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卅九篇 惹琼巴的悔悟


第卅九篇  惹琼巴的悔悟


接上篇:第卅八篇 牛角的故事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父子往博拓前行,二人来到布仁的附近时,惹琼巴说道:“我今天晚上想就在布仁休息了,同时也看看各位施主们。”

尊者道:“现在先不要让徒弟和施主们知道,我们父子二人先直接到博拓去吧。”惹琼巴满心不情愿地随着尊者行抵红崖博拓的快乐崖太阳堡。于是尊者说道:“惹琼巴,你到外面去打点水;我就在此地生起火来。”惹琼巴悄然地走上山坡去打水。忽然他看见在博拓和快乐崖之间的那片宽旷的平原当中,有一块非常适意的草地。那里有一匹野马1竟生下了一匹小马。然后她俩每个又各自生了一匹小马。这些小马一个个的,继续生了许多小马,一直衍生到一百匹野马,然后又再生下一百匹小马。这一大群马匹在一起驰跃游戏,快乐非常。惹琼巴看得十分高兴,心中想道:“巴通的野马真是异乎寻常,十分有趣!”他竟看出了神,不觉在山坡上逗留了很长一段时间。

此时尊者正在洞中生起火来,他打开了惹琼巴从印度请回来的经卷。心生大悲,郑重地说了如此的真实语,至心祷曰:“遍满虚空的空行母啊!我差遣惹琼巴到印度去所求得的无身空行母的法要——那些对众生和佛法有益的正法,请你们收藏起来!那些对佛法和众生有害的外道邪咒恶术,请护法们分置一旁。”祷毕,尊者就默然坐了片刻,然后把惹琼巴的书付之一炬!最后只剩下几张残笺断页。此时惹琼巴却正在观赏野马们在那儿奔驰游戏;他看见野马群中有一匹特别雄大的马,装成狼的模样,把群马都赶在一起驱过了山头。惹琼巴忽地惊觉,自忖道:“啊呀!我在外面闲荡了这样久,如果再不马上回去,尊者一定会责怪的。”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就急速地回转洞来。行至一座通往布仁的桥边时,忽然嗅到一股烧焦的纸烟味,惹琼巴惊忖:“难道是我的经书都被火烧光了吗?”等他走进洞来时,只见地上除了剩下几片包经的外壳外,其他所有的经典都烧光了,惹琼巴见状心如刀割,异常愤慨。向尊者问道:“我的经书呢?”

尊者说:“我等了许久都不见你打水回来,我还以为你死了呢!你如果死了,这些经书对修行不但无益,还会乱人心意。对我是毫无用处,所以我一把火将它烧光了。你到底因为什么事耽搁了这样久哇?”惹琼巴本来就有着一腔的傲慢,现在更因此事心中想到:“师父居然以嗔恨心作出这样轻蔑我的事来啦。哼!我还是到第普巴那里去吧,要不然就到别处行脚去。”这样想着,竟对尊者完全失去了信心。他一声不响地闷坐了半晌,然后才回答尊者道:“我看见一百头野马和她们所生下的一百头小马在一起玩耍,十分有趣。看出了神,所以回来迟了。现在事已至此,尊者对自己的黄金,和我去印度的种种辛苦如此蔑视,等于是教我白跑了一趟印度。算了!算了!我要离开此地到四方游历去了。”说毕就对尊者做出种种不恭敬和不相信的态度来。

尊者说道:“惹琼巴,儿啊!你不必对我这样的不快和丧失信心。说来说去这还是你自己贪玩和爱看稀奇的报应。你要看稀奇吗?我现在给你看一个真正的好玩意儿吧!”于是尊者显大神通,在自己的头髻处出现了一个众宝砌成的宝座。座上有一莲花,花上有一日轮垫,日轮上又有一月轮垫,垫上坐着金刚持无二无别的译师马尔巴,历代传承上师周匝围绕。在尊者的左右耳畔2各现出一个日轮和月轮,鼻孔中吐出如丝带的五色光芒来,眉间放出毫光;舌间八叶莲花的日月垫上现出光彩的梵文母音和子音字母,清晰明了了,像是用毛笔写下来的一样,尊者的心间也放射出万丈的宝光来。在这种种的庄严宝相和无尽的光明中,尊者歌道:

“惹琼子兮听我言:

我之顶髻上端处,雄狮拱卫一宝座,

座上莲花日月垫,安坐大恩马尔巴师,

与金刚持无少异。历代传承诸上师,

庄严围绕似宝珠,若能净信善观察,

加持甘露如雨降,能满一切众愿求。

子欲观赏妙境耶?如是妙境最殊胜!

