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三十二)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三十二)






虚云和尚(三十二)

作者:冯冯



安南与缅甸的相继失陷,震撼了全中国人民。连隐居在终南山的德清和尚也听到这些噩耗了。他和觉朗和尚等说:


「安南与缅甸既失,迟早连暹罗、不丹、尼泊尔、哲孟雄等属国也会陆续落入洋人手中,洋兵还必会攻打中国,朝廷这么软弱,恐怕真是亡国有日了啊!百姓又不知要受多少兵灾屠杀浩刼哪!兵祸天灾,万民涂炭,真是不堪想象,思之令人沉痛!」


觉朗说:「是啊!去年扫帚星出现,真是凶兆啊!」


嗟叹不已的德清和尚,辞别觉朗,继续上路西行,他来到了甘肃省兰州,登上黄河之畔的土山望江亭,俯视那黄河上游,河水黄浊,但是河面已不很宽了,亦不见有下游的高筑河堤。兰州城内,黄土绿树,矮檐低墙,黄河来自西北远山,山脉重重,都无树木寸草,坍泻很多。山脉后面,该就是青海了。


他沿官道北行折西,经过武威县,看见北边的山头上的长城!啊!又再看见长城了!他记得上一次看见长城的另一端,是在大同云冈远处的山顚,走了几省,来到此处,又逢长城了!依然是重山叠岭、荒凉黄土,衰草墙头!两千年前的秦始皇如今安在?征押六十万民夫筑连各国长城而成的这万里长城,真能抗御了匈奴南侵么?数十万民夫奴隶的血肉血泪,如今也只有这风化的土墙衰草可供凭吊了!孟姜女在长城脚下痛哭的悲歌,唱了两千年的民谣,唱不尽这中国民族生存挣扎于奴役暴政的悲哀啊!


是啊,这万里长城的工程伟大无比,天际游龙般在群山顶上蜿蜒盘游,可是,那是多少奴工的血肉血泪筑成的啊!


德清哀悼着那千古的数十万悲魂,他合十为之祷念往生咒,但愿他们都能往生乐土罢!歴时两千多年了,苦魂可还在长城哀哭?


官道上商旅来往,汉人、回族、蒙古人、西域人,也有黄发蓝睛的边疆混血儿,络绎于途,沙尘滚滚,骆驼商队铜钤叮叮当当。左宗棠当日在西北督军种植的夹道杨柳尚未长成。


德清走了半个月有多,天天抬头看见山顶上的万里长城荒凉景象,他终于到达了酒泉嘉峪关。此地是长城西端的终点险关,城头三层绿瓦朱柱古城楼,飞檐尖端悬挂铁马,随风响叮当,楼顶中央一株三节葫芦指向天空,后面还有一座三层城楼,前后呼应,控着这峡谷口。


骆驼与骡马商队在此分成两路,一行向北,走向蒙古,另一队向西北行,走向新玉门关,又到安西。


沿着疏勒河西行,德清特地绕避敦煌以北五十公里的沙漠,随着商旅驼队,缓缓西行,来瞻仰著名的心碎古代「玉门关」(不同于玉门镇)


古代的玉门关!德清仰望,那是一座高高的古老城堡,砖石早已风化剥落,隙生荒野,城楼上的「玉门关」牌匾也陈旧半朽了。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就是此地么?德清眺望,古关圯颓,关外黄砂漠漠,一望无垠!出了关,就是无情沙漠了!


那些旅人纷纷拾起地面的小石子,投掷玉门关的城墙,那墙边的风化砖石也已被千年来投石击成伤痕斑斑了。


旅人们有的投石,有的扑伏在城墙上碰头饮泣!有些下拜。


「大和尚!」一位老者向德清说:「你为何不投石拜关呢?莫非你不愿再回去么?」


「请教老丈?」德清忙问:「为什么人人都投石拜关?」


老者说:「这是千古以来的传统习俗啊,一出玉门关就是无边沙漠了,谁能保还能再生还?所以人人出了关,都要投石拜关,祝祷关神保佑再得归乡来再见啊!」


「原来如此!」


「和尚你快拜关神吧!」老者说:「人人都拜的唷!」


德清本待不拜,可是看见那些旅人,个个含泪拜关投石,还有人伏在壁上悲惨痛哭。那情景,多么令人伤感!于是他也不由得不拜关投石了。


玉门关的风化砖石何知?怎知这些万里跋涉的旅人乡愁与人生悲伤?看那些被日晒得又黄又黑的贫穷驼夫啊!全身的棉衣棉裤早已千补百裰,绑腿扎得臃肿,皮帽子翻起,遮住了耳朵,冒着狂风卷起的沙雾,慢慢地进入沙漠去了,多少人频频依恋回望那座无情心碎的玉门关啊!


