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五十三)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五十三)



虚云和尚(五十三)

作者:冯冯



「缅甸女皇号」船行平稳,大海不扬巨波。这是一次十分舒适的航行。船上厨师领班是华人,知道德清吃素,就特为准备洁净素食,使德清毫无所苦,跋涉劳苦多年,他哪曾这样舒适过?他真有些恐惧自己会给这安逸宠坏了。


船行四天多,到达了缅甸首府仰光。登岸时,德清发现关卡皆是英国人主管,检查甚严,不像可伦坡之松懈和气,仰光的英人,把德清的文牒护照,查了又查,行脚包袱内的僧衣念珠等物,也都抖出来,逐件澈查细看。分明已有英国驻锡兰官方签了证,仰光的英官仍要叫翻译员诘问半天。


「和尚你来缅甸做什么?」


德清答称:「是来参拜缅甸佛寺,过境回中国。」


英官问:「有钱做生活费不?」


「有少少。」


「拿来看!」英官命令:「法律不准外国人来此地行乞,和尚你不得求乞!没钱不准入境!」


德清微笑:「我游遍印度锡兰,也不曾托钵化缘过。」


英官把银票还给他,说:「姑准入境,但只准两个月,不得久留!届时仍未走,便驱逐出境!」


「出家人回国心切。」德清说:「拜过佛寺就走,贵官勿庸过虑!」


他看那英人盛气凌人的様子,对缅甸人呼喝无礼,如同对待奴婢,比在印度更甚。缅甸人何其不幸成了亡国之人啊!又想到列强虎视眈眈,意欲瓜分中国。中国人将来不知会遭到什么样的奴役呢?思之真是不胜浩叹了!


德清进了仰光市区,一看,果然是个大都会,闹市人潮川流不息,车马如龙,缅人面貌又与华人相似,看来分外亲切,街上商店也有不少挂了中文招牌的,若非言语不同,真以为已经回到中国地方了。


德清找到一家有中文招牌的米粮字号,进去打听路途,那老板一见德清,就立即下拜,十分恭敬:「大师父是从国内来的?」


乍听到久违的中国普通话,德清不禁惊喜。


「大掌柜,怎么普通话讲得那么好呢?」


「大师父,」老板回答:「缅甸华侨都是讲普通话的为多,您老不知道么?」


「那太好了!」德清喜道:「我从西藏到印度又到锡兰,转来仰光,两年里还是首次听到国人讲普通话呢!我正愁来到言语不通,找不到路去拜佛寺。」


老板说:「这缅甸是佛教国家,从国王到子民,都是佛教徒,就西边边境有些婆罗门教徒。不过自从英国人灭亡缅王占领全缅之后,英国教会来此多设教堂传教,排斥佛教,英人与缅人激进份子到处毁佛寺打碎佛像。若不是也有些外国学者呼吁保存缅甸文化遗迹,只怕连大金寺也被英人拆了运回英国去了呢。如今缅甸剩下的佛寺,遭了这番大劫,从前最是乐施好善的,如今也都不收单了,大师父您去挂单也是白求的。」


德清笑道:「我目的只是顺路拜佛,庙里收不收单,都无所谓的,我早已习惯了露宿。」


老板说:「在野外露宿是不妨,在这仰光市区,您老又是中国人,露宿街头,只怕遇到英兵和印度巡捕,把您捉了去坐牢呢?」


「这却为何?我又不犯法。」


「他管你犯法不犯法?」老板说:「英国人在此实行宵禁,过了半夜,街上见人就捉,一律当作宵小流氓办理,大师父!您老远的来了,身在异国,犯不着吃这些亏,否则到时又没人保您出牢。那监牢里黑暗恐怖得很,关在牢里,比猪狗都不如,做苦工,挨打吃鞭子。没钱贿赂英国人牢官,休想得脱出灾难,我们华侨在此,也不知多少人给英国人乱捉去关了起来,硬指是叛党,家人不知用了多少金钱,上下买通,才放得出来。」


