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诸乘要诀:世间所有的宗派最后都应趣入无上大圆满




诸乘要诀:世间所有的宗派最后都应趣入无上大圆满

(法王晋美彭措)

 


有智慧的人,对所有显宗和密宗甚深的要诀必须具备一个定解,这种定解应该是以归纳和摄集的方式来表示。


小乘中,痛苦是所断,灭谛是灭境,道谛是以什么方法来断除痛苦,这些必须要依靠教证才能了知。苦集灭道之间也有次第的关系,我们要先认识痛苦,然后依止道,最后现前智慧境界。这是释迦牟尼佛在印度圣地鹿野苑第一次初转法轮的内容,依靠这个四圣谛法,为了自己获得利益,先要修证人无我,然后精进修学三学,最后灭尽烦恼获得寂灭,这就是小乘道


大乘道中,先证悟人无我法无我,然后了知四谛,不执一切万法,并且以慈悲心摄受众生,修持四无量心,行持六度,最后获得无余的涅槃。这里的无余涅槃,也可以说是不住涅槃,即不住寂灭和轮回这二边。以证悟二无我的智慧而不堕于轮回的边,以大悲心而不堕入涅槃的边,是属于大乘的涅槃。


轮涅所摄的一切缘起显现,若善加观察,全部都是远离戏论是假立的法,没有实有的本体。于此,虽然在宁玛巴、嘎登派等有不同的观点,这在以前麦彭仁波切的辩论书中也比较广说,但不管他们如何辩论,实际上的意思就是一切万法都是假立的。就象萨哈所说,对于孩童的游戏,大人感到希奇。同样,见到了二谛双运的意义,实际上就是见到了大乘总的圣道。胜义谛和世俗谛双运而离一切戏论的法界,就是自性光明三身无别的本性。


对于大乐智慧和俱生智慧,显宗和密宗也有不同的说法。比如在生圆次第中,有些宗派认为生起次第的智慧,必须依靠本尊等各种勤作的方法,但是修持生起次第能不能得到最究竟的的果位呢?众多高僧大德公认这是不可能的。修持圆满次第所得到的果位也有不同的说法,在此就不广说了。对于大圆满,如大乐智慧、明乐智慧或者空乐智慧,在《定解宝灯论》中也有不同的名相,实际上玛哈约嘎阿努约嘎阿底约嘎三种瑜伽所承认的智慧也有各异的名称。


大圆满的所有窍诀,全部是依靠传承根本上师的教言而归纳。所谓的教言和窍诀,至关重要。如屠夫对杀生有一个技巧方便,木匠对家俱的制作非常善巧,同样作为大圆满的上师,对观察弟子的根机等方面也有相应的技巧和窍诀。


实际上,大圆满当中所讲的法,也就是当时释迦牟尼成佛时,所证悟的寂灭深广犹如甘露般的妙法,就是和释迦牟尼成佛时所说的那句偈子的意义没有任何差别。此外,在《般若经》中的“心无所住”,“心之本性为光明”的意思以及弥勒菩萨所讲的“一切诸法无有所取所舍”的意义,这些皆与大圆满当中所讲的内容无二无别。


从意义上而言本无什么差别,但是大圆满自有不共同的殊胜窍诀。比如我们去拉萨,有些人走路去,有些坐汽车,有的乘飞机去,虽然目的地相同,但乘飞机只要一、二小时就能顺利到达拉萨,而坐车或步行就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同样,大圆满的所证与显宗大乘也没有任何差别,但所用的方式里有一个不共同的窍诀方便。


这种自性光明的智慧,实际上就是圣者如来的狮吼教言,是显宗和密宗的最究竟密意。如果明白了这种道理,之后发菩提心、积累资粮,经过五道十地,最后会迅速获得法身和色身二殊胜的果位。


当然,要对佛法经典进行诠释,就必须依靠弥勒菩萨龙猛菩萨的论典。在我们藏传佛教各派,全都属于大乘佛教,嘎登派着重解释的是释迦牟尼佛第二转法轮的意义,解释第三转法轮则以觉囊派为主,第二转和第三转二者密意双运,如此修行的就是我们宁玛巴自宗。在宁玛巴当中,荣素班智达、全知无垢光尊者和全知麦彭仁波切对以上密意曾作过大量的注解和阐释,比如全知麦彭仁波切作的《如来藏狮吼教言》等论典就专门讲述了这些道理。


