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六十)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六十)




虚云和尚(六十)

作者:冯冯


德清和尚北上到了武昌,到宝通寺参拜了志摩老和尚,承其传授大悲忏法——即是四明大师智礼依照伽梵达磨所译之千手经而说千手观音之忏法,亦即是千手千眼大悲心呪行法。


志摩老和尚说:「佛菩萨住于大悲三昧,而起大悲,众生本具菩提心,所谓大悲胎藏是也,你来拜我一场,我授你大悲忏法,盼你多行佛菩萨悲愿,方今天下行将又再大乱,众生更将受大苦难,刼数难逃,你我都更应尽心济度众生出于苦厄,方不枉学佛一场!」


德清连声称是,志摩老和尚指着那武汉三镇的江面道:「你看见吗?这汉口江面来了多少洋船!那洋人军舰长驻于此,炮口指着汉阳、汉口与武昌!那洋人在汉口占了租界,开设了多少工厂,洋人享有特权,不受大清官府管辖,洋人作威作福,予取予携,洋人又在此大传耶稣教,诋毁我佛教,甚至不许教徒拜祖先神祇,一切均指为迷信,我只恐不久又将造成如太平发匪之教乱了!」


德清看那江面,果然有数十艘外国军舰,有英国米字旗,日本太阳旗,耀武扬威,汉口汉阳两地工厂,烟囱林立,喷出乌烟瘴气,黑雾弥漫,江面船艇纷纷乱乱来往不停,贫妇摇橹而过,洋兵水手赤膊凭栏嬉皮调笑,十分猥亵,他又看见大清一品大员登舰拜会,露出了一付奴颜婢膝的自卑样子,见到洋兵,不分尊卑,一味的打躬作揖。


志摩老和尚叹道:「这天朝大国,看来就快被洋人瓜分了!眼见得不久又将有战祸连年,生灵涂炭了!我老了,怕也活不到看见这些大灾难,你正当盛年,今后多维护众生吧!」


德清道:「只怕我也无能为力济度得了几人。」


志摩老和尚说:「济度得一个算一个!总要尽力尽心而为,勿以善小而不为,那就是了。」


德清道:「上座您看我何时才得开展宏法济度基业呢?」


志摩和尚说:「机缘也快到了,你也不必着急,且先尽了你自修本分再说,目前你仍须多朝各处名山,多多会晤同道,彼此将来多有联络,大家携手,方是宏法兴教之道,你去吧!」


德清深然其言,拜别了志摩老和尚,下了蛇山,渡江东行。


九月中他已到了江西九江庐山,遍游了香炉峰、文殊峰、鹤鸣峰、双剑峰,拜了各峰佛寺,又看到了李太白诗句所称美的黄岩飞瀑,所谓「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他然后到海会寺,拜会了志善方丈,参加念佛会。德清提及晋朝慧远大师,意欲朝拜慧远遗迹。


志善老和尚说:「慧远大师,二十一岁出家,成为道安大师之弟子,慧远本来从襄阳拟往广东罗浮山,途中抵达庐山。当时庐山已有道安之另一弟子慧永驻锡于西林寺。慧永与慧远是同门师兄弟,慧永就劝刺史桓伊与四众另建一座东林寺给慧远居住。慧远从此在东林寺与一百二十三人结成白莲社,于无量寿佛像前修净业,着法性,倡涅槃常驻之说,出沙门不拜王者论,张沙门之纲维,成为中国佛教净土宗之始祖。慧远大师居于庐山三十余年,影不出山,送客每以虎溪为界。慧远大师之遗迹,于今已泯灭殆尽,西林寺早已遭兵焚,只剩下残基基石数座,也只有虎溪仍在罢了。」


