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三十一)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三十一)







虚云和尚(三十一)

作者:冯冯



首阳山空遗伯夷叔齐之名,再无任何遗迹,一座古庙也早已朽坍了。今人还有谁来凭吊耻不食周粟的节士兄弟?


德清失望地游罢只有荒草黄土的首阳山,进入陕西,至香山观音寺,昔日梁代的勅建飞阁凌云,早已无存,石像七龛,沦于榛莽,浮图八角,亦化尘埃!唐代日照三藏之墓碑,亦已湮没不可得觅!


他失望之余,经泾川、平凉等地,进入甘肃省,到了崆峒山,一路黄土赤野,不见林落,只见土冈窑洞,到处都是饿殍白骨!野狗饿鹰噬啄!那些饿得肚胀如瓮的饥民老弱妇孺,倒在路边黄沙中,睁目待毙。秃头食尸巨鹰已飞降聚集,不待人断气,就抢啄人肉了!野狗成群,活啃饥民,惨惨的哀号未绝,瘦骨早已被撕噬了!


德清看得心中悲惨,而那些商旅队列都纷纷驱赶骆驼骡马赶路,视若无睹!


德清呼喊着,希望商旅众人会理会,可是黄砂烟尘滚滚,商队远去,没有一个人肯停步来施救,德清持着他的水壶,独自哀怜着这些将死的饥民。


他能救得了几人呢?他只有这半壶食水,和几块干粮,前面路途迢迢,他仍需靠此支持啊!


可是,他怎能见死不救?


佛陀之割臂肉饲饿鹰,投身喂乳虎,是那么容易的么?


德清踌躇着,迟疑着,可是当他听到荒原上饥婴的凄惨啼哭,他的热泪就迸流了,他知道不可能救得活许多人,至少,他应该救这一个孩子!他再不考虑自己的生存,他踏入尸群之中。他循声去找饥婴,要用壶中的食水哺喂它,可是,一大群野狗已经在生噬那垂死的婴孩,他最后的啼声已被野狗的争夺嘷叫所掩盖了,兀鹰也纷纷从空而降!


「呔!」德清狂挥着他的禅杖,悲愤狂喊:「打!滚!」


兀鹰扑扑惊飞,野狗散奔,可是那可怜的婴孩已经被撕噬成了血肉寸断!骨皮零碎!兀鹰和野狗又成群去噬吃另一个奄奄一息的昏迷饥民了。


德清热泪奔流,发狂般叫喊,挥舞禅杖去驱赶,驱得苍蝇万万千千乱飞。鹰群犬群都不曾远去,那些狼般的野犬有些非但不逃,反而怒目露齿狰狞向他示威,牠们知道,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这一个人不久也会倒下来任由牠们噬啃的!


他徒劳无功,筋疲力尽,他拖曳着禅杖,无可奈何地眼巴巴望着这些食尸兀鹰与野狗!


那些白骨与腐尸残余的恶臭,那些不能胜数的苍蝇,那荒原尘烟,这些都使他悲哀极了。


「诸天佛菩萨啊!」他绝望地哽泣:「为什么?人世为什么这么悲惨?」


他终于悲伤地离开了,心情沉重已极。


日落时分,他重新回到了破颓的香山寺。饿得已经骨瘦如柴的老僧正在破墙下烧着马粪干烤火,也不理他,也不讲话。


马粪干的微弱火,不久也熄灭了,那老僧在黑暗中忽然叹息,衰弱地说:


「你来这西北做什么?这儿人都快饿死光啦!我是走不动,只好在此等死,你走得动,还不快走哪?上长安大地方去,人多,还能化得一顿小米稀饭吃……」


人活着只是为了化一顿饭吃么?人活着只是为了活着么?德清太息,他没说什么。


天亮时分,他上路了,折向南行,为不为一餐饭活命,他也必须向长安去的。


他西出大庆关,经过耀州、三原,来到了古都咸阳


杜甫诗云:「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那是多么悲伤的生离死别场面啊!


德清站在这咸阳古桥上,彷佛可见征人队伍踏过,征属哭啼,谁都知出征楼兰,此去难望生还了,多少的悲痛泪水流得尽生离死别之痛?


咸阳古桥仍在,昔日的壮丁枯骨已化黄土!无定河边骨,深闺梦里人,还有那白发娘亲倚闾而望,空见日落黄昏!千古以来,都是这般可悲啊!


行夫走贩,不解这和尚为何呆立桥头。或许人人都该庸碌无知无情如彼辈才好!佛子太慈悲多情了!


德清凭吊良久,默默离开。


他不久来到长安,老远就看见那高耸雄伟的四层城楼了!果然是千古帝都,气象恢宏!德清进城,看到繁华街市。谁知道百里外黄土荒原已是饿殍遍地?


