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廿三篇 惹琼巴的开悟


第廿三篇  惹琼巴的开悟


接上篇:第廿二篇 笛色雪山降伏外道的故事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和他的徒众,在绕行笛色雪山后,又返回古通的灰崖金刚堡。昔日的施主和徒众都来朝礼,他们都请问尊者这一向身体是否安康?密勒日巴说道:「我非常好。你们身体都好吗?」施主们答道:「因为师父您的加持,我们的财物牲畜都没有任何损失,人也没有疾病或死亡。我们看见尊者这一次毫无障碍地绕行笛色平安归来,心中十分高兴。尊者这一向怎样的愉快?可否对我们讲述一番?」

尊者为他们唱了一首「瑜伽十二种歌」以为回答:

「如彼罪犯脱牢狱,舍离家园一身轻,老密心境甚乐哉!

如彼野马脱绳缚,远离能所心解脱,老密心境甚乐哉!

如彼野兽伏地行,独自行住意悠然,如是独行甚乐哉!

如彼大鹏翱天际,得决定见心解脱,如是遨游甚乐哉!

如彼灵鹫生太空,无有障碍任飞翔,如是自由甚乐哉!

闲伴羊群似牧童,明空觉受我密友,如是良伴甚乐哉!

如彼须弥大山王,无有动摇极坚固,心无动摇甚乐哉!

如彼江流无间歇,觉受不断乐怡怡,如是瑜伽甚乐哉!

如彼坟场之死尸,心无一事离造作,离牵挂心甚快哉!

如掷石块入大海,有去无回真痛快,如是瑜伽甚快哉!

如彼熙日耀中天,光明瑜伽乐遍满,如是心境甚快哉!

如彼切断之棕叶,从此不复再衍生,解脱轮回甚快哉!

瑜伽十二快乐歌,为汝说法作酬礼。」

 

施主们听了此歌,都生起了净信,各返自居。

密勒日巴尊者为了测验惹琼巴的出离心和觉受证解,一天忽然自己唱了一首「十二虚幻歌」

「世间诸法皆虚幻,故我寻求真实义。

散乱逸乐皆虚幻,故我修习无二理。

眷属仆从皆虚幻,故我独自住茅蓬。

财物资具皆虚幻,我若有之作法施。

外所显境皆虚幻,故我专志观内心。

妄念纷纭皆虚幻,故我追踪出世智。

权教虚幻不了义,我惟观察了义教。

文字经典多虚幻,我惟修持精要诀。

语言谈论多虚幻,我常无整宽松住。

生死二者皆虚幻,我惟观察无生义。

凡俗之心多虚幻,我惟增进明体用。

心执戏论皆虚幻,我惟安住实相中。」

 

惹琼巴想道:「尊者的心境已与诸佛完全一样,岂尚有虚幻法之顾忌耶?他老人家是为了鼓励我们这些不堪能修行的弟子才唱这首歌的。」惹琼巴于是把自己所了悟的见、行、修摄要地集成一歌,向尊者唱道:

「慈父上师祈垂听,我心愚痴无明障,祈以悲绳作钩护。

断常二见岔路中,我于离边迷正途,未能抉择观实相。

沉掉岐途岔路中,明空正观难契入,未堪制贪除执著。

取舍二边歧路中,任运随行未堪能,心仍不愿断迷乱。

虚伪造作途中,未能清净持密戒,仍有心志不坚时。

轮涅二边岔路中,自心佛陀未亲见,未堪现证己法身。

希冀畏惧途中,四身佛果隐不现,未能亲见本来面。

慈父上师仁波切,以往恒常护佑我,今后仍祈赐悲护。」

 

密勒日巴说道:「惹琼巴啊!你的证悟不止此吧!你不应缄默,应该坦白地告诉我你的觉受啊!」由于尊者的慈悲大加持力,刚说完此话,惹琼巴的心境忽然突破至另一重高度的悟境,他当即向尊者唱了下面这首「七种悟解歌」

