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十七)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十七)








虚云和尚(十七)

作者:冯冯



这时候,光绪二年一八七六年,日本明治天皇遣特使松田道之前往琉球,再迫国王断绝中国关系,琉王尚泰向清廷求救。同时,日本迫朝鲜国王与之签订江华岛条约,日本承认朝鲜为自主之邦。


慈禧太后临朝谘询情况。恭亲王奏曰:「前者,同治十二年,日使副岛种臣问及朝鲜政治是否自主,总理大臣毛昶熙竟答:『朝鲜内政外交,中国向不过问』,故此次,日使照会我总理衙门:『朝鲜乃一独立国,应有自主,贵国谓之属国,徒虚名耳!』」


慈禧说:「日本蓄意侵占我属国朝鲜,此事你们看该怎么办?」


恭王说:「我朝战祸伤痕犹新,元气未复,不堪一战,目前唯有加紧自强,他日方可奋起抵抗外人侵略;惟是,自强运动办洋务,所受阻力太大,难望赶上明治维新成效!」


大学士倭仁立刻出班奏道:「臣倭仁冒死启奏,夫所谓洋务运动,乃亡国之所为也!微臣于先帝同治六年,已有奏章痛陈洋务之弊,臣闻:立国之道,尚礼义而不尚权谋,根本之图,在人心而不在枝叶!今求之一艺之末,奉夷人为师,弃圣教而不学,鄙六艺而不习,变而从夷,正气之不伸!邪气因而弥炽,将尽驱中国之众而归于夷矣!臣伏读圣祖御制文集,论大学九卿科道云:『西洋各国千百年后,中国必受其累』,仰见圣累深远!今天下已受其害矣,复再张洋务而扬其波焰耶?臣又闻,夷人传耶教,使无识愚民半为其煽惑,读书人学洋务,恐未精其重,先为其耶教所惑矣!伏望皇太后宸衷明断,立罢洋务,以维大局而弭隐忧!天下幸甚!」


慈禧点头道:「倭大学土所奏不无见地!圣教不可废!中华文化伦理,向异于外洋积弊之陋俗,你们办洋务造洋砲洋船是好的,但是,师夷之技则可,法夷之习则不可!洋务仍由恭王与李鸿章办理,巩衞圣教则由倭仁主持,并行不悖!和衷共济,以朝廷国家为重!」


倭仁一派的牵制,使李鸿章的洋务展开大受影响,清廷所谓维新自强,徒有其名而已,国势衰弱,越来越甚了!


德清在此时从普陀山来到宁波育王寺。那育王寺是位于贸山的古刹,庄严宏伟,寺内有一座育王塔,传说是晋朝武帝太康三年,慧达和尚礼拜请求,石塔从地底涌出。


阿育王为印度孔雀王朝旃陀大帝之孙,于公元前二百七十年统一全印度,武功最盛。一向嗜杀,杀异母兄弟百人,又屠臣民无数。其疆土北及雪山喜马拉雅,东至孟加拉弯,西抵阿拉伯,征服锡兰,杀死十馀万人,俘掳十五万人,残酷无比。


阿育王征服锡兰后,佛教比丘瞿陀往见,演说佛法,感悟阿育王。归依佛教以后,阿育王以佛教为国教,大弘佛法,建佛塔八万四千座,聘目犍连为上座说法。


传说宁波育王寺的石塔即是八万四千塔之一。德清来到礼拜住持本来老和尚,请求往瞻石塔拜舍利二藏。


本来老和尚说:「你要拜舍利二藏做什么?」


德清说:「弟子生而丧母,弃亲出家,老父郁郁以终,继母遁入空门。弟子学法二十馀年,未有所得,心中越来越念父母劬劳大恩未报。闻说多人来育王寺拜舍利报亲恩。弟子亦盼拜舍利报父母之恩,为之超度。」


本来长老说:「这是好事!佛家说:百善孝为先。观无量寿佛经云:『欲生彼国者,当修三福,首重孝养父母』,明日我叫塔主为你开塔供佛便了——我们舍利塔所供是释迦舍利,不轻易示人的,平时都由塔主法师掌钥。」