早已以佛土为乡的德清和尚,天下为家,处处为乡,可是此时,也被那些旅人的伤悲所感染了。


玉门关啊!玉门关!


他频频四盼,热泪难禁!


前途是无边无际的沙丘和沙漠啊!


沙漠已经起了大风了。



甘肃道上沙雾重重,德清感叹:


寒烟如雾住。孤舍似星零。地见鱼腮赤。山如螺髻青。


古代盛极一时的「丝绸之路」,如今已成荒凉寂寞的沙漠了。昔年的成千成万商旅,如今已毫无痕迹可寻了!古代玉门曾是旅运枢纽,现在只剩下了黄砂淹没了大半的土墙土垣。


商旅驼队在古玉门向西北线去,进入新疆,走向红柳、哈密,德清独自踏上通往敦煌的东南线。


他在沙漠中踽踽独行。那些沙丘沙山,好像大海中的巨大波浪,忽升忽降。那些沙面,都被风吹成了无穷层次的潮迹。踏脚在沙中,立即感到沙砾灼热,烫得他脚底起泡,难以站立。太阳十分毒热,晒得他眩晕。他又渴又疲乏,四望不见人影,只有他自己的影子陪伴他。


像一只在热锅上的蚂蚁,他从一个沙丘走下沙谷,又从沙谷爬上另一座沙丘。只有藉着沙谷的阴影来暂避那灼热的阳光。


他望见遥远西方的天边,灰雾蒙蒙,天空蓝得发黑,高空处,浮着连串的尖棱白云!


白云也有尖棱的么?况且还是那么瞵瞵峋峋!


他再看清,他这才判定那些是白雪皑皑的万座高峰,重重叠叠!又庄严,又可怖!那就是千里外的天山山脉哪!


南边天空也浮着千千万万座冰峰雪顶。那就是昆仑山脉群峰啊!好像要与西方的天山群峰竞高,上侵天空!


相形之下,东南方的野马山脉群岭就见绌了,可是野马主峰也有一万五千多英尺高呢,距离较近,显得真切巨大,山石岩巉,历历在目,烟雾遮掩了东方来路,再不见玉门关了。


德清被这些伟大壮丽的沙漠高峰景色震慑了!他感觉到自己太渺小了!


一千多年前,玄奘三藏怎样越过这些大漠和昆仑山的万重高峰冰川的呢?又怎样才到得印度,苦学十九年,取回来大般若经,再翻越万重雪山冰川和大沙漠,才回到长安!那种毅力,千古以来,有谁能及?


缅怀着玄奘的伟大毅力,德清感到太惭愧了!


正午时分,还没走到敦煌镇,也没遇到水源,他已经渴得难以忍受极了。壶中食水已剩不多,他不敢浪费。因为他不知还须走多久。


突然地,从西方的大沙漠卷来了一连串十多座旋风,挟着无数飞沙。一片天都给沙尘旋卷得玄黄昏暗了!


德清本能地仆伏在沙丘的低坡上,紧抱着头脸,紧闭了双眼。


飞沙像浪潮般泼下来,把他淹没。几乎使他窒息!他在沙中挣扎,用僧袍遮住面孔,心中念佛。他念及玄奘当年为了取经,不知受了多少苦楚,可知不也曾被这狂风热沙掩埋过多少回?今人动辄奢言「不立文字」,呵佛骂祖,焚经毁论,人人自以为已得拈花微笑之心传,其实有几人是真悟?多半是自负悟性高强,懒于求学问,自欺欺人罢了!怎及得玄奘的虔心精勤不懈的求法啊!


沙漠暴风吹了几小时,德清低伏不敢抬头。后来风突然停了,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他从沙堆中钻出来,抖落全身的沙,天空依然是晴空蔚蓝,阳光强烈,那团团转的十多座漏斗形的飞沙旋风,像许多座沙塔,一路旋向东南方去了。


他来时的足迹,早已无踪,沙丘上出现鱼鳞状的高层潮水痕迹,沙墩起伏,高低明暗,淡黄的波涛都已午憇。


走到黄昏时分,他看到了敦煌,他身在一座巨大的沙丘顶上,周围沙冈起伏,他听见天风呼啸,好像来自沙丘之间的黄土山谷,他寻找时,却又寂然无声了。


他再攀登更高的沙丘上,惊喜得叫了起来!原来之沙丘的东南,出现了一座新月形的清澈湖水,环生青草绿树。湖畔有一座飞檐的佛楼和几座佛殿!月牙湖水对岸,三四十尺宽的草地,每隔数十尺纵深就有一座十多尺高的古印度式海会塔,一路到土山坡上,都有这样褐黄色风化蚀侵残余的塔座。


此时夕阳西下,余晖冉冉,从沙山后面映射而来,对面浮现了一座金光灿烂的金黄山脉!