「慈父上师恩德故,我今证得七要义。

万法之中得空性,无复执物为实有。

空性之中得法身,无复执实有行用。

众显之中得无二,无复执实有聚散。

红白于内得平等1,无复执实有立破。

幻身之内有大乐,心境无复有苦痛。

世俗之中得胜义,无复执实有迷乱。

自心之中有佛陀,心中无复有轮回。」

 

尊者说道:「你的境界觉受,只能说是与证悟相符合,但不能认作是如量的证悟。真正的证悟境界应该是这样的。」于是就唱了一首「八种自在歌」

「显境空性若无别,则于见地得自在。

睡梦醒觉若无别2,则于修观得自在。

空乐双融无差别,则于行持得自在。

现在未来无差别,则于实相得自在。

心与虚空无差别,则于法身得自在。

苦乐二者无差别,则于口诀得自在。

烦恼智慧无差别,则于证量得自在。

自心佛陀无差别,则于果位得自在。」

 

由于尊者慈悲的加持,惹琼巴的证境,竟一层一层地向上飞进。于是他就唱了一首「证道六中有曲」,把他自己的究竟证悟禀告尊者:

「敬礼至尊诸上师。

显空双融中有3,断常二见绝踪迹,

妄念所生宗派见,我已离执得解脱,

当下无生超心识,此我乞儿之『见』也。

有贪无贪中有处,有漏之乐已解脱,

矫伪法行我不为,当前境界皆良伴,此我乞儿之『行』也;

纵然跻身瑜伽士,此心适然无少愧。

有过无过中有处,无有清净无不净,

虚伪矫饰我不为,当下自心得自在,此我乞儿『戒律』也;

从此面对净戒士,此心安然乐少怯。

轮回涅盘中有处,佛陀众生无差别,

我于果位无希冀,现前苦痛显大乐,此我乞儿之『果』也;

纵然面对成就者,此心安然无少愧。

语言意义中有处,学者文语我已离,

怀疑揣测根断绝,当下万有显法身,

此我乞儿『证悟』也;

百千学者虽聚义,我心坦然无少愧。」

 

尊者听了十分欢喜说道:「惹琼巴啊!如量的觉证应该像这样才对啊!像你这样才是有根器的弟子!一般说来,使上师欢喜的方法有三个步骤:最初要以信心和智慧使上师欢喜,然后由无谬的闻思薰习趋入大乘和真言乘,坚毅地如法修持,最后就会有殊胜的觉受和证解次第生起。今后你不会对文字的教理心生喜爱了,你将致力于实际的修持。因此你以后要多闭嘴,少讲话;常常一心内观去用功。我的上师马尔巴曾对我说过学佛的人不懂显密经典亦非决定不可4只要他能不落言诠,谨依上师的教敕和修法,一心内观;永不忘记那些紧要的特殊口授,厌离生死轮回,这样行持就必定能产生种种功德。你也应该如是依照马尔巴上师的教敕去修行才好。」

惹琼巴道:「尊者啊!马尔巴祖师是怎样说的呢?请您为我讲述一番吧!」

为酬其请,尊者就唱了一首「马尔巴上师口授曲」

「马尔巴恩师对我言:

最胜依靠为佛陀,最佳伴侣为信心,

最恶妖魔为妄念,最厉恶鬼为我慢,

最大罪业为毁谤,行道大障为妒忌,少作无义之言行;

不依四力5行忏悔,流转六道无了期。

若不积聚福资粮,解脱妙乐不可得。

若不断除十恶业,必受恶趣之极苦。

不修空性及大悲,究竟佛果不能得。

若欲即身成佛位,无散专一观自心。

密续了义之精华,六法摄尽应勤修。

究竟口诀之精义,应修密乘方便道。

若求利养与承事,终将成为魔眷属。

若行自赞与毁他,必堕恐怖之险处。

不能调伏狂乱心,语句口诀有何用?

因地发心极紧要,空见无生最殊胜。

密法修观6深邃故,应修气脉明点道。

俱生智慧应争取,殊胜上师勤依止。

自心无生应彻观,人寿易尽莫蹉跎。

勿求轮回短暂乐,苦乐亦有利益面!

明心即是成佛道,广闻多为有何益?

