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五十篇 瑜伽饮酒歌


第五十篇  瑜伽饮酒歌


接上篇:第四九篇 被宰的羔羊


尊者密勒日巴父子在拉息雪山的大降魔窟中居住的时候,许多非人鬼众齐来变现种种凶恶可怖的境象作扰。惹琼巴(甚至不能安宁的静坐)所以他只好独自躲在后面的窟室里,把自己隐藏在三昧中才能悄悄地住下去。这些精灵鬼众对尊者一面显现出各种狰狞的凶相,一面投掷种种矢石,疾如骤雨,又大声喊叫道:“你的血和肉,我们谁要拿走就拿走!”同时发出种种的丑恶的声音。尊者就对他们歌道:

“祈请上师赐吉祥,

清凉热恼及毒怨,汝等恶鬼深可悯,

女魔万军烦恼炽,恶意毒心串习故,

常乐损恼诸众生,喜啖血肉之食故,

勇于断命及,由此投生饿鬼道,

得报鄙恶下贱身,多行恶业堕地狱。

从不思念解脱因,何得解脱之方便?(常期堕落)深可悯!

我住空性金刚座,以神通力变化身,

汝曹若能夺我身,有何不可甚快哉!众鬼集此亦乐哉!”

 

歌毕,尊者随即进入水遍处三昧。片刻间,较前更多的精灵鬼神皆来集聚。其中有一异常可怖的女鬼说道:“他是什么人啊?”另一个魔鬼说道:“他刚才就在这个水(池)前面坐著的。”说着就把一块小石弄落在水池中了。尊者忽的全身赤裸突然出现在魔众的面前,众魔见状大惊窜逃而去。过了不久,魔众又回来再度变现各种魔境来侵扰尊者,但毫不发生作用。于是他们说道:“让我们和解了吧!”

尊者心住大悲以歌答曰:

“诸魔鬼妖善谛听,汝等恶业魔军众,由众业故自受报。

我已究竟法性地,现证万显皆法身,魔军于我成庄严。

鬼魔谛听善谛听,汝等若皈依三宝,必能投生善妙地;

若能不食血与肉,必获善界趋解脱;

若于众生不损恼,必能速趣菩提道;

若舍不善及罪行,即能趋入佛陀教;

若能奉行十善法,则能了达上师诀;

若能息灭三门扰,则能趋入持明道;

若能持守坚誓戒,你我谐如达和解;

若能奉持三昧耶,必获诸佛之摄受。”

 

众魔听了此歌都生起了信心,对适才侵扰尊者的罪行皆诚心忏悔。然后说道:“从此我等将为仆为奴,听奉尊者的命令。现在请您传给我们一些法要吧!”

尊者就对他们说皈依及发心,讲述业果不坏的道理。众魔皆把自己的命根和心根供奉尊者,然后离去。

随后尊者就问惹琼巴道:“昨天晚上你看见什么了吗?”

惹琼巴说道:“昨夜我在光明定中看见一桩很有趣的事。我看见有一个人向尊者的床上掷下一个小石头,不知击中了尊者的身体没有?”

尊者说道:“昨夜我因为感到非常喜悦的觉受,身体融化成了水。也不知是否有一小石击中了我,但现在觉得身体上部此处略感不适,你现在替我检查一下。”

言毕,尊者即再度(进入水大遍处三摩地,)使全身变化成水。惹琼巴(果然看见小石在水中,)遂将小石取去,尊者身体遂康复如旧。

不久,许多弟子们都来朝谒尊者。尊者对他们说道:“让我们到拉息雪山前面的那座高山上去游耍一番好吗?”

徒众们说道:“尊者现在已经年迈了,恐怕爬不上那座高山,所以最好还是不要去吧!”

尊者道:“我也许可以很容易的登上那座山吧!”随即歌道:

“敬礼一切诸上师。

今日密勒兴致高,雀跃欲登彼高山,惟我色力衰朽矣。

密勒日巴年老矣,山兮巍巍不动摇,

安得效汝常自在,酣然不动卧千古!”

 

尊者甫唱毕此歌,双足已经站立在(对面)一个山穴的山尖上了。尊者继续飞升直至山顶,在虹彩围绕中稍坐,旋又继续飞到那座最高峰的尖颠上说道:“我现在需要人来替我斟酒,你们也上来吧!”徒众们问道:“请指示我们怎样才能到山顶去呢?我们又如何向您斟酒呢?”

尊者说道:“如果要想上到这个山顶上,就必须要这样去修持,听我歌曰:

尔等若欲登山顶,应持自心之光明,

应调自心如柔棉(?)应结广大之巨结,应持修禅似钢钩。

若能如是而修观,则能攀登此山顶,

观赏壮阔之景色,畅饮觉受之美酒。

具足善根之男女,入内观赏得满足,

不具根器之众人,只得留外(徒徘徊),权饮乏味之薄浆。

人若不能修菩提,应自策勉生善趣。”

 

惹琼巴说道:“请您指示一个既能修持菩提又能饮酒之道好吗?”

尊者答道:“最好的方法是遵循马尔巴上师之道,像这样的去饮酒:

于心要义得自在,本体如如常相续,

(如是成就之亲教),译师马尔巴前敬礼。

父师体性如虚空,光明广大极清净,

如彼日月照一切,辉耀众木无高下,

如佛大师罗扎巴,常住我顶作庄严。

六道主翁之人类,春秋二季一切时,

勤酿无实之稼禾,作酒痛饮闹哄哄,

吾等修持(瑜伽士),亦应酿酒饮畅怀。

酿酒之法应如是:

身口意三作灶石,(诸法)空性作铜锅,

盛以青稞白净分,灌注正念大悲水,

点燃熊熊智慧火,煎煮麦浆离中边。

(然后再于旷阔地),平等性之大原中,高竖大乐之旗杆,

放入口诀之酵母,畅卧四无量心垫。

随将酵酿多即一,灌入有为瓦罐中,

方便智慧无二增,五种净智醇酒成。

再以如意之筛具,滤出无漏甘露酒。

因即清净兮噜嘎,缘即法性兮噜嘎,

色即莲花兮噜嘎,味即金刚兮噜嘎,

香即众多兮噜嘎,触即媚喜兮噜嘎。

我所饮者瑜伽酒,初饮法身极明显,

再饮报身得圆满,复饮化身显无尽。

无断常恒之啤酒,具根饮之如甘露,薄根之人难享受。

我今再说一譬喻:

法性醇酿之因中,生发味美之醇酒,

供奉上师及佛陀,具足三种圆满者。

智慧方便中道处,常持净戒三昧耶,坛城圣众皆欢喜。

此酒共不共成就,能育胜妙之觉受,成满自他之愿求。

六种庄严酒杓中,具有口传之醇酒,

此酒下喉大乐炽,瑜伽之酒如是饮,是为不共殊胜法,

其行超特胜一切,希奇希奇甚希奇!”

 

徒众大家听了尊者的歌之后,都生起了决定的信解。

这是尊者在大窟中降魔和出外游赏时所唱的饮酒歌。

 

接下第五一篇 对惹琼巴之衷心忠告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