他感慨着,进入那宽阔的街道——历经周秦汉晋隋唐十多个皇朝建设的帝都街道,齐整有如棋盘,处处历史古迹,遍地绿杨花团,更胜苏杭!


他来到城南慈恩寺,参拜著名的大雁塔。此乃唐太宗贞观二十二年时,皇太子为文德皇后所建。勅赐寺名「大慈恩寺」——因为观无量寿经说:「佛心者,大慈大悲,以无缘慈,摄诸众生」。智论说:「大慈与一切众生乐,大悲拔一切众生苦。」


唐玄奘三藏法师从天竺取经归国,于高宗永徽三年奏请于大慈恩内院建方塔,供奉取来之佛经梵本与佛陀舍利。此塔仿天竺风格,共有七级,全为石造,并无窗洞,四边各层有假门,塔身底大顶小。


德清缅怀玄奘大师取经译经不辞劳苦的伟大精神,他伏拜大雁塔,但愿自己能效法玄奘大师!更愿自己能行佛心的大慈大悲!


杜甫在大雁塔题诗刻字:「高楼跨天苍,烈风无时休,自非旷士怀,登兹翻百忧。」此诗感时伤世,颇引德清共鸣。


历代文人题咏太多,塔内满壁琳琅。德清也看不了那么多,西门门楣上的黑石白线凹雕佛像,充分表现盛唐艺术水准,碑文说:「玄奘大师亲负砖石与众同建此塔,在此寺译经十年,创立唯识法相宗。」


德清去参拜了玄奘译经楼,然后去参观塔脚碑林与大秦景教碑。德清这才知道唐代已有基督教士来中国传教,当时称为景教,「大秦」就是罗马帝国。大秦景教碑何以立在佛教塔下?或者正以之表明两教同源吧?


耶稣反对崇拜偶像,近似金刚经「有相皆妄」,讲博爱,近似佛陀大慈悲,讲信者得救,近似净土宗阿弥陀经。


莫非耶稣教真是源出佛教?德清忖着,思量不已,他盼望有一天,佛教与耶稣教重新携手合作救世济度!他更愿世界上各宗教各民族都友好互助!永远不再有战争,他祝祷着。


他然后参观了府学宫前碑林七百座,城东七十二孔灞桥,又拜了小雁塔,华严寺杜顺和尚塔,清凉国师塔——牛头寺兴国寺玄奘大师塔。


1534850138518705.png











遍游了古都长安,他来到了终南山的南五台寺会见了觉朗,冶开,法忍,体安,法性诸位法师。

觉朗邀德清同住南山大茅篷,又说:「德清师,你可知道长安市上纷传的大新闻?」


「什么大新闻?」德清诧异:「我没注意。」


「慈禧太后下诏对法夷宣战,法夷兵舰攻陷福州和台湾了!」


「什么?」德清大惊:「法兵占了福州?鼓山是我师门,不知怎样了?福州台湾百姓又不知受到法兵如何蹂躏?」


觉朗说:「这都是我前些时去长安听来的旧闻了,详情不得而知,听说如今已办有了邮政,你何不修书寄去一问?」


托人带信上长安去投寄了,山中虽十分清静,德清却不太能安定下来,他心中总是惦着福州鼓山和师父妙莲长老,也忧虑着外侮灭国生灵涂炭!


三月初一清晨,早殿课罢,德清步出茅篷,其时天色仍未大亮,天空上面,突然出现强烈白光,他仰望,看见漫天的千千万万粒星星,随着一团巨大可怖的特别强光光团,飞驰而过,星群形如扫帚,光亮耀目几盲,那长长宽宽的尾巴,占了半边天!好像是飞行的巨河瀑流,横扫天空,强光照得群山雪白!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奇观!


德清吓得大叫:「扫帚星!扫帚星!」


觉朗和尚脸容惨白,惊骇道:「扫帚星出现,如此迫近!主有兵灾!中国面临洋人侵略,大祸到了!」


两位和尚吓得跪下高声呼念佛号!


他们都不知道这是每七十六年就回来太阳系内一转的「哈利彗星」,它拖着无数的星尘微粒,比地球大了不知几百万倍!或者彗星的接近,影响了人类的情绪和大自然若干变化,形成兵灾巨祸,似亦非迷信吧?


德清的心情沉重,他不知道彗星出现所主何兆?可是他知道一定是会带来大灾巨难的了!


31.png


事实上,他并非迷信过虑,中法战争已经又进一步把中国带上大灾祸危亡之途了!