百千法师纵聚义,难说较此更胜法,汝应依此善修持。」

 

惹琼巴听了,心境得到很大的进益。

此后,尊者师徒节食苦行地在山中继续修持,许多空行母都显身出来奉献供食,说道:「密勒日巴啊!你在修习见、行、修的时候,如果吃用一点人间的食物,穿着一点衣服,同时服用一点点空行的妙食,对你的禅修和善行都会有很大的帮助的。这些衣食我们都会替你筹备的。」

尊者说道:「世人所有的财物和资具是不能与我们修行人的觉受和证解相比的。因为我们有了禅定的悦食,所以世间的衣食和享受有没有都无所谓!听我歌曰:

「敬礼如父诸上师。

瑜伽行者我密勒,心住实相歌此曲。

意契无体法界性,由彼鼓兴吭高歌,空行众母请垂听。

深信因果佛教法,普通信心焉能比?

深山隐居独自修,普通三昧焉能比?

无有能所此禅观,普通知见焉能比?

日用之中7无妄失,普通修观焉能比?

不落言诠此正念,普通观行焉能比?

空性大悲融一体,普通成就焉能比?

布衣一衫无寒冷,锦缎轻裘焉能比?

心入三昧无饥饿,普通酒肉焉能比?

恒饮汨汨菩提露,普通饮料焉能比?

乐然自足由内生,普通财食焉能比?

我父马尔巴大译师,诸成就士焉能比?

亲见自心佛陀面,观想本尊焉能比?

瑜伽行者我密勒,一般行者焉能比?

无有疾病此肉身,依赖药物焉能比?

谛听谛听空行众!不明之处现已明,此心光明极光明!

无暖之处皆温暖,单衫暖乐乐炽然;

无乐之处皆成乐,幻化此身即大乐;

不喜愉处成喜愉,梦幻人生亦喜愉!

密勒日巴乐融融,乐在灰崖顶高峰。

金刚灰崖耸云霄,兀鹰拔地翱翔处,

金刚灰崖若不高,苍应岂能展翅游?

岁末寒风若不烈,山泉谷水岂冻结?

若无拙火暖布衣,单衫一袭怎御寒?

我若不食三昧食,岂能忍受饥饿苦?

我若不饮菩提露,何能断水离乾渴?

上师口诀不深邃,岂能无魔亦无障?

行者若不具证悟,无人山穴怎安居?

此皆上师之恩赐,善巧教授所出生,故我一心勤修观。」

 

众空行母说道:「你能如是行解,实在稀有难得,明天将有一个具宿根的弟子前来,你应予以摄受。」言毕如虹彩般的消失于天空中。

次日,古通的施主和徒众前来朝谒尊者,请尊者传给他们法要。尊者就传给他们皈依的祈祷文,并解释皈依的种种利益。施主们怀疑地问道:「尊者你自己也念皈依文吗?你也以三宝为身心之皈依处吗?」

密勒日巴说道:「我的一切善行和皈依处,也是完全仰仗三宝。因为我勤持皈依,所以才能得到今天的快乐和满足。所以你们也应该虔诚地皈依上师三宝。不仅只是口中念诵,而是要从心底深处把身心一切交付上师三宝,这样的『全体交付』,才能算是真正的皈依!过去我所说的种种证悟功德亦与皈依相应,以皈依为因行,才得到今日所成就的快乐与满足。」

于是尊者就向施主们解释「皈依境」之差别和激发他们的向法之心,对他们歌道:

「敬礼至尊诸上师。

佛陀正法与僧宝,此三外之皈依境,

我亦皈依得庇护,汝等亦应诚皈依。

上师本尊与空行,此三内之皈依境,

我亦皈依得满愿,汝等亦应诚皈依。

气脉明点三精要,此三皈依密境也,

我亦皈依得成就,汝等亦应诚皈依。

显现空寂与无别,此三了义皈依境,

我亦皈依得证悟,汝等亦应诚皈依。

若欲脱离无边苦,应以身心作皈依,全体交付三宝尊!

