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廿二篇 笛色雪山降伏外道的故事


第廿二篇  笛色雪山降伏外道的故事


接上篇:第廿一篇 学道需及时的开示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带领着许多弟子从布省行往笛色。行抵邻近笛色之某山顶的时候,笛色与玛滂湖的山神率领许多眷属都前来迎接。他们齐向尊者顶礼后,献上广大稀有的各种供养,同时把笛色和玛滂一带的修行处所详细一一介绍,然后奉送给尊者师徒。他们发誓以后要尽力护持尊者传承中的弟子们。最后才各返自居。

尊者师徒们行抵玛滂湖旁的时候,当地的笨波教1(首领人物)那若笨琼和他的师兄妹多人一向久闻尊者师徒的大名,早就知道尊者要到笛色来,所以他们届时也来到玛滂湖旁,装着不认识尊者的样子问道:「你们是谁呀?要往那里去呢?」

尊者答道:「我们过去一向是住在拉息雪山的茅蓬处,现在是到笛色的崖洞处修行来了。」

那若笨琼说道:「你叫什么名字?是作什么的?」

尊者答道:「我的名字叫密勒日巴。」

那若笨琼道:「这样看来,笛色雪山和玛滂湖跟你真是同类相求了!你们三者在遥远的地方听来都名气十分响亮。但见面之下却不过尔尔,无甚稀奇之处!也许笛色雪山这块地方确有其殊胜之处,但此地却一向是我们笨波教的势力范围。如果你们要在此地居住,就必须要信奉笨波教才行。」

尊者到:「这座雪山为佛陀亲口所授记,将来要成为佛教弟子修行之圣地。特别是我密勒日巴,亲承马尔巴上师的悬记要到这里来修行的。你们笨波教徒,过去在这里居住,实在很幸运,但以后如果要继续住在此处,最好要皈依佛教修习佛法。如果你们不愿意,尽可迁往别处去。」

那若笨琼说道:「你和这个玛滂湖完全一样,『远处名闻响如雷,亲眼见时无奇处。』你如果是个知羞耻的人,你就应该答应我,和我较量一下神通和法力,谁胜了谁就是此处的主人翁!」说毕,那若笨琼立即(兴起神力,身体突然增加百千倍),左右二足竟跨立在玛滂湖的对岸两边,昂然歌曰:

「笛色盛名震遐迩,寒雪盖顶一孤山!

碧湖玛滂名虽威,难敌雪水之冲蚀!

密勒日巴虚名大,不过衰朽一老狂!

手执铁杖行蹒跚,赤裸卧地无羞耻,不见丝毫稀奇处!

我教笨波之大神,体性遍满无毁灭,

移喜错普诸神众,忿怒本尊饮血者,

身具九头十八臂,各各化身无量数,九头神变难具说!

神母大力胜宇宙,我乃此神之小徒,现显神通为凭证!」

 

密勒日巴以身腾空,其身未见增大,玛滂湖亦未见缩小,但尊者的身体却将湖身全部盖住,坐于其上,悠然歌曰:

「喂噫!聚此人天众,凝神听我老密歌!

灵鹫山上八宝座,上有释迦牟尼佛,本具智慧无二身,

奥明净土2法宫殿,内有第六金刚持3

超胜佛母无我女,俱生境中本双融;

佛陀化身谛洛巴,护门博士4那诺巴,如佛译师马尔巴,

此诸圣者加持力,灌入密勒日巴身,美誉名扬遍天下。

我奉马尔巴尊师命,今来笛色修禅观,自他二利得圆成。

汝曹邪见笨波徒,今答汝问唱此歌。

笛色雪山远名扬,白雪盖顶极庄严,佛法白净之兆也。

玛滂玉湖美名传,雪山流水常侵蚀,法归法性之兆也。

密勒日巴有盛名,裸体赤卧一老狂,解脱能所之壳也。

随意幽吟歌小曲,信手拈来皆法也。

手中执持铁藤杖,跨生死海之兆也。

心境我皆得自在,能兴无量之神变,何需依仗世间神?

