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月禅堂微聊录之八——三个层面的我执与质疑(下之二)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古月禅堂微聊录之八——三个层面的我执与质疑(下之二)


——第三层面:阿赖耶识的质疑(下)

一、翻破八识全体:禅宗中的话头与疑情

二、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三、三个层面的质疑涵摄了哪些法门的精要?

四、简单原则:百种精华摄于一体的修持引导法门

五、禅修中的歧途:止、作、任、灭四病及个案

六、附问:如何辨别第八识中清明、空境的禅定?



  一、翻破八识全体:禅宗中的话头与疑情

   第三层面的质疑,举例讲禅宗里头参“我是谁”的话头,“念佛是谁啊?”、“拖死尸的是谁啊?”像这样凡是能触及到第八根本识的话头和疑情,也都是可以直接突破阿赖耶识的参修方法。另外,第三层面的质疑,也可以结合第二层面,也就是两个层面一起来参修,例如:当感觉到有个:

  “正在受苦的我” 

  “正在受焦虑的我”

  “正在受伤害的我”

  ……等等时,在这里头质疑者既可以观察到“受苦、受焦虑、受伤害”等情绪和心相的内容,同时还可以直觉到这里头是否仍潜藏着一个“承受者的我”呢?所以直接在第三层面上质疑就是:

      谁受苦(或:受苦的是谁)?

   谁焦虑(或:焦虑的是谁)?

   谁受伤害(或:受伤害的谁)?

   如果是一位已从第一层面“我所有”的认同执着中摆脱出来的人,这时再做第二、第三层面的质疑,那么他这个质疑“是谁?”的着力点,就会很自然清晰地凸显了出来,而不是从前那种彷徨无措、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的情况,这也是禅心自己一路参过来后深有感触的经验,一旦有了些从“身我”的执着中摆脱出来的见修之力量后,那么“心”的禅定、心的现象会自然现前,同时一把就能逮住它,这时,自己就能毫无困难地直接在“心”上用功夫了。

   又如感觉“正在无聊、正在苦闷”时,那就马上质疑:“是什么或者谁在无聊、谁在苦闷?”如果有人说这样太直接、太近了,所以还是不懂得看,那么就请他去凝视、质疑这个:

  “说不懂得看的又是谁?”

   去年印了本《禅门精粹》给你们,这里头我先避开绕路说禅的部分,先粹集了一些禅宗历代祖师直说易懂的精华给你们这些初学者去熟读参悟,在这本册子的135页有一段从《续指月录》里摘出来的、天琦本瑞禅师的开示,看过没有呢?这段开示特别好,因为禅师很直接地告诉了我们如何随时起疑情,很多人经常一脸苦恼相地来问我说:“师父啊,怎么起疑情啊,这个疑情怎么起的啊,我真的不懂如何起疑情啊?”

   一听到这些话,我就想骂人,为什么呢?你能问这话不正是疑情起来了吗?你说“我不懂啊”,这个“不懂啊、不知道啊”不就是你心里的疑情吗?所以我真的很想抄棍子打人,都是一心习惯了向外狂奔,不回头看自己内心的状态,还要来再三向外问我!


二、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

   好,《续指月录》中天琦本瑞禅师的开示,我们拿出来再学习一下:

 “须知见性成佛,性乃不是见他人之性,佛乃不是成他人之佛,决定是汝诸人本有之性,与十方法界,秋毫不昧,人人本具,个个不无。但向二六时中,一一之处,回光返照,看是阿谁?不得执定只在一处,须是于一切处,大起疑情,将高就下,将错就错,一丝一毫,毋令放过。行时便看者(这)行底是谁?住时便看者住底是谁?坐时便看得坐底是谁?卧时便看者卧底是谁?见色时便看者见底是谁?知一法时便看者知底是谁?乃至语默动静,回头转脑,屙屎放尿,著衣吃饭,迎宾待客,周旋往返,一一返看,昼夜无疲。倘若一念忘了,便看者忘了底是谁?妄想起时,便看者妄想底是谁?你道不会,只者不会底又是谁?现今疑虑,你看者疑虑底又是阿谁?如是看来看去,不妨头头独露,法法全彰,万境不能侵,诸缘不能入,得失是非都无缝隙,明暗色空了无彼此。山河大地,日月星辰,尽圣尽凡,都卢(全部、都)只是一个谁字,更无别念。上下无路,进退无门,山穷水尽,情消见绝,豁然爆地一声,方知非假他求。不是一番寒彻骨,争(怎)得梅花扑鼻香。”


