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十八)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十八)









虚云和尚(十八)

作者:冯冯



天童山位于宁波东六十里,山峰秀奇,形似刀剑指天,有座龙隐潭,飞瀑百丈,潭水碧泓,深不可测,晋武帝勅建弘法寺就在潭边,俗称天童寺,是著名道场,代出高僧异人。


法湛老和尚开示德清:


「当日,佛说楞严经,揭橥『三无漏学』——即是由戒生定,由定发慧。戒乃无漏之基,因戒始得三业清净进修禅定。世尊说楞严之因缘,是因阿难被摩登伽女以先梵天咒所迷,将毁戒体,佛令文殊菩萨持楞严咒往救,取得阿难还原。故此可知,楞严咒乃楞严经之主体,经咒同重,不可分离。今人讲佛学,只识经而弃咒,实乃无明不智,不知佛咒破邪显正之力也!今人又有倡导西学,讲求洋枪洋船,勾股三角,物理化学,视佛经咒言为迷信,或认为佛咒与一般茅山辰州符咒相同,殊不知佛咒与世俗咒术不同,佛咒所念,俱是诸天亿佛名号,闻声救苦救难,驱魔消邪,神通广大,夺宇宙造化之功,得万物演化之秘!佛力不可思议!非幼稚之西学所能窥其奥秘也!」


德清说:「弟子亦闻楞严经咒之神异!未知其详。」


法湛说:「楞严经破迷破执,经文『五十阴魔』一段,揭穿色受想行识五阴的五十种阴魔境界——色魔、受魔、想魔、行魔、识魔,还有空魔。举例说:


「楞严经色阴魔第四章说:『……又以此心,内光发明……化为如来,于时忽见……千佛围绕,百亿国土,及与莲华,俱时出现,此名心魂,灵悟所染,心光硏明,照诸世界,暂得如是,非为圣证!不作圣心,名善境界,若作圣解,即受群邪。』


「色阴魔第十章说:『见善知识,形体变移,少选无端,种种迁改,此名邪心,含受魑魅,或遭天魔,入其心腹,无端说法,通达妙义。……』


「这两段就是指出,修道人不可贪着神通灵异境界!以免天魔乘隙而入。故此禅宗云:佛来佛斩,魔来魔斩!」


德清悚然道:「弟子谨记!」


法湛又说:「楞严经想阴魔第一章说:口中好言,灾祥变异,或言刼火,或说刀兵,恐怖于人……想阴魔第五章说——能令听众,暂见其身,如百千岁,心生爱染,不能舍离,身为奴仆……是人愚迷,惑为菩萨,亲近其心,破佛律仪,潜行贪欲……想阴魔第二章说:口中好言诸佛应世,某处某人当是某佛化身来此,其人见故,心生倾渴,邪见密兴,种智消灭!口中好言,眼耳鼻舌,皆为净土,男女二根,即是菩提涅盘真处……受阴魔第七章说——一分大我慢魔入其心腑,不礼塔庙,摧毁经像,谓檀越言:此是金铜或是土木,经是树叶或是氍华,肉身真常,不自恭敬,却崇土木,实为顚倒,其深信者,从其毁碎……


「楞严经想阴魔第七章又说:其人殊不觉知魔着,亦言自得无上涅盘,多食药草,不餐嘉馔,或是日餐一麻一麦,其形肥充,魔力持故,诛谤比丘,骂詈徒众,不避讥嫌;或有宣淫,破佛戒律,潜行五欲……


「楞严经卷十七说:云何贼人,假我衣服,裨贩如来,造种种业,皆言佛法,却非出家,具戒比丘,为小乘道,由是疑误众生!


「想阴魔第八章说:其人诚不觉知魔着,亦言自得无上涅盘……自言是佛,身着白衣,受比丘礼,诽谤禅律,骂詈徒众!讦露人事!不避讥嫌!


「受阴魔第四章说:彼定中诸善男子,见色阴消,受阴明白,慧力过定,失于猛利,以诸胜性怀于心中,自心已疑是卢舍那,得少为足,此名用心忘失恒审,溺于知见,悟则无咎,非为圣证,若作圣解,则有下劣,易知足魔,入其心腑,见人自言我得无上第一义谛,失于正受!当从沦坠!受阴魔第九章说:空魔入其心腑,乃谤持戒名为小乘,菩萨悟空,有何持犯?其人常于信心檀越饮酒瞰肉,广行淫秽,因魔力故,摄其前人,不生疑谤!


「德清!楞严经破空、破迷、破执、破着,我不能一一引述,你自去多读必有觉悟得益!」


德清拜谢:「如今明白多了!但是,楞严咒作用仍未明白!请再开示!」


法湛说:「楞严经言:设有众生,于散乱心,非三摩地,心忆口持,是金刚王常随,何况决定菩提心者?纵不作坛,不入道场,还同入坛行道无异也。总之,有结坛与否,都必须至虔至敬,三密相应——口念楞严咒,心想梵字,手结印相。」


德清说:「请略说三坛。」


法湛说:「咒坛——持念全咒一遍,后持念咒心一百零八遍!咒心就是末尾的十句,初句引生,二句竖穷,三横徧,四佛部,五金刚部,六法部,七结果,八坚持,九开通,十圆成,十句实显一切乘境行果法义!


