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第五四篇 超度亡灵的故事


第五四篇  超度亡灵的故事


接上篇:第五三篇 密勒日巴与当巴桑结的会晤


敬礼上师。

尊者密勒日巴在雅龙腹崖窟居住的一段期间,在那新地区有许多的笨波教信徒。其中有一富户,(他虽然生长在笨波教的家庭里),但他却对佛法信仰甚笃。他对任何笨波教徒概不供养,却对尊者承事供养甚力;并从尊者得到灌顶和口诀,亦时常依法修持。

在某一个时期,他竟得了不治之症,自知将不久于世。于是他集合了所有的亲人宣告遗嘱,说道:“我要把我的财产和一切所有都全部供养给尊者和他的徒众,请他们来超度我。你们今生虽然身为笨波教徒,但应该发愿来生能够修学真正有益的佛法才好。”过了不久,他怀疑众人不听他的嘱咐,没有去迎请尊者来,就对他的一个女儿说道:“你们为什么要在我身上扎一把刀啊?!你们如果不听我的话,我就一定自杀。我死后你们就不怕那极难听的责难和毁谤吗?”众亲眷就对他说:“请你放心,我们一定依你的话去做就是。”

富人说道:“那么就请你们莫要为我做那些对来生毫无利益的笨波法事,请你们快去迎请尊者来。”言毕就断了气。于是亲人们就依遗嘱迎请尊者父子来舍,住在楼房的上面;同时也迎请了笨波教的僧侣们住在楼下。双方同时各作法事。(作法不久),在笨波教的坛城中出现了死者幽灵的身相,全身绿磷磷,满头长发站在坛城中央,大口大口地在喝酒。(尊者的妹妹)琵达经过楼下时,笨波教徒对琵达说道:“密勒日巴总是和我们敌对,现在你看!我们能够把死者的亡灵现前召唤来此!密勒日巴他办得到吗?”言毕都露出自满和骄傲的样子。

琵达就将此事禀告尊者。尊者说道:“那根本不是死者的亡灵。这只是他们为了使人们相信他们的法术所弄的欺骗把戏而已。”于是就对希哇哦(寂光惹巴)说道:“你去握住那幽灵的无名指,问他在雅龙腹崖窟承受尊者密勒灌顶时,尊者给他起了一个密号,这密号叫什么名字?”

过了一会儿,希哇哦回来说道:“那厮受不住尊者的大悲光明,我一到他就说:‘我现在要走了,我是一个世间的鬼魔,专门为笨波教徒作拘魂的勾当以换取人间的祭食的。因为笨波教不能作究竟的皈依处,所以我只是来此享用我应得的酬劳罢了。’说着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全身绿磷磷的一溜烟逃走了。我立即追赶,跑到山的那边,这鬼魔忽然变成一条狼飞跑而逝!”

因此,大家才恍然大悟这个出现的幽灵并非亡者的灵魂。

尊者对笨波教的僧侣说道:“你们是为刽子手领路的,我却是为亡灵开显正道的。”笨波教徒说道:“既然如此,尊者您一定能够看见亡灵了。要是看不见亡灵,你怎样为他开路呢?”尊者道:“不错,我当然能够看见亡灵啦!死者因为过去的一点小业障,所以今生未能成熟善根。现在他已经投生为一条小虫,住在山谷上端的一块乾牛粪下面。我现在就要超度他到解脱之地去。”众人说道:“为了使我们大家能够增长信心,请您当众显示如何超度小虫好吗?”尊者道:“很好,你们跟我来吧。”于是众人随著尊者走到山谷上端某处一块乾牛粪的旁边。尊者就呼唤亡者灌顶时的名字,说道:“我是你的上师密勒日巴,你到我这里来吧。”刚说完这话,只见牛粪下面爬出一条小虫,直向尊者身上飞来,尊者即向它说法开示,并为之修转识往生之法。小虫立刻死去,只见由虫身上发出一条细长明亮的光芒,直射尊者的心腔,消融于尊者的心中。尊者稍定片刻。定毕,只见小虫之心识显现成一个光明灿耀的白色“阿”字,由尊者心中放出渐渐上升于空,越升越高。此时只听空中传出声音说道:“尊者仁波切,您使我得到解脱安乐,实在是恩德广大啊!”与会大众大家都亲眼目睹此事,都生起了确切的信心,群向尊者顶礼,赞叹称奇。

尊者说道:“我还有比这更稀奇的东西呢?”随即歌道:

“上师加持最稀奇,祈请稀奇马尔巴尊,

怜我殷重至诚意,祈赐悲护佑众生。

最初有缘能遇师,是为稀奇之稀奇。

能获耳传之口诀,是为稀奇之稀奇。

断然舍弃世间法,是为稀奇之稀奇。

能以山穴作寺庙,是为稀奇之稀奇。

觉受证解从内生,是为稀奇之稀奇。

耐苦独自山中居,是为稀奇之稀奇。

八法全然不关心,是为稀奇之稀奇。

侍奉令师心欢喜,是为稀奇之稀奇。

笨波留下此遗嘱,是为稀奇之稀奇。

家人依嘱而行事,是为稀奇之稀奇。

超度亡魂令解脱,是为稀奇之稀奇。

与会众生皆生信,是为稀奇之稀奇。”

 

亡者的家人们说道:“他的信仰和所依都没有选错。要在临终时成道,非如此不可啊!”

