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四)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四)






虚云和尚(四)

作者:冯冯


这一年,公元一八五二年。


美国培利海军上校率舰,开到日本江户海湾,要求日本开放商港与美国贸易。日本德川幕府将军立予严词拒绝。美国军舰开炮轰击江户!炮弹炸毁了江户城楼,也炸碎了素来自大的日本武士道自尊心!武士刀斗不过洋炮!


在美国舰队强大火力威胁之下,德川幕府被迫向培利上校投降,签订了辱国的江户条约,开放门户!


被奇耻大辱刺激的日本人,从此开始发奋自强,纷纷要求倒幕尊皇,逐渐走上日后的明治维新之路,成为强国,而成为侵略中国的大患!


而中国仍停留在古老落后的世代之中!清廷应付太平天国之乱,又须应付英国,已经招架不住。

  

从衡山进香归家的萧公子,越发沉默了,终日闭户不出,晨昏依然定省父母,可是也越发显得疏远了,玉堂夫妇都感觉不对。


中秋之夜,萧族老幼在庭前赏月,孩子们抢吃月饼,好不开心,却不见忠国和富国两人。


玉堂说:「怎么不见忠国兄弟两个?」


蒲堂说:「必定又是躲在书房内看那些佛书了!南岳进香回来之后,姪儿越发变得怪僻了!在南岳进香时,看他十分着迷,竟是不愿回家的样子。」


玉堂叹息:「我原不该准他去南岳还愿的。此皆他母亲纵容之过,亦是我之不察!」


家仆到里面去找,只见忠国少爷在书房内趺坐,正在对弟弟富国讲那南岳的佛寺如何清净。


玉堂闻报又好气又好笑,对蒲堂说:「这小畜牲如此入迷信佛,终会逃去出家,断了我家血脉,他又不喜读正经儒书,二弟你不如为我觅个道士来教他学道术修行,釜底抽薪!道家不断人婚姻生育,他尽管学道不妨。」


蒲堂说:「大哥所见极是,本乡就有一位王道士,道术甚高,待我去请他来试教姪儿。」


玉堂就唤儿子出来,训示道:「孩儿,我看你信佛入迷,不读正书,似有出家之志,令我十分担忧!我本不指望你他日功成名就,光祖耀宗,你不爱读书,倒也罢了,但你心若想入邪路去出家,断了我家血脉香烟,你就成了罪人,如今我见你性好佛道,我亦不禁你,但我想来,你与其学佛家之出世,不如学道家之养气道术,无须断荤绝爱,既合你志,又不断我家香烟,岂不甚好?」


公子心中颇不以为然,又不敢违命,只得说:「孩儿遵命!」


那位王道士,自称什么「先天大道」羽士,来到萧家教萧公子修习道法,讲些什么先天大道、先天易教、什么天罡妙法,又什么吕纯阳、张果老、张天师,又什么「黄婆」、「姹女」、「元阳」、「元阴」,什么「炼精化炁」……把这十四岁的孩子听得越来越煳涂了!


王道士又说:「道佛本是一家亲,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和西方如来佛祖,都有来往的。你信了太上老君,炼成了大罗金仙,将来一样可到西天参见佛祖。同往龙华会受用万年蟠桃的,王母娘娘寿宴,你也去得的。」


王道士又教他学些内外气功,又说:「你学了道法,一样可以娶妻生子,不废人伦,酒肉男女,俱不用戒的。」


公子越听越觉得王道士荒谬,可是为免父亲生气,只得佯为用心学习。


13.png


到了冬天,玉堂看见儿子渐渐懂事,不再迷读佛书,他就对蒲堂说:「小畜牲如今似已略为懂事明理了。我今已服阙,应回福建返任,我若带他同往,恐他又被他母亲宠坏,又去学佛,不如仍交给你严加管束!」


玉堂起行前又叫儿子来教训:「孩儿,我如今须回福建上任去了,我此番不带你去,留你在乡读书,你须听从叔父管教,用心读书,勿再迷于佛书了!」


公子忙答:「孩儿遵命!」


道别了父母赴任之后,公子从此就在叔父严管之下读书。可是他都觉得那些儒家与道家书籍十分乏味!他心中总惦着佛书,却又一本佛书都给叔父没收了。乡居是平静的,也是乏味的,他的心,早已不在乡中了。


咸丰三年一八五三年一月二日,太平军水陆大军兼进,攻取江西九江,十七日攻占了安庆;清将两江总督陆建瀛败走金陵。


太平军四十馀万之众,大小战船五千艘,旌旗蔽日,战鼓雷鸣!喊杀震天!包围了南京的江面,另外陆上又有五十万太平军步兵,围住南京外城,鼓声火光,日夜不停。


总督陆建瀛登上金陵城楼,看见水陆如蚁群般的太平军,吓得心惊胆战。明知不能守,却下令:「禁止居民逃难出城,违者立斩!」


一月廿九日晨,太平军攻入城外的长干寺内,杀尽群僧,捣毁佛像,在佛塔上架设砲架。另股洪军侵入报恩寺,屠尽数百和尚,取得提督福珠阿洪所存放的火药砲丸数百箱,运往长干寺佛塔,发砲射击金陵石头城墙及城内!砲声隆隆,硝烟弥天!


另批太平军焚烧城外佛寺道观,将神佛偶像拆毁,置于道旁,任由兵士便溺。


二月十日,在城南外面,太平军取得木材行之大批木材竹材,造成云梯六千架,木筏数千,搭攻城墙。十多万洪军从六千架云梯源源攀上南京城头。同时城北仪凤门外,太平军砲轰城楼。


另外,太平军在城外攻入静海寺,杀尽七百寺僧,血染佛殿,尸满佛廊,太平军掘开静海寺墙根,驱使民俘掘开地道,通入金陵石头城墙底下,埋设火药地雷,炸坍城墙,太平军蜂拥而冲入!