「想不到缅甸竟有此等事!」


老板叹气道:「国内的人,但知外洋华侨赚了钱,也不知华侨在海外的辛酸血泪!若不是家乡闹穷闹饥荒兵灾,哪个愿意飘洋过海出来受罪呀!唉,看到国内那样混乱,我们在外洋的,欲归不敢归呀!」


「你在这生意不是做得不错么?」


「正因为华侨都是曾经在家乡挨过穷苦的,出来了又争气,大多数都勤劳节俭,点滴积聚,成了家业,却被土人妒忌了,加上英人眼红华侨在此的经济力量,就暗中教唆挑拨,近来就甚多激烈分子土人不时侵扰华侨家宅商店了,都说华侨侵占了他们的生计,说华侨吸缅甸人的血,却不提华侨对缅甸经济开发之贡献了。这一阵子,缅人英人勾结发动排华浪潮,到处都有华侨店宅被人纵火焚烧或捣毁,华人挨打挨杀害,您老真是来得不是时候呀!」


德清骇然道:「原来有这些内情!怪不得我登岸遭到英人百般留难了,你们华侨在此有多少人?怎样对付?」


「仰光也有四五万个华人,但是人心不齐,各顾各,自顾自,在人矮檐下,怎敢不低头?也只好听天由命罢了!也不知哪一天就轮到自己的店宅被焚,自己挨打呢?」又说:「大师父,你来时可曾见到那边一排五家楼房店面被焚的遗迹?那就是前几天晚上才被人纵火烧掉的华侨米粮行号了。下一次,或者就轮到我店呢。」


德清记起,距码头不远的马路边上,是看到有一处火焚残宅,就叹息道:「谁料到你们华侨在外面这样痛苦呢?」


老板叹道:「我们生而不幸为中国人!逃到哪儿去都是受罪的啊!」老板又说:「大师父您也不必去挂单,就在我家住几天不妨,我家一向敬佛礼僧,家境也还温饱,尽可供养大师的,大师父您也不必推辞,省得在外面受洋人和缅人欺负,您白天要去拜大金塔,我叫儿子带你前往。」


德清看此环境不差,又鉴于老板心诚,也就不再推辞了。就说:「既是老板美意照顾,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我也不多打扰,只待拜过大金塔,住一夜就上路。」


原来老板姓高名万邦,来缅经商也有三十多年,家中供有佛像,十分信佛。全家恭敬德清,供养素筵,燕窝冬菇银耳满桌,唯恐不够丰盛,弄得德清十分惶恐,更不敢多留了。当日就劳少老板导往参拜著名的大金塔,打算拜完次日就走。


高家大儿子亲驾马车,把德清和尚带到著名的大金塔来,到了园外大门前下车,德清只见大铁栏大铁门,到处都守站了英兵和缅兵,戒备森严,出入人等均须被检查,也有女官专查从园内出来之拜佛妇女。


「为何戒备如此森严?」德清诧异发问。


「大师父,」高少东指着园内说:「您老没看见吗?那座大金塔就在里面呀,这金塔叫做大金塔,您可知道是什么缘故?」


德清看那前面,金塔形似一只巨大倒盖金钟,顶上有一支尖尖指针,形似摇钤的长柄,最高顶上,在三四百尺高空,有一节指环形的环节,再上去是指针,其下是花瓶形的一段,底下有四五层莲花瓣,再下来是九层依次递增大的圆环,再下来是倒盖大佛铜钟,肩上有美丽的璎珞雕花,单是钟形部分就有百尺之高,五十尺直径,倒钟底下是五层依次递增的圆环基座,再下来是十二层六角形的递增阶级,然后又叠坐在大约五十层递增面积的巨大阶座上面——大体来算是六角形,但正面一边又分出七个角,成为高达百尺的削壁悬崖,下来才是宽阔达四百尺见方的基层,这地基又有数十级石阶,阶外周围,是外围的塔墙六面,每一边有九座小塔,再外一层又有九座较小尖塔,再往外面第三重宫墙,又有九层小塔,一共三层塔墙,塔塔相连,这金塔大小同式,都是天竺式样,但已略有改变,而且无论大小尖塔,都一律全部金光灿烂,此种豪华壮丽,却非任何印度佛塔或中国佛塔所能望及!德清游遍各处,从不曾见过这般宏伟巍峩的巨大金光佛塔,他真给它的伟大奇丽震慑住了。