36.jpg


那金光灿烂的数十座冈峦,延绵约有十多里路,并不很高,也许只有两三百尺高度吧?一座座都发闪着金光,好像是纯金精炼所成!脉络分明,谷峡历历,流崖危岩,无不金光灿烂闪闪!庄严美丽无比!在沙上的热汽上浮着!


「三危山!」德清惊喜得大叫了起来:「这就是前秦乐尊和尚当年发现的金光佛山了!」


这沙漠中的金光佛山奇景,是德清从未见过的!梦想也想象不出来有这么壮丽的啊!


三危山的岩质是沙砾岩,颜色本就兼具黄白褐三色,富于反射力,斜阳照射之下,反射出万丈金光!


前秦建元二年三六六年,乐尊和尚经过此地,发现了万道金光的三危山,深深感动,发愿在此开凿佛窟,独力凿出了第一座石洞佛像,后来的佛教僧侣纷至开凿,成了佛教圣地。


敦煌经此,是进入新疆南路往尼泊尔不丹印度的必经之路。遥想当年,骆驼成千成万,商队络绎不绝于途,极一时之盛。如今却如此冷落荒凉!


德清相信玄奘大师当年也必然曾经此路,见到这斜阳中的迤逦十多里金光炫目的佛山。也必然曾来参拜佛窟吧!


德清在惊喜中,慌忙下拜金山!拜罢来到绿洲,伏饮于清澈湖水,水中现出他的倒影,头顶出现一圈淡淡金光!把他吓了一惊,佛道未成,何来佛光呢?


原来那是沙漠的酷热空气与德清头上冒出的蒸汽,被斜阳照射形成的圆形金光!


德清审视良久,思忖:「我尚未大展佛心慈悲济度,怎配佛光聚顶?这必是夕阳幻景!」


夕阳冉没于天边紫霭之中,沙漠吹起了凉风,逐渐变为寒冷,德清来到绿洲佛殿求宿,那山门已颓坍,寺内空无一人,殿宇半埋于沙土之中,不知已荒废多少世纪了!


他在废寺趺坐,朦胧睡着,又被眩目的金光射醒,原来是三危山的群峰反映着朝阳!


他来到三危山前面,金光已隐没了,他看见三危山沙岩峭壁上给凿成了许多四层五层的岩洞,有些凿成宫殿的佛殿,每一洞窟内都绘有佛像和本生故事,又有各种西域文字的经文。一千多个洞窟,都由历代的千千百百无名艺术家穷毕生之力,绘出了多姿多采的佛像,又用泥塑与敷彩,夹柠塑法,塑造出了数千座佛像:菩萨,力士,天王,天神,飞仙,佛子,僧侣,贵族,庶民……每一座都栩栩如生,好像正在呼吸!各洞的各时代作品都各有特色,与云冈的石刻佛像各有擅胜!


各洞窟的岩塔佛殿,又珍藏着数十万卷古代佛经。有些是汉文,藏文,回鹘文,龟兹文,和阗文,梵文,巴利文……琳琅满目!


德清惊喜震抖!他惊奇于这些珍贵的佛典文献怎么逃过了历代的兵灾人祸,也惊异于沙漠的干燥气候能保存着一切!


事实上,这些文献已是千年来多次浩刼所余的残余了!千余佛窟,大半数都已被毁,寳藏被刼掠殆尽了!


即使是这些残余宝藏,也就足以傲世了!德清欢喜无限!他好像俗人闯进了珍珠钻石黄金的宝穴,他欣赏不完,看之不尽,拜不完!


世上还有比敦煌佛窟与云冈佛窟两处更伟大的佛教艺术宝库吗?两处的艺术品,合计至少可陈列五十里路!数十万件绘塑雕刻,不但是两千年来佛教的艺术精华,也是中华民族的各时代的文化结晶纪录!可是,怎么两处都湮没了呢?德清诧异:他但愿日后有人再发现开放这两处胜地!他自感特别有幸,他在敦煌参拜观赏着。


莫高窟寂然无人,只有德清和尚独自拜赏着。直到干粮已尽,那时已经秋残!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匿名
赞叹👍

发布于2018-09-19 20:53: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