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三十篇 中阴救度密法的开示


第三十篇 中阴救度密法的开示


 接上篇:第廿九篇 长寿女神之度化


敬礼上师。

大恩传承诸上师,空行自在天中天,

至尊马尔巴大译师,顶间摩尼具加持,

似白莲开花蕊展,以手摩顶赐加持,

灌顶说法传口授,使令成熟得解脱。

如是宿具善根者,成就究竟大惹巴,

喜笑金刚是其名,我今顶礼尊足前,

紧要关头中阴时,解脱险处之口诀,

为利劣慧诸后学,说此不动之精义。

 

大成就者密勒日巴最初于(马尔巴大师处)受四灌顶法时,本尊上乐金刚以及诸坛城圣众,外护空行母卅二尊,明妃十六等一时顿现于空中。密勒日巴于刹那间亲见本尊坛城大众;其时上师,空行齐为尊者取名为“喜笑金刚”。大译师马尔巴随即郑重叮嘱,令尊者(终身)努力修持,(现修持相而利众生。)尊者乃不惜种种苦行,一意精进,终于证得密乘之因缘功德及究竟成就。即依此四大之肉身而证取如虹光之心意身,于大手印之殊胜最大成就得臻圆满。

一时,世雄尊者密勒大士于汀玛珍商镇之东,蒙境之边,空布下端之西,黑云弥布之下,罗睺星行规之门,鹫鹏雪山顶尖吉祥白云笼罩之左颈处,有一牧野,名唤药谷。其地青草萋萋,美如绿玉;众药衍生,百花齐放。其谷有河,水似乳汁,又似天露,缓流蜿蜒,极尽幽曲。河畔某地,具大加持,静适宜人。尊者密勒即于该地心契诸法毕竟空性,离一切戏论,光明(遍满),离诸来去,心不动摇,恬然安住。于木马年秋季上月,室宿星将隐之时,汀玛珍商镇一带突然流行极严重之各种传染病:诸如白、黑二种天花,吐血、高烧、人事不省之无名时症,痢疾如阿雅巴利、比答巴利、嘎不那阿惹咱、孟打咱立等各种千奇百怪之传染病,一时俱生,人畜死亡不可计数。

到了下一个月秋季正中十一号的黄昏,太阳如火球般(将要下山)的时候,一个美艳照人光彩焕发的女郎来到尊者的面前。她身着白绸长袍,上面绣着红花与火舌的图案,衣边以五种珠玉严饰;裙之上端镶有珍珠丝带缨络;腰间系以金刚钻石之(串链),颈间亦挂有金制的饰物。她来到尊者的面前后,头面礼足,绕匝七周,向尊者顶礼九次后说道:“尊者啊!我们的大姐病得十分严重。请您移驾到对面雪山的颈间处去一趟吧!我是特别迎请您来的!”

尊者说道:“今天已经太晚了,我不想去。你今晚就留在此,明天一早我俩再一同去好了!”

女郎说道:“如果我们由曼达咱日(?)神通光明道而行,就毫无困难。所以无论如何请您今天一定要去。”

尊者道:“这条道路在那里呀?我这个老头子怎么从未见过呢?到底向那个方向走呢?还是你在前面带路吧。”

女郎就从翅叶1中取出一条白丝带来,将丝带向空中展开,说道:“我们就乘这条丝带去吧!”

尊者就用脚踏上了丝带,一刹那间如闪电般就到了对面雪山的中间。在碧天王母雪山的左颈处出现一个白绸作的帐篷,(入口处挂着)金质的帐幕。帐篷的绳索是用宝石作的。撑柱是用海螺作的,拴帐篷的钉橛是用玉石作的。帐篷中躺卧着一个美女,其长长的发髻上有缨络严饰。只见她(形容憔悴),身体颤抖,火炽的眼睛满布着红丝。看见尊者来到,她勉力抬头向前招呼尊者说道:“尊者啊!我这个病实在太严重了!请您要开示和加持我才好啊!”

尊者问道:“你是怎样染上此病的?什么时候开始病的?现在是怎样的不舒服呢?”尊者这样详细地向长寿女询问。

长寿女答道:“此病的起因是不久前夏天的时候,这一带的牧童放了一把大野火烧山,我被烟火的毒气所薰,所以染上了此病。前几天,在秋季初月下旬我觉得有点不舒服,挨到今天秋季中月十一号已经痛苦万分,实在受不住了,所以才特别向尊者求救,迎请您到这里来的。(病中)我口中所呼出的(毒)气,接触到本地的人民,以致发生各种传染病,这就是近来这一带瘟疫流行的缘故了。”

尊者忖道:“原来时疫流行是她造成的!暂时决不能轻易答应帮助她。我先要让她立下坚誓(以后决不伤人才行!)于是就向长寿女说道:“女郎啊!你前些时曾在我面前发下菩提心,学了本尊佛陀的真言,我是如何再三叮咛你,要尊重善恶因果。你却不守誓言,漠视戒律。对自己的一小点不适都不能忍受,却任性地伤害了这许多无辜的众生!你既然自毁三昧耶戒,现在的苦痛亦是罪有应得。我观察你过去的言行,使我对你丝毫不能信任。今天你如能发下重誓,立即消灭此地的瘟疫,我也许会尝试地来帮你一点忙。不然我立刻回去了。鬼女啊!你自己仔细想一想破坏三昧耶戒的严重后果吧!”

