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五十二)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五十二)


虚云和尚(五十二)

作者:冯冯



德清随着僧团南行,次日到了一处湖边,湖形曲折荷花朵朵,南岸有一座巨大佛龛。


它高达一百二十英尺宽六十尺,全部由火砖砌成的湖边拱门龛内有一座站立的佛陀雕像,由佛脚到佛顶约高八十英尺。佛陀的右手曲肘,下臂举起,手掌张开,五指自然竖立,作成「除一切势菩萨施愿之印」,左手手背向外,四指后弯,反扣肩头,佛像身穿由肩垂及脚背的纱龙袈裟,右边无袖,左边长袖垂足。袍子上的垂折,层次分明。佛眼作将近全闭合之形,佛耳长可垂肩,佛唇微笑,佛顶有螺发旋结成冠。全座佛像呈微褐之天然石色。


64.png


德清一见,慌忙跪拜,五体投地。虔诚参礼,拜毕起来仔细瞻仰。


「这座佛像是用一座花冈石雕凿出来的啊!」锡兰僧长说:「这是楞伽国王两千多年前令巧匠雕成的,传说这是最肖似世尊的一座佛像。」


德清瞻仰,果然发现那是一座完整的巨大花冈石所雕成的,这样巨大的独石佛像,比那云冈佛像,又巨大得多了,当初不知怎样能够把这么重逾数万斤的石像移来此处呢?是否先建成火砖拱门佛龛,才雕凿佛像呢?抑或先雕凿成了巨佛,才盖砌佛龛?这项伟大的古代工程,真是一个谜了。


德清拜到巨佛脚下石级,发现那高同人体的两级石座,也是佛像原石的基础底座。此时有几个楞伽僧人上前供奉莲花,高举两手过头,才勉强能把莲花供在佛脚巨大的足趾前面。那些黄袍楞伽僧,分批上供后,倒退而下,有人送了一束新鲜莲花给德清上供,德清不胜欢喜,就依样上前高举莲花,供奉在佛脚之前。那锡兰岛出产的莲花,就是佛经所讲的莲花。乃是印度荷花,瓣多而特别洁净清香。德清所供,还带着露滴,清香极了,德清在佛脚下仰望,只见赤足的佛脚,一只脚板就比两个人都大,一只小脚趾就比人头大了,仰见佛目微微张开一线,微笑俯视,慈悲传神。


「这就是著名的师利、楞伽国阿护坚那佛陀巨像!」锡兰僧长对德清说:「除了这一座,楞伽还有一座举世无双的卧佛,和那在深山上面的坎第古城佛牙塔。」


「哦!」德清欢喜问道:「能否劳烦带往参拜呢?」


「我们是返可伦坡,顺路参拜各处佛迹,自然乐于领路。」


「那真是有劳了!」德清拜谢。


拜别阿护坚那大佛像之后,德清跟随锡兰僧团继续上路,向东南行,只走了三十多公里,远远就看见两座并排的山峰,并不很高,不过才五六百尺高而已,但是一座山顶有巨大的石顶,另一座顶上全是一座孤石形成,形如未开的荷花之菡蕾,石崖上有垂直的纤纹,石崖又恰似花瓣般,合抱拱起,德清不由地赞叹称奇。


「这就是一千七百年前的一座古代宫殿遗址。卡斯也栢皇帝曾经在此大兴佛教,他是一个贤君,建立了很多佛寺,敬佛礼僧,相传龙树菩萨来过此地,曾受大皇帝礼遇。又相传佛陀当年也来过此山顶说法,所以后世卡斯也栢大帝在此建立佛宫。」锡兰僧长这样对德清说。


