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卅七篇 萨来娥的故事


第卅七篇  萨来娥的故事


接上篇:第卅六篇 修持心要的开示


敬礼上师。

一时,尊者密勒日巴由雅龙腹崖窟向哦贡方面行去乞食。他在那新休息了半日后,继续行至诺刹,看见一位年约十六岁的少女,眼睫毛黑得发光,金黄色的头发亮闪闪的光耀照人。她穿著一身非常讲究的衣裳,满饰着各种美丽的珠宝。这时她正从家中出来打水。尊者就对她说道:“女郎啊!今天早上请你布施我一顿早餐好吗?”

女郎说道:“我们住在大路口上的人家,如果向所有的乞食者作布施,那么自己什么事也不要作了。”说着不顾尊者走回屋去。尊者就席地而坐,也没有离去。(就在那女郎的宅外坐了一夜)

当天夜晚,女郎作了一个很好的梦。清晨起来回思此梦,不禁想到:“如果佛陀披上一件人皮混在人群中,谁也认识不出来呀!尊者密勒日巴其实就是佛陀。昨晚所作的梦,我想一定是他的慈悲加持力的缘故。我要快出去看看!”于是就携带着食物和菜点来到尊者的面前奉上早餐供养尊者。

女郎问道:“瑜伽行者啊!你是谁呀?”

尊者答道:“我是一个向邻居们乞食的行者。”

女郎问道:“啊呀!你大概就是住在雅龙腹崖窟的密勒尊者吧!”

尊者道:“这样说也未尝不可。”

女郎听了,全身像融化了一般,信心涌生,全身汗毛直竖,立即跪倒向尊者礼拜,说道:“是这样的,昨天夜晚我作了一个非常吉祥的好梦。”

尊者问道:“怎样的梦呢?”

女郎道:“我梦见我的房中有一对没有光亮的日月。同时东方升起了一对日月,它们的光明照在我的日月上面。我的日月也因而放出光芒来了。最后我的一对日月移向东方的那一对日月,与他们合并成一起,整个世界因而都变得清亮光耀异常!我如果随您去做您的徒仆,不知能否学得佛法么?”

尊者答道:“我想大概可以吧!”

于是尊者就以三昧力加持此女,然后回返雅龙的腹崖窟。

过了不久,这女郎带著一个友伴前来朝谒尊者,请求尊者传法,并以一颗金子作为供养,以歌禀曰:

“嗟呼!瑜伽惹巴尊。

已具殊胜成就者,当我观察此身时,

觉彼无常似朝露,念此忧戚心不适。

我观伴侣亲眷时,悟彼实如众客商,

不久离去难常聚,念此忧戚心不适。

我观血汗财宝时,恰似勤蜂所聚蜜,

为他人忙终成空,念此忧戚心不适。

我观乡里家园时,悟彼实如大牢狱,

恶业罪行之渊薮,念此忧戚心不适。

白昼张目细观察,入夜回思难入寐。

往劫积福善业力,今生幸获此人身。

岁月不住遗我去,衣食三餐光阴逝;

分秒步步近死亡,终如朽木埋荒野。

此命系于出入息,息如晨雾消太虚。

小女念此心悲戚,愁忧盈盈不胜哀。

辗转反侧难入寐,特来尊前求法要。

噫戏!慈父大尊者。

祈示本尊胜妙法,祈哀纳受佑护我,恩赐加被传正法。”

 

尊者暗忖:“她能够从此放下一切来专心修持吗?我要先考察她一下,看她是否对世法仍有眷恋。”于是就对她说道:“你的金子我不需要。像你这样的富家小姐是很难专修佛法的吧!一百人学佛,却难得有一人能够贯彻始终的。所以我想现在趁你年轻的时候,还是从事于世法的好!听我歌曰:

恩师马尔巴足前礼。

高高妙喜天国中,有一群花之妙苑,朵朵争艳吐芬芳;

如是天花甚稀有,人间蜜蜂难采吸,获此百中难得一。

阎浮须弥之北方,有一妙池具八德。

能涤罪业及习气。(如斯天池甚稀有)

凡世鸟禽不能及,近彼百中难得一。

菩提道场之北方,有地盛产旃檀木,

能治各种之郁疾,(如斯妙药甚稀有)得药患者百难一。

北方皑皑有雪山,藏尼两国分界处,

自生哇底1圣佛像。能为苦众作依怙。

(如是圣像甚稀有),无缘之人难朝谒;

百千万人往朝礼,净信之人难觅一。

轮回无边大海中,尽是可愍疾苦众,

三涂道中任飘泊,得人身者有几人?