   这段告诉我们怎么随时起疑情的开示非常到位,白话说一下大意就是:

   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你随时要记得回光返照,(所谓回光返照,就是我们做《基础禅观》时强调的凝视),返观我是谁?(凝视的质疑),你要在一切处、一切时起大疑情,一丝一毫的功夫和时光都不要放过。比如你走路的时候,就问问走路的是谁?在停下来的时候就凝视停下来的是谁?坐下来的时候就质疑坐下来的是谁?乃至一切语默动静、回头转脑、屙屎放尿、穿衣吃饭、迎宾送客、周旋往返,一一返看,一一凝视和质疑,昼夜不知疲倦地去返看。如果你说一念忘了,那就看忘了的是谁啊!妄想起时、念头起时,就看这起妄想的、起念头的是谁啊!如果你讲我笨不会返看、不会凝视,那就赶快回头看这个讲笨的、不会看的、不会凝视的又是谁啊?!这样凝视来凝视去,疑来疑去,你也不管它万法如何热闹,如何显现,你只管随时把凝视的质疑提起来,直到万境不能侵、诸缘不能入、得失是非都没有半点缝隙,这个时候一滴雨都泼不进来,明暗空色了无彼此的时候,整个人都与疑情进入了合一的境界。这个时候什么山河大地,什么日月星辰,一切圣人与凡人,统统都被一个“谁”字笼罩了,更没有其他的心念。上下无路,进退无门,山穷水尽,情消见绝。突然爆地一声,疑情拶碎,彻见到全体本性了,这个时候才晓得一切不假他求!“不是一番寒彻骨,争(怎)得梅花扑鼻香。”

   所以说趁活着的时候赶快真参实悟,功夫要踏实,见地要透彻,悟处要稳当,见地和功夫都要打成一片,假如不是这样,一口气不来的时候,阎王爷索命的时候,这个时候啊,悲爱缠绵,眼中流泪,心中彷徨,凄凄惨惨,一无所据,不知去向。到这时手忙脚乱,内心就像热锅上的蚂蚁般痛楚万分,眼看着孤零零走上黄泉路,一辈子赚来的财富、名声这时都不管用,眼巴巴地一个都带不走,一大堆的亲朋好友,权贵势力这时个个都帮不上忙,平时累积的学问、佛法知识到这里丝毫也用不上!那个恐惧啊无法形容,这一生又白白虚度过去了。

   唐朝黄檗禅师痛批参禅学道却不肯做踏实功夫的人说:有些人自恃一点理解而来的知见,自认为一切无修,什么都不要了,才看到别人做功夫(参禅打坐起疑情),就冷笑、嘲笑:还有这个东西在,还要这个?其实他才一冷笑,早就落到了贡高我慢的情识分别中而不晓得了。没有痛做过工夫的人,没有彻底大死一番过,看他平时读过万卷经书,到了这时却一点力气也用不上,一点干巴巴的智慧到这里全都使不上劲!所以禅师劝我们趁现在色身还健康的时候,赶快起疑情、做功夫,有很多人跟我讲他现在忙,学佛参禅只能等退休之后才有时间,好吧,那就等你退休吧,那个时候你可能高血压,可能糖尿病、心脏病……等等一大堆,然后还要忙着带孙子孙女,这时耳朵不灵光,眼睛也花了,才一打个坐就头昏脑胀浑身难受,听讲课吧什么又记不住。这样的话,我觉得只有等到将来有天躺到医院的病床上,全身上下插着大大小小的管子时,这个时候才真的有空了,以前一辈子为了钱财而努力,这时钱财终于也可以为自己奋斗了;平时都是自己服侍别人,这时终于别人来服侍自己了,这时真的有空可以起疑情准备后事、大事了…


三、三个层面的质疑涵摄了哪些法门的精要

   好,这些天来我们把前六识,以及第七识、第八阿赖耶识三个层面的我执和质疑,就这样大概地讨论了一下,这里面涉及了小乘佛法、大乘佛法乃至禅宗和大圆满的诸多范围,当然,我也只是就自己的程度、自己闻思修的经验范围来给大家明理一下,为大家理出三个实际修持的路径,你要学小乘,这里头以质疑“身无我”的内观法门为基础;你要参禅呢,这里头包含了参话头的疑情,甚至你要修大圆满,这里头也都含摄了大圆满中最核心和直指心法的窍诀。

   为什么我要给大家理出这样一条三个层面的修持途径呢?这个我也强调过很多次,因为一说到佛法,你可能就会想到佛陀演说过的经典和教法浩如烟海,理论上博大精深,几辈子都看不完学不完,人的寿命很无常啊,尤其是我们居士们,首先你有那么多不得已的世间法要去应付,又要想着闻思很多的佛经佛理,还要挂念着课诵和修持,怎么忙得过来呢?


