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四十篇 连贡日巴的悔悟


第四十篇 连贡日巴的悔悟


接上篇:第卅九篇 惹琼巴的悔悟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的心子惹琼巴自印度求法归来后,施主和弟子们在红崖博拓为惹琼巴洗尘,举行了一个荟供。席间尊者曾于歌中授记他的无比大弟子冈波巴即将前来。去巴的施主们就迎请尊者到去巴去居住。其时从达波地方来了一个廉族的瑜伽士,他一向久闻尊者之名,心中异常仰慕,此番特来朝见。他甫见尊者的面容,立即心中生起了殊胜的乐、明、无念三昧。因而对尊者生起了最大的信心。于是他对尊者说道:“师父啊!我是达波地区来的一个修行人。过去我曾依止几位上师学习过大圆满等法的引导,也修习过用别别抉择去修观(定慧)的方法,同时也修持过平等密行,但是我所得到的只是一些意解的理路而已,并未生起一个能使此心得到确切依靠的觉受。尊者的盛名我一向久所向往,所以特地前来求法。请您慈悲传给我法要吧!”

尊者说道:“你过去是否一直有这样的情形呢?”随即以歌问道:

“上师所传诸妙诀,已成口头假禅耶?

各各分别抉择慧,已堕能所二分耶?

趋入证悟之胜见,已为二执所惑耶?

无缘静虑之修观,已堕着相险径耶?

平等无别秘密行,亦生怀疑放任耶?

于大涅磐果位法,亦希由他而得耶?

1未浸透之觉受,如水滴革不入耶?

心性本来是空寂,未掺二取之执耶?

深山茅蓬修观时,不为矫揉魔乘耶?

如是应知无明轮,如转陶器无已时。”

 

瑜伽士说道:“过去确是有这些毛病,现在就请尊者传给我与这些不同的灌顶和口诀吧!”尊者当即授以灌顶和法诀,命他去修持。可是因为多年习气的缘故,他对有相法的善行始终丝毫不能丢脱,同时想到城中去游玩的妄念也纷起不已。尊者立即觉察到他的这种情况。一天,他来到尊者面前报告修行的觉受时,尊者对他说道:“如果不能彻底地断舍那些愚痴的有相观法,和根绝到城市中去游耍的念头,就仍然会被三界轮回的过患所转,所以你应该力断贪欲和执着。听我歌曰:

依持殊胜传承时,迷惑法尔性中净。

应时舍弃诸作业,是乃真正瑜伽士。

修持大手印定时,任何法相心莫执!

离戏于内显现时,观审念诵有何用?

游荡城镇瑜伽士,亲朋牵缠扯不清,

言行俗鄙无意义,无二明空竟隐蔽。

处世如不护讥嫌,必生烦恼与不快,死时徒增大悔恨。

故应常念死无常,防护遮止烦恼贼,否则将堕险道中;

故应常时住深山,观心赤裸离遮碍。

若不如是勤修持,必堕疏懒无记中,

应以诚信大恭敬,至心祈祷上师尊,否则觉受将递减!

若不奋发大精进,修持甚深方便道,终为烦恼贼所乘,

故应时常住茅蓬,功德决定得增长。”

 

尊者的指示正好说中了瑜伽士的痛处,他不禁对尊者生起了不共的信心。独自前往深山中去专心一意地修持,终于出生了殊胜的证悟。一天他特意来谒见尊者,禀明自己的证悟境界。尊者非常高兴,对他说道:“你的悟境很好,但直至成佛前仍应对下面的各项取舍诸点勤行不怠。”随即歌道:

“子女妻妾及情面,此三修士枷锁也,真修行者应舍之!

财物、受用及矜慢,此三修士障碍也,真修行者应弃之!

亲朋施主及徒众,常累修士作耽搁,真修行者应舍之!

醇酒、劳累及昏睡,此三修士盗匪也,真修行者应远之!

游耍、闲谈及嬉戏,皆是修士散乱因,真修行者应离之!

