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二十九)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二十九)





虚云和尚(二十九)

作者:冯冯


他于农历七月十日拜辞文殊菩萨圣像,由华严岭出发向北行,走向浑源县恒山!五台山与恒山近在咫尺,他走了三四天,出了长城的分支南段,就来到了这座著名的北岳了。所谓塞北第一山,其实并不很高,从地面算起,不过一千公尺左右。由于它东跨幽燕,西控雁门,北临塞外,南拥三晋,这座黄土山脉就出名了。德清来到恒山金龙谷,经过一些山林,从两座无树木的土山中间的峡谷登山,经过「恒山牌坊」,回望恒山与翠屛峰互相夹峙,谷底一水浅流,这条桑干河是北魏武帝发动十万兵卒所开成的人工河流,长达五百里,传说著名的杨家将杨业在此金龙谷门山崖上驻守。


德清沿着崖边山路前进,西崖绝壁腰下,出现一座依崖而建的楼阁。这就是著名的悬空寺,建筑有三层飞檐,建在峭壁巉岩上面,依壁附崖,悬空架屋,下承长柱,上建楼阁,崖下处泥浆山涧。


他登寺参拜,发现佛像已经破损不堪,香火也极冷落。寺中只有个饿得半死的老僧,有气没力地敲念,也不理人,德清上前行礼。那老僧又聋又聩,又佝偻,用手护耳,叫道:


「啊!你说什么?」


德清再合十道:「请问老师父这悬空寺可许挂单?弟子德清,拟在贵寺读经参学。」


老僧说:「水?到山脚河沟汲去!」


再多讲也不得要领,德清看那老僧,两眼已蒙胧,眼中长了白内障,耳又聋得凶。又见寺内空空如也,也不像有藏经楼的样子,多留也无益。


楹上刻着的明朝诗人王湛诗句:「谁凿高山石,凌虚构梵宫,蜃楼疑海上,鸟道设云中,莫讶星枢近,应知帝座中,恒河沙可见,大地总成空。


德清摇头叹息!北魏佛教的一千四百年古寺,竟然荒凉到此地步!什么古迹都湮没了,只剩下这一首刻字五言律诗!


他由悬空寺向前行三里,从「恒岳坊」登山,石路渐陡,再走五里,到了「虎风口」,山谷中风啸呼呼,东边石壁上刻有「恒宗」两大字,一路再上去,还有许多历代题刻。


他然后登到「朝殿」,踏上百余尺级,到达「南天门」亭子,看了岩壁上的飞檐「寝宫」和附近许多道教观殿,有所谓「果老岭」、「八仙棋琴台」……从景色来看,实无奇特之处,又无佛寺,德清也无心再多游了。


他离了恒山,沿着武川河谷,取道前往大同府。他要去参拜大同云冈石窟佛像宝库!


他记得曾经从「绩高僧传」中读到:「释昙曜,未详何许人也,少出家,摄行坚贞,风鉴开约,元魏公和平间,任北台昭元统,绥辑僧众,妙得其心,住恒安石窟通乐寺,即魏帝之所造也,去恒安西北三十里,武州山谷,北面石崖,就而镌之,建立佛寺,名曰灵谷。龛之大者,一十余丈,可受三千许人,面别镌像,穷诸巧丽,龛别异状,骇动人神!栉比相连三十余里!


他又查过北魏书,得见:「初,昙曜大师以复佛法之明年,自中山受命赴京。值帝出,见于路,御马前衔昙曜衣,时以为马识善人,帝后奉以师礼,昙曜白帝,于京城西武州塞,系山石辟,开窟五所,镌建佛像,高者七十尺,次六十尺,雕饰奇伟,冠于一世。


恒安就是今之大同府,曾是北魏京都。北魏是佛教大盛时代,元魏高祖敬信佛法,大兴佛教,当时圣僧如云——佛陀禅师及其弟子僧稠与慧光在少林寺译佛经传法,神通广大的洛阳永宁寺勒那漫提禅师,又有与道士在魏武帝面前斗法得胜的昙显法师,又有稍后东来的菩提逹摩……只是从不闻及昙曜之名。


昙曜默默在云冈开凿佛像,不求闻达,时间是在魏武帝毁佛以后。


德清到了大同府,逢人就问,但是竟无人知道云冈佛窟!好不容易才碰到一个九十多岁老人这样回答:


「是有这么一处地方,我幼时牧羊无意中到过!石崖上,刻了许多佛像,不过,都已荒芜了!」


德清循着老人指示的路线,在大同府西北三十多里的乱山中,找到了云冈。果然,十分荒芜!衰草荆棘,遮住了整座山冈!


那山并不高,不过百多尺,连绵数里,都是石壁,凿出了无数洞穴,远看像蜂房!每洞都有雕刻的佛像!正中最高的一座释迦佛像,高达百尺!


德清立刻就感动震慑了!他慌忙下拜!


那石山几乎是平顶的,形似巨大的馒头。坐姿的释迦,两臂自然下垂,两手结吉祥印,两足双盘交趺,头顶的螺髻,到达山顶!肩宽遮山,面含深意微笑,左肩之侧,有一座迦叶大士刻像!释迦的两旁,馒头形石山各伸两三里,有数不清的壁上穴窟,数不清的佛像!