他空自空的观点,在印度和藏地都有比较大的辩论,因此当时月称菩萨与沾扎果木(月官)辩论的故事在整个藏传佛教和印度佛教中都是一段重要的历史。有些大德认为,如果承认自空派或他空派,那就互相有辩论,互相也不能承认。


作为我们宁玛巴自宗,见解本应与龙猛菩萨相同,可是现在宁玛巴中的有些持他空见者既跟随无著菩萨又跟随龙猛菩萨。按道理来讲,觉囊派必须要破斥龙猛菩萨的观点,把他空派的作者说成是阿德瓦河乐扎瓦,我就觉得这并不是很合理,根据全知麦彭仁波切的论典,这种说法并不究竟了义。但不管怎样,自空和他空的派别中也有各种辩论。


声闻、缘觉和菩萨乘在以上已经讲完了,现在讲密宗的外续部。首先了知离四边戏论的法性,然后通过修持有相的本尊和密咒手印的瑜伽,最后获得共同和不共的成就,这叫做是外续部,它跟显宗相比,成就非常快。在外续部,分别对应下中上三种智慧,而有如君臣、友兄、水喻三种修行方式,即又可分事部、行部和瑜伽部。关于在外三续中不同的密乘戒律受持法,在荣素班智达的《略说誓言》中有广说。


首先知道一切诸法任运等净自圆满,然后依靠方便道和智慧道以如幻而获得解脱,这种方便方法也称为是内续部。密乘当中有解脱道和方便道,相应有一些甚深的教言,内续部的成就更为快捷,在其中又可分为生起次第圆满次第


首先抉择一切诸法本来即是清净平等,这种等净无二的意义通过能成熟的灌顶和能解脱的教言来进行领受和体会,在此基础上再继续修持真如、显位和因位三种等持,这种修法就称之为生起次第。轮涅所摄的一切法可以包括在风和心当中,当不清净的法(业风)全部融入中脉后,就能现前光明智慧,这就是殊胜方便的圆满次第,圆满次第又可分为自身方便和她身方便。


远离一切勤作的自然智慧,以及三金刚本来无二无别的意义,是通过上师的教言使之现前而获得证悟,这种修法称为是大圆满金刚顶乘。在大圆满中经常讲心中有自然本智,自然本智居住在心藏时称为是智慧,当它通过智慧脉在外面显现影像的时候就称为是心。大圆满中也有有相圆满次第和无相圆满次第,以及本来清净和任运超越的一些修法。


从显宗小乘到密乘之间,智慧不一样,相对应有不同的派别,那么其中最殊胜的就是金刚乘。金刚大圆满乘是最究竟的法,是能即生成就的殊胜佛法,我们趋入这样密法的人,都具有殊胜的缘份,能相遇大圆满法的这种福德和各种功德,在系解脱的续中也讲过不少。


根据将自心转为道用的方法差异,大圆满当中又可分为心部、法界部和窍诀部。将心转道用为光明智慧的游舞,称为是心部。一切诸法是空性,空性也是心的一种游舞,用这种方法来抉择的宗派称为是法界部。心和外境无二无别,也可以说是智慧和大乐无二无别,在此境界中转为道用的修法在窍诀部中比较广说。大圆满还可分为耳传岩传的教言,比如无垢光尊者的甚深心滴主要宣讲了耳传的法门。


根据大圆满中秘密的窍诀部修持之后,会得到虹身成就,这也就是无余成就和有余成就。如莲花生大士布玛牟渣(无垢友)所成就的是永恒的虹身,有些暂时成为虹光消于法界的,象迦纳思扎(智经)和西日桑哈(吉祥狮子)成就的是暂时的虹身。因此,最后成就何种虹身,也是根据高僧大德的发愿力和所化众生的缘份而有差别。获得大圆满成就之后,根据有些大圆满讲义,就能立即度化三千大千世界众生等有各种说法。


总之,麦彭仁波切告诉我们,大家都具有殊胜奇妙的因缘,今生才会值遇到大圆满的法。遇到大圆满的人,今生、中阴或来世一定会成就。比如,有些人得到了大圆满的灌顶之后,如果在今生修得并不是非常精进,那他在下一辈子十五岁至二十五岁之前会遇到大圆满,之后获得成就。


