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廿四篇 一个垂危笨教徒的复生


第廿四篇  一个垂危笨教徒的复生


接上篇:第廿三篇 惹琼巴的开悟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一时于灰崖金刚堡禁语安居。某月上弦初八黎明时分,好几个服饰庄严的空行母前来同声向密勒日巴唱道:

“噫戏!

禁语瑜伽士,具大坚毅行苦行!

广见轮涅一切法,雪山丛中一雄狮!

大力勇士试谛听,我等空行四姐妹,特来告汝一音信。

明日清晨拂晓时,汝应离此金刚堡,

游行巴通湖东岸,彼处有一大罪人,贪嗜享用恶业重,

汝应度彼向白法,转彼邪道入佛道。

明日下山往彼处,众生当蒙大利益。”

 

歌毕不见。尊者自忖这是空行母的授记,于是就下山向东行去。途中遇见一个牧羊童。他看见尊者脚不沾地在空中飘弛而行,不觉生起无转的信心。就把自己的食物供养给尊者,请求尊者传授法要。密勒日巴就对他开示因果不爽,轮回过患,人身难得,生死无常等基本佛理。这些开示深深地印入他心中,他立刻说道:“师父啊!听了您的开示,我对轮回的痛苦实在铭刻于心,对今生的一切快乐享受也毫不感兴趣了。您刚才所说的种种苦痛,若降临我身,我怎能忍受呢?想到此处,心中异常惶恐,如同面对死亡一样。所以请您慈悲开示我一个解脱的法要吧!”

尊者道:“好!我可以传你法要。”

牧羊童说道:“我有一个隐秘的山洞,名叫玛母崖,这个地方除我之外任何人也不知道,我们到那里去吧!”

二人来到洞中。牧羊童向尊者奉献上好的供养后就请求尊者传授除苦之法。尊者就教了一个修定的观法。

修了不久,牧童对尊者说道:“正在修定的时候,什么苦痛都没有;但心意奔驰想到轮回诸苦时,心中就难以忍耐了。请您传授一个令我常时快乐的法要吧!”

尊者道:“想要恒常安乐,必须永断一切罪恶之行,像我一样时常修持清净的佛法。”

牧童说道:“我十分期望能恒常快乐,决心修习清净佛法。请尊者慈悲摄受我为徒吧!”

密勒日巴知道他是一个有缘的弟子,就予以摄受,并传以灌顶及口诀。以后他就成为具证悟的大弟子中杰出的一员,名叫兹吾惹巴。

在遇见兹吾惹巴的那个早晨,众空行母又现身对密勒日巴说道:“有一个名叫那普的地方,你应该到那里去。”尊者就依嘱前往该处。那里有一富人,他有许多儿女。这位富人原是一位极虔诚的笨教徒1,此时正染上了一个极严重的疾病。他的长子刚从笨教喇嘛处问卜回来,卜卦的结论是:要想疾病痊愈,必须要杀一百头牛,一百头绵羊和一百头山羊,用来祭祀笨教的神祗,同时延请笨教僧侣作法设醮供养诸神,这样病就能痊愈了。于是子侄们立刻准备大规模的笨教的法事来。三百头牛、羊等亦已捆缚在地就绪,马上就要开刀宰杀,用以祭神了。

此时尊者刚刚行到那普,看见一个少女正在打水,尊者就趋前向她乞食。少女说道:“我们这里有一户巨富,他家中正在作广大的法事,你到那里去乞食,我有把握你一定会满愿的。”密勒日巴就走到巨富人家的门前,看见门户大开,人狗往来随意进出,富户的家人们对尊者说道:“师父啊!我们所最敬爱的人现在病得非常严重,请您到别处去吧!”

尊者说道:“我既已来到此地,就请你们给我一点食物吧。”

他们就选择了一盆食物送给尊者。此时一大群亲朋和医生都围绕在富人左右探视病况,尊者就走向众人处向他们乞食。病人一见密勒日巴的尊容,不由生起极大的净信,他的心理也有了极大地转变。他抓住尊者的衣服说道:“师父啊!我是一个过不了今晚或明早的人,请您慈悲救我一下吧!”说著眼泪簌簌地不住滴了下来。

密勒日巴说道:“你能对我有这样的诚信,缘起兆头实在很好。我如果把你的病治好了,你能否舍弃今生的一切来专志学佛呢?”