长寿女听了惊骇万状,抓着尊者的脚说道:“我们这些愚痴的众生,有时可能(不慎)而损恼他人。但请您千万不可这样说!一般说来,那些上趣和清净的天人和鬼灵们,如果他们不先侵犯我们,我们也决不会侵犯他们的。特别是前不久我们曾在尊者前发菩提心,决意遵守您的训示,所以根本自己没有存心去损恼众生,亦没有教唆别人去害人。比方说,今年夏季末月时,河水泛滥,地泉狂涌,连许多险地都淹没了。我们的眷属及他们的仆从中,有成千成百的食肉母和罗刹女,他们是非常喜欢吃肉饮血的。(这次本地的人畜瘟疫多半是他们造成的)。我如身体痊愈,决定遵从尊者的训示使染病的众生逐渐痊愈。今天无论如何要请您慈悲救护我!”她这样再三恳切地祈求尊者。

于是尊者即于当晚为长寿女作金刚萨埵百字明洗障法,替她至心祈祷上师及三宝多次,又为她灌尊胜佛母长寿顶。第二天早上,她已经能从床上起身向尊者顶礼了。此后七天中,尊者又以(心性)为她加持2。于是她疾病全消,身体健康,容光焕发,尤胜往昔。于是尊者说:“女郎啊!你现在已经完全好了。我要到村镇上去救护染病的人们,请告诉我你们需要些什么合适的供养?要作何祭祀?我当去转告本地的乡民。”

长寿女说道:“因为缘起互依的缘故,如果我们(这些山神)身体健康快乐,此地的乡民也自然会逐渐康乐的;要使乡民速得痊愈,必需了解我们这些世间空行母们,有一个共同的誓约,那就是一人不好,大家也就都不好,造成混乱不安。这样一来,宇宙间的各天人鬼灵也一齐动摇不宁。他们也会为我们支援的。当前需要的祭祀是集众多多念诵‘如来顶髻心要陀罗尼’,宣讲达成甚深经典,常用净瓶(明咒)洗除身体。在各村镇处结界禁足,(隔离往来)。以红白各种鲜果供品荟供,兴办大形食子。食子上要以各种食物严饰,以此种种功德回向,瘟疫就会很快的灭迹了。”

于是尊者就行至汀玛珍商镇,对乡民们说道:“我近来作了一个梦,梦见此地瘟疫猖獗的起因:你们有人用烟火毒气伤害了本地的女神,她很不快。因此连带使天人和鬼灵大众都非常恼怒,所以才发生这场大瘟疫的。现在你们要作如此这般的祭祀和修法,作这样的供养……,(这样去做,大家的病就会好的。)

乡民们立刻依嘱办理,准备各种供品,兴办广大食子,向上师三宝祈祷,向一切护法守者供食,然后回向功德于一切天人鬼众。依此真实法力,没有多久,果然这场大瘟疫就全部灭迹了。

在该月月底廿九号清晨,吉祥长寿女五姊妹率领着许多仆从及当地之山神潜来朝谒尊者,并携来许多丰盛美味的上妙食品和饮料,满盛在许多众宝所成的容器中供养尊者。他们齐向尊者顶礼绕匝多次后,肃立尊者面前。于是那五个世间空行幻变母就启禀尊者道:“这一次,尊者把我们从死亡的边缘上救回来,此恩此泽,实在无可比拟,难以报答啊!”随即唱道:

