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一):开篇与诞生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一):开篇与诞生




虚云和尚(一)

作者:冯冯



这是古老的中国,一个古老的乡村,阳光明媚,野花盛开,小鸟跳跃于枝头,羊群在山坡上吃草,羔羊哶喊,鹅队在路边瞒跚吭叫,鸭群在池塘中戏水,狗儿在农舍门前打盹。


水田里。赤膊的农夫睬着烂泥水沼,扬着竹枝,轻鞭水牛。

「嘿!呵!」他们短促地吆喝着:「嘿!呵!」


水牛嘴里仍在反刍咀嚼,不情愿地拖着沉重的铁犁前进,犁翻了褐黑色沃土的波浪。


白羽的野鹤跟随着水牛,锐眼觑视翻泥,喜鹊降落在水牛背上。


在早犁的水田中,头戴竹笠的农夫田妇弯身插着嫩绿的秧苗;幼儿趴在田边草地玩耍;少女成群在桑林中采桑叶;老妇在家中织布;刚生了蛋的母鸡咯咯叫喊不停;织成一幕升平盛世的景象,一切都是那么宁静,一切都是那么如恒不变,五千多年以来,从无巨大改变,而且,也好像永远停留于这朴实的太平幸福之中,村人从来不关心也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遽变!


他们一些也不知道这古老的文明帝国已经逐渐卷入了新时代的漩涡!


私塾里,拖着鼻涕的顽童们心不在焉地跟着老学究,摇头摆脑地朗诵: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孩子们并不懂得书中文句的意义,也不关心,他们只想着如何等老师打瞌睡之后就跑出去,攀树捉小鸟,老师这么半闭着眼睛唱念,不久就会瞌睡的。


「波——」江面传来了响亮悠长的汽笛声,划破一切的宁静。


「大洋船来了!」顽童们惊喜地乱叫,等不到老师瞌睡,大家一窝蜂地奔出了塾馆,奔向江边。


孩子们睁大了天真的眼睛,羡慕地和惊异地仰望江心驶过的大洋船。那机器的隆隆响声,那巨大的烟筒冒着烟,那船头犁起的浪花,那甲板上的黄毛金发蓝眼的高大洋水手,都引起这些村童的莫大兴趣。


大洋船是驶向上游的广州去的,从不会停留在珠江三角洲的小村,大洋船鼓起的浪涌,使小小的竹篷渔舟飘摇得像鸡蛋壳!


孩子们羡慕着大洋船!那是什么旗子呢?在微风中飘扬着,白色米字图案的红旗!


孩子们一些也不知道,大洋船载来了鸦片!多少中国人已经染上了鸦片毒瘾!骨瘦如柴!


公元一八三六年——大清帝国道光十九年六月三日,一连二十三天,这宁静的珠江口虎门陡坡下面的海滩上,冒起了浓黑的巨烟,焦臭随风吹薰着三角洲的乡村。


乡人们惊疑地望着滚滚的黑烟上升。

钦差大臣林则徐亲自监督着兵勇,在海滩上焚烧没收自英商大洋船运来的鸦片!


「绝不能让这些毒品来残害中国人的健康!」林则徐说:「烧!烧光洋人运来的鸦片烟!」


兵勇和青年群众欢呼:「烧,烧光洋人鸦片!」


林则徐眺望着珠江口的辽阔海天,河山多么壮丽!多么平静!可是这些宁静已经开始碎裂了!


「英夷就快会来侵犯了!」林则徐对左右和兵勇说:「我们必须加紧戒备!赶快构筑新式砲台!」他指着虎门的高陡山冈:「我们要在那上面击沉来犯的英国兵船!」



道光十九年九月廿八日,英舰护航载运鸦片的英船萨克逊号与考斯号进入虎门外海,被大清水师提督关天培率兵船廿九艘拦阻,英船首先开炮,发生海战!揭开了鸦片战争序幕!

  

福建泉州府以北大约一百公里的永春县衙内庭,桂花飘香,县丞萧玉堂满怀心事,默默观看假山池中金鱼。


相公!」颜氏夫人出来,担忧地问:「为何如此忧闷?」


玉堂叹息:「国事蜩螗!英国人已经派出远征大军,要来攻打中国!朝中王公大臣,还在醉生梦死!只有林公则徐独力在广州指挥防备!京卫和沿海,还都只知歌舞升平,毫无海防!英军船队若攻不进广东,就会转而攻取福建浙江,甚至直上天津,威胁京师!」


夫人惊道:「这可怎么办?」


玉堂说:「怎么办?我人微言轻,就算有心上书,也无由上达天庭啊!今上虽然英明,却有琦善这批满人王公牵制把持朝政,腐败日甚一日!林则徐将来恐怕也难以抗拒洋人侵略,只怕还会难以身免呢!唉!」


「林则徐会挡不住洋人么?」


「林公一定可以挡住洋人军队入侵,但是,英人在广东受挫之后,必会仗其船坚炮利,北上攻陷天津北京!中国从此多难了!外患内忧,势将并至,我们中国人还不知受多少罪啊!对于宦途,我也看得十分淡泊了!不如打算回湘乡耕读吧!只可叹,你我年逾四十,尚无子息,不由不令我心头倍添烦恼,」


颜氏夫人道:国家大事,也不是我们忧得来的!倒是子嗣未有,令我忧心已久,我如今四十多岁了,那里还有望生子?想来萧氏是积善之家,书香世代,你向来待人恩厚,怎料天不见怜,使我得一麟儿!」


