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四八篇 新多姆和来赛朋的故事


第四八篇  新多姆和来赛朋的故事


接上篇:第四七篇 灌顶和开光的故事


敬礼上师。

在很早的时候,就对尊者密勒日巴有着殊胜信心的一对夫妇,名叫新多姆和来赛朋。他俩来到咱马迎接尊者。新多姆一看见尊者立刻就捉住尊者的手,痛哭流涕地说道:“尊者啊!我们这多年来没能在您跟前修习佛法,现在真是后悔莫及了哟!”说着又嚎啕痛哭起来。

密勒日巴说道:“施主呀!除了已得成就的修行人之外,所有的众生都难免生、老、病、死之苦的,现在既然生了畏惧之心,在临死以前努力的去修持不是很好么?”随即歌道:

“吾等世间众生辈,沉沦生老病死河,岂惟汝等普皆然!

流转生死大海里,辗转生灭无尽期。

蒙昧浮沉苦浪中,须臾之乐甚难得,

心虽畏苦苦常至,求欲乐故造罪业,

若欲解脱诸病苦,应舍恶行及罪业,死前精进修佛法。”

 

新多姆说道:“我不能忆及生时之痛苦,请您解说一下。”

尊者以歌答曰:

“具信施主且谛听,听我略说‘生’之苦。

中阴八识流浪者,以贪、嗔故入母胎。

识入母胎极逼塞,如彼大鱼困石中。

躺卧黄水红血里,以诸秽物作枕垫。

由恶业故得恶身,踞秽处中受疾苦。

心虽能忆前生事,口不能言(甚苦哉)

时寒时热众苦逼,九月地狱成人身。

始从母胎生下时,如被钢钳铗降地。

脱离母胎之顷刻,周身刺痛(如针锥),如堕荆棘深坑然!

母亲抱身置膝时,自觉如鹰抓小雀。

洗涤浓血不净时,如剥活人生皮然。

剪断腹间脐带时,自觉似断己命根。

全身置入床榻时,如链缠身掷狱坑。

未证无生之理时,生苦难说难思议。

死时需要之佛法,若搁置之善根断,

是故应奋大精进,专心一意修佛法。”

 

新多姆又说道:“请为我讲说一下‘老苦’好吗?”

为酬其请,尊者歌道:

“聪明施主请谛听,我今略说‘老苦’事。

念及四大衰败时,身之老苦令人悲!

坚步踏地脚摇摆,挺直之身成拘曲,

泽润黑发成枯白,灵莹双目成朦胧,

司体头脑常昏眩,司听耳根渐聋暗,

红颊灰萎血海枯,面之中柱鼻梁塌。

骨之精华牙齿落,舌王颤抖话不清。病债高筑难还尽!

虽备饮食待亲友,邀请人众来者稀。

虽欲逃苦苦转多,说真实语无人听!

劳力呕心所养育,子女侄亲反成仇。

虽以资财作施舍,能报恩者有几人?

背后反咒‘老不死’!人老实在无意思!

若不痛识此真理,老苦转深难具说!

老来若不念佛法,真乃宿业难救矣!

趁此呼吸未断时,修正法兮必得益!”

 

新多姆说道:“唉!您所说的,我都亲自经验到了啊!再请您为我开示一下‘病苦’好吗?”

尊者以歌答曰:

“忧戚施主试谛听,我今为汝说‘病苦’。

疾病随时袭此身,侵扰身心受苦痛,

风病胆病及痰病,如魔降身(难摆脱)

烧灼血汁如沸水,病(毒)集聚于诸根。

虽卧舒适床榻上,辗转反侧不成眠。

宿世悭吝业感故,哺精美食反呕吐,

慎将病人置凉处,反觉燥热不能耐。

以暖热衣覆其身,反觉极冷胜寒冰,

亲友虽然四围绕,谁能代受一分苦?

巫祝医师虽善巧,宿业疾病难除愈,

未证‘无病’果位时,病苦汪洋难具说!

何日病来不可知,畏病应修正佛法。”

 

新多姆说道:“我在临死以前必定努力修法,现在请您为我开示一下‘死苦’的情形好吗?”

尊者以歌答曰:

悲戚施主1试谛听,‘死苦’如偿重利息,

一旦死期来临时,当被阎罗使者执,

此时富人之财物,堆聚成山亦无用!

力士利剑成废物,巧妇诡计徒枉然!

学者解说无用处,穷人无处诉冤苦,

狠人无用武之地,弱者难效狐逃逸,

支分各脉汇聚时,如被左右巨山压。

诸根之境齐聚消,良医束手希望绝,

巫师护使抱头窜,护法守者离踪影,兆头言说皆失效。

呼吸内外虽未断,身肉已沾死尸臭,全身肢节尽冷却。

或有濒临死亡时,不忘星占与推算;

或有嚎啕哀痛哭;或恋财物心难舍;

自己辛苦所聚财,尽为他人所享用。

心虽爱众独自去,好友见之欲呕吐。

珍惜之身被布裹2,带往远地抛除之。

火焚、投河或掷崖,葬者确使成空无。

嗟呼!施主应深思,如是惨凄能忍乎?

呼吸断灭于内时,虽有全世之财宝,

能于自己有何益?悭吝之人应深思!

慈爱亲友虽围绕,刹那丝毫不能助,

若知一切终将舍,深爱眷恋有何益?

