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五篇 密勒日巴于绕马


第五篇  密勒日巴于绕马


接上篇:第四篇 崖魔女的挑战


敬礼上师。

至尊密勒日巴一时想从岭巴崖到日喔班巴去,当即准备动身前往。他向绕马的施主们说明此意,施主们说道:「在日喔班巴的入口处,有一片山洼地,那里有一个比日喔班巴更好的修行崖洞,您不如到那里去住更好些,我们对日喔班巴的路径不够熟悉,不能替您作向导,如果您愿意住在那山洼地的崖洞处,我们可以替您带路。」密勒日巴想道:「我就先暂时住在山洼地,以后再到日喔班巴去吧!也用不着他们替我带路,我自己会找到的。」于是就对施主们说:「用不着麻烦你们替我带路,我自己会找带的。」施主们说:「没有带路的,怎么行呢?难道您自己有一个领路的吗?」密勒日巴说道:「不错,我正有一个。」

「他是谁?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密勒日巴就唱了下面这首歌来答覆他们的询问:

「善妙具相1之上师,除我愚蒙之向导;

冷暖平等此单衣,令我离贪之向导;

合转消融三口诀2,除遣中阴之向导;

心气自在无有碍,周游山川之向导;

抛弃此身如残飧,降服我执之向导;

无人深山修禅定,成就佛果之向导;

我有如斯六向导,住菩提亦乐哉!」


唱毕此歌,尊者就向绕马谷之深处高地行去,此处以后就被人们叫做菩提坳。密勒日巴即在该地落坐,心入无间江流三摩地。

某日午夜,密勒日巴忽然听见千军万马的嘶杀声,心中想道:「难道是有外敌入侵此乡吗?」不觉生起大悲心,心契大悲三昧。渐渐地杀声越来越近,一片红光照彻天地;尊者想道:「这究竟是什么呢?」用眼一瞧,看见前面的旷野成为一片火海,天上天下遍布凶恶狰狞极可怖畏的魔军,使出魔力神变,只见到处烈火炽然,洪水侵淹,山崩地裂,形形色色的怪武器满天袭来,要想摧毁尊者的住所,同时口出种种恶言咒骂尊者。密勒日巴自忖道:「原来是非人妖魔前来骚扰来了。这些妖魔,从无始以来,就造作种种恶业,沉沦六道;现世投生于飞空的饿鬼道中,为猛厉的嗔恨心所驱使,他们伤害了许多的众生,由此恶业,将来必定堕入无间地狱,遭受极苦,实深可悯!」想到这里,尊者就以慈悲的心怀向他们唱道:

「慈心遍广如虚空,大悲涌出似密云,

功德事业如雨降,甘霖遍洒利群生,

众生无量等虚空,祈使皆证佛果位,马尔巴译师前祈请。

汝曹非人妖魔聚,驰骋天空意身3众,贪食饿鬼齐集此。

往昔多造恶业故,今生感此饿鬼身。

今生复造诸恶业,恒常损恼他人故,来生必将堕地狱。

我今为晓汝愚蒙,为汝略说因果理,竖耳凝神听我歌。

我是口传上师子,因地具信求胜法;

深信因果不坏故,一心苦行修正法;

精勤修持不懈故,已证自心之实相;

通达外境皆幻化,解脱我执之重病,

斩断能所生死缚,已得无转法身位,

汝曹恶心来伤我,徒费精神空自劳,

我已超越心识境,汝辈岂能奈我何?

纵然集合六道众,上起梵天下地狱,

亦难摇撼我心志,何况令我生怖畏。

哀哉恚恼非人众,暴力神变之魔军,

此番伤我若不成,撤军他遁成羞耻!

