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十)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十)







虚云和尚(十)

作者:冯冯



清帝文宗优柔寡断,纵情酒色,大权旁落于宗室肃顺手中,亦开了后妃干政之门。咸丰十一年七月十七日,文宗以三十一岁之英年,病逝于热河行宫,临终时口授遗诏,立懿妃所生六岁独子载淳为新君,并指定肃顺等八人襄政!


新君即位,是为穆宗,群臣尊新君嫡母钮祜禄氏为慈安太后,生母懿妃那拉氏为慈禧太后。


两宫太后不满肃顺跋扈及反对其垂帘听政,乃密诏恭亲王奕訢与侍郎胜保派兵逮捕肃顺于运棺入京中途。抵北京后,两宫太后下诏斩决肃顺全家,赐死端华与载垣等辅政八臣。


两宫太后取得政权,垂帘听政,以恭亲王为辅宰。事实上,一切夺权及诛杀肃顺之计策,皆是慈禧太后所定计。


慈禧精明能干,判阅奏章,谘询国事,悉中窍舍。而慈安则优于妇德而拙于才华,大权都落入慈禧手中!慈禧颇能任用汉人人才,尊重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彭玉麟……等贤才,减少了满汉畛别,一时颇有转危为安之中兴局面。


这时候,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于咸丰十一年十二月攻陷杭州,进窥上海。


英法已经与清廷订立了「北京条约」,取得了巨大利益,又见太平天国占领地区经济衰退社会混乱使外人无利可图,故此英法都转而支持清廷,不助太平天国。


上海的英侨与法侨,组织洋枪志愿军,以英法海军水兵为主力,称为「常胜军」,英国戈登上校为统领,兵员多达五六千人;使用当时最新式之来福旋条滑口步枪、野战砲,协助李鸿章征伐太平军。


同治元年一八六一年,戈登上校率常胜军,以新武器新战术,杀得太平军大败溃逃!常胜军占领太仓、吴江、嘉兴等地。


同治二年,戈登升为少将,率军攻取苏州,太平天国守将白齐文投降。常胜军与李鸿章的淮军合作,攻占了宜兴,切断太平天国的江浙与金陵天京联系。


常胜军的来福枪和野战砲扬威江浙,古岩和尚年满二十三岁,已在福州深山礼忏万佛满了三年。


戈登将军此时在上海成为显赫一时的大英雄。后来调往非洲,却不敌苏丹的阿拉伯民族人海战术,在卡同战役中,被二十万阿拉伯人战败俘虏斩首悬于城上示众,一代名将,空遗骑马铜像立于埃及亚力山大港市!


古岩此时须发长达二三尺,状如野人!三年的苦行锻练,已经使他脱尽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形状,转而成为一个勤恳力行的苦行僧了!他不畏艰苦不怕危险,筋骨强健,但是,他在深山所做的只是礼忏功夫,并没有机会研究佛理。他自己认为还未得到什么。


可是此时妙莲长老派了明月沙弥来找他。那衣衫褴褛,须发乱蓬野人般的古岩形状把明月吓了一跳。


「你真的是古岩吗?」


古岩三年来初闻人声,他初次讲话,觉得声音沙哑:「正是,你是何人?」


「我是明月呀!你不认得我了么?长老派我来找你说:令尊萧老太爷已经告老还乡了,没有人再来寻找你了,你可以回寺去!」


「啊!」古岩感慨不已:「我父亲告老还乡了么?我母亲也回乡了么?」


「有人从泉州捎信来说,你父忆念你成病,日益沉重,已经告老辞官,带你母亲和你两房妻室回湖南原籍去了。」


古岩忍不住流泪,半晌无语。


明月说:「长老说:你若是放不下尘缘,亦可还俗返籍去侍奉父母,若仍要做和尚,就同寺去担任职务。」


古岩说:「还俗回乡之事免谈了!我还是回寺去吧!」


他跟明月回寺叩见长老:「师父召见,不知有何开示?」


妙莲长老说:「古岩,你刚来时,虽是心诚,仍不免有些纨绔气习,所以我让你去修修苦行,洗尽气习,你这几年锻练,总算还不错!但是,你对于寺务仍未实习过,所以,你现在应该学学做事,从最低的水头做起!用心学习一个忍耐的忍字!切戒浮躁争执!必须任劳任怨!」


20.png


古岩遵命。从此在涌泉寺天天往山涧挑运泉水给寺中使用,一天也不知来往挑了几百担桶?
除了做挑水的「水头」,又须兼做「园头」耕种,从早忙碌到晚,全都是辛苦的沉重劳动工作。而且,全寺各僧都可差遣他,有些比丘还对他气指颐使,斥喝打骂,长老和监院也从不假以辞色。


「谁叫你是有钱官家儿子,却又舍不得拿钱来结缘呢?」有些管事和尚说:「这庙里的饭是给你白吃的么?你怕做苦工,就叫你家捐多些香油来,拿些钱来跟大家结结缘!给我们添添衣鞋什么的,打打牙祭,送点月钱,大家开心,你就不必做苦工了。你看,人家那些舍得花钱结缘的几个和尚,不都是舒舒服服的吗?欢喜打坐就打坐,欢喜吟诗作对也使得,逍遥自在!」


古岩笑道:「我来出家就是要做苦工的!」那一切的欺凌斥呵,一切的苦役折磨,他都是逆来顺受,从不争辩,毫无怨言,他正需要这些考验来锻练自己。众僧见他如此怯懦可欺,就更加欺压奴役他了。他更加谦卑接受一切的折磨斥骂与奴役。