“上方天空苍穹中,黑云累累遍弥漫,

蛟龙怒吼作雷响,欲降雨露利群生。

雷鸣轰轰震耳时,冷热电气相击也。

细雨绵绵经三日,阴阳地气平和也。

云兴雷鸣风满谷,天降甘霖之兆也。

于此浩荡云层下,矗立三尖大雪山,

中峰高踪触天际,山颈水晶顶冠处,

群星闪耀映玉彩,日月光明照大千。

雪山邻近左颈处,其下低谷草原中,

常现美虹作天幕,此即幽美之药谷,

稀有牧野之胜处;其地盛产各谷类,

鲜果众药出生处,遍地异花百千种,

绽放竞艳悦眼目,见此花谷心欢喜,

山神竞歌齐戏舞。如斯福地有溪河,

河畔大士有蓬居,稀有大师世罕见,

众所归仰密勒尊!前生多集福慧故,

今得如宝之人身。勇猛精进无少怠,

专修禅定离间断,澈证心性无生故,

于此幻身得自在。不惧障扰侵害故,

不动如山真修士!气分功德究竟故,

一身赤裸神奕奕。依于各种之禁行,

圆满种种利生业。于此恶世浊劫时,

降生红面西藏国,普天之下咸蒙庇3

尤以吾等五姊妹,特沾恩佑显祥德。

本月十一中旬时,由昔烟秽触身故,

四大受损疾病生,烦恼嗔忿心狂乱,

因此身受极剧苦,五脏翻涌濒死亡。

于此危难极苦时,尊示大悲来救护,

明力加持赐灌顶,净障真言涤我身,

指示心性超生死,当下开悟心决定。

四种集滞如云散,此身轻快似木棉,

心生种种之妙境,非时死难得解脱。

暖气将灭得复元,呼吸将断得复苏,

阎君所差拘命使,蒙羞抱头默默回!

噫戏大恩瑜伽士!吾侪虽然种性卑,

根劣慧浅极愚昧,今日续命之大恩,

终身难忘常记心!为报尊者大恩故,

所命无不谨奉行,所乐无不得成就。

从今乃至菩提间,未证无上佛果时,

愿以净愿善甘露,洗涤身心垢障已,

常伴君侧勤侍奉,乃至刹那莫相离!

尊成无上正觉时,愿往所显之刹土,

侍奉如来化现身;吾侪宿善五姊妹,

愿成最初之徒众,(于尊初转法轮时)

愿饮初将法甘露,愿以甘露功德力,

得成如来之法子,广摄迷顽诸众生,

四方会集如云众,普降法雨甘露已,群生咸得意满足!”

 

吉祥长寿女等五姊妹对尊者唱毕此歌发下善愿后,尊者忖道:“这些罗刹女,这一次从危症中复原,对我心生如是的感激。看样子,如果我将生起圆满二次第的若干口诀传授给她们,她们大概可以堪能修持了。”于是就对她们说道:“女郎们啊!你们此番由危症痊愈后,对我表示这样恳切的感恩之意,看来你们大概都有现证真言乘教法的根器。如果你们想解脱这险难重重的轮回,越过这荒凉阴暗的世间,从此无复受生死之苦,我可以传授你们一些法诀,不知你们是否堪能修持呢?”于是尊者就唱了下面这首“快乐出生曲”

“东方煦阳光辉下,矗立吉祥药天峰4

鹏顶水晶美发髻,返耀金光千万重,

上有白雪冉冉飘,一抹斜阳五色虹。

山腰石崖似玉眉,常在烟雨蒙蒙中。

秀逸脱尘此雪山,碧天王母遐迩闻。

雪山深处有宫宅,女郎仙妃是主人。

妍丽绝色世所无,身有流光出清尘,

莺喉婉转为我歌,吉祥长寿女郎名。

女郎此番大惊怖,傲气全消昔所无,

四大不调气息乱,身受疾病极剧苦。

心生苦恼难堪忍,气如悬丝刹那间,

命在须臾无常至,此皆往昔恶业果,

如今受报成异熟。从今若不止恶业,

难逃地狱怖畏苦。今日不死深可庆,

深心净信诚祈请。我心感怀起慈悲,

赐汝真言大加持,逃脱阎罗之拘缚,

死神口中夺汝回!一切恶兆转吉祥,

逆缘障碍成助益。汝今深心适乐耶?

知恩报德本甚难,汝却频频谢我恩,

美言赞叹诚感激,婉歌一曲我心喜。

从今若能遵我言,必能解脱诸苦难,

超越怒涛生死河。八种无暇之困境,

轮回黑暗之幽林,四魔盗匪之险地,

三种中阴之危境,皆能安稳得超脱。

趋入常乐之大道,安抵如宝之乐州,

我此诺言不汝虚。密勒本人虽平凡,

密勒传承甚稀有!首自第六金刚持5

乃至马尔巴大译师,所有传承诸上师,

无非如来之化身,殊胜加持无间断,

故我说为甚稀有!梅纪、那若二大师,

美誉普传遐迩故,汝侪谅必亦耳闻。

至尊上师莲足前,我曾授法亲依止,

历时六年零八月;如影随形未曾离,

依师所教如量行。心底深处所喜法:

甚深密续喜金刚,具大加持上乐尊,

心要马哈马雅续,广大如空胜密集,

护法守者四主座,化身佛陀殊胜续,

示究竟义心要法,如海汪洋众疏解,

如宝心要之口诀,甚深心要尽领受6

耳传口诀圆满藏,如金溶化成细丸,

取用提炼摄精粹,空行尊前誓持守。

噫戏慈父师恩重,惟以修行报深恩!

