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三十)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三十)




虚云和尚(三十)

作者:冯冯


游历了临汾的尧庙、蒲州的关庙,再渡黄河,出了潼关,德清进入陕西省,来到华阴县,遥望华山恰似千瓣莲华盛开于西北大高原之上,奇秀挺拔,五座主峰笔立入云,古诗云:「天外五峰削不成」,最为传神。


此时秋高气爽,游人众多,德清也无须问路,随众而行,先来到华山山麓玉泉书院,此处是登山入口,众人都在此汲饮清冽冷泉,装满水壶才登山。


「千古华山一条路!」书院管事人说:「登山只有一条石路栈道,上面没有泉水,你们多汲满水壶才好!」


德清这才知为什么人人抢汲泉水。他也汲满了两只壶子,然后随众登山。


山路渐行渐陡,越走越狭。全是从岩壁上开凿出来的狭窄石级,宽不到三尺,仅容一人行走,一边是悬崖绝壁,另一边是一落百丈的深谷。这些绝壁都是灰黑色夹着沙黄斑纹的火成岩,有些尖削如刀锋斧刃,有些平滑如砚台,有些长满青苔,都无可攀扶。游人须紧抓壁边钉牢的巨大铁链,探足而行。


走了数百级,迎面一座大石,刻字「回心石」,左边刻字「当思父母」,右刻「勇猛前进」。游人见字,纷纷气馁回头下山,向上面前进的游人攀登一段路,也折回来了,纷纷叫道:


「再上去更险更狭啦!大师父!别去啦!」


德清依然勇迈前进,笑道:「就是险,才值得攀登呀!华山险道奇峰,天下第一,怎可错过?」


「这和尚是牛劲性子!」众人摇头,都下山去了。


德清独自攀登绝壁「千尺幢」。那上面的凿出石级,狭窄得仅可容一足。壁边的铁链也都锈黄了,德清仰望,只见天开仅一线。他身前两边夹峙的峭壁千尺之间,好像是蚂蚁爬墙,山谷底下,云气茫茫,绝壁上的石级,渐行渐陡,不容他直立而攀,他必须手足并用,攀得力尽气喘。


「绝不能半途而废!」他心想:「一定要攀到峰顶去拜佛,方算虔敬!」


他攀到「千尺幢」绝顶,上有一座铁盖,恰似桶盖般半掩壁顶,他穿身攀出盖口,好像是从狭窄瓶颈爬出一般!以为已到峰顶,哪知出了瓶口一看,上面还有「百尺峡」的数百尺垂直陡壁呢!

 
几座三角尖棱巨石在上,各自裂开,巨石尖削如冰山,嶙峋如烂柯,两壁两压,仅容一人贴伏猱身而上,奇险艰难,更逾于「千尺幢」。


德清扳拉着铁链,手足并用,脚踏石隙,手扳岩角,匍伏而攀,好不容易才攀登巨石顶上,气喘不停,汗出如渖,眼前金星乱飞!


他喝了些壶中泉水,精神渐复,俯望四周,都是一坠千仞的深谷,这峰顶其实是一座周围数十里的巨石!华山群峰七十二座,都在他脚下了,座座都像是象牙之笏,又像莲瓣,指天插云。「百尺峡」峰顶尖石的后面是石坡,千年古松叠翠卷涛!西峰与北峰绝顶云台相隔眺望。


德清眺望着,心旷神怡,更感天地浩渺,本性自清净,无所不在!他在巨石上趺坐念佛,更可感到与天地化合为一,佛我同在!无形,无色,无相!这种新奇的境界,是难以言传的。


六祖坛经说:「离一切相即佛。」「世人外迷着相,内迷着空,若能于相离相,于空离空,即是内外不迷,若悟此法,一念心开,是为开佛知见!


德清此时才深深领悟此境此意了!他决定不求着相,也不求着空!他必须寻求空中不空的妙境,松涛阵阵,蓝天白云,时间已停止了。


他不自知在禅定中停驻了多久。当他出定之时,已经是星移斗转,残月东沉了!


然后他来到华山北峰。见到著名的「老君犁沟」,深达千仞的深渊,峭壁垂垂,危崖上插着一把巨大铁犁。传说此乃太上老君劈开登峰之路的巨犁,摸之可得幸运。可是必须冒险攀上两丈多高的危崖尖嘴「鹞子翻身」才可触及犁身。稍一不慎就会坠下千仞深渊粉身碎骨。


德清未必为了求好运,毋宁是要考验自己的定力对于死亡威胁的反应,他攀登了光滑的危尘尖石之嘴,俯伏抱石,俯视万丈深谷,感觉到好像抱住鹞鹰飞翔高空,一松懈就会坠下那狭窄仅两三尺的峰障,落到万丈深谷,碎身于尖刃立石之阵了!