野马奔跃虽悦目,终乃畜生游戏耳。

惹琼子兮听我言:

我之耳际上端处,一对日月放光明,

如彼虹彩极美丽,此表方便与智慧,双运光明离起伏。

子欲观赏妙境耶?如是妙境最殊胜!

野马奔跃虽悦目,终乃畜生游戏耳。

惹琼子兮听我言:

由我左右二鼻孔,放出五彩之光明,

状如众宝之丝线,此乃密咒体性也,

命气趋入中脉也,金刚颂气熟习也。

子欲观赏妙境耶?如是妙境最殊胜!

野马奔跃虽悦目,终乃畜生游戏耳。

惹琼子兮听我言:

我之眉间有旋毫,放出众色之光明,

是乃无垢甘露相,勾摄诸佛大悲光。

子欲观赏妙境耶?如是妙境最殊胜!

野马奔跃虽悦目,终乃畜生游戏耳。

惹琼子兮听我言:

我之舌端喉颈处,出现八叶红莲花,

日月垫上显字母,阿里嘎里3出妙音,

唱出金刚美韵声,说法源源无断绝。

汝若具足净信眼,自能听闻诸妙法。此实奇中之大奇!

野马奔跃虽悦目,终乃畜生游戏耳。

惹琼子兮听我言:

此金刚身之心间,胜宝妙蔓放光明,

此乃无转三身体,空悲无二之法相。一切奇中此最奇!

野马奔跃虽悦目,终乃畜生游戏耳。”

 

惹琼巴听了此歌毫不动容,闷坐不响;偶尔忽向尊者所显现的神迹斜视一两眼,全不把它当回事似的。他对尊者说道:“看野马比您这些神通要有意思多了。”尊者对他显示了如许的神通,他却丝毫也看不起的样子,说道:“请您快把我的经书还给我!”说毕就气呼呼地闷坐一旁;两脚跺地像跳碎步舞似的,又把两肘放在双膝上,两个手掌心托住下巴,嘴里哼着小曲子……

尊者又大显神通,全身内外忽然清澈透明,密处显现朵结丹依,脐轮示现上乐金刚,心轮喜金刚,喉轮马哈马雅,眉间释迦牟尼,顶髻密集金刚,诸天眷属围绕,在美丽的虹彩天幕中,如是示现诸佛相好,虽无自性,却极端清晰明了。当即歌道:

“惹琼子兮听我言:

我此肉身诸大种,即是佛母越量宫,百千佛天齐住此。

密处大乐守护轮,朵结丹依诸圣住。

心间法轮喜金刚,九种化佛咸安住,

此是三萨垛体性,心间金刚坛城也。

喉间受用坛城处,马哈马雅诸尊住,

享用诸法幻变也,语金刚坛城也。

眉间白螺坛城处,释迦能仁诸天住,

具足智慧种性也,无二金刚坛城也。

顶间大乐坛城处,密集金刚诸天住

脉与菩提无分别,大乐坛城住处也。

子兮!若能善修持,即身即是佛陀体,

莹亮佛身现前成,凡体转成虹光身。

子欲观赏妙境耶?如是妙境甚稀奇,莫生邪见兮生净信!”

 

惹琼巴说道:“尊者的成就凭证确实稀奇。但是我如果失去经书,此心将永远不安,所以请您把经书赐还给我。”尊者于是再显神通,从有质碍的山岩中,进来出去,毫无滞碍,身跨巨石于空中飞行,又在水中行走和坐卧,身上出水冒火,从一变多,摄多归一,这样在空中行走安住,示现种种威仪。然后歌道:

“惹琼子兮听我言:

能于色法无滞碍,心境合一之兆也。

能骑巨石奔跃者,境物自在之兆也。

行走水上如履地,四大融一之兆也。

身上出水喷火者,遍处4已得自在也。

一身变多复归一,能以化身度众也。

空中坐卧行走者,心气趋入中脉也。

子欲观赏妙境耶?如斯妙境甚稀奇。

野马奔跃虽悦目,终乃畜生游戏耳。莫生邪见兮生净信!”