修行精要在久长,恒常不断坚持续。

如是长远勤修故,五大之气得自在,

堪修(无畏)平等行。疾病来扰亦无畏。

汝若愿得此安乐,应遵我教随我后,

仿效我行如我修。若能现在即修道,

来世永远得安乐。此身肉体疾病多,

心情冷暖难维护,此皆烦恼为根因,

外缘遇合而形成,往昔业行异熟力,

自显障碍成斯果。未来百千万亿世,

长期受苦极难忍,应知地狱诸极苦,

本来实际不可得,恶念习气迷惑力,

显似外境受煎熬。释迦世尊大能仁,

回答金刚心问时,了义经中如是云。

应知遍计迷乱本,一切归根在自心,

不知一切惟心现,饶为帝释、自在天,

亦属徒劳无实义。不能真获究竟乐。

纵饶历劫入四禅,亦属下劣生死道,难臻一切智智位。

是故应断业烦恼,净除习气及障碍,

念念常修菩提心,习究竟义观无生!

你我有缘成法侣,应舍懈怠及疏懒,

披精进铠发大勇,须臾心亦不散乱。如是所求必速成。

(老密所说真实语),女郎女郎应铭记!”

 

尊者继续说道:“你们应仔细思维此歌之义理,修习正道,护持佛法。如果你们认为佛陀之四身是必需特别求觅的,那就错了。其实所谓‘佛果者’即在自心中,离自心而求佛果是永远得不到的。我们在生死(轮回)中的众生,于死亡时所显现之死光明即是佛陀的法身;中阴之所显为清净之圆满报身;投生至各趣则为化身,此三身等同一味,无有差别,即是(法界)体性身。此四身佛果原是自己本来具足的,可惜众生不能通达此理耳!汝要证悟此理,则必需具有无间断的传承和已得成就的上师授与修观的甚深口诀才行。”

她们回答道:“从前我们的上师莲花生大师,初入西藏的时候,我们前往侵扰攻击,但被他的神力手印压于掌下。因此我们以后就立誓服从他的命令,把我们的命根精要心咒供奉了他。那时我们也听闻了许多显教的因果报应道理。在印度的孟巴札着尸林中,也曾从学几果恰大师和禁行尊者学巴拿波得大坛城灌顶,广受金刚真言乘各种密法。依此因缘,我们已成为堪能的密乘法器。这一次我们害了严重的疾病,亲自经验道病苦的难忍,心中极为畏惧。因此推想到地狱众生的极苦实在是刹那亦难忍受,因此恳祈尊者传我们一个妙法,一方面能遮除各种苦痛和怖畏,一方面能指示我们现证四身佛果之道。今天无论如何要求您慈悲传授我们这个法诀才好!”随即歌道:

“广大虚空光明界,金色祥云冉冉飞,

此乃龙王神通力,为自顶髻作庄严。

祥云之下有众生,小天小仙非人聚,

非人闻香女神众,快享种种诸欲乐,尽情歌舞恣嬉戏。

于此飘飘浩云下,有一善妙汀玛谷。

谷上雪山环围绕,下有溪流众沼泽,

中间白玉石崖上,药谷众神作舞蹈。

药谷草原似净璃,龙王藏宝之库也。

精汁密浆产地也。四足走兽游园也。

此地寂静好牧野,神逸心旷舒胸襟。

谷内潺潺溪水畔,化身尊者有寥居。

稀有人间大丈夫,其身美健胜摩尼,

仅闻名号瞻其容,群生垢障皆涤净,

身作(秘密)之手印,示现种种大神通。

由证普智心性故,法性虚空得自在。

尊以慈悲宣法要,畅演法性空寂理,

我侪天人与鬼众,广植诚信根因故,

尊所训示敬奉行,尊乃佛子如意宝,

依止众愿得满足,吾等世间空行母,

现女郎身幻变女,无始劫来迄于今,

无明迷乱心迷惑,投生转世难计数,

不欲投生难可得,生已住世无自在!

阎君一旦诏令下,头脑昏昏入黑暗,手被索缚难逃脱。

何日死至无自主,死时四大活力消,

命根寿元归寂灭,中阴境界随现前。

中阴黑暗光明道7,甚险甚奇甚可怖!

身随毒恶屠手行,苦逼力竭难堪忍!

中阴鬼魂四飘荡8,恶业习气强风起,

吹卷孤鬼陌生处,不由自主觅投胎。

轮回大海波涛中,生老病死众苦逼,沉沦生死无依怙!

庆我今日仗尊力,得乘菩提心舟筏,

解脱邪见及魔怖,远离罗刹贪欲岛,

逃脱业力之海魔,平安无惧得庇护,

安抵彼岸摩尼洲,众宝所成之国土。

长途航行疲劳客,皆得舒息得自在。

渐由生死大梦醒,心所欲求皆满足。

轮回邃谷甚险危,满布幽林八无暇,

阴深障蔽极黑暗,各种过失之渊薮,各种刺痛之泉源!

烦恼众兽待噬人,见此孰不生惊怖?

八苦交煎众逼中,孰不迷途心眩惑!

