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四四篇 调伏邪见僧众的故事


第四四篇  调伏邪见僧众的故事


接上篇:第四三篇 八种快乐歌


敬礼上师。

有一个寺庙,其中的和尚对尊者密勒日巴极怀嗔恨,说他是断见(外道)。一天,密勒日巴要到这所寺庙去游访,所有的弟子们都竭力劝阻尊者不要去,但尊者不听迳自前往。当他来到该庙的门前时,和尚们看见尊者的模样都一齐拥上前来,群起殴打鞭笞他。这样虐辱了许久,才把尊者拖进庙中的大殿,绑在柱子上。不久,尊者忽然又在寺外出现了!众僧于是又跑到寺外来百般殴打,兴尽之后才释放他离去。可是尊者忽然又在庙中的大殿上出现了。群僧又来殴打,但尊者却(不发一言)安住如山,群僧尽力推动尊者,却不能移动分毫。大家奋力推他出去,(但尊者的身体却像是在地上生了根的一般)丝毫不能动摇。于是和尚们就四处去找来许多人手,把尊者的身体用绳子捆牢;一部分人在前面拼命拉,另一部分人在后面拼命推,但尊者的身体却像巨石一般磐然不动。众人使尽气力弄得精疲力尽,仍是丝毫不能移动。至此大家才惊骇不已。有些人说道:“现在请你走吧。”另外一些人说道:“把你捆在屋内,你却在门外出现;把你弄到外面,你却又在屋内冒出来了;无论怎样推你拉你也不能动你分毫,这是什么缘故呢?”

尊者说道:因为我是个‘断见’的人,所以杀了我也是空1的,打骂我也是空的,把我捆在室内是空的,摈我于室外还是空的。因为我对生死涅磐的二种执著都已断舍,所以我才能如是。”

众僧中的一位长者说道:“您是一位得了成就的瑜伽行者,我们竟对您这样凌辱,实在是罪过,现在向您忏悔,请您离去吧。”

尊者说道:“我是不是成就的人很难说。哪里有成就的人我不晓得,他们作些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们切莫要骄慢自大和对别人生起邪见。邪见是比十恶还要坏的!自慢自傲乃是我执的表现,也是堕入轮回的亲因啊!”

众僧说道:“我们十分相信你确是一位成就者。但你今天到此究竟为了何事,你适才所说的话是何用意呢?”

尊者以歌答道:

“中阴心识如彼水晶球,远离障碍遮蔽及困缚,

擒之不得纵之亦不去,我此行素如空中流星,

为调不信邪见今示现,此我老密今日所显化,

以后无复显此神迹矣!此番尽除邪愚无少疑。”

 

其中一位僧人说道:“你适才所说甚为稀有,但是为什么说以后再不示现这种神通了呢?”

尊者答道:“示现神通有三种情况:

转变不信之心识,激励觉受令增长,指示果位之证量,

于此等时显神通,其他之时不可显,至尊上师如是嘱。”

 

那个僧人又说道:“你对开、遮的道理有这样的了解,则必能于对治法得善巧,因而在积聚资粮和学习经典之时善能得到安乐自在。”

尊者道:“我大概没有用过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经典,也许我曾努力学习过,但现在早已忘干净了,我忘记它们是不妨事的,听我歌曰:

证得平等性之时,则能忘却诸亲眷,忘尽贪欲亦善哉!

现证离意智慧时,能所诸物皆忘却,苦乐俱忘亦善哉!

现证无思无受时,一切觉受皆忘却,增减俱忘亦善哉!

现证三身自体时,起分佛慢皆忘却,忘观想法亦善哉!

现证自体即果时,有为之果皆忘却,忘世俗法亦善哉!

修观耳传口诀时,文字学问皆忘却,忘我慢法亦善哉!

现证所显皆经时,黑字佛境皆忘却,舍重负法亦善哉!”

 

有一个僧人说道:“在未成佛以前,难免会有怀疑和错误的发生,(因此应广事参学,)如果忘舍了所学之法要,那怎么可以呢?”

尊者以歌答曰:

“若知迷乱皆由心,无根无实决了知,

则于任何一切时,无需勤勇及造作,必证无转之真理。

若能现证实相义,自于诸法离取舍,净无明时甚乐哉!

现证无灭之理时,从此心不生希惧,迷乱永消甚乐哉!

