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四五篇 法音鳞爪


第四五篇  法音鳞爪


接上篇:第四四篇 调伏邪见僧众的故事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在库旧的寂静洞静修的时候,惹琼巴一天请求尊者教导如何修持身、口、意三业之法。

尊者以歌答道:

“以无分别而持戒,身之修行应如是;

无言默行似水牛,口之修行应如是;

深观无生究竟处1,意之修行应如是。”

 

惹琼巴问道:

“以我愚蒙不能识,身之戒律如何持?口之默行如何护?心之究竟云何观?”

 

尊者道:

“身之三戒离分别,即是守护三学处;

语之戒律三昧耶,不加造作自然护;

心之性相究竟处,松放解脱而观之!”

 

惹琼巴解释尊者的训示道:

“契合俱生法身时,报身分别自解脱,

化身广兴利生事,广大无尽无有量。

根者出离别解脱,道者学处菩提心,

果者真言三昧耶,(此三戒律应守护。)

心舍此生世八法,禁制贪欲及聚财,

断舍欺骗及邪命,身如疯子离分别,

口如哑人恒默然,心如幼童离贪著,任运而为(天真)行。”

 

尊者评道:“如果不知‘要道’这样作下去,会产生这样的结果的:

若思‘我’欲求解脱,永难成就解脱果。

心中紧结未解脱,故意松之反成紧!

若未现证(自心性),如生盲人游大漠。

别解脱戒若不持,何能说为真出离?

人若不发菩提心,焉能成就利他事?

若无真言(金刚法),何能指示(心即佛)

八法此世之牵累,贪欲能坏诸善事,

欺骗生死牢狱因,妄念生时能所生,

言说岂能止言说?贪欲实为轮回因。

若无传承传授断,不持密戒阎罗使,

不和,亲亦变为仇。

若执实有成取舍,若有生相成实执,若无证悟成臆想,

不能示人真实义,所说终无大意义。”

 

一天,尊者以布盖头坐着睡觉。一个年轻的小惹巴进来看见了说道:“尊者为何睡觉啊?2”尊者以歌答道:

“我虽蒙头睡,能见远方事。

世人虽睁目,不见似盲人。

我虽赤裸卧,能作胜法行。

世间八法风,为散乱因缘。

一切诸作业,心皆能成办。

觉受恒不断,妙哉亦奇哉!

我乃瑜伽士,应作皆已作,

随心所欲行,契大乐法界。”

 

某一个时期,尊者在兹巴冈替堡安居的时候,惹琼巴问道:“如果一个瑜伽士的觉受,证解和能力都已经确实地生长开显了3,他是否可以不必再隐藏这些功德了呢?”

尊者以歌答道:

“傲居雪山之雄狮,栖身森林之猛虎,

潜泳大海之鲸鱼,此三若能善隐藏,

必少招敌甚稀有,是为外之三譬喻。

现以内义相合观:瑜伽行者之身体,

真言方便之妙道,觉受所生之证果,

此三若能善隐藏,必少招敌甚善哉!

嗟呼!西藏瑜伽士,能隐密者极少见,

因此如今西藏国,甚少成就之士焉!”

 

者贡惹巴有许多疑惑,请教于尊者。尊者将广大而又精微的解脱口诀,摄其精要释其惑曰:

不证万法本一味4,修观光明成常见。

不证大乐双运理,修观空性成断见。

不知万显皆是道,修观无念成妄念。

不知触境皆是平常心,修观无二成造作。

不证自心本无生,修观无缘成整治。

若不自然弃贪著,修无作行成取舍。

不知无破亦无立,虽行善业转不善。

不知生死本来空,勤修造作陷轮回。”

 

听了尊者的开示后,者贡惹巴的疑惑全部为之冰释。

有一个时期尊者密勒日巴在长寿女的颈河边,一个良好的河畔写普去辛堡安居。那时,有一段很长的时间没有下雨。布仁的某些施主们为了争夺水权竟打斗了起来。他们终于来到尊者面前,求尊者仲裁和调解。