尊所示法离诸垢,一似清秋圆满月,

明莹灿烂离云障,光耀众物显明朗。

尽除无明闇暗已,祈示清净之大道。

中阴险途极可怖,三重危境难拔除,

我侪一向为魔困,铁锁缚身不自由,

身陷深井难解脱,今日皈依尊者前。

尊具无比大威力,孰敢螳臂而挡车?

能于中阴之险道,回遮怖畏得解脱。

死有光明现法身,祈授指示法身诀。

中阴显现净色身,祈授指示报身诀。

令我投生得自在,祈授指示化身诀。

解脱此三险境后,愿依无畏离慢道,

得至无魔无障地,常乐净土不退转,法喜充满遍法界。

如是善妙之净土,确有其地曾耳闻,

惜我空行五姊妹,眼未亲睹足未至,

噫戏!恩师大慈悲,祈赐佑护示坦途,

开显如是妙境界,此我至心之诚请!

此世受苦已力竭,无依无怙受逼恼,呼唤地狱岂遥远?

当前现在有地狱!嗟乎恩师大慈悲,

祈显(地狱)即佛身!四身佛果现前成!”

 

歌毕,她们就用一个白色的银镜,内盛金色莲花及珠宝镶以各种珍玉,以此作为曼陀罗供奉给尊者。尊者说道:“女郎们啊!你们对我如是恭敬诚信,殷重求法,我当然要以传承的力量来加持你们,现在就请你们准备荟供的供物吧!”

于是当天夜晚长寿女五姊妹就准备了六十种食物,堆聚在曼陀罗上作为供养。尊者就依瑜伽耳传空行母的仪式为她们加持和灌顶。(于灌顶时)尊者即为宣说解脱中阴险道直示三身(佛果)之口诀,以及往生大乐净土之法要。作此歌曰:

“阎浮胜地天竺国,巍巍大寺毘扎马,

一切诸明出生处,(遐迩闻名大学府)

北门守护班智达9,人中狮子难比伦,

能摧诤者令脑裂,立破无碍大力士,

明晓口传四部续,已得共不共成就,此非那诺大师耶?

那诺大师有长子,难行能行具坚毅,马尔巴译师是其名。

父师罗札之盛名,如大雷震动四方。

恩师对我叮嘱言:

‘释迦教法末浊时,人多短寿少福报,魔缘障碍难具说,

人皆匆忙无暇故,智识无边难决了!

续部广大难尽知,多学广闻无利益,

汝应一意专心修!修持精粹心要法。’

我亦孜孜舍懈怠,如师训示而行持,

常依山居住茅蓬,身依苦行习禅观,因此觉证少许生10

噫戏!夙根善女人,应观心性明朗朗!

吾辈六道诸有情,应知中阴六法根11

有情往返三有道,流转轮回三界中,

险径三处难可避,狭道险路三旅客12

却有至亲来相迎。(如是至亲是谁耶?)

本来圆成大乐是,若未相遇此迎客,

必为阎罗之奴仆,东西寻找觅路途。

若无三军13相伴随,难避险境诸恐怖。

埋伏暗处魔匪众,将以绳索来缚汝。

中阴幻境千万亿,惑人音语陷人迷,诱入错误之道路。

‘生有中阴’七七日,身受冷热各苦痛,

此后业力所使故,复堕轮回之牢狱。

若欲解脱生死狱,应于轮涅中阴14时,

认持实相大手印,深观(佛性)根本见。

‘生死中阴’显现时,心之明分兴用故,应于起、正勤修观。

自性‘道之中阴’时,本性智慧堪认持,应依耳传口诀观。

蒙境‘睡眠中阴’时,应摄习气归入道,应修光明及幻身。

最后‘生有中阴’时,三身现量显现故,应住三种之净土15

此时若未能证得,‘投生中有’显现时,依于清净之愿力,

缘起因果不坏故,当获暇满之人身,

从往昔业得醒觉,能于道证得究竟,

无需长时之等候,必获解脱无少疑。

汝侪稀有五女郎,殷重再三求斯法,

一心至诚恭敬故,感我说此中阴法。

至尊马尔巴若来此,难说较此更深法!”

 

女郎们听了此歌,即由座起,顶礼绕行尊者七次,然后供养尊者一个满镶珠宝的曼陀罗,赞叹尊者身口意的功德。又以三摩钵地所生之空乐四喜四智16供养尊者。然后说道:“尊者适才对指示中阴所说的法要,(我们非常感激),现在请您为我们总摄精要讲说一个简易的修持法门吧。”于是歌道:

“能转顽铁成黄金,众生依怙大恩师,

以胜耳传净甘露,转一切苦成大乐。

敬礼如佛尊者父,祈常悲护莫舍离。

心地已得清净者,能于广大法界内,

离戏大乐宫殿中,明空无别狮子座,

离生死垢净莲上,亲睹上师端严坐。

空行众云群围绕,远离分别雾垢染,

日月二轮光明耀,此非慈父密勒耶?

