后人所仰慕,美誉亦将传千古!

聚会于此施主众,为答汝等殷勤问,

我身康乐无少病,汝等亦皆安适耶?」


与会的徒众们听了尊者的歌,都欢喜已极,高兴得大声欢叫,兴奋雀跃,忍不住大家竟一同跳起舞来;尊者也非常高兴地发出欢乐的叫声,和大家一齐在大石坪上跳起舞来。尊者足迹所至,石坪就犹如泥土一样,深深地印下了许多足迹和锡杖的印子,就像是刀割的一样;石坪的中间腰处因而下陷许多,这块石坪本来叫做白石坪,后来就被叫做雪靴坪了。

然后徒众们簇拥着尊者,迎接他到雅龙咱马村,大家向尊者顶礼问安,招待供养。来赛朋于大众中起立问道:「尊者啊!这一次您没有遭到意外,能够平安的回来,真是最大的喜事,看起来您较以前更为容光焕发精神爽朗了,难道是这期间空行母们向您承事供养的缘故吗?」

答覆来赛朋的询问,密勒日巴唱道:

「恭敬顶礼上师足,

成就加持空行赐,三昧甘露利无穷,

以信供佛身根利,徒众善行获吉祥。

当下一念显空性,少物微尘不可得,

顿超能观与所观8,我得如量之见地。

光明相续如流水,修观无间亦无得,

能修所修一时消,我得坚毅之修观。

能作所作皆光明,缘起皆空决无疑,

能行所行无□碍,我获最胜之行持。

方分9妄念法尔消,希惧贪嗔尽疾灭,

顿超戒律能所持,我守最胜之持戒。

法身自心无少别,悟此二利自然成,

能得所得皆超脱,我获殊胜之成就。

为答信徒之询问,老密唱此欢喜歌,

大雪替我围茅蓬,空行为我供食物;

夏日雪水最胜饮,无勤诸事自然成,

勿劳耕种稼禾结,无须收藏仓库满;

观察自心自一切!

居于低下至高位,圆满胜愿上师恩。

徒儿施主与会众,汝等信心诚可感,为报殷诚供养德,我今答汝此法歌,你我皆应大欢喜!」


释迦古那向尊者恭敬顶礼后说道:「这一次,这样大的空前雪灾,尊者未受丝毫的损伤,并且与我们徒众都能平安地回到家中,我们师徒及村民父老大家能再次会面,真是令人庆幸,借着这个机会,请您慈悲向我们开示一些法要,作为您对我们此次回村的礼物,好吗?我想最好请您把此次严冬雪山修行时所得到的禅定经验和觉受,为我们讲一讲吧!」

密勒日巴于是就唱了一首「六种心要歌」

「敬礼三种圆满10之上师 。

于此黄昏日暮时,师徒集合甚吉祥,

释迦上人代大众,向我请求说法要,宣说禅观之觉受。

此乃清净善愿力,感召胜会之缘起。

施主娥慕二夫妇,以及全体诸徒众,

向我索取见面礼,恳求讲说胜妙法,

为感汝等至诚故,我今略说自悟境:

去年冬季岁末时,我观轮回世间法,

此心深处生厌离,哀感世事无实义,迳往雪山修禅定。

密勒日巴瑜伽士,独栖无人降魔崖,

勤修禅观经六月,觉受证解浩然生;

为酬施主之盛意,为汝歌此六要曲。

初取外境六譬喻,二取内境六障碍,

三喻六种系缚法,四显六种胜方便,

五示六种法尔性,末说六种大乐境。

若不诵习此六要,此歌精义难入心,且听老密为汝释:

若有障碍非虚空,若有定数非星辰,

若有动摇非山岳,若有增减非大海,

若有桥梁非泳者,若可触摸非彩虹,此是外境六譬喻。

若有执滞非正见,若有沉掉非禅定,

若有取舍非胜行,若有妄念非瑜伽,

若有方所非智慧,若有生死非佛陀,此是六障六误谬。

嗔恨将为地狱缚,悭吝将为饿鬼缚,

愚痴缚汝变畜生,贪心炽盛变人类,

嫉妒心重变修罗,我慢贡高生天道,

此是烦恼六系缚,解脱生死之障碍。

信心坚固得解脱,依善知识得解脱,

戒律清净得解脱,常住茅蓬得解脱,

时常独居得解脱,真实修行得解脱,此是六种解脱因。

俱生妙智本来性,无内无外明体性,

无遮无险智慧性,广大遍满佛法性,

无有转变明点性11,无有间断觉受性,法尔六性应受持。

体内拙火12炽然乐,二脉业气入中乐13

上身菩提下身乐,下净明点遍满乐,

红白交会于中乐14,无漏之身常自乐,此乃六种觉受乐。

六月禅观之觉受,为应会众之劝请,

我今摘要试宣说,与会大众应欢喜,

且饮法露此琼浆,法喜充满乐雀跃。

老密今日唱老歌,徒儿竖听笑呵呵,

此是老密见面礼,献身佛法普天喜!」


新多姆说道:「伟大的尊者啊!您同三世诸佛无二差别,有缘见到您的人,自然会供养承事、请问法要的,若是有人见到您,连一点恭敬信心都不生,那真是比畜生还要愚蠢了。」

密勒日巴说道:「对我信仰与否并不是最要紧的事,但是得到如宝的人身,又值佛法昌盛的时节,而不去修学佛法,那才是真正的愚蠢了。」于是唱道:

「敬礼马尔巴大译师。施主信众听我歌:

生逢佛法昌盛世,随意造恶一何愚!

