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九篇 密勒日巴于灰崖金刚堡


第九篇  密勒日巴于灰崖金刚堡



接上篇:第八篇 八天女供食的故事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行抵灰崖金刚堡以后,即安居于马鞍幽洞中,心境十分愉快。这时古通地区有一位密乘行者,他曾经听过尊者的说法,所以对尊者十分信仰。一天,他来向尊者说道:「师父啊!我虽然修行经年,但仍旧对修行的精要茫然无知,所以功德和觉受都丝毫不生,请您慈悲开导我,赐我一点口诀吧!」

尊者答道:「既然如此,你应该知道如下的几个要点。」随即为他唱了下面这首歌:

「心之所显亿万千,多于日光映微尘,

应于彼体如实知,如王自心确了知1

万法实相之本体,任何因缘不能生,

唯一实相得决定,如王自心确了知。

洞澈真如之证智,虽逢百刃无退却,

由此自然断贪着,如王自心确了知。

妄念奔驰如潮涌,铁闸铜池不能容,

念由心现非外境,如王自心确了知。」


那位密乘行者又问道:「这样的觉受悟境是渐次生起的呢?还是顿然生起的?」

尊者答道:「上根利器的人,这些悟境顿然生起。中根和下根则由四种瑜伽2(或四步境界)次第生起。『真实』的悟境,和『相似但被误以为真』的各种徵兆是这样的。」于是尊者就为他唱了一首抉择分别真伪大手印四瑜伽的歌

「顶礼至尊上师足。

执心实有轮回因,明而无执自明体,

本来圆成确了知,此是专一究竟相;

口说双融修有相,口说因果作恶行,

烦恼愚疑盲修练,专一瑜伽无此失。

明而无执之自心,离诸戏论具大乐,

体如虚空极明朗,此是离戏究竟相;

口云离戏葛藤多,口说离言话不绝,

愚蒙执我而修观,离戏瑜伽无此失。

于现空无二之法身,得轮涅一味之觉受,

佛陀众生融一味,纷云此是一味相;

虽说一味分别多,愚疑之中又愚疑3,一味瑜伽无此失。

妄念即是智慧体,本来圆成因即果,

三身自己本具足,此是无修究竟相;

口说无修仍作意,口说光明修愚疑,

愚茫无知乱瞎说,无修瑜伽无此失。」


密乘行者说道:「这样的修行实在是奇妙稀有难得,但是像我们这些世俗之人,如果要修持六波罗密多,应该怎样去修持呢?」

尊者以歌答曰:

「顶礼具相上师足。

财富尤如草头露,故应离贪行布施;

已获暇满人身时,如护双目持净戒;

恶趣主因为嗔心,舍命亦应修忍辱;

懈懒难成自他利,故应精勤修善业;

散乱难解大乘义,故应专注修禅定;

佛位非由寻觅得,故应深观自性体;

信心尤如秋季雾,易散难持应精进。」


来客听了此歌后,叹为稀有,对尊者生起了极大的信心然后离去。过了几天,这位密乘行人带来了许多徒弟,携着丰盛的供养前来朝礼尊者;承事供养尊者后,他就启禀道:「今天到这里来的人,都是对您的生平极端钦佩,所以特地前来朝拜您的。尊者因坚毅的大苦行所得到的成就境界与觉受,以及如何得到这种成就的方法和经过,可否慈悲向我们开示一下呢?」

密勒日巴以歌答曰:

「于世间法极厌离,方能生起大信。

恋执乡园极难断,舍离家乡嗔恨息。

爱恋亲人极难舍,舍离亲眷心自平。

财富永难满足故,布衣一袭断贪婪。

世间逸乐难舍故,居卑下位慢心思。

傲慢我执难调故,应如野兽住深山。

汝等具信诸弟子,若能精勤修佛法,

勤聚资粮作二利,是具坚心毅力相。

法身本来如虚空,遍满一切诸众生,

由昔无明不了知,因此无际飘轮回。

广大无尽之法身,略见少份非难事4,证境坚固甚难哉!

悟境未能坚固故,五毒5烦恼时现行,由此多作无义事。

若于真如得坚固,眼耳鼻舌诸六聚6,自然显现无执著,

三身常住不舍离,此为开悟之证量。

所谓根本与后得7,乃对初学之权说,心悟真如得坚固,岂有此二差别相?

无有散乱之瑜伽,离执心境8时显现,法报化身常伴随。

无有执著之动气9,能生万千妙功德。

修心善巧瑜伽士,应作心如虚空观,行住坐卧莫间断。

由此观空串习力,自于美色及财宝,不生贪着视如幻。

一切外境及显现,皆如幻化如云雾,

即于利生之宏愿,亦应离执如是观;

下劣凡身如幻化,亦如水月不可执,

外境缠缚不能染,譬如莲花出淤泥,净行证量应如是。

此心遍满如虚空,因缘所现万千法,

无非明净之法身,普见一切空性智,置我掌中如净璃。

诸法昔初无来处,中间亦如诸住处,

末后亦无有去所,三时皆住平等性。

此心原无生死因,本来清净如虚空,

红白彩云自消融,四大痕迹不可得。

此心遍满如虚空,未尝暂离无生故,

三界轮回永断离,果之证量应如是。

临终舍弃幻躯时,若会使用甚深诀,

子母心10当会合,彻证究竟大法身。

此时若未证法身,应念不净五蕴身,即是清净报化体,

此时应用俱生诀11,清净报身当显现。

了达报身亦如幻,岂有迷途错谬失?