志善和尚领德清前往影山山阴拜看那东林寺,已不见昔日之白莲结社盛会场所,只余残基数石,亦无从辨认了。到了虎溪,只见野树丛生,遮掩了山涧,涧水淙淙,空山寂寂,已不能辨认何处为千年前慧远大师送客止步之地了,也更不见慧远当年请谢灵运绘刻佛影之碑,但是,闻涧水淙淙,则「溪声尽是广长舌,山色无非清净身」,德清不胜仰怀慧远大师


志善和尚说:「慧远大师本是一位饱学儒者,因听道安法师讲般若经而开悟,归依道安出家为僧,自是精思讽持,深达佛法之要义,通无生实相之玄与般若中道之妙,道安大师叹曰:『使道流东国,其在远乎?』那道安大师,乃是佛图澄大师之高弟,佛图澄以神通广大而感动石勒,使佛教大宏,而道安大师则在襄阳讲大般若经二十年,慧远大师得道安之师承,更加宏扬般若学说,影响了中国文化哲学及人生思想至深!」


又说:「佛教般若思想,在晋代,初期是将般若融于老庄——当时两晋盛行黄老思想清谈——后来,道安大师与鸠摩罗什大师辩证,认为佛学而并解老庄乃有乖佛学本旨,理应废除格义之法,道安大师说:『先旧格义,于理多违。』到了慧远大师,他就更加实行脱离『格义』之风,他而且提倡将般若思想,及将培养般若的实践,实用于日常生活之中,慧远大师之贡献极大,实乃结合佛教思想与中国文化之最重要人物之一。他又承道安大师之意,根据阿含经:『四河入海,无复异名,四姓出家,同称释氏。』自此统一僧人姓氏,一律称为释氏。慧远大师结白莲社,始创佛教精诚不懈之教团,实行净土宗修持法门,就是实践修持法门,称念归一,引起当时智识份子与士大夫之向往景慕,追随学法,白莲社之禅净律学,注重践行,主修至心念佛往生净土,兼重戒律,尤注重禅观修习,所著法性论云:『至极以不变为性,得性以体极为宗。』禅净并弘,庐山规范,遗风余泽,奠定中国佛教典型规范,功不可没!」


又说:「慧远大师译出达摩多罗禅经,学术流畅荟萃人才,发展禅学戒定,固然与日后之达摩,慧能之禅,略有不同,而与天台智者大师之止观较为接近。但基本上仍是正宗于佛陀之大般若思想,都是为行深般若,行大悲愿的。今世俗人不曾深学详究,就将各宗乱分家,把天台、净土、慧能……变成了对敌争雄的教派,也有些懒惰欠学的出家人也各立门户之见,互相攻讦,此真乃佛教之祸!佛教不应各立门户,应该互相支持团结才能发扬光大呀!」


德清说:「德清遍拜天下名山各宗各派,不耻下问,正是要融会各宗,万流归一。将来当竭尽绵力,促使佛教大团结,互相砥砺切磋,互相采长补短,同心宏扬佛法!」


志善道:「你这志气甚好!的确,如果佛教仍再分裂下去和互相排斥,将来只有走上灭法之途了!如今西方文化宗教入侵,重重打击中国佛教文化,我们佛教应团结;整理规律,大家不存自私之心,大家都努力阐扬佛理,努力传播,佛教才可生存呀!当前最重要的乃是广开佛教学堂,教授佛理!我在此开设了念佛会,每日诵经,深入浅出,务求浅白易懂,才可深入人心!我这样做,自问是无法企及慧远祖师的白莲社,我也只有尽其在我罢了!」


德清道:「德清遍拜名山,每见各处高僧亦均有此心,此乃一大好现象,想来中国佛教,在多人分头合力宏扬之下,还是有希望的,德清不敏,也愿贡献微力,其奈不知何时才得机缘?」