尊者说道:“我对世间法是一无所知的,雨不久就会来的,你们也用不着争斗了。”但是惹琼巴却仍旧恳请尊者出面调解。

尊者道:“我们作瑜伽行者的没有必要搅入他们的是非之中。听我歌曰:

殊胜圆满功德藏,一切意愿能满足,

至尊大译师足前,我以三业敬礼赞。

领袖、调人及顾问,皆是派系苦恼因,

若欲自适无党私,应效哑人常默然。

家园、财物及亲眷,三界轮回缠缚因,

若欲解脱无恼河,应以铁腕断贪著!

自傲欺骗及伪诈,堕三恶道之因也,

若欲解脱生善趣,应持坦荡正直心。

谈说、咨议、扯闲天,能生骄慢及妒忌,

若欲修持正佛法,常住卑下(离诤处)

厨房家务与人事,能坏修士之禅定,

若欲保住本来智,应居谦逊克贪欲。

主仆5关系及学问,能生散乱及心忧,

若欲独自习禅观,无主无仆始能成。

诛法咒力及降雹,能令修者变凶残。

若于佛法臻究竟,应念觉母6之传记。

违反佛法七过失,及彼七种对治法。

由我亲自证验者,我今次第为汝歌。

愿以此善回向汝,速证无上菩提位。”

 

尊者唱毕此歌后,就为村民向三宝祈祷,大雨立降,所以村民的争执也就自然消失了。

于是僧俗弟子众皆向尊者祈求慈悲传授大手印和六种成就法的要诀。尊者说道:“如果你们要如法的修持,则应牢记心中下面这些要点。听我歌曰:

父虽示现已涅磐,实住清净报身土,

广利三界众有情,马尔巴译师前礼赞。

我儿乐护及寂光,以及雁总顿巴等,

老父心爱之徒儿,聚此宿善众弟子,

我今为汝说心要,修行法诀之精髓,具十妙义歌此曲。

佛陀(色)身似虹彩,自性双融而空寂,

鬼魔皆心所变现,应知幻现无实体。

大恩上师之至尊,应无间断存恭敬。

永无休止之作业,应彻舍离斩牵挂。

气脉暖乐之胜轮,应勤精进无散乱,

睡梦幻身合观时,应奋坚志求结合。

光明赤裸之体性,应勤修持离言行。

万显变化之空性,应重彻根之口诀。

未证自心诸群生,应常生起慈悲心。

自心无生之法身,应具决信离希、惧。

我今正告徒儿众,以上诸点应珍视,应如法修善守持!”

 

徒众们听了此歌后,都心生雀跃皆大欢喜。

不久,惹琼巴请尊者指示“四喜之智”。尊者即为详细广说,最后说颂结曰:

“应于森林等隐处,四威仪中平衡行,

内之四大令平衡,四喜智慧从心生。”

 

一天,尊者密勒日巴到布仁的普耀硕去乞食。一位施主说道:“在拉随庙附近有一个十分悦意舒适的山洞,您如果愿意去住在那里,我愿供养您。但是那洞中有一个很凶恶的女鬼,不知会不会妨碍您?”

尊者问道:“请告诉我这个山洞和女鬼的详情,好吗?”

施主道:“崖洞倒是一个很舒适悦意的住处。但不管谁住在里面,洞中的女鬼都会把他吃掉!现在您可以去降服她,使她成为您调伏的对象。”

于是尊者就去到该洞中,暂住下来。天黑的时候,来了一个女人叫道:“谁在我的家中住了下来哇?”发出愤怒凶恶的样子。尊者不予理会,心契慈悲。

女鬼说道:“看样子他倒像要死皮赖脸长期住下去的样子。”说毕离去。须臾间许多魔军群涌而至,摧山降雹,用种种凶恶神变来攻击尊者,但因为尊者心契三摩地,所以魔扰未能得便。

魔军于是对尊者说道:“我们需要这个地方睡觉,不管你为什么到这里来,现在请你回家去吧!你要是不走,我们就召集更多的同伙来群啖你的肉和血!”