66.jpg


「啊!」德清失声赞叹:「太伟大了!太伟大了!」


「何止伟大?」高少东说:「这座大金塔,缅甸人叫它作慈唯大公塔,是两百年前,缅甸的一个大皇帝发心所建的,塔顶内供奉有佛陀释迦牟尼的螺发八茎和佛陀舍利子十二颗,是佛灭后,八国分得的佛陀舍利之一,此塔由顶至地基的地面为止,外面全部塔墙都是用真正的金叶。每一张金叶厚达一英寸的十六分之一!这样豪华的黄金佛陀塔!高达三百二十六英尺,底座直径三百八十多尺!比埃及最大的金字塔的四百尺高四百尺底层小不了多少,何况此座佛塔全用铜铸成又用真金为墙,赤铜为座,世界上恐怕也再找不出比它更豪华的伟大建筑物来了吧?


又说:「甚至于那三重外围的一百尺高小塔,虽非黄金,也都是用最好的赤铜铸焊而成,最外围小塔墙壁也是赤铜的,壁上的菩萨十万八千座,全是用铜铸,坐在铜墙脚下的一排菩萨一千零八座,身材与真人相等,也全用赤铜铸成!这样宏伟的佛塔工程,世上也只有此一座罢了!」


德清闻言,不胜惊异!他既深深感动于缅甸皇帝的虔心敬佛,同时亦震慑于大金塔之壮丽奢华,更叹息缅皇为建此塔,不知伤了多少缅人奴工生命血汗,不知横征暴敛了人民多少金钱?缅皇这样敬佛,是否沦为佞佛了呢?这样的豪华奢侈,怎对得起佛陀的教训?这样可是佛陀所愿见的呢?


他遥想两千多年前,缅帝也必如秦始皇帝之征用数百万奴工筑成万里长城吧?长城是一砖一命,这黄金佛塔,恐怕也是一叶金片一条命吧?


「啊!」德清遥拜着金塔:「佛陀!佛陀!」


高氏少东说:「这金塔的金箔,历代以来,不时被盗贼抢掠偷窃,故此现在低层的金箔已经不齐全了,只有顶上仍然无恙。好在如今缅甸人民年年捐献金钱给这金塔寺买黄金陆续添补,相信必有一日补全的。不过,不知要到何年何月才功德圆满呢?如今底座也只好用金色好漆充充场面罢了。」


「怪不得现在要如此严防出入了。」德清说:「想必是为防盗窃金箔。」


「正是如此!」高少东说:「从前不准人进入宫墙内参拜,如今宫门紧闭,绝不准人进入三重塔墙以内了。除非是特别大典才开宫门,也只有全缅最高身分的长老可以进去,其外就是英国驻缅总督可进内。其它谁都不许,大师父您今天来到,也只可在外面广场石阶参拜罢了。」


德清说:「能来到广场参拜已很欢喜了,岂敢奢望进内?此塔既是真金,就是准我入内,我也还不愿进去呢!免得涉嫌被疑。」又叹息道:「佛教讲佛菩萨的金身金光,原非指世间的黄金,世人为何要用黄金珠宝来供佛呢?拿黄金来供佛,倒不如拿黄金来实行佛陀济度众生之行,才更符合佛心哪!譬如开设学堂讲授佛学,教育知识,开设医所粥厂,救济穷苦,岂不更有意义?就是多建道场,也不宜奢侈豪华呀!其实佛何尝需要世人这样奢侈到用真金血汗来供养他呢?这样的黄金佛塔,终必引奸人觊窥的。