已获难得之人身,虚渡此生一何愚!

市集城镇如牢狱,长期住彼一何愚!

夫妇亲朋实访客,吵闹争斗一何愚!

名闻美誉如谷响,沽名钓誉一何愚!

仇敌实如易谢花,舍命搏斗一何愚!

亲党实如空中画,死时难舍一何愚!

财宝难持如朝露,悭吝自缚一何愚!

此身实如臭皮囊,涂抹粉饰一何愚!

口诀甘露最胜食,竞集世财一何愚!

世间滚滚愚痴众,罕见一二明达士,

何如效我老密行,勤修佛法得实利。」


与会的施主说道:「谢谢尊者的慈悲开示,我们自然不能像尊者一般的明智和精进,但是我们也将尽力不做您所说的那些愚蠢的事情。尊者若对此地合意,就请长期住在此处,我们活着的人可以问法要,承事供养,死者亦可获救超度超升,不知尊意如何?」

密勒日巴答道:「上师的训谕是要我到拉息雪山去修行,所以我只能暂时住在你们这里,长期的居留对我不合适,因为我不喜也不会周旋应酬你们施主们。日子久了,你们也会对我产生不满及不快的情绪,所以这条路是行不通的。」随即歌道:

「敬礼罗扎马尔巴足。

与会男女汝施主,于我密勒瑜伽士,

具深信心无动摇,至诚留我长住此。

人若长住于一地,友伴不久生厌烦,

亲朋接触过亲密,各种是非自然生。

长期结伴苛求频,争怨纷起坏戒律。

嗟乎!人性本如是!

恶友败坏诸善行,直言常使众人怒,

干涉是非招仇敌,偏坦欺骗罪可哀。

为报施主之供养,应酬交谈乱禅定,

死者家属之供食,渡亡消灾16难能。

恶人之供极无义,诋诟友朋嗔恨生。

哀哉巨户之主人,死时苦痛胜常人,

较此苦痛更甚者,莫如山居瑜伽士,羁留城镇受煎熬!

老密喜爱自由身,深山野谷无人地,浮云深处寄萍踪。

汝等信徒甚稀有,与会男女施主众,供奉行者有善根,此皆往昔宿愿力,愿具因缘常相聚!」


施主们听了回答道:「我们是永远不会厌烦听取尊者的开示的,尊者会厌烦我们倒是真的。我们知道无论如何诚心请求,您也不会长住此地,但请您思及我们,时常从拉息雪山来这里巡游一番,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于是大家准备了许多食物和供养来献给尊者,但尊者都没有接受,徒众们都觉得真是稀有难得的事,他们衷心佩服,欢喜无量,对尊者生起了不可动摇的信心。这个故事名为「雪山之歌」


接下篇:崖魔女的挑战


注释

1.密乘行人常于吉日或庆典之时,如每月十五,或上师及佛菩萨诞辰时,举行祈祷供养之仪轨。上师、弟子、及所有金刚弟兄皆参加,(有时施主及来客亦参加),来供养赞颂,祈祷历代传承上师、本尊、护法、空行,及一切诸佛菩萨。天人佛神际会,故名会供,其种类及性质亦极不一样,颇为复杂。

2.心气自在凡夫于自己的心识不能控制自主,对自己的身体及功能亦不能有全部的自在。根据密宗的一项原理,「心气无二」,于心分若得自在,则于气分亦必得自在。气分有粗细;外境山河土地,四大五尘皆是气分转变;极细之气分则已离形质,为一种电能,或即是「电」。「电」究竟是什么,亦极难言。总之,「气分」即是色法之元素的动能。心若能开悟自在,在气分上亦必得自在。因为心气在粗重之界次(Realms)中可有分别,似如不同之二物,但至细微之高度境界中则心即是气,气极是心;如空与色在凡夫界为截然之二物,而在高度境界中则空色不二矣。于「心」得自在即是于「空性」得自在;于「气分」得自在则是于「色法」得自在。故心气自在之修士,必能神通变化无碍也。

3.中阴当前或当下中阴——中阴又称中有,就一般佛学而言,指死后尚未转世之阶段,普通谓四十九日。投生之后即为生有。所以生死轮回的程序是:死有中有生有。但进一步言,则吾人生活之世间,即当下生命之现实亦含有生死二种因素存在;今日即昨日之死果,或明日之生因;又念念生死,无有间断,此当下生命对从前面之死及未来之生而言,亦为一种中有(Interlude),故名当下中有或当前中有。对中阴之详细解说,载于那诺六法之中阴成就法及中阴救度法,又密勒歌集第三十篇亦详论中阴之重要性。