尊者心住大悲,以歌答道:

“汝辈魔军善谛听:

心黑鬼母极毒怨,饿鬼及诸大力鬼,

汝自造业自受报,毒心起故受苦恼,恶心生故福德尽,

贪吃欲炽食转稀,饥火难熬坏自根。

游荡频故失自宅,所作繁杂无已时。

造恶业故事难成,夸言甚大难御敌。

女鬼今番显神变,决意凌辱嘲弄我,

神变无实垢障耳,应知神变皆幻化,

无有真实岂作碍?我深知之如囊物。

汝等若欲索床回,则应改现另姿态7有话欲说只管说!

众多资深瑜伽士,曾在此洞大吃瘪,

我心好奇特来此,你我齐聚此洞中,

非我之物我已得,汝等鬼魔皆留此,不必心慌欲离去。

所有其他鬼魉众,尽召唤之来可也!”

 

那个主妖大女魔说道:“你是身披空悲铠甲之人,所以我不能扰害于你。”

于是所有的鬼魔大众齐向尊者顶礼,把心根和性命都供养尊者。尊者即为众授戒,广说因果之法,然后回返到施主的家中。施主问道:“鬼魔们已经降服了吗?”

尊者道:“已经降服了。”随即歌道:

“布仁拉随寺庙旁,持此幻身跏趺坐。

心入无二平等定,深观无生(之法性)专志无散安适住。

降服女魔毒害心,摄彼归入菩提道。

今后无论谁住彼,皆得心安觉受增。已成吉祥天母崖。

洞主已成(女)居士,当为修士作护法。

已成我属善友伴,从此任谁欲住彼,谨记此言无少惧,

安稳住彼福寿增,身无疾病得成就。”

 

施主们听了都非常欢喜,对尊者生起了真诚的信心,殷勤供养。尊者就在该处逗留了半日。其时有一个牧童对尊者信心坚诚,请求尊者道:“请您开示一个有益于我心的法要好吗?”

密勒日巴答道:“传法是可以的,但是能够依法修持的人却实在稀少啊!”随即歌道:

“轮回痛苦一大海,虽说忧弃出离法,

听者当时虽惕惕,真起厌离稀有哉!

此命只在呼吸间,光阴匆匆剩无几,

虽说无暇莫蹉跎,念死之人稀有哉!

已得暇满人身者,虽勤劝彼持戒律,

真能净戒一日者,亦甚难得稀有哉!

虽说上趣解脱德,以及轮回众过患,

真能趋入正法者,万中得一亦难哉!

耳传甚深之口诀,毫无珍惜倾囊授,

虽然付与无上法,如法修者稀有哉!

无上妙法大手印,虽详解说并直指,

受者虽然似有得,见心性者稀有哉!

心中虽常思上师,念念不忘山中修,

真能放下修行者,万中得一亦难哉!

那诺甚深方便道,无有吝惜尽付之,

能生暖相觉受者,亦甚难得稀有哉!

暇满人身汝已得,今生若欲(不空过)

发志力行具义事,应随我来修行去!”

 

牧童听了此歌生起了不退的信心,尊者当即摄受他为徒,授以灌顶和口诀,他依法修行终于成为一个有高度证悟的行者。

尊者密勒日巴为了利益众人的原故前往乞食,走到一个大平原的中央时,看见许多男人在那里作各种的游戏,有的掷骰子,有的下棋,还有些人在比赛射箭和掷石头。许多女人也在一旁一面织毛料,(一面闲聊天)。密勒日巴就走向女人中间说道:“请布施我一点食物吃吧!”

一个年轻的少女说道:“喇嘛呀!难道你没有房屋、田地、父母、兄弟或亲戚吗?”

密勒日巴说道:“有啊!我的父母、田宅……等不比任何人差呀!”