次日,长老叫塔主和尚开了育王塔重锁,请出舍利银塔,高仅一尺四寸,中级内空,中悬一银钟,盛着舍利子。


众僧与居土列队上前虔拜。瞻仰舍利。各人所见不同,粒数或多或少,颜色亦各异。悉依各人缘法而别。有人见到数十粒,有人见数百粒,或见为青色、黄色、红、黑、白、金、银、珠色。佛缘深者,宿慧高者,所见是白色晶莹,皎洁如珍珠。


本来长老说:「金光明经舍身品曰:
『是舍利者,即是无量六波罗蜜功德所重!』『舍利是由戒定慧所熏修』。本寺供奉的舍利,是世尊八斛四斗舍利之一——世尊入灭后,金棺从座而举,高七多罗树,往反空中,化火光三昧,须臾灰生,得舍利子八斛四斗——即是八万四千颗。后来阿育王归依佛教,建了八万四千座舍利塔,分供世尊舍利,分置各国。本寺所供就是释迦舍利之一部分。」


众人得见世尊舍利,无不心生法喜。德清顶礼瞻仰舍利,只盼佛祐父母超生佛土。他念及父母抚育劬劳,亲恩未报,不觉悲从中来,泪水潸潸流下!


他泪眼看舍利,数百颗洁白晶莹,初时小如米粒,渐渐大如珍珠,光华熠熠。


本来老和尚很被这位年轻和尚的虔诚孝心所感动,他觉得德清相貌气宇不凡,是一个可造之才。


「德清,你是鼓山门下,在鼓山修些什么?」


德清恭敬回答,把已经修行经历梗述。


本来老和尚微笑道:「德清,其实,你当初在鼓山深山修苦行头陀,也未做错!佛陀也曾苦行六年,达摩是苦行头陀,都是必经苦行才证悟的。楞伽一宗,今称禅宗,不废苦行!只要你的苦行不是以灰身灭智为最终目的,那就没错。你去游方参学各宗派,也是对的,只不知你曾留意禅宗本门心法?」


德清说:「鼓山不讲授心法。众弟子只是供役劳作与念佛。」


本来长老说:「禅宗一花五叶,鼓山是曹洞。我此处是临济,与鼓山曹洞,云门法眼都是同源的,同宗于六祖。坛经言简意赅,在于示明一切万法,皆从自性生。自性即是自心,自心就是真佛!禅门注重实践,不尚空言,除十恶——杀生、偷盗、邪淫、妄语、贪欲、瞋恚、痴愚……等等,除八邪——邪见、邪思、邪语、邪业、邪命、邪方使、邪念、邪定!我们又须除去自性中之不善心、嫉妒心、谄曲心、吾我心、狂妄心、轻人心、慢他心、贡高心,又须常见己过,不见人非,始得自性天真!」


德清说:「弟子游方各名山,都闻人批评我南禅呵佛骂祖,废经弃修。」


本来老和尚说:「六祖说:慈悲即是观音,喜舍即是势至,能净即是释迦,平直即是弥陀!我人若不能依佛法实践,口善而心不善,虽诵经念佛何益?我南禅并未教人弃经毁佛,末学人不悟六祖真义,竟曲解以为六祖教人勿念经勿念佛!六祖坛经云:最上乘人,闻说金刚经,心开悟解,故知本性自有般若,自用智慧,常观照故不假文字。坛经般若品第二又云:『当用大智慧打破五蕴烦恼尘劳——色,受、想、行、识之积聚五蕴——变三毒为戒定慧……智慧常现,不离自性,悟此法者,即是无念,无忆无着,不起狂妄,用自真如性,以智慧观照,于一切法,不取不舍,即是见性成佛,若欲入甚深法界及般若三昧,须经般若行,持诵金刚般若经……』你看,六祖何尝教人弃经呵佛呢?」


德清说:「长老说得明白极了,请再开示。」


本来说:「金刚经云: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所谓佛法,即非佛法!庄严佛土者,即非庄严,是名庄严!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一切诸相即是非相,一切法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诸相具足,即非具足,是名诸相具足……这些你明白么?」


「不甚明白。」德清说:「听来近于辩证。」


「此皆随说随扫!以破执着!而并非否定经教也!钝根人不解其深意,自己执着于文字相,狂心顿生,就自以为已顿悟了,就弃经毁佛了!此乃陷入空魔而不自知也!


