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三十八)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三十八)





虚云和尚(三十八)

作者:冯冯


从阿兰山城走到另一座山村班巴,须要赶过好几重大山,德清第一次这么地接近那座念青唐古拉山脉上的冰河,在半路上,那条冰河的前端竟然流到山谷的路旁来了。德清抬头仰望,不禁骇然惊叹这大自然的奇观!


那冰河从高山半腰流下,晶光森寒,远看似河流,近看原来却是流动的无数冰山,岩岩巉巉,数不尽的尖峰棱角,寒光闪闪,计不清的裂隙岩洞暗蓝呈紫!又有千千万万种奇形怪状的冰岩冰石,有些酷肖龙蛇猛兽,有些形似妖魔鬼怪,有些锋利如刀剑,有些整齐如斧劈刀斩,有些形如云盖巨松,又有些似宫殿亭台……用尽词汇,也形容不出这冰河的千种奇景万种幻相!


那冰河的宽度阔达五六里路,实际上是一大簇冰山冰峰争相奔流下来,互相挤拥,虽不见其流动,却可闻其互相冲撞的巨响。那些冰山,流到底下,成为一座一座断层冰崖,高达三四百尺,尘边频现裂痕隙缝,渗流着细细瀑流,不时分解出几座融冰,飞坠而下,落入底下的一潭清水之中,碎冰漂流,潭水碧蓝。反映着冰河的层层叠叠巉崖影子,蓝白分明,那景色雄伟极了,美丽晶莹极了!


51.jpeg


德清有生以来从未见过这般伟大清绝的景色,内地的任何名山奇峰,都没有这样的诡异神奇而又晶莹绝丽的气氛!这是天然的,完全没有任何人为的亭台楼榭,也没有题字刻石,这样更加显示出大自然的本来纯洁之美!德清完全给它迷住了!


众人都在冰潭饮水,骡马也在潭边就饮,那涟漪荡碎冰山群影,蓝白碎影交错,那潭水冰寒漂冽,冰崖的寒气阵阵逼人,仲夏骄阳的酷热全消,德清跪在潭边,掏捧潭水而饮,凉透心肺,他仰望冰河的嶙峋群峰,真是奇险奇丽,洁净无比!他看得心醉,吸着那清新的寒气,他真是不愿离去了。他立刻就诗思泉涌,口占了一首:


亭亭碧水淡如烟。遥接波光照眼前。想为虚空云打搅。常悬明镜注清天。

微茫遥露一痕天。碧影沉沉翠瓛前。试问寒潭深几许。也将星斗个中悬。



那冰河好像固定凝结在两山之间,它是万年不化的冰层,它每年夏天才融化少许,到了秋冬,新雪又把它添补了,这些亘古以来就存在的巨冰,将来还要再存在下去,它是永恒的。人类短短数十寒暑的生命,在这冰河前面,显得多么短促渺小啊!


俄而那冰崖上面传来一阵由远而近的隐隐雷鸣,那崖边就起了一阵骚动,冰岩格格地震动碰撞,一些巨冰融脱,飞坠了下来,像坍方崩山般地塌落潭水之中。


「快走呀!」藏人领队狂喊:「冰山要塌下来啦!」


藏人纷纷鼓噪,争相牵拉骡马奔逃,德清也慌忙飞奔!跑了一阵,回头看时,那潭水已经被冰墙坍下填塞了大半了!


走了两百多里地,德清仍然抬头可见南边高山上面的蜿蜒冰川,远看,它又是那么平滑流畅,像瀑流一般了。


从班巴山村走到拉里山城,这一段三百多里路,都是绕着山脉边缘的山脚羊肠小道行走,这一带是东西走向山谷走廊,弯弯曲曲,都在四边群峰夹峙之下走着,四面山脉顶上都有巨大的冰河,远看好像是天上的织羽状的白云之群。


拉里是这三四百里内惟一的山村,坐落于北面山坡,有几百户藏人,打猎为生,又种植些玉米高梁,山巅顶上盘据着两三条巨大冰河,望向南边,又是高山,上面也有冰河,实际上是三面高山冰河夹峙,底下蜿流着一条细小河流,拉里山村好像是在墙脚的小小蚁巢。


藏人对德清说:「这是最后的山口,从这里走出隘口下山,就到高原地带,一路到拉萨都是比较好走的路了。」


商队在拉里聚会了各地商队,开始下山。那山坡陡直,好像是峭壁一般,商队人畜小心走下去,碎石散沙在他们脚底松脱滚滚流泻。德清从高处俯望,只见前队的人商数百,已经走到义安江面,涉水而渡。在那万尺高山四面俯临之下,那义安江细窄如带,大山断崖的岩石裂纹重叠,飞悬在江面上空,岩上的积雪岌岌欲坠,那些商旅、骡马、骆驼,细小如蚁队,在这磅礴宏伟无比的巨大万尺高山相形之下,生命是多么渺小啊!


