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三十三)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三十三)








虚云和尚(三十三)

作者:冯冯



光绪十二年与十三年,德清和尚在终南山南五台茅篷与诸法师一同参学硏究,甚有饶益。心境皎然,他写了终南山翠嶂晴岚三首


轻烟缥缈画生寒。迭嶂层峦想象难。半似疎云半似雨。模糊山色有无看。


似雨非烟六月寒。禅关深入万山间。品题未得骚人句。不许寻常俗眼看。


山深石径紫苔封。尚有寒光度晚钟。约住野云同入定。不容纤翳障晴峰。



光绪十三年,四十八岁的德清,离开终南山,到翠微山参拜皇裕寺,到后安山净华寺参拜宣祖塔,又到长安草堂寺礼瞻鸠摩罗什大师道场。


鸠摩罗什于苻坚前秦时代来长安翻译大乘经典,直到晋代熙宁五年他逝世为止,先后译成了大乘经三百八十余种——包括法华经,金刚经,华严经等重要经文,对于佛教与中国文化贡献至巨。德清来参拜,心中无限景仰!


然后他到太白山,那山上六月亦不融雪,


水与心俱定。清光日夜留。有渠容月影。无尔识源头。

万籁返闻寂。层岚入镜浮。未能融物我。澄湛已忘忧。


他作了这首游太白山镜池五言诗。他拜了二板寺之后,沿着汉水河谷向南行,到了汉中府与隔江的南郑,参观汉高祖拜将台,诸葛孔明庙,矗立江边的张飞庙,万年灯等名胜,又游了天雄关,取道进入四川。


33-newer.png


他经过小峨眉,七曲水,九曲水……等等陕川之间的险道,来到著名的剑门,那些峭壁悬崖的栈道,都是木架钉在壁边的狭窄栈桥,栈桥底下就是千丈深渊,而且多段已被焚毁多年了。德清难以想象当年诸葛孔明怎样经这些栈道行军驱押木牛流马运输军需进入汉中!现在他这样轻装行走都已觉得举步维艰了啊!稍一不慎,就会坠落崖底粉身碎骨了,他极其小心地走着,往往感到脚下栈架松脱摇动,又觉板架朽败欲断。实际上,许多段栈架已经中断了,他直到走到崩溃处方才知道。他常须回头降落到山崖脚下去,另觅途径。抬头看数百尺上崖壁,栈道凿孔,似在天上云端。


古碑勒石「百剑门关」的刻字已经风雨侵蚀模糊,峭壁断崖处处都已寂然无人影,但是诸葛孔明的羽扇纶巾笑挥千军的神情,似乎仍然存在崖岩之间。山谷雷鸣隐隐,彷佛就是蜀军的战鼓。传说中的姜维屯兵处营盘山,如今古木苍苍,似乎仍隐藏千军万马,杀气闪腾!


可是诸葛亮,曹操,司马懿父子,邓艾,锺会,姜维……这些一世之雄,如今又安在?争斗征战,又获得什么呢?只可怜万民戌卒,枉死沙场,血染山川!德清嗟叹不止,凭吊着古人,亦为未来惊心!


「不知道造化初,此山为谁拆?」德清仰瞻天险悬崖绝壁,念着岑参的诗:「双鏖倚天立,万仞从地劈,云飞不到顶,鸟去难过壁!」


他又想起李德裕的诗更为传神:「奇峰百傀态,清眺出岚烟,回若挥戈日,高疑剑倚天,参差霞壁耸,合沓翠屛连,想是三刀爱,森然在目前!」


古人这些名句,早已将剑阁描写尽致了,德清身历其境,才能深切体会出剑阁的险峻壮丽!他所走的,多非千年前的古栈道了!那些千年古栈还高高架在峭壁上面呢!