又比如在传讲大圆满的时候,有些傍生也听闻到了大圆满的法语,虽然他们并没有得到灌顶,也没有真正地修持过,但仅仅是听闻到大圆满教言的功德,胜喜金刚(嘎绕多杰)说,在七世之内也会获得成就,这里的“七世”,有的人解释说是指人身七世。


如果系解脱带在身上,在七世当中能不能得到解脱呢?我们对此也需要进行观察。得到灌顶和系解脱的人,若违背了金刚上师的教言,第一世必定堕入金刚地狱,而金刚地狱的寿命非常漫长,是十万亿劫,但我认为从金刚地狱中获得解脱之后,连续得到六次的人身,然后再获得成就,应该这样解释。我想大家只要对密法不生邪见,认为这是十方诸佛菩萨最究竟的精华,对它有一个坚定不移的信心,这就已经足够了。


我们在修持的时候,若是认为其它宗派的法都不殊胜,惟有自己所修的法才是独一无二的正确,这样也会导致一些过失。相反,对自宗传承持明上师的教言,认为并非十分殊胜,好象其它宗派的辩论更胜一筹,由此对自己的根本上师和对大圆满不太重视,我想这种人也根本得不到宁玛巴法流当中所讲的成就。


按理,对自己的根本上师应该有一个真佛般的信心。一般,我们依靠各种教证应将上师看作为佛,比如佛曾告诉阿难:我涅槃以后,就以善知识的形象度化你等众生。所有的上师即是佛的化身。又比如阿弥陀佛的化身菩提萨埵也曾说过:将来所有的堪布都是我的化身。在经典和教典中也是经常讲到上师的功德,有“上师佛、上师法、上师僧”,以及“修十万个本尊不如一刹那祈祷上师一次殊胜”等等讲法。


如果自己对上师生起邪见,最好不要过夜,立即就要忏悔。有些续部当中讲,凡是有关违背上师的这些誓言都不容易忏悔清净。但我想,如果对上师稍微生起一点邪见,或者对上师有点矛盾,马上就到上师面前发露忏悔


希望你们对上师和法不要退失信心,既然现在已经遇到了非常殊胜的大圆满正法,那么大家就应该珍惜此难得的因缘和机会。即使你不能直接修持大圆满法,那至少对大圆满不要退失信心。


内道各种宗派有关基道果方面的道理有非常广泛的论述,但以简要说明,也可包括在以上的要诀当中。有智慧的人,对此应该作精进地修持。


世上有些人,自己没有任何实际经验,但在嘴上却讲述的口若悬河、悦耳动听,那这种人的所说也就抓不住要点,也不值得人们信赖。比如从来没有去过印度金刚座的人,他凭借通过电视或照片得来的知识,讲述金刚座的详细状况,那他讲的肯定不够清楚。如果一个人以前曾去过金刚座,那他虽然不一定擅长表达,但他所说的每一句都与金刚座的实际情况比较吻合。


学佛也是如此,若我们稍微拥有一些经验和体会,那就不会把众生引入邪道。否则,就象鹦鹉学舌一样,所讲的语言对别人起不到什么真实的利益。华智仁波切说:自己没有一点体会与证悟,为别人讲经说法,意义并不大。


传说彩虹是天人的弓箭,但当我们去寻找五彩缤纷的彩虹时,却了无所得。同样,凡夫的花言巧语虽然与凡夫的心理特征非常相合,听起来也好象意义重大,这样也可以欺诳众多愚昧的人,但因为没有一点修证和体验,他们所讲的话语也就没有什么可靠。


因此,对传承持明上师的教典有所证悟和认识的瑜伽士,他们所传讲的佛法就能正确无误地引导众生走向解脱。这里并非指其它宗派的高僧大德的讲法不正确,比如有人断言黄教只有两个大成就者,即章嘉呼图克图和另一个高僧大德,这种说法也过于偏激,但其它宗派与大圆满及前译持明传承的教派和法流相比,后者确实殊胜无比。