「这山顶好像是一朵未开的印度莲菡,」德清说:「峰顶上有宫殿吗?」


「是的,这座石莲峰顶,上面有宫殿,我们师利楞伽人称之为师子利雅宫。」


德清随着锡兰僧团拾级登峰,那山边石径绕着石崖而上,并不算奇险,但是走在上面,越走越陷入拱起圆形的石崖底下,好像是蚂蚁在荷花菡蕾的底部向上爬一般,越近看那石崖越像是印度荷花的花瓣,端的是一瓣又一瓣地合抱着,纤纹均现。是亘古以来瀑流所流成的石纹,尤为难能可贵者,石瓣上都依然光润,未经刻凿文字,或题咏。


到了峰顶,恰像荷花菡顶一般,外圆中平,有大约四百尺直径。全部都给人工开凿成为一级一级,像梯田般,依次上升的石级,上面有古代宫殿的残基遗址。如今已不见往昔的豪华石柱飞檐宫殿,可是单看残基的巨石雕凿之规模,亦已令人惊叹其伟大壮丽了!


峰顶中心有一座人工凿成于石上的长方形水池,长约两百尺,宽约五十尺,池水碧绿澄清,池底仍有清水涌出,水珠气泡源源升起,好像是珍珠水晶,池中又有些盛开的印度荷花,清香阵阵,池后石壁上仍有宫殿残余地基石级。


「这是一千七百年前,卡斯也栢大帝的皇宫。」锡兰僧长说:「水池后面是佛殿所在,现在只剩下石壁上的石刻彩绘天女之像了。」


果然在那残壁上,看到了一些散花天女和拜佛天女的刻像,全是印度装束,栩栩如生,油彩却都剥落殆尽了。


长老又说:「本来原有五百座这样与真人一般高大的天女,历代被人盗挖偷卖给外国人,今只剩下二十一座了。」


德清说:「在中国,情形也是如此,多有贪利之徒,盗取历史文物佛像艺品,卖给洋人。此等人唯利是图,就摧毁自己民族的文化遗产。」


众僧都嗟叹不已。众人在峰顶纵目放览,凭吊古迹,僧长对德清说:「这东边有两个湖,东南一湖,就是卧佛所在的普朗那鲁华大佛寺了。」


德清遥望,果见两湖,距此仅二三十里,热带森林浓密遮掩了一大半湖形,若非锡兰僧指示,真不容易看见。


他记起了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之中有说:「楞伽,乃佛说楞伽经处也,山中海拔三千尺,有胜区曰坎第,有湖作牛形,周可十里,故宫在焉,宫外有一寺,有卧佛供养此中。」


莫非就是此地?他就向锡兰僧长:「此湖是否名坎第?」


「不是!此湖名普朗那鲁华,是巴拉卡玛大帝所建卧佛所在。」长老答称:「坎第尚在南方百余公里之高山上,坎第乃古代帝都,有佛牙塔在彼处,我们拜过普朗卧佛之后,也要上山拜佛牙的!」


德清闻言,方知文献中所载地理未全符实,想系漏列亦未定。


从石莲峰下山,走十余公里,先到达了北湖,只见湖光山色,相映秀绝,湖中又有大叶荷花,清香十里。原来锡兰到处均有野生荷花,土人因信佛,视荷花为圣花,凡供佛必用荷菡数茎,不用香烛,此时香客陆续来向湖中折取,又有土女在湖中荡舟采荷出售。游人争购,真是一片秀色,美不胜收。


「此一北湖,叫做明尼利雅」锡兰僧长说:「再走十公里,便可到南湖了,南湖名叫普朗湖,湖东就是卧佛寺所在了。」


此时乡道上香客众多,有好几百人,多是土人,也有少数几个洋人骑马而来。持着照相机,东拍西照。德清初次见到相机,觉着希奇。


「这卧佛十分著名。」锡兰长老笑道:「经常的有人来拜,也常有外国人来看的。」


十里路很快走完,他们来到了南湖,德清看那湖形,长达十里,宽约六里,果然有些形似伏卧之水牛,牛颈部分接着一条山涧,从西南高山流来,涧水流过古代宫殿残基苔阶前面。


「此涧就是从坎第山上流来的。」长老说:「此河名叫晻班河,相传佛陀在此地说法时,曾在此河沐浴,故而香客到此,都先到河中沐浴,诚心洁身,然后往拜卧佛,我等来此,自然也须从俗。」