若于此法得通达,则无中阴之迷失,中阴自在应如是。」


古通的徒众,听了此歌,都对尊者异常钦佩,以后他们都常来供养朝拜尊者。

某日清晨,密勒日巴于光明定中看见了金刚瑜伽佛母现身,对他说道:「密勒日巴啊!你的人间弟子中将有如日如月一般的两大弟子;还有如星辰的弟子廿三个;得成就者廿五个;得不退转(地)之悟道者一百名;于道上得暖相之士大夫一百零八名;初入道之男女瑜伽者千人;与你结得法缘因此不堕恶趣者不可数计。现在,在古通的鸟谷处桹,正住着与你有宿缘的那个如月般的大弟子,为了成就它的缘故,你应该就到那里去。」

尊者得了佛母之授记后,就准备向古通的上方行去。

这是灰崖金刚堡的故事初篇。


接下篇:第十篇 惹琼巴初遇尊者


注释

1.此句以下三颂之藏文体裁迥异歌集之惯例,通常歌偈中,每句或每「足」,只有七字或九字,此处每句多达十六字,只有简缩意译,取其大意。又「足」者乃构成偈之单句,如四句偈即包含有四「足」。

 2.四种瑜伽或大手印四瑜伽,即修大手印之人从入道起直至成佛所经过之四步境界。此亦即大手印之次第道阶也。此为一非常重要之专门问题,非专书讨论不能略尽其旨。禅宗宗风在「密」在「遮」,而不在「显」或「诠」,然亦有云门三句,牧牛图,三关,五位君臣等说而验其证道之次第及浅深者。此等资料若与四瑜伽比较合究,极饶趣味。用禅、密之道境以释大乘之五道、十地亦有触类旁通之处。但研究此问题首先需要作者自己有相当之大手印境界才行。这点既然目前尚未圆成,只能以闻思经典为据而论之,此当待之异日。兹将大手印四瑜伽之简要略述如下,为密师此处所说作一参考。

第一步境界名为专一瑜伽:行者于得大手印见及口诀后,常契空明之自心勿使间断,渐次当得明空清晰显露之觉受。于明空自心现量证入,昼夜不散,产生各种殊胜美妙觉受,此心专一安住自心明空之体无有散乱,故名专一瑜伽;可配之于加行道之暖、顶、忍等位。但此时仍有能所二取之执,所见明空之心体,不但不透澈,且难免有俱生之能执之心。

第二步境界名为离戏瑜伽:离戏者,澈见自心之无生空性,离一切有无、是非、对待之种种言诠戏论,超绝名言,入毕竟空之境界;断离能所二执,真正见道,故名离戏瑜伽。

第三步境界名为一味瑜伽:行者至此境界则亲证一切法平等性;于空与有、生死与涅盘、佛陀与众生,皆视为一味。因即是果,事即是理,于一切法得大自在。前二瑜伽,行者着重在断执及摄有入空;至此则会空入有,起大功用,大神变,不但于空性得自在,于色法及根、尘亦皆得自在;已渐趋入理事无碍及事事无碍之境矣。

 3.此处可能指微明无明。藏文原文:rMon•Pa•Yi•Yan•rMon•Pa•Las•可作不同之解释,亦可译作「无明之中有无明」,或「愚疑深处之愚疑」,故大概是指那极不易察觉之俱生之微细无明。

 4.略见少份非难事指大手印行者,常于忽然间能顿见空明之自心明体,但不久即失去,不但不能常常见之,亦只能见到心体之极少部份。

 5.五毒贪、镇、痴、慢、嫉五种烦恼为五毒。

 6.六聚见第八篇注。

 7.根本与后得藏文:mNyam•bShags•及 rJed•Thob• 此二词用法甚广,根本及后得之全词应为「根本智位」和「后得智位」。前者指行者心契真如空性,深观惟一实相之体,为定中之纯般若观。后者指行者从「根本智定」而起,出定后应物接触一如常人,但其心境能不完全脱离般若空性,或大手印定。任运腾腾,心离执见,见一切如幻如化。此根本及后得定,能相互增长,直到证入平等性智之位而入一味瑜伽则无所谓根本及后得矣。

 8.离执心境直译应为「无执六聚常显现」,但如此译则反而失去原文之神韵及意味了。

 9.无有执著之动气此句藏文意义不太明显,若诠解不错,此动气即是能发出神通妙用,大机大用之智慧气,由极深之定慧而得者。

 10.子母心「光明」或子母光明。子光明颇似起信论所指之始觉,母光明颇似本觉。由本觉而生始觉,始觉经扩大缎练而与本觉合,名为妙觉。此在大手印而言则为子明光明,母光明即是那本具的俱生空明佛智;和子光明,即那道上所见的种种深浅之空明智。子母光明会和一味则成妙觉佛位也。

 11.俱生诀俱生亦可译为同时,此处文义不太明显,大概系指在学大手印时上师指示一心俱足法报化三身之口诀。学人有此了悟,则于中阴时能用此诀与三身契合。前面言,若中阴初时未能证入法身,则仍有机会与报化身相合。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