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五十五)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五十五)




虚云和尚(五十五)

作者:冯冯


祖国的泥土,祖国的山川,祖国的言语,祖国的同胞……多么亲切啊!


德清和尚进入了云南,虽然这还是初次,风土景物都是陌生的,可是在陌生之中,又含着多少的乡关感觉,单是看到那些同胞们的友善笑容和他们的云南口音的普通话,那就够温暖的了!纵然都是素昧生平,纵然他们当中并不全都是汉人——也有摆夷族、摇族、苗族,服饰奇异——也都是中华民族同胞啊!也都瞧着就亲热了啊!


当他在汉龙关被那几名满清兵卒检验文牒之时,他甚至觉得连那些腐败官僚态度的清兵也亲切了。


他两年以来跋涉西藏、印度、锡兰、缅甸,难得一闻汉语,如今在关内听到了云南语音,略似川音的,歌唱般的口音,他两年以来第一次听到那么多的汉语,他激动得热泪夺眶而出,他现在才了解,纵是出家人,也眷恋着自己的祖国,他也更知道,只有曾经去国的人,才体会出祖国的亲情和祖国泥土的芬芳。


他噙着激动的泪珠,含笑欢喜地踏上祖国的第一程。不久,他的激动平复,他十分欢欣地随着大伙行商商队,沿着南定河,溯游而上,那座东西走向的老碧山脉,是南北走向的横断山脉的—个分支。云南人知道这山谷的小路,他们世世代代走惯了这些崎岖的石山山边小径,他们赶着骡子,载满从缅甸办归的货物洋布,其中有很多都是些鸦片。德清叹息鸦片的进口与毒害,可是,这是那一个时代的现象之一,那时候中国有钱人家很多子弟都吸鸦片,林则徐五十多年前努力禁烟,甚至因此引起抗英的「鸦片战争」,那一场战争打垮了中国民族的自尊心,林则徐含恨以殁,英国人更加挟其战胜国之威而变本加厉大批把鸦片运入中国了,而中国人,也自己向外购办鸦片牟利了。缅甸与寮国北部,盛产鸦片,那些商人就雇了商队,采购缅产鸦片,运入了云南。德清非唯看见商队用骡子数百公斤地从缅北运鸦片入滇,他也看见了这云南山地上的梯田种植了无数的罂栗,此时正当七月盛暑,罂栗花盛开,满山粉红的花朵,在谷风中招展,汇成一层一层的粉红浪潮,有些早熟的已经结成了青绿色的圆钵形罂栗果子了。这些云南罂粟,收成较缅甸寮国迟一个多月,故此烟商都先从缅甸进口。


德清回国的喜悦感觉,渐渐被这些鸦片现象所引起的感喟取代了。这颟顸腐败的大清政府!为什么不禁止种植和进口鸦片呢!为什么让鸦片毁灭民族的健康?事实上,那些满清官僚,他们自己也是躺在烟床上吞云吐雾享用鸦片的毒瘾君子啊!这样的政府,这样的无能腐化,还有什么希望呢?终不免被外族列强瓜分灭亡的!


想到这些,德清难禁痛心了!他为中国的前途而悲伤!


他盼望自己能早日获得一处道场来弘法,希望用佛法来教化众生,使他们脱出苦海——其中之一就是脱出鸦片毒瘾的痛苦!可是,开山的因缘落在何处呢?行脚僧的说化,到底是人微言轻,难动众听。是的,他必须开山!他必须建立一种弘法的权威基地!他并不要虚名,可是为度众生,权威性的虚名去吸引俗人,乃属必要,这是无可奈何的现实,这是无可代替的从俗。可是,基业因缘落在何处啊?


他四顾群山云绕,不知何处可以创基。他早年已立意要到西南来开创的了。可是,来到了西南,又转觉茫然迷失!


四天以后,他走到了群山包围着的谷中山城云翔,从这里渡过狭窄急湍的小河,向东北行,到了澜沧江江边,看那河东的乌梁山脉和河西的怒山夹峙,断崖露出了有云纹水痕的光滑云石绝壁,壁底激流狂奔,河水清澈,可见河底也是云纹的灰白相间云石河床,流水粼粼,石影闪闪,崖上猿啼鸟语,古树根枝凌空,景色清丽幽美。


行列走上铁索吊桥,渡过澜沧江,来到对岸,遇到了几十匹骡子駄着货物出口,迎面而来。


德清又见山谷中有人开凿云石,丁丁之声,回响于石崖之间。原来这一带到大理县,正是出产云石之地,世称为大理石。德清看到成千的劳工凿石。数百头骡子拖运沉重石柱石头,在谷底挣扎。那些骡夫吆喝不停,挥鞭打着骡子,鞭得牠们皮破血流。可怜牠们又拖不动,有些口吐白沫,力尽倒毙,有些工人就来合力拖石,他们吶喊,他们哀叫,他们肩上的皮肉也给绳索磨伤出血,他们两手当作前足一般地,在地面爬,他们的腿死命撑住沙土。另外一边,澜沧江边的怜崎石岸上,几百个人一批在拖着纤,拼命地挣扎,可是也难以拖得动河中的沉重木船,那些船都满载了云石,船舷都浸在水中了。


「唉哟哟……」「哼哟哟……」


纤夫们手足并用地在石滩上,石崖上挣扎,要把一船一船的云石拖上急滩,挽到大理去。可是他们流了多少血汗,才拖得动一寸啊!