女郎说道:“那么他们就应该供给你修法的资粮呀!请你把你的所有,说给我们听一听好吗?”

密勒日巴歌道:

“家乡大乐普觉也。田园喜乐清净也。

房宅大悲(相续)也。父系圆善如来也。

兄弟十方行者也。祖父谛洛那洛也。

父名方便胜王也。母名智慧佛母也。

长兄密戒清净也。幼弟勇猛精进也。

妹名信心光耀也。我名自生突起也:

‘自’者修观本性也,‘生’者出生功德也,

‘突’者本尊突现也,‘起’者现起法身也。”

 

游戏的人们(听见尊者的歌声),都一齐涌上前来。女郎说道:“喇嘛呀!你刚才所说的真是了不起啊!您既然有许多的闲暇,就请您住在我家中来吧!一方面您可以做我的福田供养的对象,另一方面可以为我除遣外来的障恼。您看起来好像加持力很大的样子啊!”

那些年轻的人说道:“瑜伽行者呀!我们现在所作的各种游戏和女郎们的(一面悠闲的观赏谈笑),一面纺织,正象征着我们的人生乐趣堪比天人的享受,是吗?你有一个很好的歌喉,就请你唱一首歌说说你对我们的快乐的看法吧!”

尊者回答他们道:“你们这些男女所作之事与(所享之乐)是和佛、圣的享受大不相同的,你们的‘快乐’在我看来是这样的:

汝等恶人之供龛,一似异熟业根熟。

悭心所供之燃灯,税吏身前烽火然。

众多羊群之主人,食肉齿下食物然。

儿女众多之父母,无羞只手煮肉然。

洗洒衰朽之败屋,饿鬼寻嗅枯尸然。

众多货财之富主,庙中守财恶神然。

掷骰射箭与投石,天人修罗鏖战然。

棋盘星列作棋战,王臣钩心斗角然。

洒水抛骰之嬉戏,鬼魔争抢食子然。

稼穑重务之捆缚,拴牛绳系树根然。

歌舞奏乐之嬉戏,被魔所使昏眩然。

看赏游戏旁观者,群兽兢逐阳焰然。

品评技艺高低者,手系自头救火然。

乐欲散乱嬉戏人,闻香饿鬼嗅食然8。”

 

大众听了此歌后都对尊者生起了敬信,齐向尊者礼拜多次,虔诚供养。那个女郎延请尊者到她家中圆满供养承事,求得法要,她依法修持,于临命终时得趋入道。

一天,尊者密勒日巴出外乞食,行至一个大平原的中央,有许多人正在建筑一所庄堡。他就在附近的地上睡倒下来,有一位女施主走向前来说道:“瑜伽行者啊!你现在正闲着无事的休息,我就去拿食物给你吃,现在请你把这个口袋补一补吧。”说着就把工作的用具放在一旁离去了。过了一会儿,女郎回来,(看见尊者根本什么也没有做)就说道:“人是要从畜牲中挑出来的!这句话真正不假!你这样空闲连打一个小补丁都不肯做,实在要不得!”说着迳自离去。

于是尊者就走到正在吃饭的众人面前说道:“我要点食物吃。”

女郎说道:“身体闲空的时候不肯做工,嘴巴空闲的时候却有饭吃,那有这样的便宜事呀?”

尊者说道:“我何尝闲空了呀?我一直都在忙着做比你们更要紧的事,没有闲着啊!”

众人问道:“你做的什么事呢?看起来你好像很空闲似的呀!”

尊者说道:“看起来是闲着,实际上我是在忙着如此的修行啊!听我歌曰:

敬礼至尊诸上师,皈依护我恩师前!

