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翻译遍知阿格旺波尊者自传的缘起及插曲






翻译遍知阿格旺波尊者自传的缘起及插曲

 

 

、请求怙主仁波切的开许

 

回想2001年的上半年,禅心为了稳固与增上自己的信心,亦更为了让更多有福报的汉族人,了知心髓传承教法、以及诸上师们真实不虚的功德,一直就想着有人能将三恩怙主上师、松吉泽仁仁波切前世的《自传》翻译出来。当时,具恩上师正在辽西圆林的莲花苑内闭关,禅心因为得到开许的原因,可以每周前往。因此专门前去顶礼祈求说:“上师仁波切啊!为了使更多有缘人能获得解脱的机会,增上我们众汉族弟子的信心,请您大发慈悲,开许把您前世的传记等翻译成汉文吧!”

 

具恩上师问道:“哦!有谁能翻译(这传记)呢?”

 

“请堪布迦造喇嘛翻译吧!他是门色(明)仁波切的亲弟子,毕业于西藏大学,精通汉语,大圆满的证悟方面更是出色,请他翻译是最好不过的了!” 我回答说。

 

“那么,等他来了以后我们再商量吧!”怙主仁波切回答说。

 

堪布师父来辽西圆林后,我马上前往告诉这事,并再三祈请他去请求具恩怙主上师仁波切开许翻译。为了利益我等众生,堪布上师也如实去请问了仁波切,后来又请示了噶陀佛学院的导师阿松丹巴大堪布,大堪布很高兴地一口就答应了;并且,大堪布上师也亲自去祈请具恩上师的开许,具恩怙主上师终于应允了我们的祈请。

 

不过后来堪布才告诉我说:“当时怙主仁波切并没有同意把全书都完整地翻出来,只开许了将《自传》中前面及后面部分翻译,而中间生圆次第和大圆满正行不能译出。”后来之所以全部翻译,是因为持明无畏洲(吉美林巴)尊者的转世化身---阿拉桑噶土登尼玛(任噶)仁波切也将藏文版的《阿格旺波尊者自传》在四川民族出版社公开出版了的缘故。怙主仁波切这样说道:“既然藏文版的都公开出书了,那译成的汉文版也就可以公开吧!”

 

二、译者觉海堪布师父的肺腑之言

 

此后,觉海堪布师父开始口译遍知阿格旺波尊者的《自传幻化戏论》,禅心也全程参与笔录等协助,期间觉海师父多次对禅心说:“这本《自传》,实际上就是一本大圆满正行的窍诀精华,是无上的法宝!阿格旺波仁波切于传记中,也明确交代了是尚有诸空行母余温窍诀的精华。这在以前来说,没有得到大圆满的灌顶和心髓正行的口耳传承之前,是没有资格听这传记的传承的!更不要说还在没有获得传记的传承前就读它了。”

 

又说:“以前我的具恩上师门色仁波切就从来没有传过此传记,也不是门色上师不传,而是当他每次一开始要给弟子们传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发自肺腑地痛哭着说:‘我的具恩根本上师哪!我的具恩根本上师啊!’……就这样没有办法传下去!后来,我是在阿松丹巴大堪布前求得此法宝的;不光是求,还认真作了实修。现在要把它翻译出来,并公开流通,说内心话,我不敢啊!如果是别人来翻译,我不会管他,我也完全不须要译几本书来出名,因为这牵涉到泄密啊!而且公开后传记的无上加持力就会减少甚至消失……作为我个人来说,以前也从未破过三昧耶,那为什么现在要去破呢?如果破失三昧耶,是要下金刚地狱的啊!难道我很想去金刚地狱吗?”

 

“比如,阿格旺波仁波切一次在为堪布邬金仁增等三位非常优秀的弟子传讲圆满次第的引导时,这还不是大圆满正行的窍诀,尊者的鼻子开始流血,于是尊者连连说道:‘哦,空行母是这样舍不得呀!空行母是这样舍不得呀!’这也就是说,如果密法不守秘,则法界中的空行母都会不高兴,必会受到空行护法的严惩,一切的加持也将消失,这样破失三昧耶的话,那命终就只有堕落金刚地狱了!连阿格旺波这样的大成就者都会流鼻血,那像我小小的迦造喇嘛头痛就更不用说了(堪布翻译时曾一度出现头痛)!所以大家一定要好好发心,要尊重法,过去是弟子们反复而虔诚地向上师求法,而现在却是上师来求弟子听法,千万不要有像现在这样的末法颠倒行为!多念诵金刚萨垛百字明忏悔才是!”