空劳往返失义利,如此羞辱孰可忍?慎自思维莫轻敌!」


唱毕此歌后,尊者即心契平等法性,坦然而住,诸魔不觉对尊者生起了极大的信心,齐向尊者围绕礼拜多次,顶戴尊足,然后说道:「您是已得坚固『定慧』的瑜伽士,我等有眼无珠,适才作了许多愚蠢的恶事,请您宥恕。从今以后,我们发誓遵从您的一切训示,请您为我们开示一些法要吧!」

密勒日巴即为说法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众魔唯唯俯首,以身心性命供奉尊者,发誓今后遵行尊者之一切训示,然后各各返回自处。众妖魔中有蒙境的色依天母和日喔班巴的地神,密勒日巴想道:「日喔班巴的地神既已降服,我就不用专门再到日喔班巴去修定了。」于是他就在原地坐了半天,心境十分开畅愉快,不觉唱道:

「于此寂静菩提坳,密勒日巴修菩提,

菩提心得自在故,能护菩提心瑜伽,

疾证无上菩提已,愿共如母有情众,同趋最胜菩提位。」


唱毕此歌,密勒日巴不觉生起大勇猛精进之心,鼓舞雀跃不已。过了几天,一位施主前来参访尊者,并带来了半袋的青稞炒粉4作供养。这位施主那天穿的衣服稍微单薄了些,所以渐渐觉得越来越冷,于是说道:「在南方的区域中,要算绕马地区为最冷,而这个崖洞却又比绕马要冷得多了,如果您肯接受,我想供养您一件皮袍子,不知尊意如何?」

密勒日巴说道:「施主!你的名字叫什么啊?」

来客说道:「我的名字叫做拉八下哇(火神事业)。」

密勒日巴说道:「这个名字很好,我虽然无需你的炒粉和皮袍,但盛意难却,我愿意接受你的炒粉,可是皮袍我却完全用不着,请听我解释什么缘故。」

于是对来客唱道:

「一似小犬迷路途,无的飘泊山野处,

愚蒙迷乱我心识,漫游六道诸城镇。

业力变现世间故,幻见外境种种相。

有时幻觉腹饥饿,自炊饮食以充饥;

有时克励修苦行,吞纳石砾5以为餐;

有时兴至心雀跃,服用空性以养身;

有时碗破锅亦砸,忍饥挨饿持禁斋,

偶忽修习禅定时,亦生种种诸幻相。

平时碧泉为饮料,间或亦饮自甘露6

大悲心生甘露涌,我饮悲露似琼浆,

有时空行来上供,我饮胜妙之天露;

有时亦觉身寒冷,布衣一袭罩我身,

有时拙火炽然乐,有时断炊忍饥饿,

有时亦思伴相随,明体智慧为道侣,

助我奉行十善业,依持正见而修行,洞澈自明之心性。

我乃堪能瑜伽士,大力人中之狮子,

如法善见为狮鬃,如法善修为狮爪,

修习禅定雪山巅,果位功德我已圆。

我是如虎瑜伽士,道行三力7得圆满,

方便智慧无别故,怡然自得作虎笑;

心智光明遍照故,莽林深处漫遨游,他利果实自然成。

我是如鹫瑜伽士,生起次第8明显故,

鹫鹏鸿翅自坚利,圆满次第9坚固故,鹫鹏展翅飞天去,

翱翔双运法性中,夜卧胜义山崖顶,二利果实自然成。

我是人杰瑜伽士,密勒日巴是我名;

我是钻究心性者,所欲无不满足者;

我是无执瑜伽士,于一切境无不适;

我是无粮之农夫,身无寸褛裸体者;

我是赤贫一乞丐,无意世间外境者,

住此亦适彼亦适,终日怡乐融融者;

我是密行之胜士,心如狂人乐死者,一无所有无求者。

我于资财若有求,你我此会不自然,

亦是施主烦恼因,施主负担辛苦故,其心难免起谬思。

我以定慧之所得,酬答施主之供养,

愿君常乐行布施,此生长寿无病痛,

福受享用恒快乐,来生往生佛净土,

见佛闻道入法行,利乐有情度众生。」


拉巴听了此歌,生起极大的信心,说道:「因为您是大成就者密勒日巴,所以才能如此,为了使我们这些罪业深重的人积善资粮,您才驻锡此处。您住此之日,我一定竭诚供养,务请慈悲纳用。」尊者在菩提坳修行之时,拉巴果然经常带来精美丰盛的食物供养尊者。