纵然幸得暇满身,难能勤聚无漏福。

百千具福有暇人,为欲所迁成空过。

纵有寥若晨星者,幸得暇满之人身,

几人又能修正法!趋入安乐幸福道?

得法要者逾百千,能持戒者有几人?

父师惟一恩佑故,我见诸法尽成金,

汝之金块我不需,此曲五喻具六义,为汝具信作此歌。

汝今虽然有信心,此信易变难坚固,汝今返家为上策。

今后心常念佛法,服侍爱侣如事天,还儿女债善教养。

高墙大宅勤修补,善理田园莫使荒,看护牛羊如爱子。

上供三宝及上师,下济贫苦予真慈,

中间善待岳父母,和睦邻居与邻人。

时常祈祷我老密,发愿常随佛陀法,祝汝长寿得吉祥。”

 

女郎立即跪下向尊者顶礼后说道:“我一念及轮回之过患,就从心底深处涌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学佛情绪,对这个世界的一切毫无贪恋了。理由是这样的。”随即歌道:

“敬礼大恩尊者足,学法成就祈加持。

惹巴大圣祈垂听,小女有言禀尊者,真假诚伪祈察鉴。

我心愚痴甚迷茫,常惑人生应何之?

独自思惟此生时,此命无常刻我心!

自离娘胎迄如今,亲见老少多人死。

嗟呼!此命如朝露,光阴不留步坟冢!

走遍天涯与海角,不死之地未尝闻!

我命无常总须死,心达此理无少疑。

死后何往投何处,不由自主不自知!

念及恶道之苦时,身感痛栗极怖畏。

窃思所谓‘人生’者,无非为家作奴隶,身心力竭求活命。

恩重父母弃脑后,跟随陌生男子去,

一旦堕入三涂底,超生解脱极难能;

有时暗底自思维:

父母资财陪嫁去,终生为人作奴婢。如是人生有何义?

终身依靠生死伴,初逢笑掬似仙子,

后成怨鬼似恶魔,终如醉象践踏汝,念此心悲难自己!

是故小女立坚志,终生学佛修正法,誓建无死定慧宅!

如来真身及金言,能生净信增善业。

世间田宅诸琐事,徒劳身心无义利。

或争土地或争水,或争是非或争人,

念此我心悲嗟生,决志学佛修正法,如犁耕田锻身心!

若能常持菩提心,福德(智慧)自增长。

如若贪求世财物,守牧牲畜招损恼。

初时贪心似火炽,随即我慢起妒忌,

终结仇怨意难安,念此我心悲嗟生,

决志学佛修正法!愿以大悲护群生。

己过如山积不见,他过秋毫亦明察,

(因此攻讦斗争起),人间安得有和睦?

清净无垢如佛陀,罪人亦见有过失,此乃斗争之主因。

人心险诈难捉摸,念此我心悲嗟生,

立志学佛修正法!求见自心本来面!

尊乃佛陀之化身,见一切境如黄金,不见非有亦非无。

惟我小女世俗人,愿供此金息自贪。

众生贪心极大故,佛陀叮咛应对治。

一切财物本如幻,慨施能使福德增。

诸佛教人勤布施,小女耳闻如是云。

故此至诚奉此金,祈尊作我依止处,慈悲传我胜妙法。”

 

尊者听毕此歌,就先接受了女郎的金子,然后又把金子送给她说道:“你如果决心不顾生死的去修法,那你就是已经趋入了佛法之门。现在你就准备对上师和本尊作一个荟供吧!”