死亡一旦降临时,舍却(如来)正法外,

任何其他难助益!是故施主应努力,

(速修正法)得把握,死时无惧亦无悔。”

 

新多姆3于是向尊者乞求法要,尊者传之,渠依之修持,于临命终时得入道之初阶。

此时,来赛朋启禀道:“尊者父子们是不会长期住在我们这里的,但无论如何请在这里住上几天吧!”经不住她的恳求,尊者就在她家中住了七天。此时雅龙的百姓们大家都在作擦擦。来赛(朋)说道:“尊者父子们是不是也要去看看作擦擦,散散心呢?”

尊者道:“我不想去。”

来赛朋说:“今天是大家行善的日子,我也想要为自己的佛堂里上一些供,所以我要去帮助大家作擦擦,这是利益众生的事情,我的小儿和绵羊请您照顾一下,家中的所有物件等也都请您照料一下。”说着她就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出去了。

尊者父子们整天闲逸自适,什么事也没有管,绵羊跑到田里去吃草,小孩没人照管,哭得喧天的时候,来赛朋回来了。看见尊者什么事也没有管,就说道:“别的事不管可以说得过去,但学佛的人是应该有大悲心的,那就应该对小儿和绵羊予以照顾,不要使他们不安和不适,这样做才算是行善吧,否则这样弃置不顾是否应该算作过失呢?”

尊者以歌答曰:

“我于大乐草原上,守护无转体绵羊,

血肉绵羊无暇看,汝来赛朋看护之。

我以慈悲之老母,守护明体之幼孩,

鼻涕孩童无暇看,汝来赛朋看护之。

无变禅观山冈上,勤护正念之‘擦擦’,

泥土擦擦无暇作,汝来赛朋可作之。

我于上部佛殿中,常供光明禅观灯,

棉花灯心无暇装,汝来赛朋安置之。

于此破烂幻身上,我勤拂拭诸习气,

清扫房屋我无暇,汝来赛朋可作之。

我于大千器皿中,观赏幻化之游戏,

洗涤碗碟我无暇,汝来赛朋可作之。”

 

来赛朋说:“尊者啊!请你不要太蔑视我们这些世俗人的好事可以吗?!我也曾经依止过别的上师喇嘛呀!”

尊者以歌答道:

“承事之师无慈悲,如供独角厉魔然,

自他二人皆受害。无菩提心之学佛,

如白痴人之愚行,徒增烦恼甚可怖4

具有偏私之布施,如酬宴会还人情,

激起多人之欲求,难于满足甚可怖4。

无根无实之供养,如彼骗子寄财宝,

终生祸乱甚可怖。无有悲心之施舍,

如掷腰带拴石柱,自被缠缚不能脱。

自心未调谈高见,如鼓哑喉吹大牛,

终坏因果甚可怖。不得心要之禅观,

如魔术师变换屋,认幻为真甚可怖。

因缘未现行(密)行,如彼疯人饮盐水,激增贪欲甚可怖。

搀和八法之持戒,如彼藏污之锦衣,内将腐烂甚可怖。

未断我欲之‘成就’,如手揉之成泥人,遇缘即碎甚可怖。”

 

来赛朋听了心生愧疚,在她的装饰品中取下一块大的玉石供养尊者,请求传法。尊者就向她唱了下面这首金刚句曲:

“智慧闪耀来赛朋,聪明富女试谛听。

当汝返观自身时,应舍爱乐而修观。

当汝返观自口时,口离言说而修观。

当汝返观自心时,应离妄念而修观。

身口意三离散乱,以无所修而修观。”

 

来赛朋依诀修持得了些觉受相,就到尊者面前来,唱了这首“七支供养曲”

“稀有尊者著布衣,无有顾虑自满者,

无有恐惧无求者5,离诸贪欲坚固者,

禁行惹巴前敬礼。大布衣前作供养,

密行者前虔忏悔。我师尊前敬随喜,

请转殊胜妙法轮。祈莫涅磐常住世。善业回向利众生。

当我返观自身时,难舍爱乐而修观,爱乐仍旧自然生。

当我返观自口时,难舍言谈而修观,心喜言谈仍难止。

当我返观自心时,难舍妄念而修观,妄念纷纷自然起。

身口意三离散乱,以无所修而修观,作意之修仍难止。

祈请授我对治法,除障增益之口诀。”

 

为了除遣她的障碍和增益她的禅观,尊者以歌答道:

“谛听!谛听!来赛朋。

汝若于身起爱乐,应舍亲眷及世人,

布施所集之资财,安住无贪无欲境。

若喜共人作言谈,应舍世间诸八法,

抛弃自傲与骄慢,安住无慢无傲境!

汝心若起诸妄念,应持自心正念钩,生死、涅磐二不著!

安住平等性境中,随显无迹心适然。

若必有所为而修,应于有情修慈悲,

观想自身成观音,观想上师常住顶,

持续修观空性理,回向深广大圆满,

应如是知修佛法。”

 

来赛朋依照尊者的指示修行后,终于成为一个上了道的瑜伽母。

这是新多姆和来赛朋的故事。

 

接下篇:第四九篇  被宰的羔羊


注释

1.原文作“具有出离心之施主试谛听。”

2.原文作“被摺成三折。”

3.前面作新多玛,此处则又写为新多姆。藏文之Ma.及Mo.常相通也。

4.“甚可怖”,原文为ya. Re.cha. 可能系ya. Re. Tsa.之误。

5.原文作She. dGos. Cah. 意义不明。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