 

惹琼巴说道:“尊者所显现的神通和小孩子的游戏一样,(看多了)除了令人厌烦以外,实在没有什么稀奇。您如果有慈悲就请把经书还给我。”

尊者道:“儿啊!莫要对父亲生起邪见啊!你如果能够至心祈请,显有一切诸法5皆会变成经典了。你应该向我祈请证得这样的境界才好!”于是尊者就走到一个狭窄的小路去,这条小路原是布仁的商人们经常所走之地,小路的某处为一(突出的)巨石所碍,实际上成为来往必经的门户。尊者走近巨石,把巨石像发面一样地撕开,像喷水一样地沥散,像黄泥一般地践踏。最后一手举起巨石掷向谷下的一条大河中去。随即歌道:

“惹琼子兮听我言:

于此险隘孔道中,坚铁巨石有八角,

上行诸人磨右角,下行诸人磨左角,

风箱百支难消融,铁匠百名难锤破,

我今裂石如切面,沥掷石粉如水沫,

脚踏此石如烂泥,掷石入河如抛矢。

若以净信观汝父,众愿满足似雨降,

如启重门入宝藏,此诚奇中之大奇也!

野马奔跃虽悦目,终乃畜生游戏耳。”

 

惹琼巴说道:“我若能重获经典,就会对您的神通发生信心,否则我心里总是不会高兴的。”尊者如是规劝,示现了如许神通,惹琼巴仍是不生信心。于是尊者展开衣袖如鹏鸟展翅一般向红崖的悬壁顶端飞腾而去。尊者在空中如鹫一般地上翔,如鸢般地突降,如闪电般地飞驰,示现种种姿态,同时歌道:

“惹琼子兮试谛听:

红崖博拓虚空堡,虚空堡之顶端上,

我效大鹏作翱翔,震颤双翅似小鸟,

(任意飞腾游四方),从来无人能如此,如斯飞翔成绝响。

老密飞时如斯飞,如鹫高翔入穹苍,

速如鸢降疾若电,四方腾窜似狂飙。

我于因缘自在故,此身能发大神通,

汝若具信勤修持,轮涅自在融一体。此实奇中之大奇!

野马奔跃虽悦目,终乃畜生游戏耳。

吾子惹琼应慎思,净自心兮求上进!”

 

惹琼巴对尊者所示现的神通略为地瞄了一两眼,仍是丝毫不生信心。于是尊者又展开衣袖作为翅膀腾空飞起,同时歌道:

“惹琼子兮试谛听:

蒙境红崖博拓畔,无端忽来野马群,顷刻之间突生起。

此乃无生法界性,无灭大用万变也。

一马忽然变成狼,驱赶群马过山头,

此乃明体烦恼净,所断已断之兆也,超越能所二执也。

此实密勒所化现,指示心要之法诀,说与惹琼金刚6也。

密勒日巴汝老父,所现种种妙神通,

不觉稀有反生厌,而于百马之嬉戏,

甚为欢喜乐观赏,此乃心入歧途兆。

我现如斯大神通,汝若无睹不生信,

浊时寡信之弟子,我心念此不胜悲,厌离之心油然生。

惹琼子兮听我言:

坚实之木粗硬角,努力变之亦能曲,

心若桀傲或粗暴,使调柔之甚难哉!调自心兮惹琼巴!

南方之虎北野牛,竭力调之亦能驯,

惟有我执及我慢,能降服之甚难哉!降我执兮惹琼巴!

天空飞鸟地中鼠,努力捕之亦能得,

惟有失念心迷乱,使归正念甚难哉!持正念兮惹琼巴!

深邃闻思之佛学,努力学之亦能识,

惟有自心离实体,欲识得之甚难哉!

应于无生心性法,勤修证兮惹琼巴!