希哇哦说道:“像今天这样的超度是大家都需要的,但是堪能如此,和对此有信心的人却极难得哟!”

尊者说道:“徒儿们啊。你们如果想要超度别人,必需要具足这些条件才行。”随即歌道:

“耳传加持作后盾,能得空行持明果。

我今告诫徒儿众,法之传承不可乱。

欲净异熟恶业者,自身必需持净戒。

欲为人师受供施,应具大悲菩提心。

于法侣众作领袖,须具功德及证悟。

欲令成就上师喜,须具净信及精进。

欲享度亡之供食,须具见道之功德。

欲导亡灵之神识,须具神通及证德。

转变邪见及不信,须能变现大神通。

七日坛城法事毕,续能现前度亡灵。

笨波教徒施主众,汝等心中莫生疑。”

 

尊者的妹妹琵达听完此歌后说道:“哥哥哟!你对别人都举行了这样的七日法事。为什么对我们自己的父母却什么法事都没有做呢?”说着就痛哭了起来。尊者就拉着琵达的手亲切地说道:“琵达哟!你不需这样悲伤。为了报答父母的恩,我早已作了这样的法事了:

祈请上师赐悲护,令我能报父母恩。

超度大恩之父母,导彼亡灵脱幻身,

摄其‘神识’汇我心,消融心性佛智中,

悲力净土放光明,其身融归于佛身,

显空双运无二体,法尔成就佛陀身,如是融汇甚奇哉!

摄其‘语音’入佛语,声空离言之密咒,

密咒言语合为一,如是融汇甚奇哉!

飘荡中阴父母之心识,我以三昧定力而勾摄,

当下指示本来面,空朗莹澈之明体,

当下认持离谬惑,无变无转(同一味),如是指示甚奇哉!

过去当我修行时,常持慈悲之真言,

无分昼夜精勤修,以除(父母)之业障,

从此不堕六道门,常伴清净之圣众,身心快乐受用增。

而今极乐世界中,(二老在彼享法乐),勇父空行常围绕。

琵达我妹莫生疑,(我今告汝真实语)!”

 

琵达说道:“这样真是太好了啊!但不知你为他二老做了些什么法事呢?”尊者以歌答道:

“众生依怙前祈请,报父母恩祈加持。

无二大乐坛城中,我为父母安佛像:即是光明自明体。

我为安置净宝瓶,即是密续圣理量。

瓶中贮有净障水:即是六种波罗密,能净吝等五毒障。

嘎居上师之甘露,为授身口意四灌;

地道次第诸悟境,无别大乐为显示。

三身无别之擦擦,七日无漏之法事,

妙观甚深之时供,增益助伴之承事,皆为父母善安排。

以大手印做回向,自性清净为发愿,

我与父母及有情,一切心愿皆成就,

频频思念上师恩,乃能报答父母恩。”

 

琵达听了此歌,生起了强烈的决定信解。尊者为了鼓励她精进修持,继续歌道:

“敬礼马尔巴罗扎足,眷恋亲人之渴爱,祈予息灭赐加持。

祈以无边大悲力,令我身心与法合。觉兮醒兮琵达妹!

壮年若不勤修法,年老修时有何用?

不依成就之上师,依悦心师有何用?

不得口传之口诀,无义空谈有何用?

不识自心本来面,博学多闻有何用?

不持无生之本体,闲谈阔论造罪业。

觉证于内未生时,法事经忏自然多。

不识万显即游戏,疑法之人骄慢大,

菩提悲心未生者,净垢之心分别重,

心若不常念成佛,虽名学佛不真实,

终为世间财宝役,不能广益诸众生。

孝道亦是轮回因!

言行若不与法合,虽为师徒终成仇。

伤害朋友之人士,外表庄严实魔眷。

若不彻心深观察,本来自成之真理,虽名修士实凡夫。

若不谦让并爱护,良友亦成悔恼因。

琵达我妹听兄言:

汝因念母生苦恼,心中迷茫无所适,

此乃业障未净相,故应精勤清净之。”

 

尊者借机鼓励琵达努力修行。她因此产生了殊胜的觉受和证解。尊者非常高兴对她歌道:

“琵达我妹且谛听。

于法若不生邪见,苦痛自然有尽时。

若于他人不诋毁,众人视己如天人。

若于别人无恶意,自己福德必增长。

若于此生不贪著,他生快乐必有望。

若能不骄亦不慢,则获悦意美健身。

若能常持心本体,必能速获佛果位。

若能禁语严闭关,空行必能赐加持。

心若不贪众欲乐,则能清净宿业障。

坚忍长修直至死,则能成就王中王!

心若无贪亦无染,勇父勇母来恭迎。

所行若能与法合,护法空行为守护。

若于上师勤祈祷,必获加持及成就。

汝应知此依此修,一切诸时皆安乐。”

 

琵达听了尊者的歌之后,就居山习禅,堪能精进修持,终于产生了殊胜的觉受和证解,后来成为堪与尊者的四大女弟子抗衡之(瑜伽行者)

其时与会的许多笨波教徒都对尊者生起了不退的信心。

这是尊者以大悲力钩摄超度亡魂,和导引琵达妹趋入佛道的故事。


接下第五五篇  对雅龙施主们的开示



古月禅堂金堂古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