上师、口诀与精进,修士依靠根本也,真修行者应依之!

静地、胜伴及道粮,此三修士屋舍也,真修行者应依之!

无念、无散及大乐,修士真正伴侣也,真修行者应依之!

松坦、任运与自然,此三修士威仪也,真修行者应依之!

无贪、无嗔及神通,修士证道凭证也,真修行者应依之!”

 

连贡惹巴2说道:“依于尊者的恩德加持,应该舍弃的,我已经都舍弃了,修法的觉证也自然生起了。现在我是时时刻刻都在欢乐之中!上师的恩德真是昊天罔极啊!”

尊者说道:“儿啊!你所说的话很对!一个能如量去作取、舍诸行的瑜伽士,确是时时刻刻都在快乐中的,反斯而行--该舍的不舍,该为的不为--那就会时常陷在苦痛中的,所以你应该继续对何者应舍,何者应为,善加分别抉择才对。”随即歌道:

“自见本来面,亲证实相义,

如是瑜伽士,时时皆快乐。

心随尘劳驰,生种种困扰,

如是学佛者,时在苦痛中。

任运无整治,不动自清净,

如是瑜伽士,时时皆快乐。

心随妄念驰,起贪嗔烦恼,

如是学佛者,时时受逼苦。

见外显诸法,皆是大法身。

希、惧与疑惑,从此砉然断,

如是瑜伽士,时时皆快乐。

莽言无顾忌,健谈扯闲天,

为八风所转,如斯学佛者,时时皆苦恼。

见一切唯心,所显皆友伴,

如是瑜伽士,时时皆快乐。

此生蹉跎过,死时百悔生,

如斯学佛者,常在苦痛中。

如量契悟境,本然住实相,

如斯瑜伽士,时时皆安乐。

贪欲深入心,兢兢患得失,

如斯学佛者,常在苦恼中。

诸相自解脱,觉受恒不断,

如斯瑜伽士,时时皆快乐。

为文字所缚,心无决定见,

如斯学佛者,常在苦恼中。

舍弃世间法,心离诸挂碍,

如是瑜伽士,时时得安乐。

升斗必计较,以养爱欲女,

如是学佛者,时在苦恼中。

内心已绝贪,见一切如幻,

如是瑜伽士,时时皆快乐。

散乱并逸乐,役身心如奴,

如斯学佛者,时在苦恼中。

身骑精进驹,行住解脱道,

如斯瑜伽士,常在快乐中。

身披懒惰枷,系轮回巨锚,

如是学佛者,时时皆苦痛。

断闻思分别,观心为娱乐,

如是瑜伽士,常在快乐中。

口云依佛法,实做诸罪行,

如斯学佛者,时在苦恼中。

断希惧疑惑,本觉常相续,

如是瑜伽士,常在快乐中。

矫揉顺世情,己鼻被人牵,

如斯学佛者,时在苦恼中。

一切弃脑后,常行佛陀法,

如是瑜伽士,时时皆快乐。”

 

连贡惹巴和其他弟子们听了尊者的歌后,都心生欢喜,鼓舞雀跃。他们都能以大手印根本定(串习)之力,于后得位之(日用动静中)亲见诸法如幻,因而断恶成善,精进不已。尊者对连贡惹巴亦颇为欢喜欣赏。以后连贡惹巴就成为达波仁波切3的第一个金刚兄弟、施主和弟子。

这是尊者的亲近弟子连贡惹巴的故事。

 

接下第四一篇 冈波巴大师的故事


注释

1.此处藏文作rGyud.Dan.Ma.hBral.Nyams.Myon.De. 此处之rGyud字本作密乘之“续部”解。但亦可作“心”解。若取前者则为:“不与续部相连之觉受”之义。译者推测此处之rGyud字为“心续”之意,即指“心”也。

2.连贡惹巴即是行者之名,但故事开始时未提出来,至此处才提出,令人觉得这样的写法很奇怪和突然。

3.达波仁波且即冈波巴大师之俗称。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