那溪涧从山谷中蜿蜒流来,涧水清冽,泉声淙淙,德清随众在涧中沐浴洁身,涧水清凉,洗尽暑气。浴罢绕过湖北牛头,来到了卧佛寺前,众人一见卧佛,纷纷下拜。


那座卧佛十分巨大,全部从一座花冈石岩上雕凿而成,是世尊即将入灭前的吉祥卧像。世尊侧卧,右手曲肘支地托住头部,左手在腹部下垂。从右手曲肘之处起计,到佛首螺髻,高达五十尺,佛身卧态,全长达两百尺,卧佛上空,是凿空成龛的石岩。高可七十余尺,佛身所卧石板亦高与人等,德清等来到佛足下面,只见一膝曲竖,一足直伸,单是一只脚趾,已经比人高大了。佛榻前早已堆满信徒所供奉的鲜花,大多是荷花与栀花。信徒已经跪满了一地,叩拜不停,肃静无哗。


德清与众僧一到,众人让路,德清到得卧佛胸前底下,高举荷菡供养,叩拜虔诚。此时那几个英国人却无礼乱闯,架起照相机乱拍照片,那英国妇人又由男伴抱上佛座,坐在卧佛足趾上拍照留念,嬉笑喧闹,惹得佛徒人人侧目。


「这种外国人太不尊重人家的宗教和文化了!」锡兰僧长叹息道:「他们来到圣地,随意渎圣,又指佛像是邪教偶像,又叫人叛佛信上帝……可恨我们和印度一样,都在英人征服之下,敢怒而不敢言。」


又说:「此处卧佛,本是最庄严之圣地,佛教视为相等于印度拘尸那灭佛之所,佛徒到此无不洁身净心,恭敬虔诚,肃穆朝拜,无人敢攀上佛身拍照,这些英国人,你看,像什么样子?」


德清看那五六个英人全都爬上佛座去了,又有攀拜佛肩上去,作状嬉笑,叫同伴在下面拍照,那英国女子还要攀上佛颈的璎珞上去,引得跪拜中的数百佛徒哗然叫嚷抗议。


德清嗟叹着,一面也警吿自己不可因此而生忿怒心,应生菩提心!


他一面又在猜想!这一处热带丛林中的湖泊,如此隐蔽,未知是否两千年前佛陀弟子保藏佛经之处?那石莲峰上古宫是否就是龙宫呢?抑或果真有龙宫在大海深处?


拜别了卧佛,德清与僧众沿着唵班河边溯游而上,那山谷小路上香客游人甚多,都是拜过卧佛就上坎第去拜佛牙的,十分热闹。那山边很多橡胶树林,土人割开树皮,刻成一洞,插入竹枝小管,树汁就逐渐滴流出来,流到桶中。


锡兰僧长说:「锡兰盛产橡胶,出口外国,人民赖以为生,如今被英国人来占领独霸了,锡兰人自己的树胶,却被英国人吸血!锡兰人做了奴隶了!」


德清闻言,自然又是感慨!说道:「如今列强也在侵略中国,只怕将来中国的天然资源也是被洋人霸占,中国人也会被洋人奴役的了。」


山路并不算难走,只是人多走得慢。大家走了一天,在马拖里山村歇宿,次晨才继续登山。


从马拖里到坎第,只不过四五十里,山路也不难走,香客也多。下午时分,他们已经走到了帝都坎第。


坎第与古都普隆不同,普隆是两三千年古都废墟,但已断垣残柱,野草丛生,树林浓密,坎第是新都,直到一八一五年英国灭亡锡兰为止,坎第一直是楞伽人辛哈利族的帝都,辛哈利族王朝建立两千三百余年,王朝覆亡后,王族被英人诛杀殆尽,王宫被英人占住,改为驻锡兰总督府暑宫,作为英国贵族军官避暑胜地,王宫自然是不容游人参观的了。游人香客都只能远远遥望那昔日的王宫,稍走近御园铁栏,就被英兵荷枪驱赶了。