悲严之父慈爱母,竭力弃之亦能舍,

惟有自傲恶性情,欲转变之甚难哉!调性情兮惹琼巴!

乡园房宅及财宝,努力抛之亦能却,

唯有贪乐及好逸,欲改变之甚难哉!舍贪逸兮惹琼巴!

俏丽装饰美人伴,努力弃之亦能舍,

惟有柔软厚被垫,欲舍弃之甚难哉!舍贪睡兮惹琼巴!

对山此山两相隔,努力连之亦相衔,

惟有妙智本来面,欲结识之甚难哉!观心性兮惹琼巴!

国王敕令皇后命,竭力求之亦能免,

唯有死主阎罗命,不讲情面难幸脱,转死为道兮惹琼巴!

子兮!应除诸恶念,应舍一切诸恶行,

调伏粗恶之性情,降服魔王之障难,舍弃我执之鬼伴!

死时我若有遗嘱,较此更无殊胜句!

活时我若有诀言,舍此更无心要语!牢记我嘱兮惹琼巴!”

 

歌毕,尊者向空中飞去,越飞越高,终至不见。此时惹琼巴突然心生极大懊悔,对尊者油然生起了不共的信心。不觉自语道:“现在尊者已经不在了,因为我自己不能降伏此心,一定要执持这些烂纸破书,现在竟把上师也失去了!这也是我的报应。尊者对我示现了如许的神通而我却一点信心都生不起来,难怪尊者伤心,迳赴空行刹土去了。像我这样的邪见众生是没有资格往生空行刹土的。一个人如果没有上师,要经书何用呢?不如跳下这个悬崖自杀了吧!愿我生生世世都常伴尊者永不分离,师徒二人的心意也和谐无间合而为一。”惹琼巴以最大的至诚和热情发下此愿后,就举身疾步投崖。因为他身体轻盈,脚步又快,冲势之力竟落在悬崖的一个腰壁处。在那里他看见尊者飞过的身影,惹琼巴立刻以极悲凄的声音向飞去的尊者狂呼哀号,一面自己也尝试着奋力飞起想追上尊者,但毕竟不能飞起,只能在空中步行。走了一程,看见尊者的影子,惹琼巴努力趋前,只见在红崖山腰的一个空隙处,看得见尊者的身体,也听得见尊者的声音,只是不能接近的一个所在,尊者正坐在那里变化成三个身体。左右两个化身为当中的主尊和音助唱,为惹琼巴的哀祈作了下面的答覆:

“惹琼吾子试谛听:

汝父师尊显神通,一身变化成三身,

汝今若欲行赞礼,应向何身赞礼耶?

若欲披露行忏悔,应向何身忏悔耶?

若欲请安及问好,应向何身问好耶?

若欲请求授戒律,应向何身求戒耶?

询问口诀求灌顶,应向何身启禀耶?

欲求甚深指示义,应向何身祈祷耶?

究竟皈依仰谁耶?希望依怙靠谁耶?

诚信热情涌生时,向谁倾诉衷怀耶?

畏惧阎罗魔掌故,汝应速舍诸恶行,

若于邪念诸魔障,如今已生悔过心,应行披露行忏悔。”

 

惹琼巴泪流满面,一面哭泣一面向尊者歌道:

“智力慈悲皆圆满,慈父上师祈垂听:

尊以神通显数身,(我惟祈请中央尊,)

邪见所蔽惹琼巴,欢喜问好请安处,

诚心供养顶礼处,忏悔邪见罪业处,

求获三昧耶戒处,请求灌顶口诀处,

究竟指示皈依处,皆向中央尊者求。

祈以大悲佑护我,从此无复作罪行,

邪见所蔽此穷儿,祈兴悲力作依怙!”

 

歌毕,惹琼巴走到尊者的面前,两手紧抱住当中那个尊者的身体。(因为他悲伤和激动过度的缘故,竟昏倒了过去。)醒来以后父子二人回到洞来,尊者说道:“惹琼巴啊!你如果想成佛,就应该修持(空行)明显教授的口诀。像我们这些人是不需要那些辩论的书籍和外道的咒术的。无身空行的法聚确是非常殊胜,因此我并未烧掉。除此以外的那些经书会使成佛的原衷愿望变成为堕入恶道的引线,因此我都焚却了。听我歌曰:

自幼抚育成人者,惹琼吾子听父言,

命汝西竺求口诀,却携(因明)辩典归,

头绪纷繁分别重,畏汝将成说教者。

本愿成为大修士,坐破几重蒲团去,

而今学教头绪多,日后恐成说经师,磨破鞋底千百支!

