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六十八)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六十八)




虚云和尚(六十八)

作者:冯冯


光绪二十三年三月的一夜,德清在焦山江心寺江边踌躇彳亍,夜籁已静,江面渔火明灭,一勾下弦月,江水漾辉,他想起那名句「千江有水千江月」,心下顿时安静了下来。冷静一想,自感可笑,出家已三十多年,也算有一点修为了,怎么仍然还会突然生出飘雪自伤之感来了呢?那也只可见道心是随时都会软弱,是必须无时不警惕精勤的!哪怕道行再高再坚,也总是有松懈之时啊!德清心生警惕,正念精勤不懈,不敢再被客尘感染了。


可是那钩月西沉,渔火渐灭,烟波浩渺,德清心中又渐生凄然之感,不知怎么一来,心中又再苦念起亡母来。这可真是毫无来由的,五十八岁的老人,依然如稚子一般怀念慈母,他也不时仍怀念着抚育他的继母,也念着从未见过慈容的生身之母。有时候,在梦中,继母与生母两者会混合成为一人,他醒来早已泪湿枕畔,模糊依稀难分,到底是梦见了生母抑或继母,细思则发现梦见者仍是继母王太夫人而已,他实在从未见过生母颜太夫人,他怎么也想象不出来生母的面貌,唯一的印象就不过是在家时见过的那幅墨绘工笔的真仪写照罢了。


他要到宁波阿育王寺去礼拜舍利燃指供佛!阿育王寺是当时佛徒视为焚指之圣地。他明知这是一种无益的愚行,除了表示出孝心的虔诚之外,到底报得亲恩在何处?又到底怎样能因燃指而可超度了亡亲?假如他的亡母有灵,又怎会愿意爱子焚指痛苦呢?焚指供佛时为了使佛菩萨特别感动,而帮助他的亡母超生吗?佛菩萨会喜见他这样的愚行吗?


89.jpg

宁波阿育王寺


他都不再考虑这些了。他决心一定要从极端来分担慈母的苦难,愚行也罢,无益也罢,他都必须要这样去做!


焚指报亲恩」乃是当时的孝道道德最高标准行为之一,固然反对者大有其人,视之为孝道的最终高峰者,也是一般普遍的憧憬。德清心中仍有心理「自我」,它追求这一种孝道的最高境界,作为一种完美的道德行为。而那是当时佛教出家人视为最高最善的难以企及的德行境界,多少出家人钦羡焚指供佛报亲恩啊!有几人真正能做得到?


当然这是不足为法的愚蠢行为,假如说焚指就可超度亡亲,那么把自己整个躯体活活烧烤而死,是否就可报更多恩呢?是否就更可使亡亲超生到七重天上去了呢?


德清全都明白这些事理的,可是他必须去做焚指这件愚行。


于是他翌晨辞别了通智老法师,下山到宁波阿育王寺去了。此地是重游,大雄宝殿的两层琉璃瓦苍碧依旧,庭前两株巨大的樱树刚刚花发满树,朱粉璀璨,落瓣满院,住持本来老和尚亲自执帚扫除,把那花瓣都扫到树根去,叫小沙弥荷锄来把花都掩埋了。


德清来到一见,喊声:「师父」!赶忙拜伏在地,「师父!弟子德清回来了!」言未了,泪已奔流,哽咽不胜。


德清三十七岁之时,初到阿育王寺,初归依本来和尚,一别二十一年,历尽多少辛酸?如今才得再回到阿育王寺,原以为师父已物化,不意得见本来老和尚依然健在,年将百岁,行动已不甚灵便了:「是你啊!德清,让我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德清一听,那里还制止得住那热泪迸流?他膝行上前,又再顶礼,哭道:「师父!是的,是德清回来顶礼师父了!」


长老回忆前尘,也自唏嘘淌泪,强笑道:「好孩子!德清,我们多少年没见面了哪?我一直在惦念着你,起先也还收到你托人捎来书信,后来就没了消息,到后来过十年,才逐渐听到你的消息,你也真不容易,也总算是经历不少,是个天下皆知名的有道和尚了,难得你还记得回来看我……看到你,我就开心多了。」