心想坛——心中坚想佛说心咒三十三梵字,印入心中!


手印坛——念咒人须结三手印:白伞盖佛顶印、普同五佛顶印、金刚合掌印。


密部三咒,随念成坛,德清,你须随我学会念熟,以利将来弘法扬教,显密并济!」


德清十分感激,顶礼说:「弟子多蒙长老破格亲授密宗大法,弟子敢不尽心修学?」


法湛长老笑道:「密宗亦非自秘不宣之宗!世人误以为是秘密教不肯教人,此乃名相之言!当日世尊传法,心心相授,所谓密传,并非狭法自秘也。大乘密教源出于此,亦是遵照佛法度厄济苦!总之各宗都源出佛心,目的在于济世利众,出苦度化,各宗方法稍异而已,无知自私之徒乃生门户之见!」


德清在天童寺随法湛长老修学楞严经咒,苦学一年,长老问他:「悟得楞严经何句最深?」


德清恭言:「得益最深,莫如空生大觉之句!似是相通于大般若心经『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亦似通于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过去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


长老笑道:「不错!佛经原都相通!我密宗以真言入佛,他宗以他经入佛。楞严经云:『佛语心宗,无门为法门也!』,永明禅师倡万善同归!总之,禅净台贤律密,无非都是平行的各条大道,同归大般若!学者须先发大悲心!」


德清拜谢,又继续在天童寺与育王寺两处来往修学,直到次年光绪三年夏末,他才拜别本来长老与法湛长老,再踏上游方参学之途,从宁波登船,进入钱塘江口,正值将近中秋,德清看到了著名的海宁钱塘大潮,万匹白马奔腾,潮高二三十尺,极为壮观。可惜是在船上观看,总不及在岸边观赏之伟大!


那船既小,人又多,乘客拥挤,坐满船面,已经无法分隔男女。德清身边就是一个年轻妇女,他此时也不能苛求避嫌了。


他只顾观潮赏景,浑忘世事,却不知道女子含情脉脉注视于他!


三十七岁的德清和尚,依然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英姿挺发!看来只有二十一二岁,兼以身材高大壮健,气概轩昂,又兼有世外气质!潇洒飘逸,更吸引得全船注视了。


到了深夜,橹船不能航,停泊于江边,月色照清流,两岸翠峰隐隐,他不禁想起石屋禅师名句:「百鸟不来山寂寂,万松长在碧沉沉,分明空刼那边事,一道神光照古今!


佛心可通一切众生心,而众生心却闭塞不通佛心,谁解「那边事」?


中道第一义妙谛,就是「会为一代善巧俱成妙法门!」但是,又如何才可做到勿恶六尘,心中不取一法呢?他也了解金刚经所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彻悟本性不难,最难是如何摆渡!勿被法缚,可是他却被宏愿心所缚了!欲速则不达,焦急岂不也是一种魔境?


他仰视月亮斜挂半空,江中泛影,千江有水千江月!此情此景怎不触机?他又想起了憨山大师名诗:


世界光如水月,身心晈若琉璃!」又诗:「万境本寂然,因心有起灭,一念若不出,动静何处觅?风从何处来?众影动岩穴,静听本无声,如何有起灭,流水不是声,明月原非色,声色不相关,此境谁会得?


此境有何难理会?可是,学佛只是为了自会自了么?若不行大悲心不施不舍,又学佛做什么?身心皎然若琉璃,又有何意义呢?


德清觉得惘然!悲智双运,这才是他追求的啊!


夜深,突然下雨了,雨泼船篷沙沙作响。在熟睡中,他渐渐感觉有纤手抚摸他的身体。从他胸前摸向腹下,他惊醒,看见邻女已经卸衣,向他依偎,两眼水汪汪,热情灼视,竟将樱唇凑向他嘴上来了!


德清知道,独居深山修行不难,红粉身旁守身不易!德清修的不是枯木禅,怎能心中毫无涟漪波动?枯木禅拒爱容易,血肉之躯不堕恶道才是真功夫啊!但是,德清早在十九岁已能抛弃两位美貌妻室,现在修行二十年又怎会堕落这样萍水相逢的红粉陷阱呢?


天仙般的两妻尚且未能缚住他,这样庸姿俗粉的奔女,反倒会使他动心么?不过是红粉骷髅耳。


德清心境明澄,推开女子,起来趺坐,合掌念楞严咒。


女子不敢再缠,羞惭低伏。德清亦不声张,他决不叱责,否则将毁女子名节一生。他必须缄默,装作无事。守戒不难,要这样周全宽恕,才真是禅人功夫啊!


天亮以后,船家扯篷开船,那女子早已迁往一角众妇群中,谁也不知道夜来曾发生过一场佛魔斗争的事。


33.png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