女郎于是就准备了一个广大丰富的供养。尊者就先传她显教的居士戒,和密宗的灌顶。为她取名为萨来娥,又传给她各种口诀,命她去修行。不久她就产生了种种的暖相功德,堪能(独自)山居修持了。

尊者就对她说道:“你的坚毅力和信心都使我非常欢喜。你现有的觉受和证悟已经堪能独自到深山中去修行了。你现在就去独自修行吧!在我们下次会晤以前,你要常常记住我这些心要的咐嘱。”随即歌道:

“具相上师大慈悲,作救作归惟三宝,

空行护法悲愿深,以上为汝归敬处。

此歌虽然乏伴奏,言具传承大加持,开显诸佛之心要。

具信修女萨来娥,应拭汝心明镜垢,深观无染虚空性。

依止历代各上师,诸大成就加持力,

汝今可往深山去,独居隐处勤修持!

山居之要应摄心,以自在心观体性。

观心之要应如是,我今为汝明宣说,专心注听萨来娥!

汝初入门学佛法,即得信心不动摇,此实甚难极稀有!

上以高山作譬喻,应不动摇习坐禅,

如佛功德出生时,苦乐负担自消除。

下以流水作譬喻,汩汩不断修持去!

上师加持入身时,信心自然常相续。

以彼虚空作譬喻,应离中、边而修观,

洞见实相正义时,方便智慧即双融。

以彼日月作譬喻,应离明暗而修观,

证悟有情皆母时,大悲自然遍一切。

以彼大海作譬喻,应离变动而修观。

堪为口诀法器时,必于本体2得坚信。

于内观察自心时,应离言诠而修观,

显境皆成佛理时,一切学处皆自心。

一切时、地威仪中,不断布施资粮足,

清净戒律作庄严,常披忍辱之皮衣,

跨骑神通之精进,奔赴禅定之圣城,

以智慧宝成钜富,不忘酬报上师恩,以己修证作供养!

噫戏具信女弟子!以上诸义能明耶?”

 

女郎听毕此歌,对尊者的信心又增进了一层,她就准备了一个广大丰盛的荟供,又对尊者作了许多悦意的供养,然后就依师所嘱,彻底舍弃今生之一切,前往雅龙的陇境山中去修行。尊者也行脚至亭日的红崖窟去静坐。

一天,于清澈的光明中,尊者心生大悲,看见了惹琼巴,又见到一个水晶的宝塔放出一大片、一大片的刺眼光芒……原来惹琼巴因为学了外道的恶咒影响,此时他的红气(或阳气)正发生粗暴难驯和壅塞不畅的现象。尊者忖道:“大概是我的儿子惹琼巴遇到障碍了。”于是就从红崖高顶窟飞向拉息雪山去!降下的时候,正落在一个名叫惹清山窟之旁的崖上,留下了深深的足迹。这个惹清山窟过去原是许多成就者曾经住过的地方。

(不久),尊者又于光明定中见到惹琼巴,知道这次的障碍对他的身体和寿命都不曾有所损伤,只是他的心中会生出许多非法的思想而已。

于是尊者就向雅龙行去,准备在那一带去寻找萨来娥。途中,遇见几个和尚,就向他们询问萨来娥的下落。他们说道:“最初确实有这样的一位瑜伽行者在山洞中习定。她身体也不动,话也不讲,就像一个僵尸般坐在那里。看起来她好像是修入邪途了罢!”

尊者忖道:“如果能够这样,那是功德,并不是什么过失或邪途。”想着就向萨来娥的住处行进。萨来娥那时也在光明定中看见尊者驾临,就出洞来迎接尊者。在山谷的中间与尊者相遇,向尊者顶礼问安以后,就一言不发,静坐一旁。尊者为了查看她的证境究竟如何,当即歌道:

“寂静山穴独自居,心浸正法萨来娥,

最初敬信依上师,加持入身心成熟,

亲尝妙道甘露味,于正法教起定信。

精勤修持不懈故,道证暖相于内生。

违缘障难不生故,无所询问亦善哉!

如彼饱服众毒物,虽勤修道难解脱!

麋鹿亦常依山居,黑鸟吱呜似密咒,

揪母3善能持命气,外道亦修无想定。

以上各物虽能此,终难解脱生死海!

修习手印真大力4,需显离边之智慧。

置观心轮真大力,中阴明体需认持。

本来体性真大力,需悟无生无灭义。

明点那打5真大力,需离执持诸有法。

离勤中脉阿杜的6,无作任运自清净,

二执之结自解脱,此乃圣教大手印,汝亦知耶?萨来娥!”

