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三十九)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三十九)




虚云和尚(三十九)

作者:冯冯


走到太昭的时候,他已经遥遥可见拉萨山上城堡了,他感到无比地兴奋。


「那就是拉萨了!」藏人对他说:「高高在山上的那座城堡就是普陀洛珈宫,是活佛居住的宫殿,很多人去参拜的。」


这时候,太昭街市上已经走着很多香客,那些来自四方八面的西藏人,捧着香料、鲜花、菜品、牵着牲口、杠着烤羊、烤牛、烤猪,还有布疋、绸缎、珠寳、金银……,担着彩旗,还有藏人的笙管锣鼓乐队,吹吹打打,汇成庞大的行列,又有许多喇嘛僧人,有些身穿红袍,有些穿黄袍,捧着真珍珠串成的念珠,金子打的佛像,纯银的宝塔,边行边唱佛号,纷纷向着拉萨前进,有些一边行一边合十膜拜。


德清惊异得很,西藏人这么穷苦,怎么却向活佛贡献那么多贵重的礼品呢?瞧这些老百姓,多半只是身穿蓝布袍子,褴褛不堪,脚下的皮靴布靴也破烂了,这些贵重的贡礼,无疑必是各人倾尽所有,或者是全年的收入,甚至是毕生的积蓄吧?他们这样奉献,所为的是求福祉平安,他们的虔诚是可嘉的,可是,他们多么可怜哪!


德清不禁怜悯他们!佛陀当日所肯受的供奉,只限于素食与鲜花,佛陀与弟子,每日尚须出去化缘乞食,怎能想象得到今日的西藏人要用杀生烧烤去供奉活佛?


走到拉萨河边的时候,德清抬头看见了普陀洛珈宫矗立在对岸的山坡上,那是一座宏伟无伦的巍峨的巨大建筑,式样完全迥异于中国宫殿。它是西方式的方形多重多层宫堡,从前面望去,就有十座方形的十多层多窗平顶高堡,各个单元高度不一致,互相以阶石走廊相连着,各单元都是油漆着灰白色的,各就山岗形势而建基,下半截,像城墙般巨大成坐落,没有窗子,顶上三层到五六层都是长方形垂直并排巨窗,整齐划一。


这些城堡各单元的后面,依次递拾级而上,还有许多层城堡,最高的一层是巨大的一排红砖宫堡,有七层的成排并列长窗,这一排红堡的后面,还有露出许多金光灿烂的中国式宫殿琉璃瓦顶,顶上又有许多尖塔状和葫芦的装饰尖顶。


仰望上去,这座普陀洛珈宫堡,真是宏伟崇高无比!令人心生敬仰与慑服!这座就是充满神秘的一千二百年的古宫了!那些藏人早已经纷纷下跪叩拜,也不顾是在地上是在水里,大家就叩头了。此时拉萨河河水很浅,只有几寸的水,藏人成千成万地涉水而过,在水中又跪又拜,又唱又喊,有的哭泣着,流着泪,高喊着活佛的名号,德清从未见过这样宗教狂热,那景象真是既使他感动,又使他惊骇!


50.jpeg


德清随着众人涉水渡河,到了普陀洛珈宫堡山脚下面的石滩上来,隔着长达数里的砖石围墙,那些藏人就跪着向山上叩拜,也不顾跪在石子上疼痛,也不顾浅水浸湿。


这时候驰来了一队西藏骑兵,有百来人吧,他们头戴西式白色大檐呢帽,身穿黑色西藏大褂长袍,脚穿长统皮靴,斜挂着红巾皮带,背后斜挂英国新式毛瑟步枪,他们骑着马,在浅水中奔驰而来,一个身穿绿袍的领队军官;指挥挥打着长长的皮鞭,向膜拜中的藏人吆喝,驱赶他们排列成行,一鞭一鞭打在人身上,像鞭打奴隶一般,那些藏人却甘之如饴,他们毫无怨言,他们有些还抢前去请求骑兵鞭打,似乎是能够接受活佛卫队的鞭笞也是一种光荣。