在宁玛派,不管是修持玛哈、阿努还是阿底约嘎,大成就者的数目异常众多。比如从胜喜金刚、文殊友、西日桑哈、加纳思扎、布玛牟扎、莲花生大士,一直到现在的金刚上师,成就者数不胜数,这并不是指获得某些暂时的相似功德,大多数都是确入如来持明果位的成就者。


对我来说,我的根本上师托嘎如意宝以上一直到普贤王如来之间,大多数的人都已成就虹身,因此他们在圆寂时出现过彩光、舍利等各种瑞相。在托嘎如意宝圆寂时,我曾亲耳听到天空中发出非常悦耳动听的声音,火化时也出现五色彩光,我虽没能亲自见到后一景象,但噶巴等许多堪布都曾亲眼目睹,火化后的舍利也非常多,以上征象都表明他已经真正趣入了如来持明的果位。


当年麦彭仁波切圆寂后火化时,在他的身体中显出了一尊非常庄严的文殊菩萨像,虽然我没见过这尊像,但麦彭仁波切的一位名叫华桌嘉措的弟子曾亲自这么讲过。其中火化后出现的五大舍利,由伊穹加策仁波切供奉给其它寺庙,一部分后来又传到了我这里,现在就随身带在我胸前的噶乌盒中。


伏藏大师列绕朗巴(索甲)圆寂时,天空也曾出现数条彩虹,身体里则显出五方佛及各种舍利。其中喇嘛巴洛从空行母索伦卓玛处请来的舍利,现在带在门措空行母的身上。这些征象也表明,伏藏大师列绕朗巴所获得的并非是初地,而是已得无上圆满的成就。


据噶丹巴德夏所撰写的寺志中记载,在寺已有十万个持明者获得虹身成就。噶陀派最初的金刚上师热托仓央嘉措,在圆寂时也出现过各种瑞相,以大圆满教言中所讲的征象都已全部圆满。因为他已获得大圆满当中所讲的最高成就法性穷尽地,因此当时他的语言表面上看起来也有一些疯狂颠倒的现象,在圆寂时,他说老牛已经挤上了小牛的牛奶。


新龙班玛登德(白玛邓灯)上师,他的十二大金刚弟子也获得虹身成就。敦珠法王一世以前在我们学院所在地弘法时,当时也有十三大虹身成就者。一直到现在,也不断地涌现出虹身成就者,这些虹身成就的案例在《虹身成就论》中比较广说。


其它宗派并非没有成就的圣道,但其它宗派中是否出现过如此殊胜的成就,大家可以进行观察。比如黄教派和嘎登派主要修持密集金刚,此中最深的也就是属圆满次第的五次第修法,但其中也没有要求虹身成就。觉囊派最高的法为时轮金刚,虽然这是释迦牟尼佛亲口宣讲的教法,但其中的六加行修法,以及觉囊派全知班智达所造的时轮大疏中也没有要求即生成就和虹身成就。萨迦派最高的法为喜金刚,主述以道果为主的三隐三现的道法,生起次第方面宣说的比较多,但此法也没有提及即生成就。


噶举派主要修持的法是胜乐金刚和那若六法,这与宁玛派的六中阴解脱窍诀基本相同,但其中本来清净的见解也是以比较隐蔽的方式而宣说的,因此世间上所有的这些宗派最后都应该汇归于无上大圆满。为此,麦彭仁波切在一首道歌中唱道:我遇到了如此殊胜的大圆满法,已经步入大持明传承上师们的行列之中,真是欢喜之中的又欢喜。


以前有一位瓦蒙格西,对密集金刚中的不碎明点和大圆满中的自然明点作过许多的辩论。后来麦彭仁波切指出,这并不是瓦蒙格西的智慧,而应是贡唐仁波切的智慧,他们对宁玛巴的教法确实知之甚少,对大圆满的根本意义不甚明了。对此,麦彭仁波切也根据众多教证指出:不管是时轮金刚还是密集金刚,任何一个密宗流派最后都应该趣入无上大圆满,而获得无上成就。内道大多数宗派,也应依靠密宗的教言才能成就菩提。


密集金刚中所讲的第四灌顶,是以隐藏的方式宣讲了大圆满的意义。时轮金刚中讲,最了义的圣尊就是幻化网中的四十二尊,但在大幻化网第十三品中所讲的大圆满,也并非以最高窍诀部的方式来解释。作为大幻化网,也必须要依靠大圆满的教证才能证悟。所以象时轮金刚和密集金刚,它们最究竟的要点应通过大圆满来了解,这在《光明藏论》中也有广说。