观师美身无厌足,端容夺意光彩发,

以众功德而庄严,身形相好难描述,一似佛子孺童然。

见已心生大欢喜,难禁衷心赞尊身,

尊以妙歌而说法,美音似彼乾达婆,

大乐狮子发巨吼,魔、外心惊胆俱裂,具根弟子逼恼息。

说法妙语遍十方,闻者欢喜齐赞叹。

尊心不动似金刚,究竟通达一切法,

离一切见虚空中,菩提心光耀法界,

除尽弟子众迷暗,不动智心我赞叹。

至尊上师身口意,与诸佛陀无差别,

能赐一切诸成就,如摩尼宝满众愿,

转师住顶如胜幢,又似宝冠作忠言。

(恒常观师住顶故),能净我心诸垢障。

无分昼夜离散乱,诚心礼、供、并祈祷。

犹如权威之国王,凡所欲求皆满愿,至尊师宝前礼赞。

觉证之苗生长已,疾证金刚持17觉位。

尊之身业与智慧,能兴无边大事业,

开花结果大圆满,普令群生得满足,愿我亦能速臻此。

乃至未得佛果前,愿常依尊为婢女,

愿以有漏肉身乐,出生无漏三摩地,

四喜智慧发生已,住于空乐大三昧,趋入中道之妙义18

依此觉证净众垢,得成智慧空行母,

此我姊妹之切愿,祈尊欢喜赐纳受!

尊适所示中阴法,解脱险境之要道,

吾等仍有不明处,祈详解说释我疑。

认持四身之要诀,显身、转界之时机,

祈以简明摄要语,开示吾等修行诀。

愿尊赐降大威力,成就究竟大果位。

种种功德与神通,与尊平等无少别!”

 

长寿女五姊妹发下善愿,唱毕此歌后,尊者回答她们道:“由于三根本(烦恼)及妄念之驱使,众生在八无暇的三界中长期流转,颠沛疲劳,众苦逼身。在这漫长的轮回道中,有三种旅客:第一种是具有法诀又能修持的人;第二种是有法诀却未曾修行的人;第三种是既无法诀又未曾修行的人。第一种人对生死之幽途,可怖之险径,和魔鬼之埋伏可以全无怖畏,依修持之精要必能解脱。最后一种人就是普通的凡夫俗子,她们一旦陷入中阴险道,自然就会惊慌苦恼为魔所乘,于三界轮回中像水车一样无间歇地流转生死。第二种人虽亦有前述之怖畏及陷入险境之惊惧,但却有法诀能除去这些惊怖,使诸魔障难变成顺缘及仆从。你们对我具有无转变的信心,对甚深的法要亦有仰慕希求的智慧,如果再能有不退的精进铠甲,就可以在死时和中阴时利用身内的诸根与四大(转变和增减)之时节关要,渐次获得成就。现在,我要对你们讲说现证三身的关键:第一、在‘死有’现前时,应注意(身界)各种转变之险径及(忆持如何)断除之方便。此时外、内、诸大,蕴界处等次第消融,一切烦恼之束缚亦于该时(暂得)解脱。此时显现一片无云晴空,(莹澈空朗),如日月光明照耀一般。此即离一切戏论之寂灭法性,不加造作本来如斯之空性实相也。此时所显之空性光明即是所谓的‘死有光明’法身境界,亟应如实认取此法身光明,(幸勿错过)。但是要想在死时确证法身光明,却必需要在生前得到善妙上师对自心实相体性的指示,同时勤修开显之道上光明19才行。(对法身若不能认持而失落此境界,则会进入)‘世间中有’的阶段,此时由往昔习气之串习力故,生起‘意生身’,因此就会被业(识所变)之死神所侵逼,遭受种种苦痛堕入险境。此时之中阴境界,(可以说是显境黑暗之光明中有20。其实之中阴身,诸根具足,穿行(山河崖壁,一切外境)皆无障碍,具足业力神通21,身发光明。此时之中阴即是圆满报身佛的(体性境界)。该时应即(观想)生起如幻变双运之佛身(本尊观)。因此即得净除习气所成之业报身,此境显现时应确实认知为要。由于了知(此时之中阴意生身即是报身佛之体性),则能明显地作生起次第的本尊观想,成就净分之幻化与梦变自在。中阴之最后阶段则因为(心分)之明体为业气所迁,不得自主,因而堕入激动之险境。此时中阴之闻香身22(急于)寻求投胎之处而见男女交合之状,因而生起贪欲及嗔妒之念。此时若能忆记口诀,依之作观,则本来空乐之觉受即能兴起不离,此即金刚乘对治(轮回贪嗔)之妙法也。于此对治法诀之力用臻于究竟,则一切业境自然寂灭不现。此后心中若思投生,则应自己警觉:‘此种种投生之相皆为佛陀化身之示现。’于此真实道理应确切认持之。但若欲在中阴时确能认持应身佛陀,又必需在生前修持忿怒母解脱道23,以拙火之暖力生起智慧,同时依贪道事业手印24,圆满修观第三灌顶之义,这样才能彻底断除贪爱及妒忌之根25。摄要言之,以上所说即是现证三身佛果之方法与时机。你们应善自深思而认持之。至尊罗札马尔巴之心要中所流出之最胜耳传指示心性口诀――那方便道之究竟精要――亦不出此范围矣!我自己修行的把凭、决信、与证验亦尽在此矣!女郎们啊!你们应当对我所说善加认识,如法修持才好!”