德清只有默念着佛号,跟随着众人慢慢前进,只见香客越来越多,各处涌来了大批外地的喇嘛僧,还有许多妇女携老扶幼,也来参拜活佛,德清不懂藏文,他不知道这一天是活佛生辰,所以几乎全西藏的人都拥来参拜,人人捧了名贵礼品供奉,德清现在被人潮淹没了,他不由自主,被人潮推到了普陀洛珈宫的大门。


那是一座巨大的铁铸栏栅闸门,几个穿红袍的喇嘛僧在门口站立,又有十多个持枪的藏兵在守卫着,监视着每一个香客,另一些藏兵则持枪整理人潮的秩序,呼喝着叫他们排队依次进入,又有些喇嘛僧在门外设下桌子出售门票,香客必须缴纳银钱买票,给里面的和尚收了票才准进去。这倒是新鲜的事,德清还从未见过寺院要收票的;不过听说普陀洛珈宫养了七八千个喇嘛僧人,食指浩繁,也许就不得不出以售票来筹募一些经费吧!门票也只须一串铜钱,德清照付,买了门票。


进得门内,德清跟随着人潮,沿着那些之字形的横摆的石阶,拾级而上,此时那五六叠的傍山横阶上面,满满的都是香客,男女老幼,手持牛油做的蜡烛,烛光万点,沿级而登,大家唱着佛号,场面伟大极了,德清从未见过这样的万人进香盛况。


进了宫门,见到两边守卫的禁卫兵和喇嘛僧人,那些墙壁上绘着无数的万佛之像,颜色以金色和红色为主,又有许多雕塑佛像,多得无法计数。这座高达七百英尺的十七层古代宫堡,据说有二十万座佛像,一千多个殿堂,一万多个佛坛,从来没有人看得完拜得完,来参拜的人潮,不过是随着执事喇嘛领路,循着主要路线,参拜主要的佛殿罢了,他们一路拜上去,最终的目的是到金顶大殿去拜活佛。


这时候人潮极其挤踊,比肩接踵,人人手持牛油蜡烛和香料或香枝,牛油燃烧的臭烟和香枝的袅袅香烟混和,满殿内都是香烟游漫,烛光闪闪,那些老妇撑着拐杖,举步维艰,虔诚念唱着佛号,那些各地来的喇嘛唱念着,敲打着法器,那些牧人扛了羔羊,另一些抬了烤羊烤牛烤猪鸡鸭,鲜花水果,绸缎皮毛,逐殿去上供,那些老妇人手持金色铜罩,内藏一卷小小向喇嘛购得的佛经抄本,据喇嘛们说,只要不停转动这支木柄铜罩,筒内的佛经就旋转不止,积下念经十万卷的功德,不用念经出声。


这都是德清做梦也想不到的奇风异俗,难道这些都是佛教的本意吗?他不禁怀疑了!他认为佛教在西藏必然已经和当地的原始宗教仪注混合了。内地的人抬了猪羊去拜神拜佛,又何尝不是把佛教与神教混合了呢?


德清摇摇头叹息,他不明白普陀洛珈宫这么伟大庄严的佛宫也竟容许使用牺牲拜佛!这当然不会是佛教本意,佛教是戒杀生的呀!


德清随众拜了一殿又一殿,都是万头攒动,众人纷纷乱拜,没有什么秩序,藏人们拜倒在地上,全身俯伏而卧,两手掌接着地面,不住顿首,把头碰得绷绷响。这些拜法,也是德清从未见过的。五体投地呀!


在纷纷乱乱之中,德清随众拜到了十七层顶上天台的金顶大殿,那是中国式的金色琉璃瓦大殿,十分辉煌,殿分两层,上层供着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全是黄金铸造而成,这座立像,头部有四层,最高一层是一尊趺坐的观音菩萨,背有红色火焰光轮,以下三层,各有三个方向的三个头像,每一个头都戴有黄金宝冠,站立的身体也是黄金铸成的,胸前两手捧着舍利子,旁边两对手各捧持法器,背后有十六对金手,象征千手,菩萨全身的璎珞都是用绿玉和蓝宝石镶装的,背后的巨大金光光轮是纯金造的,菩萨的形貌是一个慈悲智慧的男子,而非内地流传的女像,殿旁有一座三眼神像,众人纷纷用针,插在他身上,以求智慧。