四、简单原则:百种精华摄于一体的修持引导法门

   所以禅某人经常说,我们汉传八大宗派中,千百年来为什么只有念佛号的净土宗和禅宗能传下来,并且一直盛行在中华大地上呢?原因当然不少,禅心只指出一点就是:因为这两宗符合了心理学中的简单原则!中国佛法的其他各宗,比如唯识宗、华严宗和天台宗等等,这些宗派理论上高深难彻,观修上复杂繁多,所以上千年来,这些经典和法门,只被极少数有充足时间、精力和高智商的人们去研究和学习了,而大众化的心理,是越简单越接受,越简单的越容易普及,所以看现在的高科技,比如手机和电脑都讲智能化,越智能化、操作简单化的产品就越被大众喜爱和接受。

   我们看净土宗中的一句佛号,禅宗中的一个话头,就可以涵摄全部佛法中“了生脱死”的道理,那么大圆满呢?你再看看到了大圆满里头,全部的佛法,所有九乘次第的精华,全都荟萃到了几张纸就可以写完的耳传引导修法里头,你即使不懂很多佛法中的道理,但能依摄千百种精华于一体、能现证解脱之道的成熟窍诀引导法去做修持,那么在这一生当中,要证得“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普贤如来之本性,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以前多次禅七的时候我们反复讲过:做《基础禅观》的质疑观修时,不需要讲很多的教法教理,只着重引导坐上如何实修、坐下如何运用的操作方法就行了。等你真修了后,有问题我们随时做问答、随时做勘验,这里头包括了经验讲解,心法直指以及操作方法的最直接介绍。总之,你在专修的时候,请放下所有的书本和理论。那么《基础禅观》中三个层面的质疑和观修,这次我也是头一回地结合大乘教法中的原理,藉这次闻思华严宗密大师《原人论》的机会,次第化地阐释给大家来听闻一下。


五、禅修中的歧途:止、作、任、灭四病及个案

   三个层面的修持中,又以参透第三个层面——阿赖耶识的状态为最难。无论是修大圆满和参禅的人,都容易在这里发生错误或者歧途。比如《圆觉经》里头也提到参禅学道用功的四种通病:止病、作病、任病、灭病。所谓止病,就是参禅修定后,以一切念头不生起的境界为解脱;还有的讲“分别是识、不分别是智”,其实是落到了止病里头,因为彻见本性的人,分别和不分别都是佛性全体妙用的流露。

   作病:作病的范围很广,可以讲一切要“舍妄求真”的范围都是作病,“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这也是作病,又比如思维一切法空,心里面不断念“空、空、空”,最后终于获得了一个“空”的禅定,这就是意识中造作出来的一个空定,也即是作病;

   任病:就像前天讲到的,只要清清楚楚地看着一切念头的来来去去,起时随它起,灭时随他灭,对境无心,其他什么都不管,这并非是什么解脱的境界,只是任病而已。

   灭病:比如在阿赖耶识的状态中,断绝一切其他觉受,只剩下一个无边广大的空境,有些人形容天地合一、无我无他,实际是“无记空”的灭病。

   早两天不是也讲到了一点点自己小时候的经验呢,大概是哪辈子有修过禅定的习气吧,所以禅某人那么小的时候,就常常出现自发安住到空广无边这样阿赖耶识的寂静定境中而说不出话来的现象,那个时候父母亲随便把我放哪里,比如他们(七十年代)出工时把我放到田埂上,我也是一动不动地在那里安住,最经常的情形是自己靠墙而座,几个小时甚至整天都在这个状态里头,这种状态不要说看念头,就是要生起一个具体的念头来都是无比困难的。上次我说过了,这个经验里头还有一片白光明,就像同性相斥的磁力一样直接把要生起的粗大念头给挡掉了,这时虽然心中能很清醒地照到外境的来去现象,但根本就起不了分别的念头,遇到人来更是叫不出口,也没办法了。但这个是不是解脱呢,以我后来的回忆,根本是没有的!当然,我这个情况差不多到了七岁才开始逐渐消退了,因为六岁半时,爸爸领着我去报名读书,那位接待的老师非得要我把一到十这十个数字念出来,才准入学,结果我因为一直安住在那个状态里头,硬是张口结舌地说不上话来!爸爸很生气,就在当天从学校回家的路边,折了很多小树条做成鞭条,然后很生气地叫我念数字,念不出就噼里啪啦一顿抽打,这样一直打了几年,我也努力要从这个状态中摆脱出来读书啊,否则被老爸天天打,这样一直到了十二岁,就什么都没有了。