「坎第自古以来就是楞伽佛教中心,」锡兰长老说:「佛陀曾经来此说法,后来又遣弟子玛兴达来长驻楞伽大弘佛教。外史未载,但楞伽史籍是有记载的。楞伽因之成为佛法兴隆之国,龙树曾来楞伽龙宫取得华严经,菩提达摩出身于楞伽,曾在坎第佛牙寺修行。


「达摩祖师曾在此地佛牙寺吗?」德清十分惊喜!达摩是中国禅宗所崇的祖师。中国佛籍上很多提到达摩渡海来华见梁武帝等事迹,却很少提到达摩祖师的出处。


德清记得在昙林的「略辨大乘入道四行及序」中有言:达摩法师者,西域南天竺国人,是大婆罗门国王第三子。


又记得,义林章六本曰:「菩提达摩,译曰道法,乃南天竺之剎帝利种也,父王曰香至,摩为其第三子,本名菩提多罗,后遇二十七祖般若多罗,嗣法,改多罗曰达摩,梁普通元年泛海至广州,武帝迎之至建业,问曰:朕即位以来,造寺写经有无功德?达摩曰:并无功德。帝曰:云何真功德?达摩曰: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可以世求。」


此段有名之对话,千古美谈。达摩后见武帝不悦,乃渡江之魏,止于嵩山少林寺。面壁传禅,根据道宣所作「达摩传」:「……于时合国盛弘讲授,乍闻定法,多生讥谤,……达摩以此法开化魏土,识心之士,崇奉归悟。」
义林章六本云:「达摩后得慧可,付法并衣,付法偈曰:『吾本来兹土,传法救情迷,一华开五叶,结果自然成。』又曰:『此有楞伽经四卷,为如来极谈法要,今并付汝!』


「想来达摩楞伽岛学法,得到佛说之楞伽经,这是很有可能的。」德清对锡兰僧长说:「只不知达摩是否出生在楞伽呢?」


长老说:「达摩出生地,不在楞伽岛,而是在达罗毘茶,即是现在之印度东部玛达拉斯港市西南一带,玛达拉斯在锡兰岛西北角,一水之隔。达摩出家后,来锡兰修学楞伽经,即是在此地坎第学法。」


德清随众僧伽拜到佛牙寺,只见古寺宏伟,全是印度式样。全皆巨石造成,甚多石柱及拱门,香客数以千计,鱼贯入寺,脱鞋登上石阶,拜过佛像,然后都向一座佛塔而去,那塔形四方尖顶,多砌璎珞,十分华丽,塔周有数十黄衣僧伽把守,不准游人香客近前,那些信徒只得在塔外石阶伏拜献花罢了。


65.jpg


「这便是佛牙塔了。」锡兰长老对德清说:「塔内供奉佛陀牙齿一颗。人人都想一见佛牙,但是寺方唯恐有失,不肯轻示于人的。德清师你是中国来的远客,我与此寺方丈有旧,待我去说项,谅可蒙允参拜佛牙。」


德清喜道:「如此最好,但亦不宜强求,我能来到此地拜塔,于愿已足了,能见佛牙最好,不能见,亦无所憾。」


「既来了,岂可不拜佛牙?」长老说:「请勿多虑!一切自有我等安排。」


果然长老极够面子,竟请得塔主来开塔带领德清入塔。德清看那塔主,十分隆重,拜毕捧出七只黄金宝盒,从其中的一只捧出一只水晶盒子,里面供奉着一颗微黄的大牙齿。


「这就是佛牙了!」塔主说着又打开其余大盒,都供的佛陀舍利子,粒粒晶莹雪白。


德清慌忙顶礼,他惊喜万分,想不到在印度见不到的佛牙与舍利子,来到锡兰见到了。


拜罢佛牙舍利出来,只见那千百香客艳羡地望着德清,有些就向他下拜,都说:「这个中国和尚是一位有道高僧,塔主才特别开塔给他拜佛牙的啊!普通人哪能有此福分得见佛牙呢?」