 

萨来娥就把自己的证悟启禀尊者道:

“持续金刚持传承,四部空行为授记,

住持修传教法者,谛洛、那诺二大师。

依彼大师慈悲力,我心开晓密续义,

译师马尔巴大悲力,十方遍结广大果,各各清净令成熟。

令我身心解脱者,至尊上师常住顶,是乃贡通大惹巴,

具大慈悲(普一切),美名传布遍十方。

观师如宝住我顶,至诚敬信祈加持。

依于父师恩佑故,吾等弟子得导师,

种种调伏善诱导,皆令趋入正法道。

未成熟者令成熟,未解脱者令解脱。

万千外显种种境,得师指示知如幻,现见明体法性母。

此心动变亿万相,如彼大海之波涛,终必汇归大海中。

一切世间错误道,以精进行之大力,当下永断无疑惑。

心契无谬大道故,密乘方便之实相,了了分明如是知。

上乘下乘之差别,现前通达无少疑!

有欲难见佛本性,惟依善妙之真言,至心祈祷上师尊!

金刚弟兄雁总巴,圆满行者极殊胜,我曾于彼较觉受。

灵慧小女心底处,于彼生起敬佩心!

万年歧途永断绝,无明睡眠渐缩短,

禅定观中心常住,从此无需见男人!

厚垫软被与柔枕,我已弃舍有多年!

大印实相霹雳降,无散专一而安住。

我有涅磐作伴侣,从此悲智不暂离。

我心已离傲、满、骄,任运能答各‘法问’。

深恩上师与佛陀,二无差别心决定,此信须臾不暂离。

小女歌此作供养,大恩上师祈垂鉴。

空行圣众齐聚此,伴我同声歌此曲!”

 

尊者听了此歌,非常高兴,对萨来娥说道:“你能由修行中生出这样的觉受,同时对慧观亦能有如此的悟入,实在是稀有难得。虽然如此,今后仍应力趋一切智位,常住山洞修行才好。”

萨来娥依师所嘱,不离山洞,终生修行。以后她对佛法和利益众生的事业,都有很大的贡献,成为法尔解脱的瑜伽母,在尊者的四大女弟子中尊为上首。过目不忘的雁总惹巴菩提惹咱,曾以渠生平之经过写成传记。

这是(女弟子)萨来娥的故事。

 

接下第卅八篇 牛角的故事


注释

1.自生哇底藏文:Ran. Byun. Wa. Ti 据传说此佛像乃自天而降,经释迦牟尼佛亲自加持,为最著名的圣像之一。藏人朝礼者甚多焉。

2.原文作:Kun-gshi。一般之义为一切种,或一切种识。但亦作诸法本体之“一切根本”而言,此处乃译为“本体”。

3.揪母此为音译,藏文:Gyur. Mo,不知为何种动物。曲结扎巴之藏汉词典中译为画眉鸟,不知确否?按画眉鸟似不能冬眠,故与善持命气之说似不符合。

4.真大力元、明之译者译作军荼利,皆音译也。乃梵文之Candali. Candali文变音又为Kundalini。故Kundalini成为目前一般通常所用之名词了。真大力过去译为拙火,似未能尽其所含义,藏文译真大力为愤怒母。中文中其实“元阳”一词实较“拙火”为佳,保守的佛学家或许觉得此有与道家之术语相混之嫌,我则认为此乃次要之顾虑。若同指一物则有何不可?此“元气”,或“阳气”瑜伽实密乘之所以为密者也。其广大幽微,非愚浅如我者所敢妄论于万一。对密宗及道家之论此法者,除虚心的听受外,实不敢妄所论评也。我亦因略有此法之实地经验,及多年阅览,越觉此法之不可思议及难了也

5.那打乃种子字收溶于最后之极微细点。梵文nada乃声音;回声、震动声、吼声等义,可能起分收摄次第之最后,收摄一切坛城,本尊身于最后之那打时应观为一种密咒声,然后声音灭入空性。此点在我所学过的藏传密法中,似未提到,谨言那打者,乃最后种子字微细尾尖耳。

6.阿杜的应为“阿哇杜底脉”,即中脉也。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