本求知一了一切,而今言说纷繁故,只能知多不了一。

为求正法往印度,而今纷扰如尘网,终为贪嗔所诱使。

我所欲求诸法要,已飞某处崖隙中,如今空行善守护。

汝若至心诚祈祷,经书当回汝手中,

恶咒诛法邪术等,我皆焚却付一炬,

已供火神薄伽梵,自他满足得利益。

子应息嗔降自心,莫大悲痛毁身心。

离诸造作宽松住,报师恩兮常念师。”

 

惹琼巴想到:“上师所讲的话实与诸佛所说无异,皆是真实语也。”于是殷重祈祷,于刹那间无身空行法聚——那些对众生和教法有益的经书都忽然出现在惹琼巴的手中。惹琼巴大喜若狂,生起了上师即是佛陀的确切信心。心中忖道:“我过去一直在侍奉上师,以后仍将继续的侍候尊者。”他立下这个坚誓,以后果然贯彻始终,终生如斯。

尊者于是就通知金刚兄妹和施主们,大家集会在一起为惹琼巴洗尘,举行了一个荟供。在荟供席上色文惹巴说道:“惹琼巴啊!你这次从印度归来,不但实践了尊者所嘱求得口诀,同时也学得了教理。以后如果再有人来辩论,你准备用什么方法去应付呢?”

尊者说道:“惹琼巴,你就告诉他如何以无身空行的口诀去降服辩论的方法吧。”依师所嘱,惹琼巴即席歌道:

“传承金刚大持力,能除传承诸诤辩,

上师佛陀惹巴力,能除贪欲诸师诤。

耳传口诀方便道,能息作意之魔诤,

等昧行持外明境,能破隐藏之众恶,

大乐妙宝之教授,慧焰能焚诸妄念,

气脉轮网之功力,顿时能除诸沉掉,

大印法尔解脱力,能降五门之执著。

智慧明点之灯焰,能除无明及昏愚,

去那7胜行之宝剑,能解八法之结缚。”

 

尊者说道:“你所说的除灭诤论之道非常之好,但还要加上这些修观的要点才行。听我歌曰:

见者空之智慧也,修者无执光明也,

行者离贪大用也,果者无垢赤裸也。

正见空之智慧者,谨防空言与侈谈,

于理若未得确见,语言何能解我执?!故应勤求决定知。

正修无执光明者,谨防堕入死定中;

智慧于内未生时,坚固禅定难解脱。

沉掉难生智慧故,应勿散乱持正念,

正行离贪大用者,谨防堕入口头禅,

见修未成友伴时,密行将助八法生,故应舍贪离隐藏。

正果无垢赤裸者,谨防披上法相衣,

内心迷惑若未灭,作义修观之义利,应勤息灭内迷惑。”

 

大家听了尊者的歌以后,都得到了决定的了解,皆大欢喜而去。

 

接下第四十篇 连贡日巴的悔悟


注释

1.野马藏文rkyn. Ma. 此字据达斯藏英字典称为一种野驴;据格西去扎之藏汉字典则谓是一种野马,但据译者记忆所及,似指一种野羊,似野鹿又似野羊之一种居高山之动物。此处姑暂译为野马。

2.左右耳畔原文直译应为“眼睛和耳朵的两旁”。

3.阿里嘎里阿里为梵文之母音字母;嘎里为子音字母。

4.遍处指遍处定也。

5.显有一切诸法显有,藏文为Snan.Srid. 意指有形象有显现之一切世间。实指三界及一切大千世界也。中文佛学中似不常见此名词。

6.惹琼金刚原文直译应作惹琼金刚称。

7.去那不知何义。水有流动不息之意,不知是否指心住空性而游戏于世间尘劳中,不为所动,反能转八法也。世间八大成就中有宝剑成就一种,但此处似又不像,因存疑。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