富人答道:“如果这一次我能痊愈,无论师父怎样吩咐,我都会遵行不误地去修学佛法,我的儿子们也会皈依佛教。”

尊者忖道:“空行母的授记说,有一富有但罪业深重的人要度他向善,同时会利益许多众生,一定是指此人了。”

于是尊者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应该知道这些牛羊纵然被宰杀去祭祀(笨教的神),但是对你的病不但毫无帮助,而且只有使病况增恶,所以你们要把这些牛羊全部放生!至于你的病,我有把握能够治好。但我要问你,你是信仰什么教的?”

富人说:“我并非不相信佛教,但对笨波教却是一向十分信仰的。”

尊者道:“既然如此,现在就请索赔的笨波教的巫士、喇嘛和医生们都一齐离开此地。我就替你来做一场笨波教的法事吧!”

富人的长子说道:“我看是请笨教的喇嘛和这位瑜伽行者同时作法,岂不好吗?”

尊者说道:“你说的话并没有错。但是现在这里喇嘛、医生、人群一大堆,加上笨教的唱颂祭仪,真是乱糟糟、闹哄哄的一团!所以一齐都送出去最好,要紧的是使病人痊愈。”

富人说道:“你们遵照这位师父的吩咐去做吧。”

作法的人、医生们和亲朋都说道:“把念经祭祀的人连带医生也一齐弄走了,现在是既无人看病,又无人祈祷。这位富人恐怕是死定了啊!”说毕大家都十分忧伤。

病人说道:“作法事需要些什么,请您吩咐。”

遵照道:“我作法事,根本不用任何供品。你现在且听我唱诵这一曲笨教的仪轨吧。”

于是尊者就仿效笨波教的歌调和模样,唱了下面这首“祭神歌”

索,雍雍,雍雍,雍雍哦2……

(劫)初世界初成时,外显诸有初显时,

此心执受外境故,诸大合成众蕴聚,

三界城堡得形成,由此而有轮回事。

执取内心诸相故,空明明体显众相,

此为一切诸烦恼,各种业惑之根因。

由于执着诸相故,有漏世间虚幻成。

如是执着父母相;认取外境以为父,

将此心意执为我;执受母相以为实,心动造作种种业。

父母相合产儿女,生子号十二因缘,生女名为八识聚,

二十兄妹如是出,家人老小廿二人。

由于夫妇关系故,八万四千烦恼生,

三百六十疾病起,八万魔鬼障碍生,

内病四百零四生,此为我歌之初章,讲说家人之种类。


如是诸病云何治?应问卜筮修笨仪。

故我初步先问筮,差遣无常之专使,问卦博学女巫前。

女巫召请天神至,延坐净信柔垫上,

供斟殷重诚敬酒,以慕法粮作卜堆,以甚深意来问筮。

卜筮专家之女巫,以四大种为筮图,

十二因缘作月降,以八识聚作八卦3

九乘道4为九宫,吉凶善恶立分晓。

此为我歌第三章,略述问卜之准备。


博学女巫出声言,所问廿二家人卦,卦象不佳甚凶恶。

自从无始轮回起,轮涅根据作卦本,

出生迷乱无明灶,文字烧焦清净见,

贪嗔二毒污秽身,秽灶烧焦之臭气,

熏走智慧之父神,掩鼻上升清净天;

大乐地神院退避,自明勇神逃夭夭。

由此三神遁避故,鬼人各种灾害至。

世间八法恶兆起,蕴聚各种苦痛生!

男魔嗔恼如火灼,女魔贪欲似水泛,

痴暗龙魔舞爪侵,骄慢狂风似厉鬼,

妒忌惑人成魍魉,自我偏见多勒妖,

矜持骄慢麻母鬼,恶业习气阎王卒,

如是众鬼齐侵扰,造成各种制灾害。

有生必死命兆恶,有集必散家兆否,自心颠倒敌兆凶;

各种卦兆皆恶故,应修回遮之笨仪。

此为我歌第四章,讲说命相之恶兆。


我今唱诵“笨教”仪,专一思维“笨教”理,

观察甚深“笨教”义,总得如下之结论:

元始最初之早晨,三藏经论为神座,

闻思修供为赎物,清净密戒作供品,

四部密续作唱诵,无贪无执作施食。

佛父隐踪对治法,收摄无明归法性;

大乐地神遁无形,降服四魔作对治;

自明勇神隐身形,斩除贪著为供赎;

世间八法之恶见,无贪明体利刃击;

蕴聚烦恼之苦痛,大乐法性降服之;

火炽嗔恼之男魔,空性智慧捣毁之;

贪欲女魔似水泛,心性空寂降服之;

无明痴暗之龙魔,现空解脱八龙降;

窒息骄风大力鬼,智慧空性为调服;

妒忌诡诈憎日鬼,智慧利箭射服之;

利嘴多舌麻母鬼,诵仪“自他皆空”除;

贪爱自欲多勒鬼,以利他行作调服;

恶业习气阎魔鬼,心现皆空以捶击;

如是恶鬼如是击,供神供品如是供!

心性本来无生灭,命卦不祥笨仪转;

本来伴侣无离聚,家人卦恶笨仪消;

圣者之财无竭时,财卦不吉笨仪回;

凶兆咒厉笨仪灭,恶兆笨仪转吉祥,

烦恼苦痛驱齐走,一切恶缘笨仪消。

此是我歌第五章,述说降服诸魔事。


家人父子二十二,已从痴疾得解脱,

我执呻吟已寂灭。(喂噫!卧床汝富人!)

而今面容彩光发,空明体耀精神爽,

空乐三昧饮食鲜,心志记忆皆明了,

而今身体已痊愈。心应感恩作祭祀;

遣子明体往乡野,于大圆满高山上,

特命恒持正念童,放出大牛九乘道,

驱出绵羊四密续,以及山羊经律论,

于平等性大地上,款宴各种智慧客。

牲畜排列空体上,涂丽闻思之黄油,

树立本来智慧旗,酬谢与会人天客。

博学卜筮巫师前,悬奉头颅5诚敬信;

甚深经典笨教前,方便智慧良驹献;

笨体普贤父神前,供以公牛九乘道;

五类报身敌神前,供以四部密续羊;

化身如来命神前,供以经律论三藏;

清除大种药神前,四无量心作供养。

此我颂歌第六章,讲述谢恩善祭仪。


上述公牛山绵羊,绑于广大笨椿上,

一切智慧之屠夫,磨利锋锐智慧刃,

剖开命孔二资粮,斩断二执之命脉,

妄念肉皮尽剥脱,经续密义截肢体,

依圣理量切肉肢,以口诀匕剁肉块,

各种笨体之身肉,尽塞6性大缸中,

本具三身为炉脚,四无量心作火燃,

缸上笨性各肉块,煮至烂熟澈悟地,

觉受证解臻究竟,动静一如浮肉起。

笨性广大宅寓中,内藏迷乱六道城,

召宴万千众游客,五智妙手作烹厨,

善调诸法一味酒,斟于个个宴客前。

具足传承善巧上师前,供以圆满最胜上身肉,

堪能善解口诀上师前,供以解脱菩提之脊肉;

能拔众生解脱轮回师,供以身根净分之眼肉;

能解文句义理博学师,供以能尝百味之妙舌;

能持戒律无垢之僧伽,供以清静素珍之美味;

善知因果不爽之笨波,供以自他二利之酒肉;

现证无生空性瑜伽士,供以最极大乐之脂肪;

悲心护佑教法之长者,供以普利一切之咽喉;

修持针眼方便道行者,供以大乐觉受上体肉;

深观诸法无常大修士,供以方便觉受下体肉;

心离宗派执见豁达士,供以融洽一切山羊肉;

悲心具足不执宗见士,供以四无量心关节肉;

心极厌离世法之有情,供以无贪离根之胸肉;

修持根本教法之行者,供以如意四法(?)之命肉;

具菩提心疗病之医士,供以利今益后之腰肉;

居心恭敬殷重之士夫,供以精要口诀之心肉;

恒行善业诚信之人士,供以因果不坏之肝脏;

勇猛精进坚信之徒众,供以方便智慧之肾腰;

于初修业无知之学众,供以善说权教之腿肉;

守护觉受不断瑜伽士,供以精要口诀之鼻肉;