汝等看我甚闲适,我见自己甚忙碌。

离边无生平原上,我建禅定之庄堡;

砌墙搬土甚忙碌,故我无空非闲暇。

法性空寂北原9上,我耕烦恼生硬地,

翻土犁地甚忙碌,故我无空非闲暇。

离言无二边界上,我勤调伏我执魔,

降敌摧障甚忙碌,故我无空非闲暇。

心性无二越量宫,我于其中勤修行,

何暇料理家务事,故我无空甚忙碌。

自身佛陀坛城内,我饲明体之小犬,

无暇擦小儿鼻涕,故我无空非闲暇。

上方遍乐经院内,我积闻思之财宝,

何暇积聚世间财,故我无空非闲暇。

无转法身山顶上,我驯自明之野马,

何暇看守牛羊群,故我无空非闲暇。

肉与骨之泥土内,我砌本成之佛塔,

何暇随俗作擦擦10,故我无空非闲暇。

三角心轮中央处,我举光明酥油(灯)

何暇举行五火供,故我无空非闲暇。

空乐无二佛堂中,我有禅定心佛像,

时以无变资粮供,无暇佛龛献供物。

心性清净广纸上,我写无着之字句,

纸笔所书之问句,我无空闲书写之。

(诸法)空行颅器中,我修三毒五毒法11

何暇修持律仪行,故我无空非闲暇。

心意情感界缘中,六道有情我悲护,

故于世间诸眷属,无有空暇偏护之。

慈父上师之眼下,我心常契胜口诀,

故于世俗诸作为,无有空闲而为之。

寂静茅蓬崖洞中,菩提心要精修习,

何暇昏沉入睡眠,故我无空非闲暇。

三角嘴唇似海螺,唱出口诀心要歌,

何暇与人扯闲天,故我无空非闲暇。”

 

大众听了都对尊者改变了印象,问道:“您是不是尊者密勒日巴呀?”

尊者道:“不是怎能如此呢?我就是密勒日巴。”

大众都说道:“啊呀!我们的善根太好了!”说着大家都向尊者礼拜,绕行多次,作了种种的圆满供养。适才那位女郎也向尊者表示忏悔。

众人中有一位少年说道:“我们想到师父跟前去学法,您的寺庙在那里呀?是谁供养您呀?”

尊者以歌答道:

“敬礼慈父诸上师。

无有方所诸崖洞,乃我修士之寺庙。

举国男女诸施主,皆为老密作供养。

无人崖洞诸庙中,有时住焉有时离。

身携上师之口诀,较彼鸟羽尤轻便,

易藏更胜于黄金;险处展翅胜大鹏,

我乃人中之狮子,(本色风光)瑜伽士。

冬季三月住森林,(身爽心怡)甚乐哉!

夏季三月住雪山,(清凉无暑)甚乐哉!

春季三月住草原,(花草兢妍)甚乐哉!

秋季四游往乞食,(心旷神怡)甚乐哉!

心中常契师口诀,(时时刻刻)皆乐哉!

口中常唱悦耳曲,(悦己益人)甚乐哉!

身披尼泊之布衣,(轻盈舒适)甚乐哉!

一切时中甚快乐,于快乐中诸事成!”

 

尊者歌毕,遂摄受此少年为徒仆,他终于成为一个具有证德的好瑜伽行者。其他大众每人各各许了一个行善的特别誓愿12

一次,尊者前往乞食。行至一处,有许多修显教和修密宗的男人和女人们,以及众多的俗人在一起宴乐酒会。尊者走近前去说道:“我要东西吃。”

坐在上首的一些学佛者都以轻视的态度揶揄嘲笑尊者,为首的那人说道:“你是谁啊?从那里来?要到那里去呢?”

尊者说道:“我是一个不与世俗人群厮混的终身隐迹于深山中的人。”

那人道:“这么说来,你难道不是密勒日巴吗?”

尊者道:“那倒是的,可是我对世间八法却是一窍不通。因此我也从来不去参加佛教徒的聚会。”

那人道:“如果你真的是密勒日巴,他是已经打开喉轮脉结的人,所以能够随时随地无碍的说法,今天为了使聚会于此的大众都能心地蒙益,请你为我们唱一首歌,好吗?”

