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四九篇 被宰的羔羊


第四九篇  被宰的羔羊


接上篇:第四八篇 新多姆和来赛朋的故事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在雅龙腹窟居住的时候,他的心子惹琼巴难免有时心中会生起一点世间八法的欲望,尊者一再叮咛他要断舍这些念头。惹琼巴想道:“我不是已经舍弃了家乡,亦不为八法所染吗?”就启禀尊者道:“常言说:‘一个人如果舍弃了家乡,他的学佛已经成功了一半了。’这句话说得不对么?”

尊者道:“仅是这样是绝对不够的,听我歌曰:

一切部主1之体性,住于顶间大乐宫,

不为过染我上师,无量功德所庄严,

我目瞻仰无厌足,礼赞尊师马尔巴前。

虽舍家园游他乡,仍需如法循规行,

如思沽名及钓誉,终堕世间法网中。

虽舍承事上妙食,仍需自力而收藏,

若贪美味及饱足,终堕世间法网中。

虽舍毛料著披风,仍需循矩作缝纫,

若贪轻柔细麻衣,终堕世间法网中。

虽舍家宅住茅蓬,仍需循矩作补漏,

若贪威地及净厨2,终堕世间法网中。

虽舍广地种小田,仍需循矩植稼穑,

若贪时速收成多,终堕世间法网中。

轮回诸法无实根,深观无体不可得,

证此即是大涅磐,法性空寂遍一切,莫执瑜伽为常法!”

 

惹琼巴道:“真言乘乃是(极善巧的)方便道,如果依之而享用少许一点点的欲乐是否可以呢?”

尊者答道:“如果因享用欲乐而能助长修持,那是可以的。但如果修持反成为欲乐之助长,那就不可以了。当我在马尔巴恩师前学法的时候,他曾对我说道:‘你应该舍弃世间八法和欲乐,粗衣粝食的专志去修持。’我依嘱专修,因此在身心上产生了些微的功德。你也应该舍弃世间八法,莫要错过机会,专志去修行才好。”随即歌道:

“上师生平常记心,甘露训示勿暂忘。

切莫以为时间多,日后再修又何妨?

如此想法极愚蠢,错失机会断善根,

是故心应与法合,专志一意习禅观。

若贪此生来世苦,享眼前乐障碍出,

若思日后修不迟,此种想法甚愚痴!

人若畏死应自觉,应勤精进修正法,

造罪必然堕恶趣,心生欺诈终自毁。

心生恶念断福德,期后世福应勤修。

贪著美衣自心乱,贪鲜美食造罪行。

喜悦耳言坏佛说,舍八法兮修正法!

欲成富翁招敌怨,眷属众多懊恼频,

集聚财物生邪见,心与法合兮应勤修!

能修,心必生证悟,不能,口说成谎骗。

长恒修持甚稀有,故应离散精进修。

心契佛法随时乐,独居必竟最殊胜,

如宝禅观明空定,惹琼吾子兮常记心!”

 

尊者观察后,觉得惹琼巴对世间八法的欲望虽然少了几许,但仍不能完全断除。因此想道:“应该想法子激励他的出离心才好。”于是,一天就带惹琼巴到雅龙的市场去,那时来了许多印度边界的商人。尊者和惹琼巴就走到市集去乞食。看见一排一排的肉砌成像墙壁一样,(牛羊)的头堆成像山一样,(牛羊)的皮铺展在地上(满街都是),屠宰所流的血如湖水一样的流漩。还有那些许多待宰的牲畜被绑在椿上。在这些畜牲群中,有一个从蒙境来的一只手臂拘挛的老头子,(正在屠宰)一头大黑羊,用手伸到羊肚子里面去掏其内脏,羊的肠子长垒垒地就掉在身体外面。此时那黑羊拼力挣扎着逃跑出来,在极恐惧中大声地哀叫,混身猛烈地颤抖着,蹒跚走到尊者父子的面前来求庇怙,尊者见状忍不住眼中簌簌地流下许多泪来,立时就对着黑羊修了迁识法,将羊的神识立予超度,引入菩提道中,在难以忍受的极端大悲中,尊者唱了下面这首歌:

“嗟呼!悲哉!

轮回诸有情,何不向上看取解脱道?!

业苦哀号呼声令人悲!错以人身有暇何愚昧!

屠杀无辜众生甚可悯,所行自找苦恼甚伤哉,杀戮父母罪肉排成墙。

嗟呼!何事较此更可悲!流血成渠何去何从哉?

肚虽饥饿忍食此肉耶?如斯愚昧造罪深可哀!

重障无明愚痴蒙蔽故,罪报自受舍己尚有谁?见此逆行我心甚痛哉!

业重之人事烦忙,所作无非多造罪!

未尝片刻思来世,思罪行兮心惶惑!

见斯人兮我心畏,惹琼吾子今见否?见已不念正法耶?

思此悲痛应椎心,恼逼不觉心风生。

修行应往山崖去,思兮应思上师恩,

逃避应离罪行根,舍弃应舍世间法,

受持应守修观誓,若能善思此语意,应尽形寿修佛法。”

 

惹琼巴心中极为悲痛,从心底生起了强烈的出离之念,不觉流下许多泪来说道:“上师啊!我从今以后一定遵照您的训示舍弃世间八法和造罪之食,专志去修行,现在我们主仆二人到哪一个寂静的山中去修呢?”尊者以歌答道:

“嗟呼!轮回众有情,恶业蒙蔽愚痴重,

妄念之贼万千生,使心散乱难暂停,

教彼习禅甚要哉!应勤守护克散乱。

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

你我老小二惹巴,前往雪山3习禅去。

轮回路途险又长,五毒盗匪狠暴狂,

持明体儿甚紧要,应觅智慧守门者。

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

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

罪过之山厚又高,烦恼猎人(鹰)犬恶,

三昧走兽易捕杀,应避真实(空性)处。

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

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

于此幻身破烂屋,日日食消风雨侵,

年月累积雨滴漏,幻身破屋终毁灭,应勤补漏死无悔。

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

轮回大海深又深,明体浮囊作依载,

迷乱汹浪甚危故,急避无二岛屿去。

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

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

贪欲草原极广阔,家庭泥淖陷人深,

大象陷入应奋离,速寻解脱安稳地。

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

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

小乘见、修甚误人,劣慧自扰无事忙,

六道险崖易堕落,(应避无上解脱地)

罪业深重之众人,从不念及死将至,

你我老小二惹巴,拉息雪山习禅去!”

 

歌毕,尊者主仆二人即走离市集,其时,市场中由外地来的人,和本地的人都不由自主的对尊者生起了信心,大家都争着来供养尊者,但尊者对他们说道:“你们的供食是造罪而来的,你们的供养是属于世间八法的。”不肯接受,带着惹琼巴到拉息雪山去了。

这是“有备则无惧死亡”的训示。

 

接下第五十篇 瑜伽饮酒歌


注释

1.一切部主此处大概指五方五部之佛陀坛城之总主。

2.原文意义不易明了。

3.原文作“拉息雪山”。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