4.遗弃之家畜西藏高原于冬季常下大雪,因系游牧生活故,牲畜皆牧野外,不在厩中,因冻饿而死者比比皆是。普通之大雪,牲畜以习惯故,皆能忍耐;若雪太大,时间太久则必冻饿而毙也。

5.布衣此为修密宗拙火道之瑜伽士之一贯宗风,因修脐间拙火而产生大热力,于极寒冷之天气亦仅着一单薄之布衣。布衣藏文曰「日巴」或「惹巴」,密勒日巴即是「着布衣的密勒」的意思。密宗之修士,古时皆不许着皮衣,以策励得拙火成就也。嘎居巴派于此点特别注意,故「日巴」甚多。

6.身内四大细称量行者于修习禅定时,地水风火四大,时有偏胜,故需特别注意,时时纠正,不使偏颇,而保持平衡;或有特殊情况应加强某大,如火大、水大,或减少某大时,须仔细考察,以免错误,而坏禅定。

7.未尝着毛衣见布衣注。

8.顿超能观与所观印度佛教自发展到部派哲学之阶段后,不但成就之人渐少,甚至佛法本身亦变成极烦琐之「经院派」的诡辩之学;如唯识,中观二派之诤,学人每以终生之力献身于此,以至书籍汗牛充栋,越说越繁。我们翻开「佛学」中所谓高深的理论名著,那里有什么朴素简真的原始精神呢?千百年来,千千万万的佛学家都把精力放在极次要的问题上去钻牛角尖,实在可惜,令人浩叹!但此亦历史所形成之不可避免的趋势,非仅佛法,其他宗教亦复如斯也。中观与唯识二大派对「空性」看法的不同处,据藏传佛学言则是:中观讲的是「无生空」或「自性空」及「实成空」;而唯识则讲「能所空」----无外境而有依他识。有名的二月之诤:月称与月官在那烂陀寺辩论八年之久,仍无确定之结论。其他诸师之争辩更多如恒沙,难以枚举矣。此问题,由现证空性之密勒日巴看来,则根本不成其问题,因二派之结果根本相同故。此偈:「当下一念显空性,少物微尘不可得,断超能观与所观,我得如是之见地。」前两句开示毕竟空,与中观派所主张者无二,第三句顿超能观与所观,则是万证万法唯心,与唯识派见解相同,而前两句则标示此心亦无自性,空无少物可得,会中观与唯识于一炉,此一偈即解决了中观,唯识间之主要问题。盖宗教首重体验,由体验才能有正确之理论,否则「白头穷经」岂不愚乎?我因多年来深受其痛,慨而言之,指出实例,以供学佛及研究佛学者作一参考。——澄基特志。

9.方分方分者,即有形体,有性相,占有空间(方所),及有质量(分)者也。但广义言,即任何心识对任何境法所产生之任何形相及性质皆为方分所摄,亦即一切有为法也。

10.三种圆满藏文:rJe•gSum•ITan•bLa•Ma;此处之(gsum•ITan•)具三,(或三种具足)不知确指何者。大概是指身、口、意三种功德圆满,又可解释为具足证量,传法及导引弟子之圆满条件者,才算合格的上师。

11.无有转变明点性明点,梵文:BINDU;藏文:Tig•Le•,普通指男女之精液或内分泌,但许多密典中此字似乎有用于高度的实相哲学之意味。如Tig•Le•Nyag•gCig•「明点一味」,或「专一明点」。根据心气无二之密宗根本原理,则气分至成佛时转成光明及神通之大用,脉分及明点皆转成报化身,此处则似假借成就瑜伽者之坚固明体之不可毁坏及转变性而说实相也。

12.拙火又译忿怒母,藏文:gTum•Mo•;梵文:Kundalini或是: Candali。或真大力--Candali之音译,此为密宗修气脉之最主要的瑜伽。即观脐下四指之拙火,或火苗,而引生俱生命气或阳气之发生而打开全身脉结,摄业气入中脉而悟道。此为方便道,或有相瑜伽道。空、有,若毕竟无二,则佛果能从「空门」入,则亦必能从「有门」入,二而一也;惟从有门入较繁杂多障耳。

13.二脉业气入中乐指左右两脉之生死业气皆消溶于中脉而生大空乐,见六法广论。

14.红白交会于中乐此指中脉上端之杭(  )字代表白明点,及下端之短阿(  )字,代表红明点,皆为融化后,一上升,一下降至心轮(法轮,藏文Chos•Gyi•hKhor•Lo•)亦即中脉之中央而相汇合,此时能生大空乐双融之觉受。

15.渡亡消灾西藏祖师特别告诫徒众不可轻易纳受供养以超度亡魂,普通受供养其责任尚不甚大,自己亦不受太多之牵累,但超度亡者则全不如是,有极多之故事说渡亡喇嘛之功力不足,而自受其损者。我曾亲自听见许多极有趣的故事,故喇嘛(好一点的)皆视渡亡受供为畏途,尤其是以密法之颇瓦来超度更是如此。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