拜过了金顶大殿观音菩萨,德清又随众人,由执事喇嘛领入一座大殿内去,一进此殿,气氛完全不同,众人至此全都肃然鸦雀无声,德清向殿上仰望,只见一路两旁站立了许多红衣大喇嘛,从其服饰判断,大概都是职品甚高的僧人,在殿的中央,一旁的供桌上摆了一只金鼎,三脚都是金雕的鬼王头颅,上托一个镂花金篮,其内放着一只倒置的骷髅头,两只空洞的眼部和鼻孔,都用纯银镶了框子,牙齿和颔下也都用纯银镶饰,颈上有一只小小的银制皇冠,冠内冒出微微的檀香的烟,骷髅头旁有一把银制的摇铃和一对铜钹,也都镶了蓝宝石。德清觉得愕然不解!佛教怎么都用死人枯骨头颅来作香炉呢?


十数级大理石石级上面,有一张镂金雕花供桌,大理石桌面上供着檀香片,桌后有一张红底金雕的禅床,床背是一扇飞凤屛风,再后面是绘在背墙上的金色释迦佛像,衬以左胁右侍的四位大菩萨,背景是一片青山绿野,顶上是深红色的绒帘半垂。


德清正在猜忖,忽听殿上的大喇嘛司仪高唱,那些藏人就纷纷跪下,俯伏在地,在一片西藏音乐吹奏声中,此时由四个大喇嘛奉侍着一位六十多岁样子的老和尚出来了,那人身披火红袈裟,肩披金黄色披挂,他在众喇嘛拥簇之中,登上了禅床,盘足趺坐,微笑着俯视群众,这就是著名的智慧上师了。


乐声止住,司仪唱礼,藏人依礼跪拜,全身俯伏在地。参拜了三跪九叩,向前跪奉红色封包,由喇嘛在一旁接受,如此礼成,就给引导到一旁退出殿外了。


德清此时,身不由己,随众上前叩拜如仪。他本来希望参拜之后得以向活佛亲近教益,他希望可以向活佛进言,他希望可以请求准许他留下学习喇嘛教的秘密法。他希望可以讲求活佛废止信徒用杀生牺牲上供。可是,这些参拜的仪注如此隆重,好比参见一国君主,这些喇嘛如此威严无比,那些藏人又一批一批地上来参拜,拜完就出殿,哪里有机会让德清单独向活佛讲话?


活佛高坐在禅床上面,好像帝王之庄严尊贵,俯视众人,微笑颔首,举一单掌回礼,也看见了这位与众不同的汉人和尚德清,但是活佛并没有垂问,德清也没有机会发问讲话,本来,在活佛眼中,这位汉僧也不过是万千朝拜者之一罢了,每天有多少的人来拜?


德清怏然退下,到了偏殿,找一位看来高职的喇嘛,向之请求活佛约期单独接见,那位喇嘛略通汉语,摇头说:「活佛很忙。」德清待要多讲,那大喇嘛就摆手表示听不懂了。


德清没法子,只好作罢,想不到万里跋涉,千山万水,来到拉萨,只能参拜了智慧上师不到十分钟!一切的梦想都成泡影了!


德清在拉萨几天,天天去普陀洛珈宫求见,希望能进藏经楼修习,谁知喇嘛总管说:「经楼是禁地,就是我们喇嘛也不能擅入呢!」


德清感到很失望,他素闻普陀洛珈宫经藏丰富,颇饶密教妙法之经论,哪料竟是无缘得见?


德清虽是旷达,至此也难禁心中那一份「受」苦了!毕竟他也还只不过是凡人啊!当他遥遥拜别那座七百余尺矗立山上的宏伟普陀洛珈宫之时,他禁不住潸然泪下了!佛家一切都讲缘,他能怨什么呢?而且,这也正是他要学习的,凡事不可强求执着,如果他永远放不下看不开,那又何异于俗子之贪图金银珠宝得不到手就痛苦呢?


正当数万名红衣与黄衣喇嘛拾级而登普陀洛珈宫,唱念响入云霄之时,德清悄然离去了。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