阎浮山王此笛色,一切佛徒所具有,

密勒传承徒子众,特于此山具因缘。

汝辈邪见笨教徒,若行佛法必蒙益,

若不皈依信佛法,我之神通胜汝故,应迁居所至他处。

汝曹拭目瞧仔细,又一神通作凭证!」

 

歌毕,密勒日巴抓起玛滂湖,放在手指尖端之上,湖中之鱼虾水族毫未受到丝毫损伤。

那若笨琼说道:「这一次你所显的神通,比我略胜一筹,但我来笛色在先,所以算是扯平了。现在我们要较量一下神力,看看究竟谁的力量大些!」

密勒日巴说道:「那些借药物之力来眩惑别人耳目的所谓神通,我是没有兴趣去较量的。你若不愿信奉佛法,尽可迁往别处去!」

那若笨琼说道:「要我舍弃笨波教,那是办不到的!我们再较量一次神力,你若胜利,我们决定放弃此地,迁往别处去住。再说,你们学佛的人如果打我或伤害我就是自违佛教的三昧耶戒,为佛法所不许。所以不管怎样我是决不会走的,除非再比一次神通以定分晓。」

说毕,那若笨琼以笨波教的传统飞步由右向左绕行笛色雪峰,尊者师徒以佛教的传统右绕笛色而行。双方行至笛色东北面的一所山谷中之巨石前时,相遇在一起。那若笨琼说道:「你们绕行笛色非常之好,但绕行必须依照我们笨波教的规矩左转才行!」说着一把拉住尊者的手,拼力拖着尊者要向左转。

尊者说道:「我不会违反佛教的传统,行错谬之道向左转的,你却应跟随我依着佛教的规矩向右转才好!」

说着也抓住那若笨琼的手拉向右方。二人在巨石上拉来拉去,结果都在巨石上留下了许多凹入的足迹。不久尊者以高深的神力压服对方,拖着那若笨琼右绕雪山而行。二人来到雪山的北面,那若笨琼说道:(这一次我让你,)下次却要依照笨波教的规矩向左绕行。」

尊者说道:「那得要看你的力量如何而定了。」

那若笨琼道:「到现在为止,看起来好像你的神通要大一点的样子,但我们仍要继续比赛!」说着就在巨石前面用手举起一快如□牛般大的石头来。尊者走向那若笨琼,一手连他带石头一齐举了起来。

于是那若笨琼只得承认:「这一次你又胜了。但是输赢一次两次是不能算数的。我们还要继续比赛。」

尊者说道:「星辰虽然想和日月争光,但照明世界的却只有日月才能办到。你虽然想与我竞争,但决计胜不了我的。所以笛色的主权现在应该归我了。为了满足你现在的愿望和令我『修传派5的弟子们都能亲眼目睹起见,你要我再显些神通也未尝不可!」说毕,尊者就坐在笛色西方山谷中的莲花洞中。那若笨琼立于山之东麓的自家茅蓬中,尊者就伸出一足,由山之西方直伸到笨波茅蓬前的山壁上,搁置于彼。同时对那若笨琼说道:「你也如法炮制一番吧!」

那若笨琼也伸出一足,拼命由东向西伸出,伸来伸去还伸不到小溪的岸边。

当时天空中许多看热闹的天人和鬼神们看了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那若笨琼脸上也现出一丝羞愧之色,但仍旧说道:「我们还要继续竞赛!」说着左转绕行雪山跑去,尊者亦继续右绕而行,二人在笛色的南面相遇时,忽然下起雨来。

尊者说道:「让我们来做一个避雨的房子吧。你是愿意造地基,还是愿意做屋顶?」

那若笨琼说道:「你造地基,我搭屋顶吧!」

尊者手指前面大如三人直立的一块巨石说:「我们到那边去吧!」他说:「好!」就跟了过来。于是尊者就(用手劈开大石)做好了屋基。那若笨琼那时也用手劈开一块如八岁幼童身体大小的石头。尊者就做起一个降伏手势,那若笨琼的石头忽然从腰折断为二。