领队吩咐下来:「不准扬声!连咳嗽也要忍住!」


「为什么呢?」德清问。


「看到四面大山上的积雪吗?」领队说:「如今夏季,积雪不坚实,一点点声音就会引起雪崩,那么我们就全都葬身在雪堆了!」


那些藏人都噤然无声,小心翼翼,像猫儿般轻步踏上河滩。德清到了河滩,仰望四周,群山四合,那些积雪,高上云霄,何止千丈?又有冰川在上面凌空悬挂,那些岩巉的冰峰冰崖,摇摇欲坠,那些白雪,好像万丈白云俯压着河谷上空,也都好像不胜负荷,随时就会倾泻下来了。


德清跟随着商队,小心得几乎屛息一般,探足前进。此时一切死寂,只闻谷中风响,风吹着那些冰隙,发出奇异的音乐声音,不知是仙音抑或魔音?骡马骆驼颈下的铃铛轻轻摇动,清脆叮当叮当地响。


在极端的小心寂静中走了一个多时辰,德清一直在心中默默虔念观音菩萨和诸佛。这些万尺高山是那么崇高,这些积雪是那么深厚无际,一只兀鹰在半空翱翔,俯视商队,不久就隐没在高空的云雾之中。


德清商队走出了隘口不久,就看见前面是一带宽阔的高原,他在这些万重千层雪山中走了三四个月,天天见的都是山峰,至此才看到开阔的原野,不禁心神为之开畅!


现在呈现在他眼底的,是一座百里的高原牧草翻浪,风吹草低见羊群。牧人骑马驱赶奔驰,多么自由自在!还有处处可见的皮帐篷和草顶圆形蒙古包,德清感觉到十分欢喜,三四个月在荒山中难逢一人,现在总算又见到了人类了!


回望来处,云雾封山,冰雪深厚,他不敢相信自己曾经走完了那么奇险的万山!正在频频回望,那山中雷响隆隆,越传越密。


「隘内雪崩啦!」藏人惊骇叫喊。


遥望山顶万吨积雪滚滚崩溃,好像整座山峰都坍了下来,白烟腾起百尺,那些积雪滚流快逾闪电,瞬息间已经淹没了隘口了!对峙的两山白雪因之相连了起来,新的雪山堵塞了山谷,那白烟兀自腾腾上升。


「好险啊!」藏人都喊道:「若走迟一个小时,难免葬身雪崩之中了。」


德清望着那遥远的雪崩,心有余悸,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恐怖的雪崩景象,虽然隔了那么远,也还感到它的震动呢。


且喜一切险路都已成过去,如今他已经走上坦途了。以后的四百多里路,越走越平坦,越会遇见更多的藏人放牧,也更多村落了。这是西藏人口最密的中心地区,也是畜牧的主要原野,高原上到处是成千成万的羊群和牛群,那些新生未久的小羊,蹦跳地跟着母亲,咩咩叫喊,憨态可爱,只可惜牠们都将难免受到屠宰之灾,看到牠们那么天真可爱,人们竟也杀得下手,多么残忍呀!德清不禁为牠们感觉到悲伤,他恨不得能够拯救这些牛羊,叫牠们成千成万都给放生,自由奔驰于那高山之上。可是,这只是一种梦想罢了,他又怎能做得到呢?


那些藏族牧人十分友善,笑皱了一脸风霜皱纹。这个身穿灰青的和尚抱起一只小小乳羊,他慈爱地抚摸牠,为牠念佛,然后把牠放下,牠立即就咩咩地叫喊,蹦跳着奔回母羊身边去了,那母羊慈爱地舐着羊儿,让牠吃奶,羊儿的前蹄跪了下来,然后吮吸母乳。


德清感动得很,指着羊儿母子,对藏族牧人说道:「看!羊儿多么通具人性啊!人类怎么那么忍心屠杀牠呢?」


那些西藏人不懂汉语,只是笑嘻嘻地好奇望着德清,他们也都是善良的人哪!他们善良得无知,他们不知自己杀生的罪孽,他们不知道因果律,为什么喇嘛活佛不教他们呢?活佛不是称为菩萨化身再世吗?那么为什么不教化这些西藏人呢?


德清想不通这些道理,他不知道游牧民族信仰佛教的方式是与农业民族的中国人不相同的,他不知道西藏喇嘛教讲戒杀只是戒杀人,不戒杀牛羊牲口。同样的出于佛教,却有这么大的区别哪!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