   堪布师父也给我讲过很多藏人的例子,比如新龙那里,有位出了名的成就者上师,闭关了整整三十年,以为自己早已大彻大悟,因为日日夜夜,他都能安住在寂止的定境中很快乐,后来他去了大成就者门(明)色仁波切那里,门色仁波切传法并带修后,才立地真正顿悟,当场嚎啕大哭:三十年来的修持,原来全盘都是错的!

   新龙那边,还有一位闭关了二十几年的喇嘛,二十多年中,头发一次也没剪过,拖在地上很长很长,他也自认为自己大彻大悟、日夜一如了呢!所以不肯出关去找任何高僧大德求印证。但是有位大圆满的上师去他的关房外,观察他的修证,知道他修错了,就朝里面喊:“你不可以再闭关了,快去辽西寺请阿格旺波上师印证一下吧!“听到阿格旺波尊者的名号,触动了他的心弦,于是出关去辽西拜见了上师,结果也是遍知上师一传法加持,才真正见到了实相本来面目,当即痛哭一场!

   又比如我们都见过的赤诚喇嘛,他十五年中都在很高的山上打坐,前面六年也都掉到“深奥”的禅定境界中去了,以为自己修的大圆满正确无误,已经开悟了,直到六年后的一天,他刚打坐完,准备起身烧茶,就在起身拿茶壶的那个刹那,从前阿赖耶识的禅定被粉碎了,不依于对境、大圆满真实明智本性的智慧赤裸了出来,他这才晓得从前全盘皆非的错误是多么地可笑了。

       藏地传大圆满的上师们在传授到这里时,往往都会列举了很多这方面修持错误的案例。比如禅心的道友塔巴江泽,他的根本上师跟他们讲到:有位活佛听完大圆满的窍诀后,就立刻到山上闭关了,这样一直专修了十年,后来到具证量的大德处印证,结果他修的大圆满全都是错误的,最后他自己也说‘我十年吃的东西都浪费了!’


六、附问:如何辨别第八识中清明、空境的禅定?

 请问师父:落入第八识清明、空境的禅定是怎样的?突破这种境界后又是怎样的?

   答:认同了“清明”、“空广”为自我,没有穿透清明和空广的本质。没有穿透本质的意思,就是第七识的我见还极微细地把这个“清明”的觉受、“空”的觉受执取为常我,即第七识的见分缘第八识的见分而成“我相”,有一点需要明白的是:第七识的自体分即是第八识的见分,所以只有第八识的见分、也就是第七识的自体分被勘破之后才能转成为本觉的智慧,否则的话,继续安住在这个清明和空无的境界,都可能会堕入到什么“梵我一如”、“人天合一”的认同里头去。

  以执取清明来打个比方: 就像还须透过一面全方位的镜子看到的虚空。你看不见这面全方位的镜子之实执就在你的面前,自以为没有镜子,而直接看到了里里外外的虚空,这表示了只有清明的禅定,而没有直穿赤裸的智慧,因为第七识的我见,仍然把这面镜子以及镜子映现的虚空,认同为实际存在着的“自我”。

   反之,如果穿透、粉碎了这个镜相的“自我”,第八识的见分(即第七识的自体分)自然转识成智,这时全体的识就是全体的智,所以禅师们讲全部的根、尘、识都是佛性的流露,这时八识种子和盘托出,成为佛性全体大用的境界,没有到这里,一假就统统假,被妄识所转、所依附之故;透过这里之后,一真一切真,如同到了黄金岛屿,一金一切金。又像禅师们讲到的:郁郁黄花,无非般若;青青翠竹,总是真如。大地山河,皆为佛性;天宫地狱,总属净土;烦恼五毒,无异菩提;嬉笑言谈,真心妙用;扬眉瞬目,佛法宣流!

   总之,没到这里之前,你怎么样都不是的;既彻底透过之后,现在怎么样都是的哦!因此说,我们现在知道了有这种解脱生死烦恼、如鸟出牢笼般的大自在之可能,不正是值得我们拼此一生奋力去参禅、奋力去起大疑情的原因吗?

   古月禅堂讲释录  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