这不是德清第一次看见这些纤夫的血泪挣扎,这也不是此地特有的现象,长江三峡、金沙江、澜沧江……都有的是这种痛苦的挣扎,纤夫们迸喊出命运的悲哀,他们拼尽血泪,难获一饱,他们肩头已磨穿,脚底已磨蚀,他们匍伏地拼命拉纤,绘出了人类挣扎的悲壮场景。这不正是贫苦的中国人的挣扎形象吗?


每一次看到,他都免不了心中的激动,噙不住眼中的热泪!是的,这可不都象征着中华民族的苦难挣扎吗?


大理石!云气盎然舒卷的大理云石啊!装饰了宫殿的堂皇豪华,衬托了寺庙的庄殿,点致了豪门富家的华厦大厅,可知都染上了多少劳苦工人的鲜血和悲哀泪水?


德清心里十分难过,直到远离了江边,深入山谷,他仍然无法消除心中的悲哀感觉,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些血泪挣扎的景象。


然后他来到了景东镇,商队在这儿分散,一批下山,越过阿膜河,攀登哀牢山,循山路东行,走向昆明。另一批则向北行,渡过阿膜河上游,沿着哀牢山边的崖道走向蒙化,取道往大理。


德清在景东的小客栈住宿一夜,他记得曾经看过徐霞客的「滇游日记」,记述大理附近有一座佛教名山,叫做鸡足山,徐霞客当年是从昆明向西北走,经过姚安、大姚等地越山过岭而到达鸡足山的,德清极为向往这一段游记。如今他既已来到大理之南,他觉得当然要往鸡足山一游和朝拜迦叶尊者遗迹了,他打算拜过鸡足山,才循官道东行前往昆明府,经昆明入贵州。


于是他跟随北上的商队,从蒙化到巍山,一路都是盆地官道,人烟逐渐稠密,商旅来往众多,十分热闹,居然也有几分江南的盛况了,到了下关,已经可望见洱海和大理。


大理府是一座颇具规模的山城,建造在横断山脉的点苍山东麓,城墙坚高,气象雄伟,城楼和城内建筑都相当恢宏,依级层升,俯视东面的洱海汪洋,那山后的点苍山,自西北奔向东南,连叠而奔至,一连十九座陡削的石峰悬崖,山石如玉,崖裂似劈柴条纹,气势磅礴,峰峰挺拔,耸入云霄,主峰名叫马龙峰,高达四千一百二十三公尺。虽不是很高,也远不及川藏的高峰,但在云南境内,已是第一高峰了,而且它的挺秀诡奇,又别出一格,烟云缭绕,峰顶虽在此盛夏炎热之中亦不溶雪,山腰丛生苍松与杉塔,山脚满布了盛开的巨大红艳山茶花和璀璨的紫阳花,汇成花海,对照着城楼城垣底下的洱海碧波粼粼,崖间又有多处百丈飞瀑,侵云飞坠,白练溅玉,蒸汽悠升,森林苍黛,遥望之真像是神话中的仙境。


70.jpg


德清和尚赞着,来到这座美丽的巍峩城墙正楼底下,在石级数百层的上面,俯视那一片浩瀚的洱海。海中风帆点点,烟波浩渺,银潮奔至岸边,雪涛扑岸,隆隆之声,可闻数里,而又飞沫喷雾,蔚为奇观,德清十分惊奇,他想不到在这内陆也有如此狂涛的大海!


67.png


洱海北起自洱源江尾,南抵下关团山,首尾环抱点苍山的云弄峰与斜阳峰之麓,西纳苍山十八溪的泉水,汇成长达四十一公里,宽有九公里的耳状大湖泊,流到下关,会合泌江而进入澜沧江,那些装载着沉重云石的木船,纷纷经由下关进入大理府下湖边,等待加工或转运外地,实石于是被称为大理石,德清一路看到运石来此集散,才恍然其得名之来由。


