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二十八)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二十八)






虚云和尚(二十八)

作者:冯冯


光绪十年一八八四年五月二十八日,法国大军猛攻越南谅山。外籍军团的机动部队、骑兵、重野战炮兵,合计十万之众,漫山遍野而来,将大清帝国的桂滇军和刘永福黑旗军杀得大败溃退,五万清兵被法国的新式炮火杀得尸骸遍野!


清军退入谅山城内,抓了城内的法国侨民一千多人,不分男女老幼,连同越人天主教徒五百余名,一并斩首!将首级血淋淋地悬挂于谅山城头示威!又将法兵俘虏斩首同悬!


法军见状,仇恨更深,展开报复屠杀!不分华侨越民,一律屠戮!法军将领纵令士兵在谅山外围观音桥肆虐,挖取肠肚五脏,斩首碎尸……陈列于谅山城下!


清军与法军,互相报复屠杀,刑罚越来越残酷,黑旗军与越军痛恨法兵,竟生割法兵俘虏取人肝下酒于城头!法报却不提法军暴行。


法国记者将黑旗军与清兵残杀法俘活取人肝之镜头照片向巴黎寄发,法国全国愤怒,舆论主张灭亡中国。数十万法人示威大游行,压迫国会出兵,吶喊:「灭亡清国!」「烧平北京!」


桂军电报北京:「闰五月观音桥之役……我军杀法国教民千余,生擒多名……」


李鸿章跌足叹道:「这一下糟了!想谈和也不成了!叫我怎么办?」他只有硬着头皮上奏。


慈禧太后震怒道:「桂军怎可这样胡来?为何要屠杀无辜法侨妇孺?这一下祸岂不是闯大了?」


李鸿章奏曰:「臣料法国必倾全国之力来犯,不唯侵越南而已,更必北上侵我中国,我朝今战亦无力,和谈亦难,臣前与法国远东海军司令福禄诺谈判和解,今已前功尽弃矣!」


彭玉麟出班奏曰:「李鸿章丧权辱国,一再而三!前与法使承认越南为法国之保护藩国,又允退军!促成法人得寸进尺!咄咄进逼我中国!我人岂可再由李鸿章向法国求和?臣年虽老,愿领兵与法兵死战!效死报国!」


左宗棠其时已病重,亦扶病上朝,由禁卫军扶住,跪在墀下,衰弱奏禀:「臣亦愿领湘军子弟,与彭帅同往越南与法军决一死战!」


太后感泣:「左大人、彭大人,都请起来!你们忠心耿耿,我都知道的,我岂甘心忍受法夷入侵?但是,我们拿什么来和人家拼?你们也不用怪责李大人,他为国之忠,人所皆知,也是看到国家被洪杨捻匪闹得衰弱至此,他才主和呀!如今你们也不必多争了,谈和的事,仍由李大人督导,叫两江总督曾国荃去和法使再谈吧!」


法国总理茹费理(Jules Ferry)已经派出了全国精锐舰队与二十万大军驰来越南。法国公使巴德诺(J.Patenotra)与曾国荃在上海谈判,要求中国赔款五十万两及退出越南,曾国荃拒绝!


六月十二日,法国舰队已开抵上海黄浦江。八月十二日,法国远东舰队在孤拔上将率领之下,已从上海开抵福州马尾海军基地外海!法国坐舰两万吨级主力舰,与八艘一万五千吨级巡洋舰,鱼雷艇两艘,炮口集中指向马尾军港!


太平天国灭后,曾国藩与彭玉麟、胡林翼在安庆城头大观楼庆功阅兵,所邀的英国上海司令的一千吨坐舰驶至江面,掀起波浪,将大清水师之木制战船,冲得飘荡互撞,溃不成军。胡林翼当场气得吐血昏倒,不久病殁。


左宗棠于同治五年出任闽督,锐意建设新海军及马尾军港,获得慈禧太后同意。聘请了法国海军军官德克年与日意格两氏为顾问,建设马尾军港。左宗棠不久调任陕西剿回乱,保荐沈葆桢为船政大臣,继续建设马尾。到了光绪十年此时,马尾海军造船所已自造了大小新型兵舰二十七艘了,马尾海军学校的留学生,亦陆续从英法学成归国,在马尾任教。沈葆桢于光绪五年病故。慈禧谕令李鸿章主持南北洋海军建设,李鸿章以丁汝昌统帅北洋海军,在天津设水师学堂,而以闽浙总督何璟主持马尾造船。


法国孤拔上将率舰队威胁马尾,封锁闽江口。马尾海军激愤请战,南洋舰队各舰长联名电请海防大臣张佩纶指挥,采取先机出击。


张佩纶电覆:「本席是文官,无关战情事。」


马尾海军官兵急电闽浙总督何璟及李鸿章,两大臣均覆:「只准防御,不准进击启战!」


李鸿章竟不将马尾紧急军情奏闻慈禧!