尊者对他说道:「你快把石头拿过来呀!」

那若笨琼道:「我的石头已经被你折断了,怎样拿呢?」

尊者说:「比赛神通时难道不该这样做吗?好了,好了,现在你可以再劈一块,我不阻拦就是。劈好了就拿过来。」

于是那若笨琼就又劈了一块,当他想拿起那块石头时,尊者就作了一个下压的手印,他见了马上说道:「我已经劈了石头,现在应该由你来举运石头。」

尊者道:「我的工作是置屋基,并且已经做好了。你的工作是盖屋顶,当然应该由你自己去搬运石头。你不妨试试看能否拿得起这块石头。」

那若笨琼再次用尽全力去举拿,但石头却动也不动。他挣得(满脸通红)两眼圆突得大大得像要暴出来的样子。

尊者说道:「我是已经证得共同和殊胜二种成就的瑜伽行者,你只得一点共同成就。你的神力怎能与我相比呢?你也实在太不自量力了。我只要作一个降伏的手势,你连石头都劈不了!我之所以未如此,而任由你去劈石头,不过是为了使来此的观众看一场有趣的戏罢了!你刚才不是说要我来搬运石头吗?好的!你睁大眼睛看定了!」说着尊者就以一只手,一下举起该石,石上立刻印下凹入的手印。

尊者又说道:「现在看我下立!」说着将石置于地上,双足踏上,石上马上凹入一双足印。

尊者继续又说:「现在看我上举!」说着将石上举顶置头顶。石头上立刻又现出凹入的尊者头形迹印。以后此地就被人们称作神通窟。

此时那若笨琼终于承认这场比赛是尊者胜利了。接着尊者和那若笨琼又比了许多其他的神通,都是尊者得到压倒的胜利。那若笨琼最后说道:「你说我的神通不过些魔术;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变魔术的人。你所显的神通我一概不能相信。现在我约你在本月十五号时,二人抢先攀登笛色雪峰,谁先上了山顶,谁就是笛色的主人翁,同时也证明谁才是真正得到殊胜成就的人!」

尊者说道:「可以!可以!一言为定。但是你把那些(禅定中)的一些境像觉受,当做了殊胜成就,实在可悯!证取殊胜成就必须先要真正的见到自心之本来面目6才行。要这样去如实知自心,最后依我们『修传派』的法诀去修持才好。」

那若笨琼说道:「你的心和我的心又有什么不同呢?难道还有什么优劣的差别吗?再说,佛教和笨波教又有什么不同吗?我们同是一样地在修行,不过你的魔术比我要变得巧妙一点而已。现在就以谁能登上笛色雪峰为赌,以此决断胜负,你认为如何?」

尊者道:「好!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以后的几天中,那若笨琼专心一意地祈祷笨波教的神祗。可是密勒日巴却一如平时,如无事然安适而住。

到了该月十五号的清晨,那若笨琼口吹乐器,足跨一面大鼓,由空中向笛色雪峰飞去。尊者的弟子们见了赶快去报告尊者。此时尊者却仍在睡觉。惹琼巴说:「尊者啊!那若笨琼刚才一大清早就骑着一面大鼓向笛色飞去。现在已经抵达笛色的山腰了!」

尊者坐在床上,慢吞吞地说道:「啊!那个笨波已经抵达山腰了吗?」尊者的弟子们一齐向尊者急切地祈求,请立即采取行动。尊者就作了一个手势说道:「好!你们看吧!」徒众们向雪山望去,只见那若笨琼虽然拼命想向上飞,却无论如何再也飞不上去,只在山腰间尽量地兜圈子。此时熙日初升,尊者举手喀擦一弹指后立即飞向雪峰,一袭布衣迎风飘□像是飞鸟展翅高翔一般,于一刹那间就飞抵了山顶。此时朝阳也刚刚由地平线上同时升起,光芒万丈照在山峰和尊者的身上,(大地顿然豁然明亮)。此时尊者看见虚空中历代传承上师和本尊上乐金刚及无量眷属同时现身,齐向尊者熙怡微笑,圣像端严万状。尊者的心虽然时时浸润在诸法平等性中,也不禁示现非常欢喜的样子。

此时那若笨琼也从山腰飞抵山颈,他仰面看见尊者早已容光焕发慈悲端详地坐在山峰顶上了,不禁大骇。顿时身心好像全部崩溃了一样,从山上跌了下去。胯下的大鼓也滚落在雪山南方的崖谷中。此时他的傲慢和自信才全部瓦解了。最后他很谦虚地对尊者说道:「你的神通和威力确实超过于我。我承认以后你就是笛色的主人翁,但是我希望能够住在一个能够看见笛色的地方。」

尊者于是对他说道:「你虽然得到世间神祗的加持,获得了一些普通的神通,但我却是现证本来智慧而证取了殊胜成就的人;你想和得到殊胜成就的人来较量神通,怎能获胜呢?笛色雪山的顶峰乃是金刚佛的花苑,特别是智慧圣尊上乐金刚的住处。你本来是无缘得见的。但这一次我为了显示本来佛陀和坛城给与会的佛教徒看,得到诸佛的允许后,因此才特开方便之门显示给大家看的。你从山顶跌下,骑鼓亦滚落崖谷,那是为了降伏你的大我慢之故,我以神力所造致的。以后你如果要到笛色山麓,还要依仗我的神力才能抵达,让我告诉你为什么我能具有如此神力的原故吧!」随即歌道:

「敬礼恩师马尔巴足,译师马尔巴恩德重,诸佛世尊慈悲深!

