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九)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九)







虚云和尚(九)

作者:冯冯



泉州萧府内发现了两子出走,合府闹得天翻地覆,玉堂大骂夫人:


「都是你,从小带他去上庙拜佛,把他教成了个和尚了!他这次还把富国也带了去,一下断绝我兄弟三房后嗣,叫我有何面目见我二弟?上次在衡山近着家乡,熟人多,还可把他捉回,这一次却往何处去寻?」


又骂两媳:「你们两个人,也拉不住他一个人么?拉不住,也不会叫喊全家来留住他么?怎么就会让他逃得了的?真是无用!」


夫人和两媳都哭做一团,不敢回话。


老管家说:「老爷、夫人、少奶奶,都莫再悲伤,哭也无益,骂也没用,还不如到处去找寻他们两个吧。他两个身无馀钱,谅他不外总是到泉州府附近寺庙躲藏罢了,逃得去多远?」


玉堂仍然悻悻骂夫人和两媳,骂了个够,才带了衙役四名,轻骑便服,出外去找寻。


他来到了泉州府最古老有名的开元寺查问,住持领他查遍了大雄宝殿、天王殿、紫云屏、玉佛殿、镇国塔、准提寺,把一百二十亩地的唐朝古寺查了个遍,都不见两子影踪。


然后他来到清凉山,寻遍了三十六洞,踏遍了峥嵘岩石,觅尽巍峩峯峦。


失望之馀,又兼奔波,念子伤姪,郁痛成疾,玉堂回到泉州,就病倒了。夫人和两媳天天以泪洗面,一家都陷入了痛苦的深渊!


忠国与富国兄弟二人,哪知道家中各人的伤痛?


他两人早晚从僧众学些唱诵,日间都在寺后山地开垦荒地,挑泥担土,除草施肥,砍树劈柴,烧炭调泥,开路劈山,从早辛劳到晚,苦不堪言,日食一餐糙米饭,夜宿草寮,此时都变成了破衣草鞋苦力,哪里还像昔日的纨绔锦绣公子?


苦役劳作了一年,才获得妙莲长老准许始传初戒,又过了半年,才准传二戒,直到咸丰九年九月,才传三戒,兄弟二人已经充当苦役两年多了。


三戒那天,全寺僧众齐集唸经,沙弥关门,由长老与监院传戒。在百馀僧众唱唸声中,巨鼓缓敲,萧氏两子跪在坛下,接受炷顶传戒。典礼十分庄严隆重!


妙莲长老赐名给忠国:「你从今以后,一心皈依三宝,戒名古岩。」又赐名富国为古崖。


忠国与富国恭敬拜受。听那梵唱与阵阵鼓音,忠国不禁感慨万千,悲从中来,泪下如雨,是的,总算如愿出家披剃了,从今以后,就是比丘了,前尘如梦,多少辛酸?父母妻室,都成陌路人了,尘缘都一概斩断了!


他虔敬地顶礼叩拜,然后归队,随众僧鱼贯而行,合掌唱诵十方诸佛菩萨名号,一边走,一边唱,他那泪水汩汩溢流着!


18.png


圆具足戒之后,古崖富国就对兄长说:「在此住定十分古板,我想独自去云游参方!」


古岩心中不舍,但转念一想,连父母妻室都抛弃了,何况兄弟呢?人生聚少离多,终须一别!既已出家,还不斩断一切么?但是,当他在山前送别之时,他望着弟弟背影,亦难免泪下啊!


古崖走后,古岩独自在寺后开荒垦田,这天小沙弥奔来叫道:「古岩!不好了!」


「什么事这么慌张?」


「你父亲萧知府派了两名差官来本寺找你了,监院妙华和尚叫我来报信。监院说,你若要还俗回家也做得,禀明长老,叫你跳了长板凳就跟差官回泉州府去。若不愿呢就快躲藏!勿叫差官搜着,叫你自作主张!」


古岩想起父母,不免伤感一阵,硬着心肠说:「明月,你去禀告监院,我这就到后面深山躲藏去礼忏万佛了!别让差官寻来!」


于是他荷起板斧,只带随身唸珠,进入了后山!