走完这一百多里的崎岖崖边栈道与深谷小路,越过了蜿蜒急流的嘉陵江,他来到了新都,折向南行,到达了成都,拜了昭觉寺文殊院、草堂寺,参观了青羊宫道观,然后越过华阳双流,南下眉山县,洪雅县,经嘉陵江上游,来到了蛾眉县。


细雨初霁,峨眉群麓乍隐乍现于烟雨之中,不见峰顶,不见山脚,烟云缭绕,虽是半隐半现,也已显出雄伟气概来了。这峨眉山位于四川盆地的西南边缘,高于大雪山山脉的前哨,与大雪山主脉相连。大雪山好像是一条巨龙,南北纵走,占了四川西部一半,北入青海省,南进横断山脉。这峨眉山群峰就象是巨龙的前爪!探向川中,山势奇丽,半云半雾,巉岩欲飞!


他禁不住作了三首诗


参差怪石隐峰巅。烟护云藏不记年。为问老僧颠过未。呼来留伴草堂前。


白云抱石石铺云。云石相依浑不分。可许老僧来展具。扫开云石看斜曛。


云去云来无定处。却寻怪石作相知。无心出岫堪依此。点缀峨嵋又一奇。



德清终于来到了企慕已久的佛教圣山,好不兴奋!他口占一诗「峨嵋山」


七十峰高隐翠微。暗云疑雨任翻飞。雪消晓嶂开天色。拨尽胸中是与非。

寒云懒鹤作生涯。为厌钟鸣鼎食家。自有天真无限乐。莲收菊放又梅花。



他孑然一身,独行于烟雨,感觉到三衣一钵,都无系累,徜徉于这秀树奇峰之间,聆听松涛与涧流,心境清澄,他心念普贤菩萨,喜悦崇敬,但愿能效普贤行!


他踏上青石砌成的梯级,全长一百二十多里,可是并不艰险。他慢慢拜行,毫无所苦。


拜到山腰,大约八九百公尺高处,他看到了形如卧虎的山冈,在茂密的松杉森林之中,现出一角绿瓦!深山无人,古刹藏林!云雾徐舒,流水淙淙!


他参拜了这座隋代建立的伏虎寺,然后登山再行,不久听闻瀑声传来,好像阵阵远雷,他寻声而往,看见了大瀑布和雷音寺。


峨眉山佛寺多达数百,他不能一一都拜,只能拜那途经的罢了,如此也走三四天,才拜到半山的报国寺。向晚放晴,斜照中照映着四重大殿,一重比一重高矗,背倚峻岩,掩映于青松翠柏之间,庄严宏伟。他满怀虔诚欢喜,拾级三步一拜,他看到了前殿的万历年间紫铜佛塔「华严塔」——十四级的两丈多高铜塔,分刻了四千七百多尊佛像和华严经经文!


拜到了主殿,又拜了四重七佛殿。当晚就在报国寺挂单。寺僧十分和善招待,兰若清净,杜鹃盛开,月影微窥,德清闭目,瞬息之间,已是清晨,钟声悠扬,灯火骤明了。


早课以后,德清上路,拜到了万年寺。


万年寺的普贤殿结构奇特,是一座印度式的四方石楼,米黄石墙顶上雕有许多连环佛像,正面一座盾形大门,两边有盾形巨窗,殿顶两边各有印度式九级佛塔,正中有一座圆顶佛塔,拜到殿内,才知这是一座无梁大殿!中央圆顶上分层供列五百罗汉,圆顶俯临下中央位置,供奉普贤菩萨圣像,德清慌忙三跪九叩,顶礼完毕,才敢瞻仰。


普贤菩萨全身金色,头戴黄金雕镂法冠,而貌庄慈祥,慈目半开,口含微笑,手结吉祥印,身子趺坐在金色三重莲瓣上面,座下是一头白色巨大六牙驯象,象足各踏一朵红莲,六牙巨象全身也都是用青铜接焊而成。普贤菩萨铜像高达两丈七尺,千年前的铜焊艺术如此精巧,今世已经难觅了。


