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十八篇 藤杖之歌


第十八篇  藤杖之歌


 接上篇:第十七篇 银溪相遇记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没有任何财物,他的一切所有都系在他的一柄藤制的手杖中。一天,密勒日巴手拿藤杖,带着赛文惹巴出外乞食,来到剑谷河边的一座紧闭的古堡前。他们发现那里除了一个老太婆以外,其他什么人也没有。密勒日巴就向她乞食。老太婆说道:「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老乞婆。外面田地的那一边,有一座大堡,名叫雁总。那里住有一个有钱人叫做菩提炽。今天他正要在田里撒布种子。你们到他那里化缘,他一定会供养你们的。」

尊者父子1二人就依嘱前往,果然看见这位富人正在一所贮藏种子的仓房中,坐在凳子上休息。密勒日巴对他说道:「施主啊!听说你非常富有,所以今早要向你化点食物吃。」那人说道:「饮食倒是可以供养你们的。但是如果你们是真正的瑜伽行者,就应该能够把眼见的任何外境作为比喻,立即宣说法要。现在就请你们用我这块田地为喻,唱一首法歌吧!」

于是尊者和赛文惹巴二人同时唱道2

「此堡雁总之富人,骄慢施主请谛听。

春季三月农事忙,西藏人人勤稼穑;行者我亦作耕种:

根因烦恼土地上,施肥净信与加行3,以五甘露作浸润。

我以明睿之智慧,遍撒无惑之麦种,

妥备无二之壮牛,缚以智慧之犁锄,

用三昧耶作鼻绳,以无散乱为犁柄,

勇猛精进作皮鞭,善巧方便为腰带,

菩提嫩芽茁然生,丰盈收获自成熟。

汝辈世人勤稼禾,我惟勤植无坏果,你我秋收孰富足?

谁得究竟大利益?汝应详究作比较!

今以农耕作譬喻,应汝所请作此歌。

汝心闻此应快乐,速积资粮作自利!」

 

那富人说道:「瑜伽行者啊!你手中拿着的这根藤杖是什么表记呢?是孩童的玩具吗?还是疯子的戏物呢?有什么意义吗?请你解释一下吧!」

为答其问,尊者歌道:

「富人施主问题多,今答汝问凝神听。

汝知我是何人耶?我乃密勒日巴也!

我本苦行瑜伽士,具坚毅力大修士,游行四方行道者。

我此手中长藤杖,初本生长巨崖傍,

后被镰刀所斩断,终成降伏野牛棒。

南国蒙境输入此,用来掮挑佛经藏。

辗转漫游各商镇,终由信徒供我手。

此杖殊胜汝知否?汝若不知凝神听:

藤根巨头被斩断,断绝轮回之根也。

藤尖尾端被截绝,断舍惑误之兆也。

藤杖长量恰二肘,佛子悲智二德也。

此杖坚牢具弹性,心性本来清净也。

杖身涂油放光彩,能得心性自在也。

此杖笔直极坚韧,象徵无谬修持也。

杖上满布诸花纹,菩提道上庄严也。

杖身上下有四段,光大四无量心也。

杖上三处有三节,本来三身圆满也。

此杖颜色无改变,法性本来无易也。

杖身团团似圆柱,象徵法性离戏也。

杖本洁白有光泽,无垢法身之兆也。

杖身内部有空隙,表示诸法皆空也。

杖身有一大痣点,法性惟一4

杖上零散有黑瘢,象徵西藏瑜伽士,能有少许妄念也!

杖藤本来出贵种,如法修持之兆也。

此杖美观悦人意,徒众具信之兆也。

杖端镶以铁护金,此表修士常行脚,漫访群山茅蓬也。

杖柄包以赤铜把,空行摄受之兆也。

杖尖装置铁橛钉,行者坚毅之兆也。

杖身画以红铜环,功德内增之兆也。

夏章(?)庄严饰杖上,行者心意调柔也。

鞭绳二束合为一,双融之道成就也。

母子鞭绳(?)相合者,亲见三身之兆也。

节骨装严饰杖身,行者漫游山川也。

打火皮包5系杖上,显境皆成友伴也。

洁白海螺6系杖身,法轮妙转之兆也。

褴褛兽皮系杖上,心中无惭无惧也。

杖上系有一明镜,内放证量光明也。

锋利小刀系杖上,斩断烦恼刺痛也。

杖上有一水晶石,清净习气垢染也。

象牙小练系杖上,心忆传承上师也。

小铃串练挂仗身,我名将震十分也,

红白毛绳系杖体,徒子众多围绕也。

此杖持我行者手,降伏恶人之兆也。

汝询此杖各物体,诚信善根之兆也。

你我今日得相遇,前生愿生所致也。

我此白杖表法歌,今日特为人天作,

事事物物归佛法,应于正教生净信。

愿汝长时得安乐,安稳入道修正法。」

 