为酬其请,尊者就唱了一首“轮回大海”歌:

“无与伦比诸上师,常住我顶(赐加持)

生死轮回似大海,几许流转无尽期。

(依怙)三宝佛法僧,威严巍巍似此山,谁愿负之荷彼业?

‘戒’者岂非如鸟翅,谁能抑之使不飞?

正法律仪如癞尸,弃之路旁谁守护?

柔暖狐皮坐垫上,有荆棘耶抑有刺?

否则何以大法师,不能安坐于上耶?

如是持‘戒’有何义?如是护仪有何利?出家僧众守戒乎?

茅蓬崖洞少见之,山中盗匪四出耶?

修士眷留城镇里,蒙古铁骑侵至耶?

仔细为妻作预筹,为贪中阴投生耶?

女士精心织毛布,来生毛布价昂耶?

僧、俗皆痴爱孩童,为惧轮回将空耶?

施主不肯作布施,为贮来世饮食耶?

兜率天宫有苦耶?去彼之人何其少?

地狱界中有乐耶?欲去之人何甚多13

吁嗟!恶道以及一切苦,皆为罪业之果报,

故应舍恶勤修善,死时无悔心安乐。”

 

 大众听了此歌后都说道:“这真的是密勒日巴来了啊!”大家都对尊者发起恭敬诚信之心,齐对尊者供养承事,祈求法要。尊者亦(随和)传法,有些人依法修持,于临终时得趋道之初阶。

在这一章里包含了好几个不同的故事,有些是尊者对一些大弟子们讲的;有些是对一般信众讲的。故事之记载也没有依事情发生之先后次序而排列。所以此章可称为:“密勒日巴回答弟子和施主们询问的(几个短篇)故事”

 

接下第四六篇 笨波山的故事


注释

1.深观无生究竟处此句之“究竟”二字乃意译,藏文mTsan.Nyid直译为“性相”,指一物之性和相或其真相。故通常在因明上及佛学上亦为“定义”的意思。在大手印之典籍中,则此词常指“究竟的真相”之义。

2.由此处看来,密勒日巴通常皆不睡觉。此亦必定力深厚自然为之者也,若勉强为之,则平常所为的“夜不倒单”--或“坐而不卧”则反而有害也。

3.此处也可译为“证解和能力都已经‘成熟’了”。

4.原文直译应为“不知众多即是一”。

5.藏文之dPon.SLob.原为主仆,但实际上歌集中多用于“师徒”之关系,西藏人认为“主仆”和“师徒”应无什差别。

6.觉母,nJol.Mo.此故事不知何指。

7.此句之义未敢确定。

8.此歌密勒日巴贬责一切世间之游戏及乐趣,乃对机而说法。在场诸人,耽于游乐,以为他们之乐,堪比天人,执之贪之,故密师破之。其实密师亦常自说其见风景,见野兽奔驰,和自己长啸高歌等快乐。在许多其他地方密师亦随喜世间之乐。故教人之法,难有固定,或赞或破,视根机及情况而定,不可定执一端也。

9.北原西藏北方有平原,连接新疆、青海等地,纵横数千里,极为苦寒。

10.擦擦藏人以土和泥,用模子打成佛像或塔形以为供养,认为是一种善法行。

11.密乘之见,不外一句话“烦恼即菩提”,或“心即是佛”。密宗之起分坛城仪轨法中,以颅器盛“五种甘露”即通常凡夫认为极污秽之物,如屎、尿、唾沫等等表五烦恼,以此不净而为净,作一种垢净平等的训练。密师此处则远超起分坛城之形相观法,以空性为颅器,以三毒五毒为供品,乃平等烦恼与菩提之修持,为了义之密乘教,超过不了义之生起次第的修法。

12.各发特别誓愿修一善行,如发誓念某佛咒若干万;持八关斋戒若干次;闭关若干日;朝礼何处圣地;布施贫苦或供养僧众等等,虽自意乐而发愿者。

13.原文意义不敢确定,兹就上下文权译如此。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