幻变母五姊妹中为主的吉祥长寿女于方便道甚深义之指示,极端信慕崇敬,于是向尊者头面礼足说道:“尊者啊!从今以后生生世世我都要跟随您修持事业手印。在没有究竟圆满证得您所开示的中阴法要之前,还要求您时常护念于我才好!”她这样殷重恭敬地祈祷尊者后,又向尊者顶礼绕行多次然后才回返自居。

以上是难以描述的大惹巴喜笑金刚向五世间空行幻变母答询解脱中阴险道时所开示的法诀,其所唱之歌体名为“水金花鬘”

吉祥圆满

至尊如宝大恩师,究竟成就之惹巴,

与彼世间五空行,幻变女郎须陀罗26

以妙歌音相问答,言辞美妙似花鬘。

如是超胜之密义,虽然不应笔之书,

为惧自己忘失故,利益未来弟子故,

令彼向往心雀跃,如师所说而记之。

三次求师准我书,三次微笑未俯允!

空行峻烈严厉故,未敢任意作增减。

父师尊重嘱我曰:

‘为利将来修行人,作渠觉证之参考,

可书此歌利益彼。余人应秘不可示。

‘若违上师此咐嘱,亦违空行之戒誓,(故我祈求众空行,)

佛陀成等正觉时,吉月下旬现神27

我于斯时于茂林,柽柳迤逦适人处,

伴随具戒三昧耶,金刚弟兄密法师,

法名菩提惹咱者,详询此事之始末,

请益谈论各细节,行者我名光有际28

书此中阴解脱法。歌名水金之宝鬘。

为利众生我祈请。愿以书此之功德,中阴有情皆解脱!

 

以上是无与伦比的布衣大瑜伽行者回答具相手印母吉祥长寿女等五姊妹时所开示的解脱中阴险径之法诀。其后由二惹巴会商细究后,详记其事始末以为供养。


接下第卅一篇 长寿女神与空乐瑜伽


注释

1.原文:hDabs.Nas.是从翅膀中分出的意思,但hDabs.亦做“树叶”义,此处不能十分确定,权译作翅叶于此,亦可能是一种叶夹(?)。

2.心性明力加持此处明力之“明” 字亦可做真言咒力解,藏文Rig.Pa.之义甚广,可作明咒之明,或智识之明,或心性明体之明,此处似指密师以大手印心性明力为之加持。

3.直译应作“咸庄严”。

4.药天峰此恐即为雪山碧天王母之另一别名。

5.第六金刚持密宗据其根本见:“烦恼即菩提”而以五方五佛象征众生之五烦恼:如西方阿弥陀佛象征贪烦恼自性,东方不动佛象征嗔烦恼自性等。东、西、南、北、中五方,故有五方佛表五烦恼,(贪、嗔、痴、慢、嫉)自性也。此五方佛即构成密宗之坛城之主体。中间之佛为金刚萨埵或大日如来。其实此五方佛已经足够。但为了表示此五方佛之根源及一切密法之出生处,又以金刚持佛于金刚萨埵之上而成为所谓的“第六金刚持”。其实与金刚萨埵并无差别。此仅就其表明为密法之最初根源,象征密乘上师之重要性,故特开此金刚持佛一尊耳。

6.由此段文字可见密师亦并非“行而无学”者。渠对一般佛教教理都很通达,尤其对密乘之各主要续部皆有广博之研究也。

7.中阴黑境光明道此“黑境光明道”看似矛盾。既曰黑境,云何光明?我想此即暗示众生于痴烦恼无明极盛之时,亦为见法身光明之最佳时期,另一解释是于七七四十九日(此为大概之时间,亦不能执为确期)之中阴时,每七日时,中阴众生必有一“小死”;此事亦有法身光明显现也。又一解释是,中阴众生见五方佛时,佛身皆现极大光明因而恐惧逃避,若能此事契合佛身,与之合一,则为证道之胜缘,故中阴虽一般说来是黑暗的险径,却亦为证取三身之光明大道也。