尊者唱毕这首白杖表法曲后,那富人生起了殊胜的信心,立即向尊者顶礼,头面礼足,然后向尊者说道:「在我未死以前,希望你能长期住在敝舍作我的供养福田。」

密勒师徒二人只应允居留七日,决不多住。对他说道:「我不会成为你们这些世俗人的终身供养福田的。」(七日之后,)二人就开始离去。施主就对密勒日巴说道:「尊者一定要离去,我也是留不住的。请在未走以前把您在修行中所得的证悟,赐示二、三句好吗?」

为酬其请,尊者师徒二人同时歌道:

「具信施主请缔听,汝虽富有骄慢重。谈法容易实修难。

汝辈迷惘世间人,有暇之时心希望,自言『我必修佛法』!

蹉跎不觉岁月逝,法尚未修无常至!是故修法应即时!

崭崖山泉所出水,清凉能治黄胆病,

此惟山禽能饮之,平常家畜不能及。

天降钢金7所炼刃,能摧顽敌势披靡,

此惟大将能挥舞,平常小卒不能及。

天人长寿之甘露,能益人体补精华,

龙树大师乃能饮,普通行者不能及。

金匣宝藏甚稀有,能除贫穷及困厄,

此是月光天子物,平常百姓不能及。

大海深底有珠宝,能满众愿与予求,

安乐龙王能享有,世间凡人不能及。

兜率天宫之宝殿,美妙幻奇甚庄严,

无着大师能观赏,世俗凡人不能见。

六益妙药具大力,能治冷热诸疾病,

此惟□檀宝树果,普通树木不能结。

十善白业感因果,能生善趣获福报,

有信心者乃能行,罪重之人无自在。

噶举上师之口诀,能令行者证菩提,

此惟有缘乃能成,无宿根者不能及。

如宝耳传之妙诀,使人即身成佛位,

坚毅之人乃能成,散逸如汝不堪能!

丰盛饮食作供养,能除穷困之果报,

汝明达士能为之,吝啬之人不能行。

慷慨布施诸财物,能令施者心满足,

富人如汝能行之,多数富户不能行。

瑜伽行者我密勒,随行赛文惹巴徒,与汝雁总8富施主,

七日共住于一屋,此为宿愿所感召,而今缘毕我离去;

我今发愿祝施主,以及家人眷属众,长寿无病得安乐。」

 

密勒日巴继续说道:「你供养我食物,我为你说法,大家共住一处若干日,这个因缘非常重要。深心至诚地对三宝恒起净信,即是替未来开显自己的俱生法身种下了善因。如果仅是为了结缘是不用宣说许多法要或时常亲近的。心具诚信种子,外增增上顺缘,则虽仅有须臾之遇合,但由善愿感召之力,以后我们必能再次相遇。我再重述一遍,信仰和向往佛法之心是最重要的。现在的人,因为自己不积福德,所以就只能看见别人外表之各种微小的过失,却看不见别人内面之种种功德。你若有至诚的信心,我俩距离的远近是无关紧要的。双方如果太亲近,接触太多,自然而然就会引生许多不快和误解。据我观察,你现在尚不能真正地去修学佛法,倒不如努力培植善根习气为佳。我将为你发下善愿,你也应该时常向我殷重祈祷。如果今生于信心和善行能持守不变,来生必能投生至超胜之处,福德受用皆能圆满。修持佛法何必访游多处?如果随时都看见别人的行为皆是坏的,自己就会变得颠倒痴迷和极端紧张。其实世人对别人的判断大都是主观的。只要有积善向法之心,热诚地去布施一个乞丐也很够了。这些都是对你有益的开示,应该谨记9。我的行径你是很难仿效的。狮子跳跃处如果狐狸也要去试跳,就会把腰骨跌断。像我这样修行的方式,大多数的学佛人是很难办到的。但你却不可因此对他们的信心有所变更。」说毕,尊者师徒就离开该地向别处游方去了。

他们来到一处城镇,遇见一位密宗的法师问他俩道:「瑜伽行者啊!你们是从那里来的呀?从你们的风仪看起来,你们好似具有清净的见解和修持似的。同时你们又能以无差别心去乞食,所以必定具有增益修行的妙诀,不知可以告诉我吗?」

