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十九)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十九)







虚云和尚(十九)

作者:冯冯


杭州已然在望,德清站在船头,遥遥眺望,心驰于西湖的五百座佛寺!


德清和尚泛舟西湖之余,口占着:


不解烟波意。谁来驾此舟。

心同秋水洁。身与白云浮。

既契真空理。当怀浊世忧。


杭州西湖幽美如画,德清踏上著名的「断桥」,遥望里湖远处,荷花出水;荷叶田田,山上保俶塔倒影插柳烟。


德清不禁想起传说的白蛇故事——白蛇为报恩,化身美女在西湖邂逅许仙,与之成亲,后来白蛇与法海和尚斗法,水淹金山寺,伤害生灵,被法海斗败,逃至西湖,在断桥腹痛产子,法海用僧钵将她收镇在雷峰塔下!断桥产子一段,千古同悲!


德清明知此乃民间传说,未可当真。但是,既到了断桥,怎能免俗?也不免当真了,他左观右望,唏嘘太息!白氏在断桥雪地产子,哪有痕迹可寻?佛家原属慈悲,法海和尚为何那么残忍分隔白氏与婴儿呢?


仕女划舟,穿过断桥底下月洞,湖水漾碧,荷花与荷叶漾动,香菱飘摇,德清从传说的凄伤中醒来,漫步白堤。夹堤柳絮轻飘,芳草如茵,他一路走到了「平湖秋月」水榭,看见有些士子凭拦把酒吟诗唱和,德清买些茶水坐下稍歇,向士子打听朝山路程。


「禅师!西湖周围广达六十余里,环湖名峰数十座,寺院四百余座。你若要一一都拜,一年也拜不完!只拣名刹去拜便了!从白堤直行,经岳王庙,右边到灵隐寺,上山去可达三天竺。朝山香客很多,不愁迷路,左边可到苏堤,过了苏堤春晓拱桥,可到对岸去看雷峰夕照,白云观,净慧寺,也可泛舟上小瀛洲。」


德清称谢上路,众士子互相说:「这年轻和尚好一表人才!飘逸潇洒!若做文人,必是文采风流,须是子建一流人物!与我等把酒赏菊作诗唱和,岂不风雅?何苦去做和尚埋没?」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诗书棋琴,舞文弄墨,醉吟菊畔,于世又何辅?德清微笑摇头!


形貌俊美风度潇洒,也不过是转眼骷髅啊!而且也是修道的障碍啊!能不令人警惕?


他经过西冷桥,看到桥畔的名妓苏小小墓,一杯黄土半座石碑,红粉早化骷髅泥尘,能不令人心生冰寒么?


然后他来到栖霞山脚岳王庙,进入刻着「碧血丹心」石牌坊,到了岳王庙大殿,殿中有岳飞塑像,两庑有部将张宪与牛皋塑像。他上了香,来到殿旁右首园内的岳王坟参拜,墙门两侧有诗联:「青山有幸埋忠骨,顽铁无辜铸佞臣。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判伪真。」坟园石道两旁古柏成列,一角泥地跪着铁铸的秦桧夫妇与万俟高、张俊,游人向着这些奸臣唾骂及小便淋浇,臭气冲人!


墓道两旁站立石翁仲,尽头是一座高达十尺的石碑:「宋岳鄂王墓」,碑后是圆盖形的蒙古包般的石坟,右旁是同样的岳云之墓。游人来到,无不心生敬仰哀穆,纷纷跪下参拜。


德清恭恭敬敬上香下拜岳王坟。岳飞虽非佛,但是这是一位抵抗异族的爱国浩气长存的忠烈之神啊!


德清来到飞来峰脚下,参拜石崖上刻出的佛像,然后踏过木桥去参拜灵隐寺。苏东坡诗云:「溪山处处皆可庐,最爱灵隐飞来孤,乔贤百丈苍髯须,扰扰下笑柳与蒲,不知水从何处来,吼波赴壑如奔雷,无情有意两莫测,冷泉亭下相潆洄!


德清觉得东坡此诗描写得传神极了,他在桥上俯望冷泉奔流。


灵隐寺的大雄宝殿三层飞檐,碧瓦朱椽,气象雄伟,夹道古柏,殿前巨鼎,香烟燎袅,游人众多。德清进殿参拜释迦金身巨像,又拜了旁边的济公塑像。来到后殿,参拜高达殿顶的观音菩萨立像金身,菩萨后面墙壁刻有一万八千个阿罗汉立于云中!德清感念观音菩萨在普陀显圣示相以坚他信心,他如今一见菩萨圣像,竟如见慈母,感激崇敬,泪水夺眶而出,他跪拜顶礼,依依不舍。


他踏过幽静诗意的苏堤拱桥垂柳,游了孤悬湖心的小瀛洲九曲桥荷池水榭,三潭印月的三座铁鼎,来到雷峰!


传说白蛇被法海和尚用僧钵收伏,镇压在雷峰塔底,永不得出!白氏之子许仕林由青蛇小青抚养长大,考中了状元,哭奏天子,乞旨来祭亡母白氏。仕林祭塔,哭昏于雷峰塔下,不得一见亲娘,此一传说极其悲惨,多少游人至此凭吊,都不能自禁落泪。


德清也下拜,祝祷道:「纵是传说,但是,心敬则神在!衲子也为你白氏念经超度,祝你修持功满,古塔倒塌,使你重得自由吧!」


雷峰古塔砖石已经被千年风雨侵蚀得失去本来面目,状如红泥蚁巢,衰草在其上随风飘动。


苦命的白氏却在何处呢?法海和尚为何那么严苛残酷无情?古塔影印湖光,寂寂夕照,徒然令人凭吊伤悲!


德清拟想仕林祭塔之悲苦,不禁亦自感身世,学佛未成,弘法未展,飘泊二十余年,一事无成,亲恩未报,能不令他悲伤泪下如雨?是的,德清觉得欠负父母太多太多了!他生而丧母,他出家,忍心不顾继母,父死不奔丧!他觉得自己罪孽太深了!怎样才可赎罪啊?他不能自禁地哭倒在雷峰塔下!


34.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二十六、光绪三年丁丑三十八岁
  自宁波至杭州。朝三天竺。及各处圣境。于半山礼天朗和尚。及长松西堂。在西天目过冬。当予自宁波至杭途中。时际三伏。船小人多。无奈与青年妇女卧铺相连。夜深熟睡。有抚摩予体者。惊醒。见邻女卸衣相就。予不敢声。急起趺坐。持咒。女亦不敢动。斯时倘失觉照。败矣。勉诸修行人。不可不慎也。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