马尾有炮台两座,对岸罗星岛亦有炮台,闽江口金牌峡有炮台两座,闽安峡有炮台四座,马尾基地守军陆军三十营,合计一万五千人。峡口有一万人,马尾南洋舰队有军舰二十七艘,其中十一艘是六千五百吨级战舰……力量不可谓薄弱!但是被李鸿章与何璟禁止出战,失了制胜先机!张佩纶又先带家眷逃入内地!南洋舰队官兵都失了斗志!


七月三日午后一时,孤拔下令攻击,法舰「林斯」号首先发炮,清舰「振威」号立即还击,法舰队群炮齐发,在一分钟内,南洋舰队旗舰「扬武」号已被法炮击沉!振威号、风云号、福星号、福胜号……等清舰相继在数分钟内被法舰炮轰沉没!伏波号与黄新号遁走入闽江口内,驶至林浦,两舰自沉横江以阻法舰上航!


战事仅七分钟即结束,十五年辛苦建设的南洋舰队,被法舰的准确炮火射击全部毁灭!大清海军官兵数千人在海中挣扎!


只有一位舰长许寿山开全速撞向法国旗舰,企图同归于尽,不幸中途被法舰发炮击沉,许寿山与全舰官兵全体殉难!壮志未酬!


法国舰队消灭了南洋舰队,随即炮轰马尾造船厂、兵工厂。又在半日之内,轰毁各座炮台,马尾船厂与兵工厂爆炸大火,火光彻夜!


法舰队沿江而上,炮轰马尾船坞。十舰炮火准确,清军各自为战,一片混乱,死伤狼藉,尸骸满江,达三四千具之多!而法舰伤亡仅十二人!


清军仅一座炮台发炮还击,炮弹击中法国旗舰,炸伤了孤拔上将。


法军陆战队五千人登陆攻占福州,大清文武官兵狼狈逃命!福州居民仓皇逃难,哭声震天,许多逃上了鼓山!涌泉寺住满了难民!妙莲长老指挥群僧施粥施饭。


马尾那边爆炸与大火,鼓山可闻可见,僧俗都惊得掉了魂!


法兵五千多人,在福州掳掠,屠杀居民,福州变成了恐怖死城!小脚妇女逃走不及,被法兵辱杀者不可胜数!那些不甘被辱的妇女,纷纷投井或悬梁自杀,家家都有死尸!满街满巷都血腥!


孤拔上将纵容士兵肆虐,直到七月九日才率舰队东航,炮轰基隆炮台,然后又重返福州占领,八月十三日,孤拔再率十舰进攻基隆,法军一千五百名登陆基隆西南,台湾巡抚刘铭传率众迎战,以劣势之陈旧武器,竟大败法兵,迫使之登舰撤走!


孤拔上将率舰退出基隆港,转而占领了澎湖主岛马公岛,封锁台湾,刘铭传急电北京求援!李鸿章令雇英轮秘运饷械赴台湾,悉被法舰截获!


法军后援部队于次年一月一八八五年从法国开抵澎湖,孤拔上将再率五千法军与军舰二十艘进攻基隆,占领了淡水,进攻台北!刘铭传死守,急电北京!


此时,在越南战场上,法国援军二十万人开至,于光绪十年十二月廿八日大败桂军,攻陷谅山,杀死桂军多达两万余人!桂军退入广西!法军于光绪十一年一月九日,炮轰镇南关,炸毙守将杨玉科。法军旋即攻入关内,纵火焚城,展开大屠杀与掳掠!余生居民逃往龙州,龙州居民纷纷向内地逃难!广西按察使李秉衡急电北京求援!


各处紧急求救电报,纷纷拍至北京。


慈禧太后大惊,召开紧急御前会议,询问对策。


李鸿章奏曰:「臣一向不赞成对法国宣战,就是因为明知无法抵挡其新式炮火和新战舰,而且日本虎视眈眈,意存入侵朝鲜与东三省,满洲乃本朝根本,较诸越南台湾未开化之地,重要何只万倍?臣此一片苦心,可惜未为世人所明了,如今果然战败于越南,又被法舰摧毁南洋舰队,海防洞然,若法舰北上入侵津京,我朝何以抵挡?届时日俄乘虚入侵,我朝亡矣!为今之计,唯有向法国求和,徐图后举。」


慈禧询问群臣:「你们各大臣意思如何?」


群臣都噤然不语。左宗棠已病故,彭玉麟已吿老,朝中还有谁敢讲话?


慈禧叹息道:「我也没有主意了!李大人,你就去和法国人谈和吧!」


德清和尚那时候正在显通寺参加盛大佛会。山中与世隔绝,谁也不知道外面已经国难临头闹得天翻地覆。


三年的拜香之愿已满,德清回思,三年多以来,除了为疾病所困,风雪所阻之外,一心正念,为祈求佛佑父母超生,三步一拜,历尽千山万水,种种艰苦,如今总算是功德圆满了!回想每每藉境验心,愈辛苦处愈觉心安。古人所谓:「消得一分习气,便得一分光明,忍得十分烦恼,便证得少分菩提!」良有以也!


他现在的心境已经轻松了!他可以轻身畅游天下名山继续参学了!


1534239264826634.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三十三、光绪十年甲申四十五岁

     七月初十日。拜谢文殊菩萨下山。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