此为我歌第七章,讲说供奉宴会客。


而今宴会将圆满,各客不久返家园。

种识虽同道不同,食客贤愚万千别:

故于装模作样者,贡高我慢比丘前,供以二执之男根;

执持文句法师前,供以瘦脊之干皮;

骄慢贪欲僧侣前,供以无肉之颈背;

狂傲诛法恶咒师,供以颈骨苦黑汁;

偏见执著之和尚,供以曲诤之脊骨;

贪食美味乞食者,供以伪行之鼻尖;

栖恋城北之行者,供以闲话之耳朵

信微邪见之徒弟,欲利益之反招损,供以恶味之脾脏;

扰乱四众之恶人,供以苦味之胆脏;

不明心性之法师,外表庄严内无实,供以无味横膈膜;

口中修持之行者,架势甚大利益小,供以肿泡之肺脏;

狂傲识浅瑜伽士,供以胸膈之外皮;

身居市廛笨教徒,贪嗔炽盛伤命者,供以胸尖之喉管;

欺骗胡说之巫觋,供以盛尿之膀胱;

不认因果断见者,终堕或断或常边,供以无肉之羊尾;

从不思善行善者,终必自害亦害人,以臭肛门供施之

一心执着禅定者,难脱愚痴无明羁,供以粘黏大小脑;

夸言自具奇法者,供以轮回之腹膜;

贪恋繁华逞欲者,供以害众之肉瘤;

漠视空性麻木人,供以无肉之软骨;

福薄德小野心家,供以无益之喉颈;

浅学寡闻为人师,供以下部之指肠;

山居愚人傻行者,供以外细内粗肚;

一心贪聚财物者,供以下行之喉管;

泼辣吝啬之女人,供以内外口、鼻孔;

悭吝难舍之富人,供以圆胀之肚皮;

只见此生之愚人,供以扰心之睾丸;

口蜜腹剑之徒弟,供以卑劣之回肠;

争吵实非之女人,供以坚硬之牙齿;

儿女成群之父母,供以无肉之外皮;

一无所有为家忙,今生来世皆成空,

如是糊涂愚蠢人,供以无用之结肠;

于法退转无缘辈,供以无肉之清汤;

延搁修法无勇人,供以懒行之残羹;

中阴众生过万亿,供以所剩各食物;

屠夫名号一切智,渠授四灌解五门,

我以智慧之大坛,满盛醇香之甜酒,

无分高下与贵贱,敬斟所有宴客前。

酒食准备甚丰盛,饮兮食兮勿踌躇!

此我宴曲第八章,讲述奉客之经过。


如今应唱吉祥歌,答谢诸佛之恩赐。

佛身虽然住法性,不显金身示俗人,

但我至诚之赞颂,慈悲如来必耳闻!

上师庄严住我顶,金刚兄妹环围绕。

首应厌恶世无常,舍弃此生无少顾;

次应善读古德传,(激励身心学榜样;)

最后广览大小经,择要精心善究讨,心中所知莫显耀。

我此赞颂供奉仪,若有不全不周处,

愚蒙错谬诸过失,尚祈来会诸圣众,悯我愚劣祈宥恕。


现以主人之身份,唱一自豪之小曲。

最初罹此重病时,曾遣行者往问卜,

渠乃精进瑜伽士,带回卜筮之预记,

施作赎命之祭祀,善巧施仪得圆满。

最后祭仪谢恩时,始知渠为大富人,产业财宝无穷尽。

当渠招待客人时,尊卑次序如礼法,

故知渠乃具觉受,真正修行瑜伽士。

宴毕谢客谈论时,出语不凡具义理,堪为众人之上师。

满足客人离宅时,谢语合宜离卑亢。

(宴客即是行佛道,)发愿轮回毕竟空!

噫戏!

何者为“笨”?谁之“笨”?家人廿二之“笨”也。

被困厄者以笨解,被束缚者以笨脱,

被压迫者以笨释,此我饭后之闲话,

劝君痛饮法性酒!妥噶7觉受自娱乐。

二种自在之小歌,唱时不觉喜怡怡。

修行加持大力降,慈心醉语笑哈哈!

我唱此歌甚快乐,乐极不禁笑呵呵!

乐极似醉大呕吐,呕吐身心大快活!