嗟呼脆弱此幻躯,饮食风雨渐侵蚀,

岁月无情疾毁朽,肉身幻躯终破灭,故应行善无惧死。

譬如夕阳照身影,疾逃亦难脱影随,

影随行动不分离,我从未见能脱者。

学佛之人常念死,能激向上修道心,观死能予究竟乐。

罪业之人常念死,能悟善恶之真谛,能生深心之忏悔。

富有之人常念死,能悟财宝实怨仇,能生慷慨行布施。

年老之人常念死,醒悟无常速将至,能生伤感出离心。

年轻之人常念死,感悟生命甚短促,能生精进向道心。

父母肩担儿苦乐,孤儿难解幸福义。

狐皮轻裘暖且柔,未曾著者不能知,

稼穑果实除贫苦,无力耕种不能得。

骏马蹄奔驰如飞,未乘骑者不能知。

人生学佛能快乐,若不学佛何能知?

欲减饥饿应布施,欲减睡眠勤行善,

常念恶趣之苦恼,自然精进修正法!」

 

许多施主听了此歌后,都成为虔诚的学佛者。来众中有一青年,对尊者生起了不变的信心。请求尊者摄受为徒。尊者忖道:「昨夜空行母的授记一定就是他,应该予以摄受。」于是就应允收他为徒仆,传以灌顶和口诀。他依法修观后,得到成就和解脱。尊者为之命名为雍琼惹巴。以后成为尊者的亲近弟子之一。

这是尊者加被惹琼巴开悟和在灰崖金刚堡遇见雍琼惹巴的故事。

 

接下篇:第廿四篇 一个垂危笨教徒的复生


注释

1.红白于内得平等红白二分,即阴阳二极,或二力也。无上密宗不用阴阳或正反之字样来形容身体内二种相反而又相成之力用。而以红白菩提来表示。盖取其实际修本尊法内观三脉四轮时上下明点之颜色也。白菩提或白明点住于顶轮,表阴极,红菩提住于脐下,表阳极。阴阳或红白偏盛则成禅病。平等匀称则互济调和,故定力深厚之行者必能于红白二分得自在,且保持其平衡也。

2.睡梦醒觉若无别直译应做「睡梦白昼若无别」,但此处「白昼」似无「醒觉」之更能清楚地表达其相对之心理状态也。

3.中有此句及以下各句皆用原文Bar·Do·其直译应为「中有」。但实际上惹琼巴所指者并非显密教理一般所指之死后生前之中有或中阴阶段,只是指两种矛盾情形之间之关系耳。下文各句益准此。密师亦常有如此用「中有」一词之情形。

4.修行之道有二一是把身心一切交付给一个有成就的上师,一切听其安排,这样自然不必懂得许多经典和修行的各种知识,这是最好的道路,亦是最简易最直接的。马尔巴此处所说,即是指此。但困难是,成就的上师如凤毛麟角,何处去寻耶?且马尔巴此处所指乃得到究竟最大之殊胜成就的上师,这种上师古时亦极难得。若是略有成就或只有相当成就之上师,虽具功德,就不一定真正能够完全以神通及预知力来指导弟子了。所以这种上师,和这条全依上师的路子实际上是极难得的。因此就必须有另外一个办法,即加强显密经典之知识,多闻广学研讨比较实际修持之种种知识,及其一切准备工作。然后在积资忏罪之种种加行上努力,奠定闻、思、修之基础,然后依自力、师力及本尊加持力,加上闻思研究之所得,根据基本原则行去,则亦能入道。在今日此恐是惟一可行之道矣。马尔巴所指示之道,现在几乎已全不可能,故特申论之。澄基特志。

5.四力忏悔普通四力指:一、自力, 二、他力,三、因力,四、方便力。但此处可能指四种忏悔净罪之法:一、深忏已造之罪,二、誓不复造罪业,三、行广大善业,四、观诸法之罪性本空。

6.密法修观此处「密法」二字为权译,直译应为方便道,藏文:Thabs·Lam·。方便道乃对解脱道(大手印)而言;为起正分之修观也。故权译作「密法」易晓也。

7.日用之中直译应为「后得位中」。但「后得位」太专门,此词今日已失去其精神及意味。故译为「日用」,取其较易晓传神故也。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