以全知无垢光尊者和全知麦彭仁波切的恩德,如今我们已值遇无上大圆满的胜道,并且又是大圆满中最高和最秘密的法,有属于古萨里派的“四心滴”和班智达派的“七宝藏”。四心滴中有莲花生大士和布玛牟扎的教言,后二部是全知无垢光尊者的甚深教言,其中各有九个教言。这些都是所有大圆满的最极精华,能值遇到如此殊胜妙法,大家真应当生起数数的欢喜心。


我相信在座的人,如果对金刚上师没有矛盾,将来肯定不会堕入地狱等恶趣,也不会再入轮回,因此我们可以被称为是最后有者,也可以说是一个名义上的菩萨。全知无垢光尊者也说,我们在座的人肯定从无数劫以来就积累过资粮,因为现在已经值遇甚深的密法之故;我们今生或来世必定会成就,因为已值遇普贤如来的教法之故。全知无垢光尊者已为我们作了这么重大的推论,这个推论符合因明的道理,一定能成立!它根本没有不定、不遍和相违的过失,它是具有三相的真实的因明推理,是正量。


因此我希望大家诚心诚意地精进修持大圆满,对此我也感到有点惭愧,因为我在身体等方面精进也有点困难,就比较懈怠和懒散,但我对大圆满的信心从来都没有间断过。在座的人遇到如此甚深的法,往生极乐世界就是我们最大的任务和愿望,一切修法也都可以包括在这里面。


具有验相的大圆满瑜伽士,可以自由自在地在分别念的森林中任意穿越,没有任何畏惧。麦彭仁波切说:我圆寂以后,修我的法成就的后辈弟子多如繁星。伏藏大师列绕朗巴在莲花生大士的猛修仪轨中也讲:“我的法最初不是很兴盛,但到了第二个时代却是比较广泛地弘扬。”如今,从尼泊尔到汉地为主的世界各国确有不少人在修持以上法要,以此为证。


麦彭仁波切讲:将来肯定会出现许多的持明传承上师,以及对无上密法有信心而证悟的人。这是他对我们所作的一个授记,虽然他并没有明确说出每个人的姓名,但我们当中许多人都可以包括在其中。从昨天的本院堪布名单统计,藏汉全部加起来有三百多人,这在我们宁玛巴的历史上,确实非常罕见。


麦彭仁波切说,将来在森林中会有众多修持大圆满的雄狮出现,当这些狮子们已经获得最高境界的时候,他们发出的狮吼声就会让世间上的小野兽们胆战心惊万分恐惧。


世上有些人并不明白诸法本来清净的道理,只是在表面上修持一些生起次第,等等,然后就胡说已见到了这个圣尊那个圣尊,实际上这是末法时代一种愚蠢的说法,这些人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麦彭仁波切在其它的教言中也讲,没有通达本来清净而修托嘎,则如小孩观彩虹,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


真正修生起次第,必须对一切诸法本来清净的道理有甚深的了解和认识,然后在此生起次第的基础上再修持犹如虚空般的金刚大乐智慧,最后也会获得成就。否则,只是进行表面上的修持,并且执著于某些显现和光明,这就不正确。


我们在修行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相。比如有些人对教理不太通达,在稍微有一些显现时,就特别执著,特别生欢喜,这就不好,这就是执著相。还有一些魔相也会出现。因此,在修行过程中显现一些境界时,不要去执著,也不要生恐惧心和欢喜心。


末法时代的修行人一定要注意,应该观察自己的相续,看看自心是否具备信心、大悲心和对因果的坚定信解,尤其是对自己的大恩上师有没有一个强烈的信心,这些在修行过程中又是否得到不断地增长,不共同的方面是对大圆满必须要有所认识。如果具备以上要点,那说明自己的见解还可以。全知无垢光尊者说:“现在末法时代,必须要精通显宗和密宗,这样才能证悟无上大圆满的最高境界。”