德清得拜普贤菩萨,宿愿已偿,在菩萨像下,更加矢励:「愿效普贤菩萨盛德胜行,愿得文殊菩萨智!学佛心,行观音菩萨大慈悲!」


他记得闻说佛书有载,普贤菩萨出现之处在大峨眉金顶,就向寺僧问路。


「是的!」知客笑着:「你从此地登上金顶峰等到天亮,便可见到佛灯佛光了!」


德清又再三步一拜,拾级登峰。此时天已放晴,云雾渐散,他还见那座金顶峰,巍然一座巨大石崖,悬浮云端,岩石巉嵘,峭崖底下树林茂密,都披了冰霜,银光闪映。山路岩边也尚有余雪未融,峰顚矗立一座巨大佛殿,全部金光灿烂。


万佛顶金顶峰高达三千一百三十七公尺,是峨眉山主峰,那座金色佛殿,是峰顶华藏寺的铜殿,也是蛾眉山的特别标志,自古以来,久享盛名,德清心中欢喜,鼓舞拜行。


拜到山门,又拜登数百级,才到得大雄宝殿,然后参见住持心印老和尚。


心印十分热诚招待,说道:「我们这座华藏寺建于明代,倒还比不上万年寺古老,不过本寺因有金顶铜殿与佛塔佛光而出名,时常有游人来看佛塔佛光的,人来多时,膳堂一天总开席八次招待,也还招待不全呢。」


德清说:「请问佛塔佛光在何处呢?」


心印说:「须晚上登上金顶铜殿后面看灯台。我此时无事,可陪你去看看。」


德清随心印长老来到后山,循着曲栏回梯,拾级而上,曲曲折折,登上金顶峰绝顶。原来那铜殿是一座长方形大楼,四墙皆用精铜巨块焊成,并不用栋梁,只有三个拱门,辅以两个落地拱形巨窗,房顶亦全用纯铜焊成,但是已油漆成碧绿色,德清赞叹不已!


「这座铜殿,高两丈五尺!」心印长老说:「深两丈五尺,长四丈——是在湖北铸成的,用骤马分段逐块运上山顶,然后焊接而成!远望金光闪闪,故人称此地为金顶峰。」


德清拜到殿内,发现殿中也是金光灿烂的,殿上供奉一尊铜制普贤菩萨金身,旁边有大铜碑,高七尺多,宽三尺,刻有王羲之与褚遂良的书法佛经。另一边又有一座二十一层的铜塔,每层各雕刻有佛像,后殿有几尊主佛。德清一一参拜,然后到后面看灯台远眺。


心印指着天边万重雪岭说:「那就是大雪山,后面就是西藏了!」


德清说:「德清久有心经西藏赴印度参拜佛迹,上年原想从敦煌南路入藏,只因路途难辨而未果,此次既来到峨眉,正拟入藏赴印。」


心印说:「此处入藏,可先经雅州,入泸定,经雅江、里塘、巴塘,就到西藏境内了。一路都是山谷羊肠小道,来往商旅不少,路途也安靖。」


「多谢指点!我游罢蛾眉,就依教入藏。」


心印说:「德清师壮志可嘉!但比丘入藏赴印度者,除古时玄奘之外,我前所未闻,德清师若发此愿,就是今世第一人了!」


德清笑道:「我目的在于参拜佛迹,并未想到其它!第一与否,我都不重视的!」


心印说:「如此更见诚心!」又指曲廊外面说:「此处断崖,一落万丈,名为舍身崖,晚间你可来此看佛灯。」


原来站立处飞廊已经是凌空突出,离岩数尺了!俯视断崖下面,削壁陡落,巉墙直下,没入谷底空雾之中!飞鸟绝迹,令人心惊!