原来,北魏太武皇帝拓跋焘,平定了西域各国,统一黄河华北,将佛教从西域传入中国,一时,建有佛寺五千所,僧尼多达百万!后来他听信司徒崔浩与道士寇谦之两人谗言,就下令毁佛寺杀僧尼,佛教从此一蹶不振!武帝晚年病笃才悔悟,下令杀死崔浩全家,恢复佛教。继位的文成帝拓跋潜,重兴佛法,于和平元年四六〇年,拜礼昙曜为国师。昙曜因见佛寺佛塔易毁,乃奏请准于云冈石壁开凿佛像,以作万年永垂之基!


昙曜督工,先开凿了五个石窟,每窟内都凿雕了一座五丈多高大佛。后来皇家与僧侣继续开凿,开出了长达四里的石窟千洞佛像。


佛像都巨大无比,面貌已非佛教传统的印度人种,而是额宽鼻高眼大唇薄的西域人种形相——可能是北魏拓跋氏的民族特征。佛像也并非完全仿印的犍陀罗式肉髻螺发,只有垂肩长耳仍然保留。


德清和尚从未见过这样伟大高贵庄严的佛像宝藏,他心中感动极了!他冥想昙曜大师在一千四百年前的恒心毅力!那是多么可敬的大无畏恒心毅力啊!他几乎可见昙曜大师与成万的石工在此逐寸逐分地耐心敲凿石山的情形!


德清感叹着这鬼斧神工的佛窟圣地的冷落荒凉!现在只有荒草荆棘与沙砾黄土!佛像默默而对着浅浅的武川河水,这位孤僧德清是惟一的参拜者,他独自踏入草丛之中,逐一参拜各洞。


他拜进第二洞,窟内中心有立体石柱,四面镂刻佛像,原是供僧人绕佛礼赞的,如今梵唱已绝,僧人无踪,十三层佛龛佛像在洞壁寂然俯视。


第六洞的壁上有许多诸天菩萨绘像,又有多层的廊楼佛像,神态各异,栩栩如生!窟中心有方形柱塔,刻着释迦本生故事,分十三层刻图表现。


第七窟后壁有数十层佛龛,各有菩萨。第八窟内拱门东侧刻有湿婆天佛像,第九窟的佛像较似汉族面貌。第十一窟的立佛是唐代式样,第十三窟的菩萨坐像不是趺坐,而且足部肌肉细微刻划分明。第十四窟的万佛洞气派最宏伟!洞壁雕凿成数百层,各有无数佛像,合计一万零八座佛像!顶层是一座巨大的释迦。第十三窟的释迦坐像,两足交叉相叠下垂,膝盖与其直举的手掌之间,雕有「托臂力士」一座。第十九窟又有连环的佛陀本生故事。第二十一窟是千佛洞,由洞底至洞顶,凿成数十层忉利天,各有无数生动佛像。


德清无限感动,他注意到每窟的佛像背光都以莲花纹为中心,外围草纹,饰以飞仙与坐佛小像,再外围是火焰熊熊的环形光芒!这些是印度与中亚细亚所没有的!佛像背后的石壁又凿刻了无数的长裙飞仙,龙、鱼、凤、麒麟……德清认为此乃汉族文化艺术与印度西域艺术的结合融会结晶,无疑是伟大的中华文化艺术遗产!


他来到了一座在绝壁依建的五层的汉式佛楼,飞檐圆柱,显然是后加的,此时亦已残破荒废了!


德清站在楼头,仰瞻云冈诸窟佛像的宏伟无比场面,他赞叹不已!


他忆及清初大儒朱彝尊在其游记说:「方诏遗立像也,其徒唯恐再毁,谓木有时朽,土有时崩,金有时烁,至复石以室,可永无泐!又虑像小,可凿而去,必穷其力,至数十尺,累数百千,乃久存不壤!使见者因像生感!自谓概天下之智虑,而不知其陷于至愚也!呜呼!周公仲尼之道,感人千载于下者,岂以其像哉?


一代大儒,竟如此心肠狭窄!既迷于功利而不识悟性,又甚至于不识雕刻艺术之伟大,不知石刻是保存民族文化艺术结晶风格的最佳方式!岂不可怜可叹?历代君主与士大夫,多尊儒术,以作为统治工具,而摒斥一切其它宗教与学术为「异端」「邪说」,这种只讲政治而不显文化艺术与宗教的专横,也未免太功利主义心肠狭窄了罢!从功利主义观点的儒家观点来看,除了功利,除了封建意识,还懂什么宇宙真理与大慈悲的利众济度佛家宗旨呢?


德清感叹不尽!他感慨民族文化艺术的不幸遭遇!民族若无独特的文化艺术宗教怎能存在?


先贤凿出巨大佛像,难道不知「有相皆妄」么?岂是叫人崇拜山石?岂是教人着相?都不说,都不存相,空到如此地步,又岂非入了空魔?德清独自徘徊于云冈,他的感慨太多了!


1534335807332030.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三十三、光绪十年甲申四十五岁

    由华严岭向北行。至大营浑源南境。朝北岳恒山。至虎风口。直上。有“朔方第一山”石坊。诣庙云级插天。穹碑森立。进香下山。至平阳府(临汾)朝南北仙窟。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