大圆满就象光芒四射的日轮一样,有缘者能见到大圆满的自然本智,而末法时代中没有因缘的愚笨众生,就象是猫头鹰一样,根本看不到它发出的灿烂光辉。


非理的邪慧不会妨害合理的智慧,因此我们应以智慧来观察显密的经论教典,必须要经常闻思修行,这样才会具有辨别魔相与真相、非理与合理的能力。修行中,觉受、验相和证悟之间有非常大的差异,对此必须是精通显宗和密宗、并且已得上师亲自加持的人才能分辨清楚,其他一般的人则无能为力。


有些人想,我是一个孤陋寡闻的人,即使自己精进修持也肯定无法得到成就。请不要如此担忧,若内心具足信心和大悲心,说明你修的是正法,若对显密的如海经论生起了一种定解,那就象智悲光尊者、荣素班智达和麦彭仁波切那样,对显宗和密宗自然会了悟。这些都是修行过程中的证相,不要以为见到佛像显现才高明,这并不一定很好,大家不管见到什么,也不要太执著了。上师的加持融入心间的具有信心的高僧大德,自然会有不共同的证悟和境界。


我相续中唯有的一分功德就是大圆满的功德,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自夸了,因此,我想在临死之前,自相续中的大圆满境界能不能融入到大家的心间。


以前给大家讲过《法界宝藏论》、《实相宝藏论》和《句义宝藏论》,当时有少部分人确实已经证悟了,但有些人最初比较精进,后来也就放弃了,我希望你们不要这样。


我以后继续住在人间的时间不可能很长久,以前萨迦法王授记,说我可以活到七十四岁。若能活到那个时候也还过得去,但我自己觉得可能活不了那么久。另一方面,除了藏族尼众外,我认为大家在因明、中观方面学的还不错,因此现在我在这方面不会传授太多的教言,但我却非常希望自己相续中的一些大圆满境界能在你们很多弟子的相续中生起来。


当然我相续中的境界也并不是属于见道或无学道的智慧,但自己认为也会有一些资粮道的智慧。如果大家具足信心,也可以得到我相续当中的这些智慧。不论是什么样的人,或聪明或愚笨,只要对上师有信心,那他的相续中就可以生起智慧觉受。在我以前摄受弟子的过程中,也遇到过种种现象,有些聪明的人没有开悟,有些愚笨的人则开悟了,所以主要是对上师的信心。


不管你学得好不好,续经中说:“若是愚笨,但信心特别坚固,也会证悟。”在《光明藏论》中也引用过此教证。以前毘卢遮那从擦末扎瓦荣上来,走到一个神山时,遇到了邦麦彭滚布,当时这位老人已有七、八十岁了,他就乞求即身成就的法。于是毘卢遮那坐在石头上,让老人直视虚空,为他直指心的本性,后来老人就得到了与上师毘卢遮那同等的果位,成了大圆满法界部的成就者,为一代传承祖师。


有些人说自己已经老了,并且现在也非常愚笨,我对大圆满是不会明白的。请不要这么想,只要对大圆满怀有坚定的信心,确实会成就,因为现在大圆满度化众生的时机已经成熟。就象八、九点时,太阳自然而然会在虚空中露出笑脸,同样,我们在座的都是大圆满的所化众生,因缘已经圆满具足。


对众生有悲心,对上师有信心,具足这两个条件,都会得到大圆满的加持和成就,因此大家不要退心。同时也不要太傲慢和过分夸张,否则就象米拉日巴那样,上师说:“白天修白天成就,晚上修晚上成就。”但后来他就一直没有修,结果使自己的相续已与圣法背道而驰。


在白天,月亮的光明极其微弱,但在晚上黑暗越来越深时,皎洁的月亮却是非常明亮和庄严。同样,在末法时代,持明传承的加持和密法的胜道越来越兴盛和具有能力。这一点,大家一定要牢记。


在初劫和善劫时,大圆满的加持不是很明显,就象是白天的月亮一般。释迦牟尼佛出世时,也是以秘密隐藏的方式来宣讲,也不着重修持,也没有必要广弘密法,因为当时大多数的众生仅依显宗的小乘道和菩萨道的佛法就可以成就。而现在五浊恶世兴盛的时候,其它的宗派和教法的加持并不是那么有力,大圆满就成了晚上皎洁的月光一样,非常明亮庄严。


总之,以传承上师的加持,愿与之结缘的所有众生早日证悟无上光明大圆满的自然本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