昔日舍卫大城中,释迦能仁驻锡处,

渠以正法之教义,降伏六种外道众,佛法广大得宏传。

阎浮山王笛色处,西藏行者我日巴,

效我世尊之示范,以正法教降笨波,

广宏修传之佛法,如日初升照大千,

瑜伽行者我密勒,竞比神通显大力,神力因缘甚众焉;

具足传承加持故,传承赋我神通力,金刚持佛赐神力。

具足深远口诀故,根本上师赋神力,马尔巴上师赐大用。

心已超越有无边,此殊胜见生神力,本净佛性起大用。

心无散乱离缘想,殊胜修观生神力,广大光明起神通。

遇境皆松常保任,如是行持生神力,自然宽坦起大用。

法性本面得相识,如是果位生神力,万显解脱起神通。

依上师教而修持,谨奉密戒生神力,无有堕犯兴大用。

因缘配合而修观,如斯行持生神力,万境皆友起神通。

坚毅耐苦干到底,瑜伽自己生神力,密勒日巴起神通。

以此无边神通力,我今降伏诸外道,得作笛色主人翁;

于此振兴佛教法,此皆诸佛加持力,

我今感恩诚祈祷,供养赞叹世尊前。」

那若笨琼说道:「我对你的稀有神通及大力衷心佩服。现在我希望能住在一个地方能够看见笛色,请您作主!」

密勒日巴说道:「好吧!那么你就住在对面那个山上吧!」说着就用手抓了一把雪向东面的一所山头掷去,以后这个山峰的顶尖上,终年都有少许的雪盖住,十分美丽。

说毕二人同时(飞下山顶),那若笨琼依靠尊者的神力和尊者同时来到山颈之处时说道:「我以后在朝拜绕行笛色雪山时,需要一所住处。这一点要请俯准作主。」

尊者说道:「你尽管随时绕行笛色,我们决不阻碍。至于休息的住所,你们可以就住在笛色山脚下的前面。」

笨波教徒们于是就在该处的一所石窟前造了一座宝塔,以后笨波教徒在朝拜绕行笛色时就都在该处休息或居留。

从这件事发生以后,尊者传承中的弟子就经常据有笛色雪山和(附近的)三处大湖。

这是尊者在笛色雪山降伏笨波教徒那若笨琼的故事。

 

接下篇:第廿三篇 惹琼巴的开悟


注释

1.笨波教为西藏的原始宗教,远在佛教传入前,即在西藏存在,为祈神之教。

2.奥明净土:又译作奥明天,为金刚持佛所居之净土。

3.第六金刚持:据密宗所云,密宗之坛城中东、西、南、北、中,有所谓五方五佛,即五烦恼之自性或五大智慧之表徵。其顺序为:东方不动佛,南方宝生佛,西方阿弥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中央金刚萨垛佛,此为五方五佛。在中央金刚萨垛之上有金刚持佛为一切密法之出生处。故云第六金刚持。实际上金刚持乃自己的上师,为显其重要及崇高故置于金刚萨垛之上,使就了义而言。就传承而言则金刚持佛为一切密法之始祖,所有密法皆由渠而传下。

4.护门博士:那诺巴为一大成就者,同时亦为一大学者,一度曾任阿烂陀寺北院之主座教授,故名为护门博士。

5.修传派:密勒日巴之传承以专重实际修持为其宗风,不尚玄谈或空言教理,故名修传派。但后期则此风渐失,亦大谈玄学及教理矣。

6.本来面目:藏文:Ran·No·直译为自己面目,极似禅宗术语。他如「平常心」,「当下一念」等等与禅宗之术语完全一样,足见证空性之人自然会说出同一类的话来,其意义十分重大,因为由此可以抉择各教派之了义与不了义也。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