尊者住在菩提坳身心十分愉快,得了极大的进益。某日,绕马的几个村民前来参拜尊者,问道:「尊者啊!您喜欢这个地方吗?心境愉快吗?」密勒日巴道:「我很喜欢此地,修行也增益了许多。」村民问道:「此地究竟有些什么好处呢?您在此地的心境又是怎样呢?请对我们说明一下吧!」

密勒日巴答道:

「于此寂静菩提坳,上有神居大雪山,

下列信施众村集,后山冰雪为屏障,

前有茂密美松林,盆地草原池渚边,杨柳摇扶自悠悠。

幽香四溢莲花处,六足蜂虫声嗡嗡,

流绕池畔清溪旁,垂颈白鹤频回首,

桠树枝头众鸟喧,和风轻舞杨柳枝。

明耀高大群树巅,猿猴扑跌作游戏。

谷中宽广草原上,牲畜走动四觅食,

看守牛羊诸牧童,吹笛歌唱无忧曲。

高山崖洞之顶上,眼界广阔尽天际,

密勒日巴瑜伽士,俯瞰此景心感慨,

可怜世间诸众生,皆为贪欲之奴仆,竞竞各为利养忙;

历历目前此情景,令我忆起无常喻,

世间欢乐如泡影,人生一切似梦幻,

于此梦幻虚渺世,执以为实深可悯!

此景为我增上缘,助我无常幻化观,

天空广大作我食,无有散乱禅定观,

定中境象过万千,无所不现难具说!

噫戏!三界轮回法,空而能显甚奇哉!」


来众听了都生起了信心,旋即回村各返自居,这是密勒日巴在绕马居住的第一个故事。


接下第六篇 密勒日巴在独利虚空堡


注释

 1.具相具足圆满的资格。

 2.「合」、「转」、「消融」三口诀此处之合、转、消融大概是指中阴时密乘行人修行之口诀。于中阴时外境所现之一切,观想为本尊坛城与自己和合为一体,自己亦成为本尊,则一面不为中阴业力所转,一面可以成为化身佛或往生本尊净土,这是「合」。「转」则是中阴时极怖畏及不悦意之恶境现前时,以心意转变之,使成净土或善妙之境,如梦修法之转梦然。「消」是令一切中阴所现,消融于法身性中归于空寂,此密乘断除生死之特殊方便也,此当然又要以生圆二次第及六种成就法为基础才行。

 3.意身即意生身或化身。

 4.青稞炒粉西藏人之主要食粮,为一种大麦,炒熟后磨成粉,冲水成团而食之,极为方便。

 5.吞纳石砾密乘有不食人间食物之种种方法,如吃花、吃草乃至吃小石之办法,古代有人行之,近代则似断绝矣。

 6.自甘露自己身体之种种分泌,由习禅定故,口中会生出特殊分泌,可服之为食。

 7.道行三力此句直译应为「菩提心之三力得圆满」,但此三力不知何指,菩提心亦不知是指向道之心或密乘之明点。

 8.生起次第此即初步之密乘修法,亦即本尊及坛城观,把自己凡夫身观想为佛身,把外境器世间观想为净土及坛城,口诵密咒,这样就能训练转染境之世间成为本尊净土。如是生起佛慢,次第建立坛城,故名生起次第。又作本尊观时,先观空,由空中生起一种子字;如观音之种子字为「啥」,由此「啥」字自身变成观音,再观外坛城;一切由空及种子字而生起建立,故名生起次第。生起次第,亦译作「起分」。

 9.圆满次第此为深一层的密乘修法,包括修气、脉、明点及拙火、幻化、中阴、梦修、转识及光明等六种成就法,此就嘎举派而言。其他各派修法之名称虽不同,但内容皆大同小异。圆满次第就另一意义言则适与上述次第相反,为「由有到无」之观法,即将外境坛城摄归自身,自身亦渐次消融于空性中,圆满次第亦译为「正分」。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