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四二篇 罗顿法师的故事


第四二篇  罗顿法师的故事


接上篇:第四一篇 冈波巴的故事


敬礼上师。

从前曾来和尊者辩论的法师罗顿格顿——打罗法师的朋友——以后和惹琼巴及赛文惹巴变得非常熟稔。当尊者密勒日巴和惹琼巴在森林中静住的时候,有一天他特地前来朝礼尊者。他来到尊者的面前顶礼多次后说道:“尊者仁波切啊!我看见您的时候,心中总是生起异常的仰慕和信心。我也亲眼看见我的朋友(打罗法师)死去的情形。我(当时)不能决定自己所修的佛法对‘应所断法’是有益呢?还是有害?我是抱着这种不决的心情和对您的仰慕情怀而离去的。今天我至诚前来求您传我修行的法要,务乞慈悲俯准。”

尊者说道:“凡是不停止放纵欲乐和不常念死亡之法是只有在多方面增长罪恶和损坏成就的。”随即歌道:

“为摧世间八法故,人王世尊说妙法。

如今傲慢之学者,谁不心为八法使1

为舍世间诸业故,能仁宣说戒律法;

如今持律之僧众,身陷世事纷纭中。

昔人身披修士服,为断亲眷恩怨故,

今人状虽似修士,酬应陷曲胜俗人。

总之人若不念死,修任何法有何用?!”

 

罗顿说道:“过去我确是如此,十分后悔。现在我常念死之将至,所以请您慈悲传给我修行的法要吧。”

尊者忖道:“我要看看他是否真的能够(放下一切)专心一志来修行。”就对罗顿说道:“如果对今生之一切没有贪著,那么依因明(闻思)之学亦能入道。此乃佛陀所许,惟其路程较长较缓耳。”随即歌道:

“敬礼一切诸上师。根本戒律别解脱。

实为佛教之正梁,莫使歪倒或倾斜,应使正直勤维护。

圣理二量之讲、学,是为佛法之宝妙,

善能清净诸误解,依之能除谬念垢。

戒定慧等三学处,是为佛教对治法,

(能助行者趋正道)于此三学莫敌视,

圣理二量之讨论,能显大乘之妙义,

能摧愚顽之争论,依彼应转恶人心。”

 

罗顿说道:“过去,我的学佛是一直是在口头上的。现在我要真正地去修持。请慈悲传授我心要的法诀吧!”他这样再三至诚地向尊者请求。尊者忖道:“现在他的因缘已至,堪受调伏,可以接近他了。”一面这样想着,一面却沉默不语片刻。罗顿法师就请惹琼巴和赛文惹巴及众人代为说情,三人同时再三地向尊者殷重祈求。尊者也就很高兴地说道:“两个惹巴和听法信众的面子很大。法师也是一个堪能修持的人。求法的人既然这样好,我当然应该传授口诀。你应该坚毅地修持才好。如果只是懂得佛法而不修持,就会有这样的后果。”随即歌道:

“敬礼至尊诸上师,法师惹巴共祈请。

于此三谷流域中,博学法师普名扬,

来求口诀祈入道。求者请者亦善哉!

瑜伽行者我密勒,佛陀马尔巴之爱子,

我语真实不夸张,亦离讽刺与自傲,

所言皆从心底出,含义甚善易解了,

以慧观之皆合理,为汝解说善谛听。

法不浸心而修观,则如空中之飞仙,

于密续义皆解了,因明违顺甚通达,

语言文学颇精微,各种神通皆具足,

受用享受极丰盈,智慧锐利如刃锋,

但彼不真修持故,不重微细因果故,

持傲不舍世间法,自贪妄念不能尽,

空性大悲难生起,不能跨越生死河,苦恼之芽难枯萎。

(此类飞仙)具神通,于所知法甚博闻,

惯思违、顺、是、非故,心常似柴烈火焚。

自过自业自受报,是故应勤修正法。

起死回生甘露药,病者若不自饮之,虽有妙药有何用?

若欲免脱非时死,自己应服妙药汁。

天人无死之甘露,修罗虽然魔具足,

彼辈甚少自饮故,修罗大半非时死;无死甘露有何用?

若欲解脱非时死,自己应服甘露汁。

珍馐百味之妙食,阎罗库中甚丰盈,

自己不能食用故,阎罗大半饥饿死;如是妙食有何用?

若欲解脱饥渴病,自己应吃胜妙食。”

 

罗顿听了,心中欢喜异常。对尊者说道:“尊者每一句开示,我都能生起决定的信心。这样的说法,才是真正深邃的啊!现在请您再开示一下六波罗密多的精要,好吗?”为酬其请,尊者歌道:

“我非善于言词者,更非说法之法师。

虽然,今日求法者,善良意诚我当说。

一切佛法六度摄。布施王者之法也,

若能施舍一切财,必获上趣天子报。

应知财物之过患,常诱行者趋放逸。

持戒解脱之阶也,一切信奉佛教者,

无论出家或在家,必需持守净戒律。

来此僧俗诸信众,应披忍辱之甲铠,

如彼仙人2示范,仿效世尊之伟行。

精进速能获解脱,一切法门皆需之,

若无精进希望绝,应跨快捷精进驹。

此四福德资粮也,无论何人3皆需之。

复说智慧资粮法,禅定介乎福智间,

二种资粮皆用彼,能治散乱护正念,福修慧皆需之。

般若了义决定法,一切诸佛之宝藏,

行之必得无尽藏,一切享用之宝库,

能施世间无余众,丰盛圆满之宝物。

一切无暇皆能断,能获最胜之有暇。

智慧资粮宝中宝,能载行者趋圣阶。

酬汝法师之所请,我今略说六度法,

汝应生起欢喜心,(专心一意)勤修持。”