差官搜寻全寺,都不见公子踪迹,只得自回泉州府覆命去了。


妙莲长老在禅房内闻监院妙华报告之后,就说:「古岩到深山礼忏,多历练一些也好,由得他去吧!」


古岩和尚进入了后山,越入越深隐,满山树木森茂,荆棘处处,怪鸟啼鸣,不见人烟。他毫无目标,落荒而逃,免得被父亲派来差官寻到。他踏着没胫荒草,拨开拦头阻脸的野树枝桠,一连走了几天,发现了一座断崖天然岩洞,他攀登崖腰,到了洞内,看见有些一石堆烧火馀灰。洞内宽广廿馀尺,正可栖身。


「莫非早已有人来过在此修行?」他忖道:「且莫管它!我就借此洞栖身礼忏万佛好了!」


日暮时分,瘴烟四起,封山锁林,到处传来阵阵狼噑,凄厉可怖!古岩在洞口烧起一堆柴火,以阻虎狼。入夜,他坐在火堆后唸佛,外面洞口不时出现一些碧绿兽眼闪闪。


从此他就在洞内苦练坐功和礼忏万佛,采野生植物为粮,涧水为饮,对于外面的事,一概不闻了!「雨醉山初醒,寒光入座微,荒烟依树白,落日染山徘……」是他此时的诗意心境。


19.png


此时是咸丰九年六月二十日,英国公使布鲁士与法国公使波包隆,各率舰队驶至天津大沽门,拟往北京换取一年前订定的「天津条约」正式公文,怎知大沽口守军开砲,击沉四艘英法船舰,杀死英法联军四百馀名!英法联军仓皇退走,驶往上海与美俄两使商讨对策。


文宗设朝说:「大沽之役,诚乃二十年来未有之快事!此时兵威已振!前议之天津条约苛项五十六款,应予废止,兵费一层,中国既已战胜,理应要求英法两夷赔偿!」


英法联军败讯传到伦敦巴黎两京,两国民众均包围国会,激烈要求:「对清国宣战!焚平北京!」


英廷派出五万精兵,法国派出三万强师,一共两百馀艘军舰,浩浩荡荡,开赴中国东海!


咸丰十年一八六○年五月,正当古岩和尚躲在鼓山深处礼忏万佛之时,英法联军已占领舟山,焚毁普陀山的前寺与后寺了!又以舟山为根据地,于六月九日,舰队开抵天津大沽口北塘,进攻内港!


英军两万,法军八千,排成数百波,手持毛瑟枪,波浪式射击清军!又复采用俯伏猱进之新战术,围歼清兵三千人殆尽!只剩下七人逃生!清军名将僧格林沁无法抵挡此种洋枪及新战术,清兵节节败退!


七月五日,英法联军占大沽砲台,占天津,廿四日进攻北京!一路烧杀掳掠,攻到北京前门城下!


文宗已病重昏迷,不能视朝,勉强在榻上接见军机大臣。


尚书肃顺奏曰:「夷兵势将破城,皇上宜率宫眷出幸热河,暂避其锋!留恭亲王在京与夷人交涉。」


懿贵妃密奏:「皇上!不可听信肃顺之言!圣驾若行,则宗庙无主,民心无依,何以抗敌?昔者,周室东迁,天子蒙尘,永为后世之羞!今皇上若弃京城臣民而去,辱更甚然!」


文宗叹息:「你虽有志气,但事已不可为,若不出走,你我都难免沦为夷兵阶下之囚了!」


英法联军攻入齐化门,清军退守内城,战鼓军号声闻于紫禁城,文宗仓皇出走,带了皇后钮祜禄氏,懿贵妃那拉氏与六岁皇储,由怡亲王戴垣,郑亲王端华,尚书肃顺等扈从,数百禁衙拥护冲出西门,奔向热河行宫。


英军于七月廿九日攻入安定门,扬言屠城!大学士周祖培已无守军,只得开门投降!


英帅艾尔金于九月五日下令英法联军纵火焚烧圆明园!大火焚烧三日,浓烟冲天,百里可见,被外人羡称为世界最伟大优美之艺术结晶圆明园宫殿,竟被英法联军焚为废墟!


英军又纵火焚烧西山各佛寺,又扬言要拥洪秀全入主北京!


廿九岁的恭亲王奕訢,无兵无将,无粮无饷,眼看英法联军蹂躏北京奸淫杀掠,他只得同意签订不平等的「北京条约」,内容十九条——租让九龙半岛,加开天津为通商口岸,赔偿八百万两,准许华民到外洋做「猪仔」劳工,准许天主教士自由来华传教及置产业并得享治外法权!


中国门户从此洞开!英法教士大批拥至,列强在华享有领事裁判权,西方资本主义开始大肆经济侵略中国!西方的一切势力入侵,好比洪水冲塌堤防,巨浪狂涌,排山倒海而来,扫荡中国的固有文化、思想、学术与宗教!


中国人的苦难,也从此更多,叠浪而至了!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十一、咸丰九年己未二十岁
  予依鼓山妙莲和尚。圆受具戒。名古岩。又名演彻。字德清。时父在泉州。派人四出寻访。富国于圆具后。行脚参方。去后不知踪迹。予隐山后岩洞。礼万佛忏。不敢露面。时遇虎狼。亦不畏惧。

  十二、咸丰十年庚申二十一岁(一八六○年)
  居山洞中礼忏。
  【是年大事】英法联军陷北京。帝幸热河。订北京条约。九国通商。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