德清闻言,十分惭愧,匐伏在地,饮泣禀道:「弟子不肖,辜负师父您老人家当年亲授六祖坛经要旨,寄望弟子过深,弟子二十余年来,徒有虚名,至今仍未能达到师父期望百分之一,真是无颜重见师父之面了。」


长老点头叹道:「善哉善哉!好孩子,只要你还记得我期望你重振临济曹洞,那就行了!一切都讲缘法,急是急不来的,你也不必着急,只要你心志坚决,将来必然会成就的!他年大展抱负,不但重振临济曹洞,还兼祧一花五叶,光大禅宗!促导海外禅宗萠芽!你好自为之吧!不要气馁了!」


「师父!」德清再拜,感泣难抑,哽咽难言:「我老了。」


「还早着呢!」本来长老笑道:「你今年才五十多岁,只好算是中年,还有一大段日子在后头去创业宏教呢!」


「但愿如此吧!」


本来老和尚说:「有心不怕迟!慢慢来吧!德清,你既回来,就是回家来了,安心住下,帮帮你宗亮师弟,我老了,讲经讲不完一堂,记了前段忘后段,寺里也没有一个老资格的讲师,宗亮儿是好孩子,总嫌太年轻。你总得多住,替下我,带带你师弟,人家听说是你回来了,自必都争来听经了。」


德清连称「不敢」。又禀道:「德清回来,一则是省候师父,二则是来还夙愿。」


「又是什么夙愿?」


「德清生而无母,生母为我而罹难,我此次返寺,一面静修供役,一面要拜舍利三千拜,及燃指供佛超度慈亲,乞师父及监院俯允。」


老和尚叹息道:「你这又何苦呢?你是禅宗弟子,岂不知燃指供佛殊非佛教本意?又岂不知,连功德之说,达摩祖师亦不以为然。何况焚指供佛岂能真报亲恩?此皆愚人之愚行而已!」


「弟子心意已决,明知是愚行,仍要焚指供佛,聊以减轻罪孽之心而已。」


老和尚叹道:「世人皆闻我寺是焚指圣地,年年有多少僧俗都来求准焚指供佛报亲恩,我都是苦口劝阻的,无如此乃各人发心的自由,若不听,我也无可奈何,只好成全其愚行,其实并非我寺倡行焚指供佛,实乃出于无奈给予方便而已!外人不知罢了,你是自己人,怎么也学起愚行来了呢?我劝你不必了!」


德清跪下苦求,叩头不止,老和尚说:「你刚回来,住下再慢慢商议罢!你今日在佛教名望已非昔比,你苦苦要焚指供佛,只怕将来引得更多人效法于你啊!」


德清只是苦苦恳求,长老说:「你姑且先实行每日拜舍利三千拜罢,焚指之事,慢慢再议!」


宗亮也说:「德清师兄且听师父法谕吧,这焚指供佛是本寺不得已为成全发心而设之大典,不轻易举行的,每年只行一次,今年焚指期在十一月十六日,还早着呢!师兄,你有所不知,师父因不赞成焚指供佛此种愚行,故此他老人家一反本寺传统数百年之有求必应,他改为凡是意欲来燃指的,必须先每日三千拜,拜满一百万拜,方准其燃指供佛,这也就是藉此阻止焚指之愚行,师兄若一定要焚指,亦不能例外,务须拜满一百万拜,若拜不满,恕难准焚指了!」


德清说:「既是师父有此规定,德清自当恭领法谕了。」


一日三千拜,于常人确是一大难关,自立例之后,焚指之人已大为减少了,有几人能耐心拜满一百万拜?多半都是中途而废了。


对于曾经三步一拜千山万水的德清,这一百万拜算得什么?他立刻就在寺中大雄宝殿开始他的每日三千拜,每日从子夜三板开始拜佛,除了参加寺中日课与劳役之外,他无时不在跪拜,一直拜到晚间开大静,也不用蒲团,就跪在石板地面,他心急要拜满两藏,每日拜的次数已不只三千拜了。