「六祖坛经定慧品云:我此法门,以定慧为本,定慧一体,不是二!定是慧体,慧是定用,即慧之时定在慧,即定之时慧在定——此即是六波罗蜜多经言:『佛果大菩萨以定慧为根本』之意。


「六祖又云:净名经云:直心是道场,直心是净土,心不住法,道即流通,心若住法,名为自缚。


「七祖神会和尚说:若有出定入定一切境界,祸福善恶,皆是不离妄心!众生若有修之者,即是妄心,不可得解脱!


「凡此都是教人勿执意以求则自然可得!若报善以求,则为妄心!此非教人不修行也!钝根之人自作聪明,以为侈言顿悟即可不必修行亦可成佛,岂非大谬?」德清说:「长老说得太好了!许多人正犯此病。」


本来说:「六祖偈云: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坛经定慧品又云:我此法门,先立无念为宗,无相为体,无住为本,于诸法上,念念不住!七祖神会说:不作意即是无念,作意住心,取空取净,乃至起心求证,菩提涅盘,并属虚妄,但莫作意,心自无物!」
「凡此,都本于维摩经与楞伽经!」


长老又说:「并非杜撰。」「坛经,弟子也读过的。」德清说:「但是,当时知识太浅,不甚了解,今得长老开示,才恍然明白多了!但仍不明白坐禅。」


本来说:「你听我说下去:坛经坐禅品云:此门坐禅,不看心,亦不看净,亦不是不动,若言看心,心原是妄!知心如幻,故无所看也!若言看净,人性本净,由妄念故,盖覆真如!但无妄想,性自清净,起心看净,却生净妄,妄无处所,看者是妄,净无形相,却立净相,言是工夫,作此见者,障自本性,却被净缚!看心看净即障道也!心念不起名为坐,内见自性不动名为禅!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若见境心不乱者,是真定也!外离相即禅,内不乱即定,外禅内定,是为禅定!菩萨戒经云:我本性原自清净!」


德清说:「所谓般若,尚请开示!」


长老说:「坛经般若品说:一念智即般若生!世人念念说空,不识真空,一切般若智,皆从自性而生!不从外入,名为真性自用,莫说空便着空!六祖金刚经注云:若人空心静坐,百无所思,以为究竟,即着空相!前念不生即心,后念不灭即佛,成一切相即心,离一切相即佛!


德清又问:「于顿渐如何呢?」


本来说:「本来正教无有顿渐,人性自有利钝,迷人修渐,悟人顿契!自识本心,自见本性,即无差别!自性无非,无痴无乱,念念般若观照,常离法相,自性自悟,顿悟顿修,亦无渐次,所以不立一切法,诸法寂灭,有何次第?法华经方便品说: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德清!顿悟须顿修,亦须渐修!六祖不说渐,是指死板的次序不对,他不是完全反对渐修,他说有何次第,就是说应活用!修行人何必去执顿执渐呢?


德清说:「现在明白多了!」


本来说:「南禅并重悟修,教人勿执着,不幸乃有德山与灵济之徒,曲解坛经而呵佛骂祖,破戒弃经,导人入于空魔,善恶不分,酒色肉食杀生,亦妄托为禅,妄行妄语亦托为禅机!未悟冒悟!恶行邪行附禅,不修行谓不住!起妄念谓之自性自然……将来必有藉禅之名而毁佛者!今后我南禅各宗必须正本清源,重扬佛法禅门真义!」


德清说:「弟子愿皈依长老座下,重头再学!请长老收录座下吧!」


本来说:「德清,你本是曹洞鼓山门下,与我临济是一家,你肯在此修学,我当然欢迎!」


皈依典礼是隆重的,在育王寺全体数百僧人赞礼唱诵的庄严场面之下,德清依照仪轨顶礼,正式皈依了本来老和尚。从此在育王寺修学禅宗本门。这是他在鼓山出家所未得到的机缘,他感到无比感激与兴奋!


本来长老又对德清说:「德清,你也同时应到天童寺去跟法湛老和尚学学楞严宗通!那楞严经,又名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阐明心性本体,文义深奥,属于大乘秘密教,无法不备,无机不摄!」


德清欢喜,持了长老信函,到天童寺去。



24.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二十五、光绪二年丙子三十七岁
  由普陀回宁波。至阿育王寺。寄火食。三元一月。拜舍利二藏。以报父母劬劳之恩。至天童寺。听讲《楞严宗通》。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