高少东说:「大师父讲得很对!事实上,英国人并呑缅甸之后,一直就想把金塔分解,把黄金与赤铜运回英国。英人武力方强,随时可以做到的,西班牙人占领南美洲时,基督教会神甫用武力为后盾,尽毁殷加族土人之文化,西班牙人抢尽土人神庙的黄金神像和圣器藏金。英国人现在对缅甸也是如此,已经抢掠了不少缅甸的佛教寺庙宝藏了,这一座大金塔是缅甸人最重视的国宝,英人恐激起民变,一时仍未敢动手罢了。」


那金塔寺的本师殿是一座绿瓦的华丽大理石廊柱建筑,就在金塔外面广场一边。人人进了园内,都到本寺去的。德清看见很多妇女到寺旁去,那边有几个黄衣僧伽,在一口水井旁边,一些不断向井水打水,把井水灌在一排数十只铜盆内,另一些僧伽则负责收钱,那些妇女付了钱,买了一盆井水,依次走到金塔外墙脚下去,向一座座漆金的菩萨铸像膜拜,然后捧起水盆,当头淋洗那菩萨。


「这是金塔寺的规矩。」高少东说:「大师父,我且去买圣水来,给您拜菩萨吧!」


德清入乡随俗,也照样拜过大金塔,照样浇洗过菩萨,他看那些信女善男们,拜了一座又一座,不时转回去井边出钱买圣水来淋洗更多菩萨。


「这些人很多是许了愿,前来还愿的,」高少东说:「他们认为许愿淋齐一千零八座菩萨一周,可积功德,消灾免祸,却病延年,故此经常有人来买圣水浇淋菩萨。」


德清十分赞叹缅人之虔心,可是他心中觉得这些是不是也太流于形式了呢?


那寺旁棚内又有僧伽专司出租望远镜,给游人仰望大金塔上层的金箔;又有卖鲜花给人供养佛塔。


德清拜罢金塔佛陀舍利,又拜过寺内佛像,欲得向僧伽请益,却言语不通,兼以看其格局制度,与中国不同,亦无知客,此行除了得瞻拜金塔之外,于学法毫无所得,他也就不多扰高氏父子了。


高万邦父子苦留不住,只好送行,又供养金钱食物,德清婉拒了金钱,只受了些干粮。


高老板说:「大师父此去回国,路途珍重!」


德清拜谢说:「此去沿途不知尚有何处佛教胜迹?」


高少东说:「您老沿着伊洛瓦底江,溯流而上,都有大路,走大约五百公里,就可到达古都栢京遗址,看到两千多年的五千座佛塔了。」


「有五千座之多吗?」德清惊奇地问。


「传说原有四百四十八万六千七百三十三座呢!不过那也只是传说而已,不可能有那么多座,比较可靠的数字是五千座!传说蒙古忽必烈大帝征服缅甸之时,被忽必烈军队毁掉三千多座,现在只剩下两千座了。」


「忽必烈征服过缅甸来么?」


「是的,不过——」高少东笑道:「传说忽必烈毁灭佛塔倒不可靠,因为忽必烈是信佛的,蒙古人都信佛,怎会毁灭佛塔?何况,忽必烈大军浩浩荡荡开入缅甸,根本未遇到抵抗?并无在此古都栢京包围攻打——缅甸国王和大臣老早就逃走了——忽必烈下令大军尊重佛教不准破坏佛寺佛塔,实在地说,忽必烈是保存栢京佛教古迹的一位大护法呢!他又添建了不少座佛塔,他也不曾劫掠大金塔的黄金,相反地还添铺了重金箔……栢京如今已经成为了废墟,古塔凋零,那是由于缺乏修护之故,您到了看见就知道了。」


德清辞别了高氏父子,循着伊洛瓦底江边北上,这一路都是官道,又无高山,十分平坦好走,路上来往的缅人商贩农人不少,到处都见到皮肤晒成棕色的缅人,又见黄牛拖着两轮木车,载满农作物,偶然也见到象奴赶着象群在河边洗象或叫象群用鼻子搬巨木。沿途两旁多有树荫,又多村庄城镇,几乎五里一镇,他一路毫无辛苦,十分逍遥。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