「大师父!」有人拜问:「你老不似本地人氏,可是来此观光呢?」


德清一看,那人是一位儒生,彬彬有礼,他连忙回礼道:「先生请了!衲子德清,经缅甸回国路过贵地,路途不熟,正要请教。」


儒生重新行礼:「原来是德清上人!失敬了!晚生木炳,是本地人氏,世居楡城——大理旧名楡城,因洱海又形似楡叶而得名。晚生本地亲族甚繁,散居这大理府周围数百里,可谓村村均有亲族,上人若不嫌弃,晚生愿供鞭策,引导观览各处胜景,到处均有木氏亲族供养上人的。」


德清忙拜谢:「先生素昧生平,一见便如此慷慨,衲子受之有愧!」


儒生笑道:「上人休得谦辞!晚生适在城楼上远眺,望见上人飘然而至,气宇宽宏,慈祥不凡,就知必是有道高僧,故此赶来码头拜见。云南两大府城,东有昆明,西有大理,均是人文荟萃首善之地,人人敬僧礼佛,乐施好善,自古而然,两地各多佛宇禅房,这大理府点苍山十九座山峰,合计有百来座佛寺名刹,又有九曲十八涧,名胜绝景,为滇西第一,诗僧墨客人才极盛,登山吟咏,乃是常事,谈禅讲经,更为时尚,晚生今日得识上人,实乃三生有幸!怎不尽地主之谊,引路采幽?」


德清忙道:「如此足领盛情!但衲子文墨未通,恐负雅望而已!」又说:「木先生大理府世家,莫非正是徐霞客书中所述木公木翰林哲嗣?」


儒生笑道:「木翰林正是晚生祖先。」


「原来是书香大家之后!失敬失敬!」


儒生谦道:「不敢不敢!上人不远万里而莅临,晚生愿供导游苍山,先请驾临舍下供斋。」


德清道:「不敢叨扰先生了,我此来初愿为朝鸡足山,礼拜迦叶尊者圣迹,若蒙指示路途前往鸡足山,于愿足矣!」


木秀才说:「鸡足山在洱海之东滨,上人现隔海所见即是!可由此乘渡船前往,此时夏季,游人众多,不难结伴朝山。第以风景名胜而论,鸡足山虽有迦叶遗迹,而景胜实不及点苍山十九峰之幽奇。上人何不就在此西岸,由晚生导游苍山,然后东渡,朝完鸡足山,顺道东行经姚安府往昆明?」


德清说:「衲子行脚,以朝圣为先,游胜为次要,仍图先拜鸡足山迦叶殿,然后谋与先生畅游苍山之胜!」


木秀才道:「足见上人诚心向佛!既如此,晚生愿任先导。」


「怎好劳烦?」


「上人不知,这鸡足山虽不广,周围方圆仅五十公里许,最高亦不过三千二百四十余尺,但山路迷离,往昔徐霞客来游已迷路多次,转来转去,如入八阵图,不得其路。霞客来游之明代,鸡足山仍有大小三十六寺七十二庵,九阁十八门,有历代文人墨客手笔吟咏题刻,但迭经变故,鸡足山上各寺庙大多数均已遭毁,硕果仅存者,不及十寺,山林茂密,野草蔓生,上人若独往,恐将迷途难出。晚生世居本地,常往游玩,路途颇熟,又无甚事,敬陪上人一游,固一乐也!」


德清见他意诚,只得由他:「若非先生指教,我实不知内情。」


德清由秀才陪着,登上渡船,在船头眺望洱海东岸,只见岸边全是石灰岩构成的浑圆形山冈,海水侵蚀形成了无数断崖,岛屿与曲曲折折海湾,崖石如玉,形势奇拔,走纹如裂木,崖间空挂苍松虬根曲干,真乃美景!


秀才一一指点讲解:「此等断崖,颜色如白玉,洱海潮水似雪,故此洱海山色,被称为玉洱银苍,那烟柳环堤的群岛,为有名之金校岛、赤文岛、玉儿岛等三大岛,另外四屿有柳荫垂湖,曲栏荷池,湖心石亭,是为四洲,即是赤河洲、大贤洲、鸯鸳洲、马帘洲,此等三岛四洲与九曲海崖,把湖水分划为五大区域,称为五湖——太平湖、莲花湖、星湖、神湖、潴湖——」


渡船经过洱海东面的群岛罗列水域,湖水清澈,可见水底游鱼及白石,水中有无数荷叶,此时盛开荷花,一望无际,尽是粉红荷菡,又有雪白莲花,千朵万点,清香满海,荷叶碧绿,水珠滴转,水鸟悠然遨游,水中龙爪叶随微波拂飘,远处渔舟数叶,风帆点点,西岸点苍群峰挺秀,峰带残雪,这洱海美极了。他随与吟了一首「夜泊洱海」


数年不作海天游。今夕乘风一泛舟。似箭灵槎穿巨浪。如霜皓月映高秋。

钟鸣断续隋唐寺。渔唱沧浪芦荻洲。欲问前朝争战事。恐惊波底老龙愁。



6.png











在线听书,点击播放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