 

“所以就翻译此传记与否,我也曾再三请示辽西怙主仁波切阿松丹巴大堪布,因为阿松堪布是给我传这传记的具恩上师,而仁波切就是阿格旺波,现在他们都很乐意将传记翻译出来,真是不可思议!土登尼玛仁波切是真正无畏洲(吉美林巴)的转世化身,他也将藏文版的《阿格旺波尊者自传》在民族出版社公开出版了,他说这传记太好太难得了,如果还不及时进行抢救的话,以后很可能会失传!那天土登尼玛仁波切从美国打电话来,问我最近是否在搞翻译?我到是一下把这事忘了而说没有,看来仁波切他可能是神通知道了(这事)。”

 

因此,为了消除不如法的罪障过,禅心发愿并念满了十万百字明,另外两位后来参与进来整理、校对《自传》的师兄也各自发愿诵满了五万百字明咒。

 

三、一个小插曲

 

有个小插曲故事顺便也说一下,堪布觉海师父在翻译期间,重点工作还是在《大圆满经典总汇》(《噶玛》)的搜集、整理上。期间堪布师父几次开玩笑地对禅心说道:“如果有一辆小型越野车,那对搜集、编译大圆满噶玛工作很有帮助,但这只是想想而已,动辄数十万的车,我小小的穷鬼迦造喇嘛是买不起的!”

 

结果,有一天禅心坐在翻译的桌子边上累得不行,合眼打算略为休息一会。才一闭眼,自己身在一辆白色的(雪佛兰)越野车上,伟大的吉美林巴尊者的意化身---喇嘛阿拉桑噶土登尼玛仁波切坐在车子副驾驶的位子上。一吃惊就回神过来,禅心马上兴奋地报告堪布上师:“堪布您不用忧心,土登尼玛仁波切会供养一辆车子给您的!”

 

堪布师父笑了笑:“哦,真的吗?”

 

后来不久,土登尼玛仁波切考虑到堪布藏汉两地四处奔波、工作的需要,在国外化缘,购置了一辆跟禅心所见一模一样的雪佛兰越野车送给了堪布。在圆满结束噶玛的校对工作后,堪布上师就将自己在成都的一套工作室连同车子一起全都卖了,这样将卖房、卖车所得的款数,全部用于免费赠送印刷出版《噶玛》的经费中。

 

四、至尊怙主仁波切的开示:慈悲再开许

 

《自传幻化戏论》终于翻译完毕并即将付梓出版前,至尊怙主上师松吉泽仁仁波切为自传一书特别题词并开示说:“获得大圆满的四级灌顶,同时已经圆满五加行的弟子,方可阅读此甚深秘密传记!”

 

因此,不堪器者喜绕桑波我,于数次拜见怙主上师时的机会中斗胆请求曰:“具恩上师仁波切啊,能否从《自传》中,摘录出一般未获得灌顶、也尚没有圆满前行的弟子,以及一般佛法信众皆可阅读的内容,另行编撰成文,以满足他们的愿望?……”怙主上师当即欢喜应曰:“好吧,可以的,这件事你可以做的!”


尽管怙主上师慈悲欢喜应诺,但后来编撰之事,却一拖再拖,一晃十年过去,竟然一直未能实行,思之有违当初发心与怙主上师莲足前的承诺,不觉通身汗然。

 

五、汇集通俗可读的普传简略本

 

早几年前,禅心在上方禅院多次举行禅七、领众专修期间,发现本地诸多本传承中的弟子们,尽管每日不间断地祈祷历代传承上师,念诵传承祈祷颂等,虽然人皆持有一册祖师传记,征询之下,对于历代圣胜上师们的本生事迹,竟然毫无了解者有之,了解一、二者有之,鲜有能知其更多与准确者,甚至祖师之间的名号,张冠李戴者也不乏其人。也许是原书过于深奥,或者认为晦涩难懂之故而没能用心研读吧?今应古月禅堂诸多师兄弟们的要求之缘起,始能重为此事。并藉此机缘,将禅堂所奉修的传承教法,尤其是《龙钦宁体》与《遍空自解》的传承历史、教法简介、见修概略,尤其是历代传承上师们的传记等编撰成通俗易懂之文,汇集成册。编选内容主要出自《自传幻化戏论》、《大圆满龙钦心髓历代上师传》、《大圆满传承蓝宝石》、《大圆满见修教言》等书,也有禅心自己依止上师时,记录上师们教言一字一句的个人笔记内容。

 

当本书重新编撰完毕,禅心才发现本书中——尤其是阿格旺波尊者的自传略录中,仍然包括了心髓教法、口耳相传中的许多珍贵、独到的实修经验教言,这大概应跟禅心心中无法割舍这些宝贵的教言有关吧!在过去,这些常人难以一窥堂奥的甚深经验引导,未得上师开许,以及累积足够福德资粮的人,是绝不被开许阅读的!以此愿能为禅堂中追随遍知尊者实修本传承的有缘者,启发净信,增长信心,激励修持;若有过失,则至诚祈请三根本宽恕!(释禅心 2014年7月重订于古月禅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