「这都是他们帮助我学习谦卑无我!」他常常自勉:「我应该感谢他们才是呢!若无他们的羞辱斥呵,我自己怎能修养去瞋去忿?」


21.png


湘军、淮军,与常胜军合力围攻天京,战争激烈,但是鼓山宁静如常,古岩和尚跪在水田中除草,满身泥泞。


太平天国英王陈玉成已被淮军俘获,天京被围,忠王李秀成放弃苏州,赶回天京,向天王洪秀全进言:


「天京难守,不如弃城,突围西走,集合兵力,西取武汉四川,作长久之计徐图北伐!」


天王洪秀全怒斥:「朕奉天父皇上帝及天兄耶稣圣旨,下凡作天下万国之主,朕为独一之真主,何惧妖兵?朕不用汝奏!政事不须汝理!汝欲外出,任由汝!朕之铁桶江山,汝不肯扶,自有人扶,汝说无兵,朕之天兵多过于江水,何惧曾妖?」


秀成知秀全自入迷境不悟,多劝亦无用,乃奏曰:「天王留在天京亦佳!但似可准秀成扶持太子往江西号召义兵入川,以策万全!」


天王大怒,叱道:「你想挟幼主号令天下造反么?」


秀成不敢再言,天王拂袖退朝。当夜在宫内服毒自杀死亡,秀成秘不发丧,拥立幼主洪福瑱,仍以天王名义发施号令。


湘军曾国荃率军五十万人叠十万架云梯,猛攻天京城墙,六月十六日,湘军在太平门侧城墙掘成地道,用地雷炸坍城墙二十馀丈,湘军一拥而入,另批湘军亦攻入神策门、圣宣门与水西门,与太平军发生巷战!枪声与喊杀震动全城!


李秀成赶返家中时,李母与李妻朱氏均已自缢身亡。秀成抢救不及,大哭上马,奔向天王内宫,下令焚宫之后,携带幼主逃往西门。幼主马蹶坠地,秀成以己马让给幼主。


「主上!此马日行六百里,必能脱我主于难!秀成老矣,死不足惜。」


幼主乘秀成良驹,逃往江西,而李秀成则乘幼主劣马,迷失于山顶,被樵夫识破密报清军将之捕获。曾国藩以礼相待!日日宴请,后来准许李秀成自尽以全其节。


天京城中,巷战三日,天王宫中,为免被奸辱,宫女纷纷投缳,尸首七百馀具!跳入城河中溺死者三千馀人!大火焚城,火光照彻百里,湘军与淮军向称仁义之师,至是也大肆屠城!杀死太平军士兵十七馀万人,官员三千馀人!满街满巷都是死尸,无地不是血染!城河中尸塞水堵,河水尽变血红!湘军淮军一样奸淫妇女,掳掠钱财!又有洋兵常胜军数千亦同样肆虐强奸屠杀,混乱的三四天内,金陵居民惨遭屠杀,无比悲惨!更甚于十一年前太平军攻入之时!


古岩和尚正在鼓山水田内跪在泥水中除草,看那新禾苗绿油油欣欣向荣,他心中感到欢喜,突然跑来几个青年比丘欢喜大叫:


「太平天国灭亡了!洪秀全服毒死了!」


古岩欢喜不迭,放下工作静听。众僧争着传观一张官报。古岩听到唸出湘军杀死十七万多太平军和眷属,他的心又感到难过了。人类为什么这样互相残杀呢?不错,太平天国屠杀金陵居民数十万人,如今,才十一个年头,就受到果报了!可是,不也太残酷了么?还有许多无辜的啊!


古岩悄悄离开欢喜叫嚷的群僧,他回到水田,继续他的除草工作。


妙莲长老此时来了,叱喝群僧:「你们为什么这样嚣闹?」


「长老!太平天国灭亡了!」


长老叱道:这也值得这样忘形嚣闹吗?你们心不离爱憎,算什么出家人?你们太空闲了是吗?」又问:「古岩呢?叫他来!」


古岩来到长老面前跪下叩了头,他一身田泥,两手都是湿泥印在地面。


妙莲长老换了温和语气:「古岩,你家乡有一封信来,叫我若知你下落就转告你得知:令尊萧玉堂老爷在湘乡病重去世了!」


「啊!」古岩感到焦雷轰顶,失声悲哭,俯伏在地。


他觉得太对不起父亲了!若不是他逃出来出家还带走了弟弟,父亲怎会这样伤心早逝呢?亲恩未报,修行无成,怎不悲哀呢?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十三、咸丰十一年辛酉二十二岁
  仍居山洞礼忏。


  十四、同治元年壬戌二十三岁
  予在山洞礼忏。已满三年。一日鼓山职事来告。谓泉州萧老太爷。已告老还乡。汝可不必匿避。妙老和尚称汝恒心苦行。但修慧还须修福。汝可回山任职。为众作务。予遂回山门。任职事。
  【是年大事】常胜军击败太平军于上海。越南割南部支那与法国。

  十五、同治二年癸亥二十四岁
  予任职鼓山。


    十六、同治三年甲子二十五岁
  仍任职鼓山。冬十二月。闻父在湘乡原籍病故。从此不探问家事。断绝音书。
  【是年大事】洪秀全服毒死。太平天国亡。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