「这莫非是我萧氏祖宗有损阴德么?」玉堂说:「萧氏系出兰陵,是梁武帝之后人,梁武帝前半生崇佛礼僧,晚年误信谗言而黜佛。而且,帝皇之家,岂无杀孽?」


「原来如此!」夫人说:「但是,我想,就算祖宗积有杀孽,子孙若是心向善业,上天也必会垂怜庇祐呀!相公啊!闻说永春城外有座观音古寺,佛力威灵!我们何不斋戒沐浴,诚心往拜求菩萨赐我得子嗣呢?」


萧氏夫妇到了观音寺,看到荒凉失修,心中难过,夫人就说:「相公,我们何不发心重修此寺,为菩萨重装金身呢?」


「正合我意!」


颜氏夫人在观音座下叩拜,祝祷道:「信女萧门颜氏,年逾四十,仍无子息。今日恳求菩萨慈悲,赐给信女一个麟儿延续萧门血脉,信女立愿重修佛寺,重装金身,世世代代奉敬佛祖菩萨!尽力行善!」


观音菩萨的塑像,庄严慈悲,俯视座下跪祷的信女,香烟嬝嬝,菩萨栩栩如生,似乎已经应允了她的祷求了!


7.png


大清帝国道光二十年一八四○年六月廿一日,大英帝国远东舰队与远征军五千人,在懿律海军少将率领之下,猛烈攻击广东珠江口虎门砲台,被虎门要塞的多门新式重砲砲火击退,林则徐亲临山坡指挥清军乘胜追击,将登陆的英军杀得尸横遍野!把余众赶到海滩泅水而逃!


懿律知广东不可犯,转而率领四十艘兵船经台湾海峡北上。远征军司令巴勒上校率领三千英兵攻占定海,焚毁普陀山著名的前寺与紫竹林,杀僧辱尼;懿律少将与远征军副司令伯麦上校率舰北上,七月十四日攻陷天津,震动京师!洋兵的洋枪洋砲犀利,清军惊畏退走!


宣宗皇帝召开紧急御前会议。


直隶总督琦善叩奏:「奴才观察英夷之意,显系衔恨于湖广总督林则徐,皇上若重罪林则徐以谢英夷,必能平其怨而便于安抚解围。」


皇帝怒道:「林则徐奉旨禁鸦片以免贻害子民,你们怎么反而要朕降罪于他?何况林则徐至少也在广东挡住了英夷,有功于国家……」


「皇上!」琦善奏道:「若不降罪林则徐,英夷早晚就打到北京来了,到时惊动圣驾……」


皇帝叹息道:「祖宗辛苦血汗创立的基业,眼见得就会断送在你们这些饭桶手上!」


「皇上!」琦善奏道:「洋兵将临城下,万望皇上早作宸断!」

皇帝叹息道:「好吧!这是你们迫着朕做的,快去写旨来看吧!」


于是,军机大臣草拟了御诏:命琦善为钦差大臣即赴广东,查办林则徐的误国贻忧,予以革职!


北京之危是解除了。琦善打算下令拆除虎门的一切砲台防御工事,并且应允对英国赔偿钜款!英将懿律提出索求——清廷割让香港!


正在这时候农历七月三十日,天刚破晓,在福建泉州府衙内院,幕席萧玉堂在花厅焦急伫侯着,颜氏夫人正在房内分娩挣扎着,年逾四十三岁的颜氏,生产极其困难。痛楚已极,哀号惨叫!


突然地,惨叫寂止了,女仆仓皇奔出哭禀:「老爷!老爷!不好了,夫人晕死过去了!」


玉堂惊骇欲绝,奔入房内,只见产婆捧着一团血淋淋的东西,胞衣胎盘包里着。


「老爷!」产婆禀道:「是一个公子!可是,夫人她……已经……」


玉堂顾不得孩子,慌忙看视夫人,只见颜氏已经气绝,两行泪水未干,双眼圆睁。


「夫人!」玉堂失声痛哭:「夫人!你的命好苦啊!」


产婆捧着孩儿上来呈给玉堂:「老爷!这孩儿是难产的,好不容易才接得他过来!没想到夫人……,幸而孩儿似仍活着,老爷已经有后了!」


玉堂哭道:「还拿给我看干什么?若不是为了这个孽障,怎么累得我贤妻丧命!快拿去丢掉吧!我也不要这样的孩儿了!」


众仆妇都哭着相劝:「老爷,如今伤心也无益,还是节哀顺变,好好抚养孩儿,传此血脉吧!」


那孩儿凄凉地挣扎哭着,一只胎盘也还连在脐带上,血淋淋的。


「老爷啊!」产婆说:「这可要请街上那个卖草药的老翁来动刀了!」


玉堂点点头,他听到孩儿的悲惨哭声,不禁更加伤心!


「孽障啊!」玉堂哭说:「你莫非是来讨债的么?」


6.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予俗姓萧。系出兰陵。梁武帝之后。世居湖南湘乡。父玉堂。母颜氏。清道光初年。父宦游闽。戊戌己亥间。佐治永春州幕。父母年逾四十。忧无后。母赴城外观音寺祈子。见寺宇残破。及东关桥梁失修。发愿兴建。父母同梦一长须著青袍者。顶观音跨虎而来。跃卧榻上。惊起互告。遂有娠。翌年父移佐泉州府幕。


一、道光二十年庚子一岁(一八四○年)

七月二十九日寅时。予诞生于泉州府署。初堕地。为一肉团。母大骇恸。以今后无复举子望。遂气壅死。翌日有卖药翁来。为破之。得男。由庶母王氏抚育。


【是年大事】鸦片战争起。清道光一十九年。(西历一千八百三十九年)粤督林则徐禁鸦片。焚英商藏烟。英国进兵广东。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