晚间,德清独登金顶后晴光台趺坐念佛,此时崖下云涛滚滚,如潮如涌,远近群峰都被淹盖,只露尖顶,变成云海中苍黛群屿。到了半夜,舍身崖下云海中,渐渐出现荧光点点,越来越多,越来越亮,夜风轻吹,陡然暴涨,化作一海金光潮波,扑向崖岸,照得石岩隙棱历历可辨,林木冰雪分明,但是它忽然又消失无踪!


「啊!」德清惊诧读叹:「这就是佛灯!」


那金光点点,夹着荧光无数,忽然又重新出现,随风翻滚,像潮水澎湃一般,金光突然暴涨大盛,金光潮浪阵阵而来,全崖都大光明!


宋代和尚释克勤有诗咏曰:「飞自峭壁东,飘来点点红,回翔分远近,掩映入空蒙!焰冷千年火,光摇半壁风,夜深人静后,挂满梵王宫!」


德清记得金顶殿内的题咏,名人所题虽多,都不及克勤和尚此首传神。


「焰冷千年火!光摇半壁风!」德清不住喝采!


看到拂晓,佛灯都已消逝了,东方云海射出嫣红,德清慌忙起身,走向舍身崖顶。到达时,云海已变成了杏黄镶金边的云雾,从灰暗变为雪白,低空下已经纷飞雪花了。


舍身崖下,云烟弥漫,树梢现出水晶玲珑的堆雪积冰,彷佛琼林钻石镶枝!


东方云海中的朦胧朝阳,照射着金殿,也照到了德清和尚的背后,舍身崖下的雾气蒸蒸冉冉,出现一个巨大的七彩光环!德清的人影,趺坐在这虹光之内,好像是佛影!


「啊!」德清惊喜地失声叫了起来:「佛光!」


看!那巨大的七彩光环,外围是紫色,内一层是红色,然后是橙黄,再是淡黄,次是浅绿!像虹彩一般?圈内头部又有金光,像是佛像头顶的光轮!


德清不敢相信这是自己的影子!


他举抬两臂,光轮内的人影也举臂,他摇手,影子也摇手。


「云成五彩现奇光,形似尼珠不可方,更有一椿奇异事,人人影在个中藏!」


金殿的这首古人咏题,正是此境啊!


德清明知这不过是阳光把人影投射在云雾上的幻景,他也知道见境勿喜,但是,这自然界的奇观,怎能不令他惊喜赞叹呢?


此时,西边天际,大雪山万峰雪浪俱现,连绵千里,德清的影子趺坐庄严,仍然投射在舍身崖下的云雾上面,他几乎不愿离去了!


「石壑云涛高际天,深囵还是太初元,坡前犊子迷归路,引入春风蹴白莲!」


幻影消去,现出了舍身崖峰壑,他随口作成这一首七言绝句


33-2-new.png


附: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三十五、光绪十二年丙戌四十七岁
  【是年大事】英并缅甸。设台湾省。

  三十六、光绪十三年丁亥四十八岁
  以上两年余。在南五台茅蓬。与诸师同参究。甚有饶益。
  二月下山至翠微山。礼皇裕寺。青华山。后安山净业寺。礼宣祖塔。至草堂寺。礼鸠摩罗什法师道场。游太白山。高一百八里。六月不溶雪。至二板寺大板寺。上大龙池顶。水分四流。经子午镇。至汉中府(即南郑)汉高祖拜将台。包城诸葛庙。张飞万年灯诸名胜。经龙洞背。天雄关。小峨嵋。剑门关。钵盂寺。白马关。庞统坟。以达四川梓潼县文昌庙。途中经七曲山。九曲水。剑门关。削壁中截。两崖相嵌如剑。诚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概。上有姜维城。即伯约驻兵处。栈道难行。如上青天。古人不虚语也。至广汉之南新都县。在宝光寺过年。本年入川。踽踽独行。三衣一钵。都无系累。徜徉山水。境亦澄心。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