 

徒众们听了都得到很大的利益。于是尊者就对惹琼巴和赛文惹巴说道:“我要为法师灌顶,你们二人准备供品吧。”二人将供品准备好以后,尊者就传授罗顿法师灌顶和口诀,然后命他去依法修持。(不久,)罗顿有了许多觉受;他就在一次许多徒众群集的聚会中来到尊者的面前,启禀道:“我(在修定时)心中生起了种种的现象。无论如何努力去制止使心住定也没有用处,心之(妄念和种种境象)仍不能停止,四飞流散。如果这是过失,就请传我遣除的办法;如果是功德,就请传我增益的方便吧。”尊者忖道:“他确实是在修行啊!”就对他说道:“法师啊!妄念和境象虽然纷纷涌起,但他们皆是一体无二。不管是功德也好,过失也好;你只要一心在‘见’上努力修持就行了。听我歌曰:

至心敬礼诸上师。

罗顿、徒众听我言:心之显现何物耶?

心显是何若不知,(我当为汝略解说,)

此心善能显一切,无所不显亿万变!

不悟此义即轮回,悟此法身即诸显,

万显成为法身后,何用他求‘见地’耶?

使心安住之方便,汝今亦能知晓否?

安心方便之精要,端在莫激荡心性,

此心无作无整治,安住如彼婴儿睡。

安住如大海无波,安住如灯耀光明,

安住无傲如死尸,安住不动似南山,心性如是离增损!

觉受生起应如是:

如彼皓日出天际,一切黑暗顿时消,何需他法断妄念?!

一切入梦无有根,心境无执似水月,

又似无体虹彩然,如彼虚空离方所。

觉受纷起应如何?觉受起时如斯观:

浓雾虽浓不离空,浪涛虽涌不离海,

密云虽重空中显,识念纷纷涌起时,未尝稍离无生性。

观审心之明体时,能悟识乘动气诀;

妄念盗贼潜入时,能解误贼之口诀。

心识散驰外境时,能悟鸟归海船诀4

行之方法亦知否?

行之方法若不知,应效雄师奋起姿。

行如莲花出污泥,行如巨象大疯狂,行如净璃远尘垢。

果位显状亦知否?果位现时应如是:

由无分别显法身,由大乐性显报身,

由明暗中显化身,由本来显体性身。

我乃具足四身士。法界性中无动摇。

见、修以及觉受相,安住方便及行果,

习瑜伽时应知悉,汝应依是而修观。”

 

罗顿依照上师的训示,励行精进修持后,生起了殊胜的觉受和证悟,尊者5就为他唱了一首“指示心要曲”

“敬礼如父诸上师。

心性光明本来离生灭。心识御气6遍满诸方所。

无勤无想7所需自具足。无色无形远离根尘界。

无字无词离言说境界。离语言增损超越心识境。

依甚深诀修持故,于境能生暖与乐。

于内生甚深决信,外显增损砉然断。

不依方便难成就,耳传口诀甚稀奇!

修此甚深方便道,我瑜伽士证悟生,如斯修持甚善哉!”

 

(尊者)又说道:“法师啊!你的心不要系留在任何‘所依’之上,亦不遮止任何接触;不陷于任何方所,亦莫堕入任何边见,或为语言所役。(这样修持下去)有一天你即会得到一个(最殊胜)的证悟,这个证悟,无论用什么名言去形容它都可以说是对的8。”

罗顿遵师所嘱,在山中无有散乱地修持下去,终于得到大悟。他因闻思所学而能断外境诸惑,因修持禅观而断除内心诸惑。最后成为一个如雪山雄师般的法师行者,为尊者亲近弟子之一。

以上是罗顿比丘的故事。

 

接下第四三篇 八种快乐歌


注释

1.此句若较直译,可为:“谁之八法不大耶?”

2.此指释迦如来于往劫中为忍辱仙人为王所忌,身体被节节斩断之故事。

3.此句藏文为“rNa. bTags. Kun. La. Med. Thabs. Med. ” rNa. bTags.为戴耳者(?),不知确义。姑译为“无论何人”。

4.大手印之口诀歌,有一颇有名之譬喻言“妄念虽然纷起作种种驰散,但如海舟中所放出之鸽鸟一般,虽拼命飞去,力尽仍旧必然降归于海舟中,因无别处可去故也。同此理,妄念虽然飞驰,但发自本性亦必然回归于本性,故不假对治,不假整治,任运而行方为契合大手印之原理。

5.此处因藏文之语句将主词省略,所以不能确知是尊者所说,抑为罗顿所说,二者皆能通故,但读后文似为尊者所说。

6.心识御气,直译作“心骑在气的上面”。

7.无勤无想此处之无想应解为“无缘想”之意,而非无思想之意。

8.此句正指密乘之高度证悟境界,乃一切无碍,“一切都是的”之事事无碍之境界。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