由无明故流三界,依成就师口诀修,

则能无贪及无著,是乃真正大庄严!

不依学究之烦言,诸成就者信念也。

(纵学经典似大海),降服烦恼无少用!

是故汝等大法师,应常自省莫骄傲。

抉择所知与迷乱,开悟之时体性一。

心莫造作自然住,终获广大如虚空,我名乃为佛陀尊!”

 

诸僧听毕尊者的歌后都生起了信心,无复邪见造作罪业,于一切法都能生起清净之见。

众僧中有一根性成熟的和尚名叫黎果比丘,尊者摄受他为徒仆,传以灌顶和口诀,然后名他去修持,因而得到十分善妙的觉受。他不觉忖道:“尊者的慈悲和神力是如此的伟大,他如果能够稍为随顺世俗一点,那么卫、藏到处的僧众善知识们都会被尊者所摄受,徒众将会远比现在为多,他老人家的福佑和美誉也必较现在更为增长。因此对佛法之弘扬及众生之利益皆会更为广大。”于是他就来到尊者的面前把自己的意思禀告尊者。

尊者答道:“我除了依上师的训嘱去修持外,其他我什么也不要。那些觉得有随顺世俗必要的人,随他们去好了。听我歌曰:

顶礼译师马尔巴足。

了达名誉似谷响,不舍禁戒淡泊行,

矫行虚饰全抛却,名利得失不关心,心离牵挂甚乐哉!

深识财物如幻故,所得财食尽抛却,

未得之物心不求,福用有无不关心,心离牵挂甚乐哉!

深了眷从似幻人,(则于徒众离眷恋)

博学持戒之法师,顺世俗故持威仪,

其心执著顾忌多,(我心坦荡无挂碍)不拘僧俗心乐哉!

证得贪嗔及苦痛,平等性中本一味,

欲火煎心之紧绳,从此斩断心舒快,

友朋徒众及相识,有亦乐哉无亦乐!

法性本来离戏论,贪著戏论徒自苦,

坚固能所之铁链,我已切断粉碎之,

若逢任何色欲境,心无挂碍甚乐哉!

心性本来是光明,无有妄念之垢障,如是何用勤抉择?!

舍却一切分别心!任何语言与文字,无碍无着甚乐哉!”

 

黎果说道:“就尊者自己讲,适才所示当然是足之又足了。我是为了弘扬嘎居派教法和利益大多数的劣根众生们才向您请求的。”

尊者答道:“因为我当初曾立下坚誓要这样作,所以就像赌了咒一样。过去我这样作,现在也是这样作。这样的作法也正是弘扬佛法,和利益众生的(最好方法),必然会收到广大的利益的。”

黎果问道:“您过去发了怎样的誓呢?”

尊者道:“我曾发下这样的誓语,你们这些徒儿也应该仿效我,发同样的誓语才好。”随即歌道:

“我因惧此轮回故,依仗上师之恩典,

(曾发重誓无悔顾。)未尝妙法胜味前,此心甚易逐外境。

不依师嘱如法修,必为求食游乡镇。

方便妙道之精义,未能融归本体前,

若行密乘禁戒行,必将外泄难守密。

轻传那诺之口诀,则坏嘎居正教法。

如彼学人初发意,行愿二种菩提心,

极易假名修正法,所行实则为自利!

我守马尔巴之密咐,(终身依山勤修持)(二利事业)任运成!

(我若不依上师嘱),则难弘法于西藏,

为令上师心欢喜,我今勤修无反顾!”

 

黎果夏汝哇2听了此歌得到尊者的大悲力加持后。心意完全转变,说道:“我也决心依照尊者的意旨以终身修行为业。”于是他发下宏愿和坚誓在山中专心勤修。不久心地上产生了地、道等稀有的功德,终于成为尊者的出家弟子众中的一名亲近弟子,人称黎果夏汝哇云云。

以上的这些故事,包括黎果夏汝哇云的故事在内,是尊者摄受那些具足善根的各大(超胜)之心子的记述。


下篇:第四五篇 法音鳞爪


注释

1.原文直译应作“因为我是个断见之人,所以杀了我也是‘断’的,打骂也是‘断’的……”但如此译则不易懂,在藏文中可以读得顺,直译成中文就不太合适了。

2.夏汝哇大概不是姓名,而是牧牛人,或牛场娃的意思。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