如果连这种死亡危险的恐惧都不能克服,怎样应付未来宏法济世所遇的世变危难呢?他心中念佛,将生死置之度外,镇定地伸出右手,越过了两尺的空隙,指尖触着了对面绝壁的老君铁犁!


他征服了死亡的恐惧了!可是他追求的并非英雄欲的满足,他并不以这种征服当作盖世功业,他淡然一笑!征服的胜利感又有什么意义呢?


次日他来到东峰下棋亭,看见一套石制棋盘,残局犹在,黑白棋子未动。传说是陈抟老祖与赵匡胤下棋之处,宋帝输了,将华山送给陈抟,自然也是后人附会故布之棋。德清一笑,倒是那残局的象征意义,颇饶深意,令人触机。


他走下东峰的铁链石道,登上「天梯」为名的石阶,踏上鱼脊尖刺一般的山顶奇险狭窄石径,看见石碑刻字「苍龙岭」,果然象是行走在蜿蜒苍龙背鳍之上!碑记说韩愈游华山至此,吓得失声痛哭,连书也抛掉了。碑记说此处就是韩愈摔书处。


德清一笑,忖道:「韩文公若悟佛理,勘透生死,又何至于在龙脊岭上恐惧痛哭投书?」


德清登上金锁关,走到西峰「莲花顶」,可遥眺山西河南陕西三省的黄土原野,苍茫无际,穿插着绿树阡陌,黄河的浑浊河水滚滚浩荡,渭水迂流,斜阳外,万重山!倍添惆怅!


莲花峰上,相传被天神用以镇压莲花三圣母的巨石,已中裂为二,传说是儿子沉香用巨斧劈开的,重达两三百斤的巨斧,遗置石畔,碑石刻字「斧劈救母处」。


德清明知那都只是人造的神话。可是也未免都太悲惨感人了!三圣母思凡与刘彦昌结为夫妇,违反神仙清规,以致被天神镇压于巨石之下,与白蛇的悲惨命运相似。三圣母之子沉香长大,学了法术,斧劈华山,救出母亲,可是白蛇的儿子仕林却无力救母出雷峰塔!


德清因此传说感怀身世!生母死于难产,他竟无力救母超生!虽已三步一拜三年半求佛引度,但是怎能得似沉香斧劈华山救母呢?


天地苍茫,黄泉碧落,何处得见慈母之灵?德清心中又不禁伤感起来了!


南峰是华山的最高峰,德清费了两天时间才攀登绝顶,见到终年不涸的「仰天池」,从彼处可俯视天边的秦岭,太白山、太华山、终南山,群山都在苍茫之中。


他从南峰走向「南天门」,踏上了无人敢上的凌空栈道!他沿着绝壁石臼,手攀壁悬铁链,突然垂直下降,好比从墙上俯首爬下,数十尺以后,才降落到凌空浮木的栈道上面——都是些散置木板,虚架在石壁边缘的铁链之间,板底下就是万丈深谷,乱石如笋尖,如刀锋,稍一不慎,就会失足坠落,尸插刀山!德清万分小心,猫步探行,手抓壁边半朽铁链。木板摇摇欲坠,好不惊险!


这种新的死亡危险考验,也正是他所需要的。他正须锻炼他的无畏心啊!他渐渐在念佛心声中获得平静,他一些也不畏惧死亡痛苦了,他镇静地、泰然地猫步踏行凌空栈道的浮动木板,天风刚烈,吹得他的僧袍飞扬!万丈深谷在他脚下,千仞石壁在他手边!云气茫茫!


1534731678571930.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三十三、光绪十年甲申四十五岁

       城南有尧庙。甚壮丽。南至蒲州(晋西南)卢村。礼汉寿亭侯庙。渡黄河。越潼关。入陕西境。至华阴。登太华山。礼西岳华山庙。所经攀锁上千尺幢。百尺峡。及老君犁沟。名胜甚多。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匿名
顶礼虚云老和尚

发布于2018-08-23 07:31:45|回复  删除


今佛
不畏艰难险阻,早已生死度外!恭敬顶礼师父!恭敬顶礼虚云长老!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08-21 17:23:59|回复


匿名
顶礼虚云长老!

发布于2018-08-21 17:19:33|回复  删除


今佛
ph70274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08-21 17:16:5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