这一年,光绪十一年一八八五年二月五日,冯子材率领黑旗军,与清军夜袭越北文渊州法军,炸毁堡垒,杀死法兵数百人,一场小胜,人心大振!


但是,两天以后,法军三路攻至,包围黑旗军,屠杀殆尽,七十岁的冯子材浴血死战,负伤染血,冲出重围。


李鸿章奏请朝廷下诏令黑旗军退回中国境内,又请英人金登干为代表赴巴黎谈和。四月份,法国公使巴德诺抵天津,与全权大臣李鸿章谈判,根据英人金登干的草约,签订「天津条约」,内容十款,略谓:「承认法国对安南国之宗主权,在北圻划界,清兵不得越界南下,法国在安南境内有统治权,中国人民迁入安南,须由法国核准,匪党逃匿中国境内者,中国应予驱逐……」


李鸿章就此把安南割让给了法国!


全中国人民无不愤怒!智识青年更感悲愤!


这时有一位二十岁的青年,刚从檀香山回国,闻讯立即热泪奔流,沉痛地说:「满清政府腐败无能,庸臣软弱误国!中国不久将会沦亡为列强殖民地,中国人民将受列强奴役了!我人推翻满清政权另建共和政体,才可以挽救中国的危亡!」


在他多年后手着的「孙文学说」中,孙逸仙先生写道:「余自乙酉中法战败之年,始决倾覆清廷,创建民国之志。」


孙逸仙翌年进入广州博济医院附设医科学校学习西医,结识了郑士良,开始结纳「三合会」人士,相约将来起义推翻清廷。又一年,孙逸仙转学于香港西医院,与陈少白,杨鹤齢,尢烈等三同学,鼓吹革命救亡。时人称为「四大寇」。


中法之战,暴露了中国的空虚软弱。列强更变本加厉,张胆明目侵占中国藩属。


英国于光绪十一年十一月,派远征军印度军团司令布连达加斯中将,率步兵三旅,炮兵一联队,海军一旅,溯沿伊洛瓦底江而北上,缅甸军队纷纷溃散,英军直陷缅京孟德里,俘虏缅王锡保及王后,押往印度,囚于玛达拉斯,英军在两星期内即占据了全缅。


英国国会旋于次年一八八六年立法将缅甸并入大英帝国版图内,由驻印总督兼任缅督。


斯时,英国国势如日中天,肥胖而雄才大略的维多利亚女皇乘金马车出巡,五千头戴黑绒高帽身穿红衣黑裤的骑兵禁卫军拥护着女皇,百万英人夹道向女皇欢呼,由白金汉宫一直排列到市区中心。并呑缅甸的消息使英人举国欢腾,纷向女皇欢呼!


「大英帝国无日落!」「女皇万岁!」


「下次征服北京,俘虏清国太后!」


维多利亚女皇傲然含笑向臣民挥手。


在北京金銮殿上,情形却全不相同了!慈禧太后愤怒得脸色铁青,嘴角颤动,咬牙切齿说:


「我恨透了洋鬼子!我誓不与之两立!总有一天,我要杀尽这些洋鬼子!」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三十三、光绪十年甲申四十五岁

    留八日。慕夷齐之圣。游首阳山。至陕境西南香山观音寺。观庄王坟。入甘萧境。经泾川平凉等。至崆峒山。岁云暮矣。回香山过年。

         三十四、光绪十一年乙酉四十六岁

  春。离香山。西出大庆关。入陕境。经耀州三原。至咸阳。观召伯甘棠树。至长安。城垣雄伟。古迹甚多。城外东北慈恩寺内大雁塔。浮屠七级。有唐代以下题名碑。大秦景教碑。府学宫前为碑林。有七百余种。城东为灞桥。环有七十二孔。桥亭折柳。有阳关三叠处。至华严寺礼杜顺和尚塔。清凉国师塔。至牛头寺兴国寺礼玄奘法师塔。到终南山东五台。响鼓坡。宝藏寺。白水浪。此处有两圣僧隐此。到嘉五台银洞子五祖窑。
  至南五台。晤觉朗。冶开。法忍。体安。法性。诸上人。在此结茅庵。留予同住。法忍住老虎窝。冶开居舍龙椿。法性住湘子洞。予与觉朗体安同住大茅蓬。

    三月初一日早殿后。忽见群星乱飞。天帚星现。久之始没。不知何兆也。

  【是年大事】去年中法战事起。本年和约割安南属法。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匿名
阿弥陀佛

发布于2018-08-24 09:36:42|回复


匿名
阿弥陀佛

发布于2018-08-24 09:36:16|回复  删除


guest
阿弥陀佛

发布于2018-08-23 14:21:53|回复


匿名
随喜赞叹

发布于2018-08-23 07:39:28|回复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