8.原文作 “此后四名漫漂游”,此处“四名”不知何指,故权译为“中阴鬼魂四飘荡”。

9.那诺巴大师非仅为大成就之瑜伽士,亦为有名之大学者,曾任印度超岩寺(毘扎马寺)之“北门守护讲座”。班智达者梵文博学之士之名称也。

10.密师此处云“觉证少许生”,乃通常之谦辞耳。

11.中阴六法根此大概系指下文所述之六种中阴:“轮涅中阴”、“生死中阴”、“道之中阴”、“睡眠中阴”、“生有中阴”、及“投生中阴”。红教所传之中阴救度法,英译本第一百零二页亦有六种中阴之名与密师所云略不一样。其名曰:“住胎中阴”(或“生处中阴”、“睡梦中阴”、 “三昧中阴”、“死时中阴”、“法性中阴”、及“投胎中阴”。又:中阴亦可译为中有。中阴之意义乃前生已了,来生未至之中间阶段,故名中有。亦可译为“不定之中间阶段”,盖中阴之转变性及飘荡性极大,极为不定也。

12.三旅客见本篇后段密师之开示。

13.三军原文应作“军队之三官吏”,不知此三官何指,故权译之为三军。

14.轮涅中阴此大概系指死时法身光明显现,为轮回与涅槃之分野枢纽,紧要关头之时机。此时可证涅槃,或错过机会又入轮回也。

15.三种净土可能指报身净土、化身净土、及人天净土。

16.四喜四智依圆满次第修气、脉、明点,会方便、智慧于一炉。于心气得若干自在则能使心气及明点顺、逆、上下于四轮(chakra)中,因而产生四喜及四智。四喜及四智之名不能全忆,最简单的名称即第一、二、三、四喜及第一、二、三、四智。四喜之名大概是初喜、胜喜、离喜、及俱生喜。四智之名现不能全忆,可能是:显智、增智、胜智及俱生智。

17.原文直译作:“第十三金刚持地。”大乘显教之菩萨地有十,十地后即为佛地。故佛地亦可称为第十一地。密乘在十一地后又加二地,今已不能忆及其名。其旨无非显示密乘果位之超胜耳。忆昔最初听到此二地名及其意义时,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且觉得在佛地之后更辟二地,不但多余,而且对佛果等觉位之义含可能未臻圆满。若有比佛地更高之觉位,则似乎有违大乘之根本义。西藏若干佛学家亦承认此十三地之说法无非是开显佛地较深之内含密义而已,并非指更有超胜佛果之说也。此处未译“十三地”字样之理由是译文的困难和避免因十三地之说而造成之困扰。故于注中,特说明之。

18.趋入中道之妙义此处之中道,可做中观空性之中道义,亦可释为心气趋入中脉时所悟之妙义。藏文乌马(dBu.ma)有时指中观见,有时指中脉。

19.道上光明即在修道中所亲证之光明,即大手印四瑜伽之光明,或修生起,圆满次第中所见到的光明。

20.显境黑暗之光明中有:见前注第六。

21.业力神通神通有修得及天生之别。天生的神通或生来自然就有的神通,多半皆业力所致。如天人,及鬼众之神通即是。又人类中亦有若干特殊人,天生即有天眼或天耳通者,此亦业力神通之一种也。中阴身则皆具业力神通也。

22.闻香身中阴身依闻香而“活”。食物之香味即其滋生之依靠,故名闻香身。化生的有情许多皆为闻香身,依闻香而活也。

23.解脱道通常指大手印瑜伽或无相道;与解脱道相对者称为方便道,即依起正分而修之有相瑜伽。此处忿怒母解脱道,则不适依上述之分类而命名者,去其依忿怒母拙火而得解脱之义也。

24.事业手印即密乘无上瑜伽修空乐双运之双身法。

25.佛法之主要课题在如何降服烦恼。此简言之有三种见解及办法:一、断烦恼,证涅槃――此只见烦恼之种种过失,必彻底断之乃能解脱。二、转烦恼,成菩提――烦恼不必断,若能知烦恼这体性即为三身四智,则转变其相,净除其弊,即成菩提。三、即烦恼,是菩提――此为果乘方便,禅宗及密宗之了义教皆主此见。得师加持,或自修不懈,顿然开悟自心,则烦恼即是菩提,无可断亦无可转者。依此见而灭除贪爱及妒忌则有密乘之贪嗔事相诸法。其实第二种及第三种见并无大差别,只是说法及着重点略异耳。“烦恼即菩提,妄念即法身”,亦禅宗及密宗之各成就大德众口一辞之语也。此非关佛法之宗派见之差异,而是证悟自心后之本来风光,原本如斯也。

26.须陀罗印度四阶级中之“最低”种性,即所谓贱民种性,长寿女五姊妹自认为贱民种性。其深意是贱民阶级乃修无上瑜伽之最好根器也,此针对婆罗门之清净梵行种性而言者也。

27.西藏传说佛成道后不久,于阴历正月时与各外道比神通,皆降伏之。

28.光有际藏文:Hod.Hyi.mThah.Jan.直译为光有际,恐即是寂光惹巴之另名也。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