尊者说道:「你自己是否有见、行、修的行持和经验呢?如果没有,我对你说了也是枉然;因为你不会了解的。倒不如我们结一个善缘,今天早上你供养我们一些食物吧。」

那密宗法师说道:「当然我会供养你们食物的。但我自己也是一个密宗的法师,对密法亦有一些了解。依照我们宗派中所传的见、行、修是这样行持的……。」于是他就予以详细地解说了一番。然后向尊者道:「我适才所说的与你所知的是否相符呢?」

尊者回答道:「真正要学密宗,必须先畏惧轮回诸苦,从心底深处根本舍弃此生的一切!对疾速的取证菩提具有极大的意乐和努力;同时还要依止一个具相的上师,切实依着他的训示,心无旁骛地去修行。否则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如果你的心仍是为了满足此世的欲乐而依着白纸黑字来照本宣科地讲说见、行、修,你就会走入歧途了。听我歌曰:

「谛听谛听!大法师!

心若不能舍此世,亦复不行利生事,

轮涅一味未得证,仅依经书之黑字,

冒行无上密乘行,必为八法所驱使!

口说离边双融见,能免堕入四边10

此心若不实修持,能脱执相之魔耶?

仅具大乐之三昧,能离贪着自在耶?

身口不具加持力,能脱有相法缚耶?

观诸外显皆上师,明体能不散乱耶?

密咒象徵而表法,法无可表能示耶?

自心本来极清净,果能不杂造作耶?

未得上师之许可,能避放逸散乱耶?

为满此世诸欲乐,所作各种之事业,宁非魔鬼障难耶?

若非传承具加持,圆满具足见行修,易陷诸魔邪诱网!

解脱生死甚艰难!故应皈依胜传承,心舍私欲一心修!」

 

那密宗法师听了此歌后,对尊者生起了殊胜的信心。心中真实地感到非常羞愧。立即向尊者头面礼足顶礼多次,迎请尊者入室,恭敬承事圆满供养。然后他就祈请尊者摄受他为徒仆。尊者知道他确是个有缘之弟子,就收他为徒;带他到拉息雪山去修行。在拉息雪山传给他灌顶及各种口诀,使其成熟解脱。以后他就成为尊者「心子」之一,名叫雁总顿巴降曲加波11

这是剑谷遇见雁总顿巴的故事。

  

接下篇:第十九篇 二十一种心要曲


注释

1.尊者父子:西藏称师徒之关系常用父子或主仆来表示。

2.此处二人同时唱歌并非同唱一样的辞句。事前并无准备,歌词亦临时自然唱出,岂能一样?实情是一人主唱,另一人只是一旁助唱帮腔而已。

3.加行:密宗之准备性的初步修行,以为起、正分或大手印之修法作为前行准备基础之工作。普通有四种,所谓四加行是也:十万大礼拜。十万上师咒。十万金刚萨□百字咒以忏罪。十万供养曼陀罗或曼达。

4.惟一明点:藏文 THig·Le·NYag·gCig;明点一词在密宗经典之用法极端复杂。普通明点指人身之精液及内分泌。但明点亦用于形而上学之观念上。如此处所谓之惟一明点,或普一明点,则指法界一味之体性,即是法身之义。法身在显教般若而言,即指诸法空性之理。此处则法身被称惟一明点,则是强调空有不二之『有』边的秘密性能。此亦密宗诠表般若时用一种『密中密』的语句之一例也。

5.打火皮包:西藏过去无火柴,取火皆用打火石及火种燃棉。故瑜伽行者皆随身带有打火包,可以随时生火。

6.海螺:密宗仪轨中偶而亦用海螺。吹之发声,以为召唤山神,或作为音乐之一种,供养本尊佛之用。

7.天降钢金:流星堕地时带来之特种金属,藏人亦知用以炼刀剑,远较普通钢铁为佳。

8.原文作剑谷雁总,此处省去剑谷二字。

9.此处藏文之义颇不易解。姑就已意述之。

10.四边:亦即中观般若所破之四边见:有见、无见、非有非无见、亦有亦无见。

11.雁顿总巴并非本篇前段的菩题炽。前后两段实际上是两个故事。但此篇内容却以『藤杖之歌』为主。在全书的类别中,则属于密勒日巴调解人间弟子之一则,所以原文称『这是遇见雁顿总巴的故事』。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