在西城城外的太平军,以云梯一万多架,迭攻水西门,二十多万红巾洪军,如蚁群上树,冲入城内。数处城破,红巾太平军鼓噪狂呼,数十万人,如决堤洪水,汹涌而至,见人就杀。杀得伏尸满城,血流成河!


两江总督陆建瀛骑马逃走,被太平军捕获杀死,割取首级献功!太平军有如毒蛇猛虎,破户搜杀居民,可怜南京百万居民,被那五十万太平军屠杀了一大半,有些民妇,见机先自行上吊自刎,以免受辱,还有无数妇女投井投江,尸塞水流!

       

江宁将军祥厚与全家逃走不及,被太平军捉住,缚在庭柱上,太平军士兵数百人轮流奸淫祥厚的妻妾儿女,鞭笞祥厚观看妻女受淫辱之状,祥厚求死不得求生不能,心痛已极,终于亦被太平军凌迟,惨叫至死!


提督福珠阿洪全家亦遭同样厄运,被太平军缚在佛寺大殿目睹妻女遭受奸辱,闹到半夜,犹未罢休,继之以各种残酷淫刑折磨!


福珠阿洪哀叫:「你们为何如此残暴?」

太平军狂笑:「你满鞑入关,在扬州屠城十日,奸淫屠杀汉人,今天才算是报了仇!」


福珠大叫:「你们敢在佛祖面前逞凶,将来亦必有果报!」


太平军哈哈大笑,蘸了人血,涂在如来佛像胸上,大书:「妖」字,然后一斧砍下佛像之头,抛到阶下,众兵争向之便溺狂笑!


太平军屠城三天,杀得南京满城死尸,清兵十万人,满人两万馀,汉人居民三十馀万,尸填街巷,血染大道!尸臭冲天,苍蝇亿兆嗡然而飞!


三天之后,太平军拘捕居民男子抬尸洗街,江南名士汪梅村亦被搜出,押往街上抬运死尸!


汪梅村全家本拟自尽,只为全命,日后笔记此次城陷情形而苟且偷生!


梅村与居民数万人,被押抬尸搬往江边抛入江水之中!只见长江满河都是死尸,多达数十万,载浮载沉,江水已被鲜血染红!


二月十五日,梅村与众民伕仍在搬尸,突见太平军飞骑传令戒严,鞭笞众民,限令跪于道旁低头,不准偷看。


未几,太平军骑兵数千来到,随后又有步兵数万人,头扎红巾,短衣窄袖,或红或黑,多数赤足,腰围红绿长巾,须发甚长,刀剑挂腰,耀武扬威。大小官员,或骑马,或步行,或头戴官帽,或择竪雉毛,然后又来了五项黄缎轿子,轿顶有缎鹤一只,扈从扛着「北王」旗帜,轿后随从之王娘王妃及大脚婆娘数十名之多,后面则鼓乐喧天,彩旗彩幡更多,大书「东王府」官衔,贼兵奋呼:「九千岁驾到!」一齐跪迎!


梅村偷瞧:十六名轿夫共扛一顶黄绶黄缎大轿,前后左右呼拥着百名牌刀手,杨秀清身穿黄袍,头戴貂帽,服饰如王者。他眉骨高耸,须发微黄,眼戴墨晶眼镜。


杨秀清率领十数万太平军,浩浩荡荡,仪仗长达两里,来到挹江门外江边,在鼓乐声中,下轿往江干迎接天王从战船登岸。


这时候,江中大小战船万艘云集,旌旗蔽天,场面浩大无比,岸上五十万太平军山呼:「天王万岁万万岁!」


洪秀全身穿帝皇服饰,龙袍金冠,仪表甚为威严。东王杨秀清上前躬身致敬,并不跪拜,天王与之握手,状甚亲切!


天王登辇,亦是黄缎大轿,但綉有黄龙,前驱的骑兵五千对,各执彩旗。乐手数百,吹吹打打,轿后随着王娘三十六名,都是大脚婆娘,短衣长裤,骑马持着「日照伞」,再后有一个女子,全身绛红盔甲,带领着女子骑兵三千名,彩旗上大书「洪」字,威武已极,梅村偷窥,暗忖这必是天王之妹洪宣娇了。


洪秀全在五六十万人拥簇之下,到达教场,当即宣布:「朕奉天父上帝及天兄耶稣基督之命令,讨伐满洲鞑子,诛杀一切妖邪!于今定金陵为太平天国之天京!百姓今后各自安居乐业,遵奉天条十类:必须崇拜天父上帝,不准拜邪神偶像,勿论是佛是道,祖先牌位,孔孟关羽岳飞,一律拆毁烧除,不准妄提天皇上帝之名耶和华,必须七日礼拜,赞颂上帝恩德!」


太平军与南京居民合计三四百万人,高呼「天王万岁万万岁!」


佛寺、道观、孔庙、文昌庙、关帝庙、岳王庙、清真寺、宗族祠堂、土地祠、学宫、学塾、书铺……全部给太平军捣毁拆除了,孔孟之书与佛道经典,诸子百家,都给搜出没收,堆积焚烧!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六、咸丰三年癸丑十四岁
  父窥予有出尘志。欲因势利导。留于家中。请一位先天大道王先生。教在家修行法。令看各种道书。及教内外气功。心弗善也。然又不敢言。冬父服阕。付予属叔父管教。自往福建。佐厦门关事。
 
  【是年大事】洪秀全定都南京。曾国藩募湘军。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