志善老和尚道:「有心不怕迟!德清师,你的机缘已经一点一点来了,你也不必一下子就想成大事业,只要尽心,做得一点算一点!日久自有大机缘来临,使你大展鸿图的!」


德清说:「此来参拜,就是希望多获教诲支持。」


志善道:「放心!异日若有我等可助之处,我必尽力!佛教僧伽四众应该互助宏法的。」


德清感谢不已,在庐山追随志善和尚,住了半月,然后才拜别,前往安徽黄山。


2.png


黄山在安徽东南角,从江西庐山下山,经后九江,只走五天,德清就到了黄山。


不登黄山,不知黄山群峰虽然不甚高而清奇峭绝,黄山最高峰光明顶高只不过一千八百余公尺,但是群峰座座都像是石戟石剑,森严指向天空,云雾半掩,岩巉诡奇,石峰削崖青松虬生,充满诗韵画意,处处都宛如一幅中国文人山水画,尤其是登高俯瞰,更使人恍然知道中国文人画的鸟瞰透视与泼墨技巧写意,不同于西洋画的平面透视观念。


81.jpg


德清在泉光云气之中,登抵慈光寺,挂单一宵,次晨与游人跟着导游登山,千级石阶,登上天都峰,一路上但见绝纤危崖,怪松飞悬,平顶短鬏,盘根虬干,松石交映。从天都峰侧攀而上,透峰罅而下,又来到了莲花峰,向北而行,到了「天门」,两边削壁夹立,阔仅容一人摩肩而过,高数十丈,阴森可悚,出了天门,就到了平顶,即是名为「前海」之处,前面可望见天都峰与莲花峰,再攀三四十里,到了一千八百公尺高的光明顶,俯视天都与莲花二峰在前,翠微峰三海门在北方,环绕于后,下面都是绝壁峭岫罗列于坞中,是谓散花坞,群峰笔立,层峦耸翠,宛如海底怪石千座,海树波扬,又有一纤峰形如毛笔,顶生奇松,名为「梦笔生花」,对面又有一峰,顶分五尖,形如笔架,其旁有最高峻之石峋峰一座,又有一峰石突起,作僧人面壁之状……真是美不胜收,东望可见杭州湾及东海茫茫,那北西面的翠微峰,看在德清眼中,好似有些夙识前缘似的,细思又不解其故。


他然后攀登了石笋峰顶,只见峰顶果然奇形尖石无数,恍如波罗叶尖一簇指向天顶,又像地涌冰柱,高低嶙峋不一,奇形怪状,裂纹纵走,危崖陡直,石顶欲坠,在这无数尖石竖立的中心,传出磬声木鱼,香烟袅袅,原来却有一座佛寺!它四面都给石剑石刃包围,从峰下仰望,不见其形,来到寺门,方知世外别有兰若,四望尖石林立,都像是护法天神了。此时天色已晚,寺中鼓声响起,似来天外。


德清与众游人都在这「狮子林」佛寺拜了佛,借宿一夜。向晚远眺,西方红霞余晖,映照得这黄山云气怪石越发的似海底了。怪不得此处都名以「海」。有所谓东海、西海与北海。他一连作了三首诗:


黄山玉屏峰


地灵境胜自天成。山色溪光照眼明。

倚枕玉屏开画嶂。松涛时和晚钟声。



黄山妙高峰


妙高峰隐翠微中。朝暮风烟迥不同。

振策夕阳林外看。白云青嶂影重重。



妙峰山上方庵


妙高峰顶上方庵。晓日朝朝照碧潭。

树里琳宫藏贝叶。亭前玉蕊放优昙。

眼前消息原无隐。脚下提持尽指南。

话到其中亲切句。前三三与后三三。


德清正在眺望,寺僧前来陪客。德清因问起黄山有何著名佛寺。寺僧说:「黄山佛寺不多,倒是那边九华山佛寺最多,北边翠微峰也是佛寺甚多之地,九华素称与普陀、五台、峨眉合为中国四大佛教名山,大师父何不前往一游呢?」