1.png


此时宁波天童寺幻人和尚与「八指头陀」寄禅和尚联席住持该寺,闻得德清返育王寺开始三千拜,两僧专仰德清之名,联袂来访。


两僧来到时,德清正在舍利塔前勤拜。两僧身分不同,监院宗亮亲自陪同两僧来到为之介绍。八指头陀字画,天下闻名,幻人法师亦是有名高僧。


幻人和尚行礼道:「德清法师,我等来宝刹,是特来敬邀法师到天童寺驻锡,助我们开讲楞严经,望法师勿却是幸!」


八指头陀寄禅和尚也拜道:「德清法师,我们久仰法师饱学兼且实践精勤,万里天竺拜佛,攀越喜马拉雅山,世人共仰,法师务必俯允所请,增光敝寺。」


德清慌忙拜道:「德清久仰两位法师盛德,今蒙亲莅召唤,至感荣宠,又兼德清昔年曾在天童寺得蒙令师法湛上人亲授楞严宗通,德清饮水思源,岂敢不遵两师法谕?无如德清此次返寺,已开始行愿每日三千拜以报亲恩,不宜中断。」


幻人法师与八指头陀不免有些失望,只得说:「既是法师已开始拜愿,我们也不敢勉强法师,拜愿还亲恩是大事,我们只好等侯法师拜满再来敬邀吧!」


德清忙说:「多谢两位法师体谅,德清拜满之后,自当亲登天童拜访。」


两僧走后,又有育王寺本山的海岸和尚来找德清:「德清师兄回来得正好,我这里奉谕修育王山志,忙得手慌脚乱,素知师兄文笔极佳,正好请师兄来主持修志,岂不胜于我这半桶水?」


德清说:「师兄太过奖了,本应遵命,但今已开愿,务必拜满才可供差遣!」


海岸见他如此固执,也不敢勉强他。


德清心无旁骛,一心专拜舍利,每天日夜在舍利塔前苦拜,夜间拜罢就在塔前禅坐,有一夜,他在禅坐中,似梦非梦,看见金龙一条,降落舍利殿前天池之内,金龙长达数丈,金光晃耀,向德清颔首摇尾,其状极驯,德清骑上龙脊,金龙即腾空,半云半雾,飞到一处,不知是何地,只见山水秀丽,楼阁宫殿,无不庄严奇妙。


他见到楼阁上有一少妇倚栏眺望,面貌甚稔善,他猛然地大叫:「母亲!母亲!快骑上金龙来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吧!」


那少妇俯望,面露慈母笑容,德清再喊:「母亲!母亲!快来吧!」


陡然地,金龙下降,德清心慌,立即惊醒,哪有母亲慈容?哪有金龙?此身依然在舍利塔下,夜空月明星稀,林中鸟啼,声声摧心!母亲,母亲啊!您在何处?


2.png


德清生平只此一次梦中得见生身慈母如此清楚,但也还难判真幻,慈母果是显现吗?抑或只是梦幻所寄形?他潸然泪下,他思母更甚,他越发更为亡母担忧了,他痛恨自己之未能一效目莲菩萨救母,他该如何可使慈母早日超生呢?


他觉得每日三千拜之数,犹未足表其虔诚,他必须增加礼拜,此时已是五月多了,若只日拜三千,怎能在十一月拜满一百万拜以参加燃指供佛大典?为求赶期,他必须每日增拜,至少拜五千拜,才有望赶及。


他拜到不饮不食,日夜跪在舍利塔前念佛叩头五千,跪到膝盖磨穿流血,顿首到头皮红肿,他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母亲早日得超生西方乐土,他自己的痛楚,他都不再放在心上了。


最初他拜观舍利,初见大如绿豆,其色紫暗,拜到十月中间,已拜完两藏,再看舍利子,大小亦如前,但已变为赤珠有光,再拜下去,他看见舍利大逾黄豆,黄白参半,他更确信舍利子能因拜者根境而变化示现,他更急于求验,就更加精勤拜念,他深信,等拜到舍利显出晶莹透明玲珑之时,也就是佛菩萨允许他焚指报母亲之恩之期了,也就是母亲得蒙佛佑而超生之日了。


他拜到十一月初,眼中所见舍利已全变成大粒如珠、颜色洁白了,可是还未到晶莹玲珑之时。他心里着急极了,他此时已不能记及到底拜了多少,一旁的木架数珠上已积满了一百万拜有余,可是他自己已弄不清楚了。他仍然拼命地拜,变成了一个机械,唯知叩拜念佛而已,其它任何事都不知了。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佛
明知愚行亦笃行,保任深修暗契功!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12-01 10:01: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