佛力加持大声吼,喜哉!块哉!上师恩!此我颂曲第九章,

略说宴毕结尾语。”

 

尊者这样揶揄地仿效笨波教的念诵腔调和祭仪方式予病人以大力加持。富人的垂危重症,竟霍然不药而愈。他的儿女亲朋、奴仆和善知识等大家都欢喜欲狂,雀跃万状,难以形容。街坊邻居也都说:“能把垂死的人救活过来,真是不可思议!看来佛法的加持力确实要比笨波教殊胜得多啊!”大家因此对尊者生起了不动摇的信心。

于是那富人说道:“师父啊!您刚才所念诵的仪轨和唱赞骨子里都是佛教的,并不是笨波教的。我以前对笨波教十分信仰,从此以后我当一意殷诚皈信佛法。我的子女家属也一齐皈依佛法,尚祈摄受。”

尊者见其至诚,也就应允了他的请求,摄受富人和他的八个儿子一齐皈依佛教,传以佛法。其中一子曾于笨教之法多学广闻,圆满通达。他对尊者和佛法生起了不可动摇的信心,对尊者说道:外表看起来,佛法和笨教在语句上和形式上差别好似不大8。但慈悲、事业和利益却大不相同。特别是笨教在修持任何一个仪轨或祭祀时,一定要杀生来祭神。笨教的那些享食杀生之血肉的神祗们最多也只是世间(有漏)的天神而已。皈依笨教的人于临命终时大都自己毫无把握,在恐惧无依的情况下死去。我现在决定舍去笨教,专志学佛,尚恳尊者慈悲摄受我为徒仆。”

尊者观察他确是一个具有善根的弟子,就答应了他的请求,传以灌顶和口诀,使之成熟和解脱,取名为显恭惹巴。以后成为尊者的亲弟子之一。

他的父亲和亲友们于尊者在龙果绿杜堡,白普八莫堡和八库及堡静修时都用上妙供养及各种承事来侍奉尊者,以此善根之力他们皆能永断诸恶趣门,趋入解脱及一切智道。

这是尊者在白普马堡和那普白马堡与具觉证者兹吾惹巴等人相遇之经过和碰见亲近弟子显恭惹巴的故事。

 

接下篇:第廿五篇 大女弟子惹琼玛的故事


注释

1.笨教徒即是笨波教徒之缩写,为西藏之原始宗教,远在佛教输入前,即在西藏存在。

2.此句无有义理,不过是笨教开始念经时的一种音调耳。

3.八卦由此句看来,中国之八卦等星占学早已输入西藏,恐在唐朝或唐以前即已输入,至密勒日巴时(宋朝),八卦及中国之占卜、星象等学,已盛行西藏矣。译者在康藏时,曾见喇嘛学习中国及印度两种不同之星占术。

4.九乘道此为红教,或旧教“宁玛派”对整个佛法之区别判教:①声闻乘②缘觉乘③菩萨乘④事部密乘⑤行部密乘⑥瑜伽密乘⑦麻哈瑜伽乘⑧阿努瑜伽乘⑨阿底瑜伽乘。

5.笨教祭祀常悬头颅作为法器。

6.此为密师外表上仿效笨教之念诵,实际上则利用笨教之每一仪式或名词以表扬佛法,全歌之“笨”字,可用“佛”字或“法”字来代替,如笨性即是佛性或法性,笨体即是佛体或法体等。

7.妥噶藏文此处为:Thod. rGal,一义为忿怒本尊,但此处恐系指大圆满之修光明之法。即现证中有或引生内具光明之法。

8.此处少年显恭惹巴之话并非毫无道理,西藏佛教有前传与后传二种不同,在朗达玛王毁佛法前之佛教统称为旧教或宁玛派(俗称红教),毁法后重建之佛法则为新派或新传佛教。此时派别甚多,如“嘎居”、“萨迦”、“格鲁”、“觉朗”等派皆是新传佛教。密勒日巴与马尔巴同时,此时刚在新传兴起之初期,新传佛教尚未普及。在朗达玛王毁佛后,西藏笨波教偷窃佛教之种种教法及名词,几与宁玛派差别甚小,有人谓:若以“笨”字改为“法”字,则笨教就成为佛教了,笨教与佛教合流,或受佛教影响较大者为“白笨”,保持原有作风者为“黑笨”。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