「久闻九华山之名,正要往拜!」德清说:「多烦指示路途!」


「九华山乃黄山支脉,又名九子山,又名陵阳山,属安徽青阳县,您从此地下山去西南行,当日就可走到了。九华山其实可从九江就遥遥望见的。那山上真是一里一寺呀!」


德清闻言,十分欢喜。次晨就起程南行。


李白有诗咏九华山:「昔在九江上,遥望九华峰,天河挂绿水,秀出九芙蓉。」


德清到了青阳县九华镇,仰望那九华山,九峰果然脉络分明,极似倒盖芙蓉花,德清游拜了九华镇的旃檀禅林和化城寺,然后从化城寺后踏着石阶登山,到了最高的天台峰,来到削壁顶上的望云台,俯望群山,周围百余方里,到处均有寺院,真不愧称是佛教圣地!同游的几位僧伽说:


「九华山有大小九十九座峰头,又有十六岭,十四岩,二十二石,十二洞,十八泉,七潭。宋朝诗隐陈清隐诗云:『三十年来游不尽。』九华山岩石奇景,有唐代诗人刘梦得咏曰:『疑是九龙夭矫欲攀天,忽逢霹雳一声化为石。』若论风景,九华其实不亚于黄山。」


德清问:「九华山出家人想必甚多?」


僧人说:「九华山上上下下也有三四百座大大小小寺庙庵院,合计也总有三五千位出家人吧!怎数得清?」


德清又问:「九华山出家人如此众多,想必高僧辈出了?」


「九华山本山的高僧是不少,从各地来此山访游的高僧更多了!若说本山,当前最有名的德高望重大和尚,首推宝悟老和尚,此老戒行精严,定力第一,由他主持上禅寺,戒律森严,丝毫不苟,无人不敬,九华山三四百座寺院僧伽,莫不以此老为典范,人人严守清规苦行,故此九华山各寺,天下闻名。能与峨眉、五台、普陀齐名。」


德清欢喜道:「如此真不枉我来拜九华一场,那宝悟长老在何处?我定要前往参拜的。」


「上禅寺就在此处山顶,你一直拾级而上就到了。」


德清道谢,随即依教拾级登上天台峰绝顶。进了山门牌坊,仰望上面尚有数百石级,殿宇一层又一层,建筑规模壮丽苍古。他一路拾级而上,拜遍十五座佛殿,最后才登至最高的一座月身寳殿前面来。


月身宝殿是一座两层宝殿飞檐绿色琉璃瓦建筑物,矗立在城堡般的巨石基座之上,正好坐落于峰顶最高点,德清拾级拜上去,走了八十级,才到基座。


宝殿正中供奉着一尊地藏王菩萨金身塑像,后面是释迦世尊巨像,菩萨头戴金冠,右手持着降魔宝杖,左手结慈悲印。菩萨面部神情慈悲和蔼,菩萨金身穿金色袈裟,赤足,横坐在一匹狮子背上,德清一见,慌忙叩拜。拜毕,参观宝殿中央之地藏王菩萨宝塔,那塔基的须弥座,全用白玉砌成八角,座中有一座五层八角木塔,全部用檀香木精雕而成,真乃精巧无伦!


德清参拜宝悟老和尚:「诚心来追随长老学习。」


长老笑道:「此一九华山,是地藏王菩萨道场,许多出家人都来此山修地藏王菩萨本愿经与地藏王菩萨仪轨。地藏经轨——计有实叉难陀所译之地藏菩萨本愿经二卷,玄奘大师所译之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十卷,大方广十轮经八卷,输婆迦罗所译之地藏菩萨仪轨一卷,另外还有延命地藏经一卷,地藏菩萨念诵仪轨一卷,莲华三昧经一卷——你若有意来参加供养地藏王菩萨之法会『地藏会』,研究此等经轨,极为欢迎!」


德清道:「素知地藏菩萨本愿经乃佛门之孝经,正要多习。」



8.png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注册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