德清却觉得不安之至,他心想道:「佛牙舍利应该公开让大众参拜才好,怎可秘藏呢?将来我若有开山之福份,我必请来佛陀舍利供养,给人人均可参拜,以显佛法平等广度众生。」


德清在寺僧引导之下,又参拜了数处达摩修行的遗迹,其实也都无甚特殊,不过是几座石顷石洞而已,也不能就证明达摩曾在此处面壁修行,不过既是相传已千年,大概亦是有事实根据,德清认为心信则佛在,他都一一虔诚拜了。


从坎第沿着一行山脉的山脊,一路登高,走向南方,老远就可望见一座平台般的高峰和一座三角尖峰了。


「这就是出名的楞伽峰!」锡兰长老对德清说:「那平台峰是佛陀当年说法之所之一,平台上有佛陀的脚印,楞伽峰高达七千三百六十英尺,就是出现佛光之峰!」


「这峰顶出现佛光?」


「是的,」长老说:「现在我们赶路,到峰脚歇息一夜,明早破晓之时,便可见峰顶佛光。你看,那么多信徒,成千成万,络绎登山而来,都是来守夜明早参拜佛光的。」


德清回头看那陡斜山路,只见香客游人黑压压地排列了好几里路,个个手捧鲜花登峰拜佛光。这种诚心朝山行列,真乃少见极了。


长老又指向东边大约五十里外一座高峰说:「那一座就是相传的南海普陀山,观音菩萨的道场,山中多产紫竹林,又多山泉,盛产兰花及莲花。此山名叫普陀洛山。」又说:「出现佛光的楞伽峰,和普陀山遥遥相对,我们现在此地叫做伊利亚村,是英国人耶稣教来此改的犹太名字,本来叫做佛光山,那楞伽峰,如今亦被英人耶稣教改了名,叫做亚当峰了。基督教无论新教旧教,所至之处,把一切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寺庙典籍都毁掉,称之为偶像崇拜,说是邪教,甚至连地名也都改为基督教圣经的名字了。此峰本来出现的是佛光,锡兰人人都信,即使是婆罗门教,也说这佛光是大神古佛毘湿奴及湿婆的化身的光,但是基督教硬将它改为圣徒天使谭玛士之光!真是用心太坏了!基督教士所至之处,无不毁人家文化宗教,到了南美洲秘鲁,就铲除了他们殷加族的宗教文化,使得南美洲古代文化至今荡然无存,基督教到了锡兰,又藉其英国武力而大毁佛教!言之真是令人伤心啊!」


德清聆言,不胜感慨,想起中国已受太平天国毁灭文化与宗教,又逢列强侵略,外教逐渐扩张,自然也感到分外心头铅重了。


当夜万人在山头露宿,有人彻夜唱念佛不辍,营火处处,到了天色刚亮不久,山头群众突然都欢呼了起来,声震山谷。


德清看时,只见七千多尺高的楞伽峰顶,微光突现,从峰顶射出万道金光,峰顶一点尖尖之处,现出巨大无比的等边三角形暗影,罩过了数层山脉,那暗影颜色紫中带蓝,虽是暗影,影中群山依然清晰可辨,历历在目。


此刻在佛光山上,万众高声呼喊佛号,纷纷伏拜不止。不知多少人喜极感极泣下。


此时遥远的普陀峰顶也出现金光瑞气万道,和楞伽峰遥遥并辉!真乃旷世奇景!


此时万众念佛之声,高唱入云,德清和尚膜拜着,感动极了,他知道这景象并不是怀疑者所说的单纯的自然日出之景,他觉得这是佛光普照!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