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七十三)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七十三)





虚云和尚(七十三)

作者:冯冯


列强势力带来的传教士,在中国内地多处建立教堂,传播基督教,教士们持有不平等条约为其护身符,俨然成为特权阶级,以教堂为圣地庇护教民,不容中国官府干涉。于是罪犯盗贼多借信主为名,投身外国教堂获得庇护,教士扬言悔改即蒙主赦无罪,不究奸宄罪恶,一律予以庇护,土豪奸民,也纷纷投身教会,仗势欺压人民。教士又教人不可拜祖宗神位及神佛偶像,叫人只可拜上帝及耶稣,凡此皆是违反中国人数千年来伦理观念。洪杨之乱创痛犹在,如今洋人教士之势力气焰,已经高逾官府,地方官吏亦不敢惹教士,人民敢怒而不敢言。


远在同治九年一八七〇年,天津奇旱声中,盛传法国教堂教士拐骗儿童挖眼取心合药。当时的通商大臣崇厚请法国领事丰大业调查,领事竟领一批教民开枪打死知县,引起群众公愤,打死丰大业,法国要清廷赔款及道歉,此一天津教案,余恨仍存。


到了光绪二十一年,列强教士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气焰熏天,成为地方的特权阶级,目无中国王法。事实上,洋教士良莠不齐,其中固不乏专诚传教之士,亦颇有列强之间谍耳目,也有不耐寂寞而诱奸民妇与男童者,更加引起中国人民的仇视。


人民看到清廷软弱无能,已不可得官府力量保护,就只有走上自卫之途了,于是渐渐练武组团。


光绪二十三年,德国教士两名在山东巨野横行,被群众打死,德国军队藉此而侵占胶州,山东人民更因此而切齿痛恨洋人,纷纷加入大刀会,仇视洋人与教士。


大刀会首领朱红灯集合群众,练神拳,自称为「义和拳」,树立「扶清灭洋」之旗号,一时四方景从,聚集拳民与失业游民数万,到处袭击洋人教堂、杀洋人、烧教堂,大快人心,势力越来越大,人民仇杀洋人,吐气扬眉!


光绪二十五年,山东巡抚毓贤出巡至兖州,大刀会拳民结队出迎,毓贤赏赐银两,并予嘉勉:「洋人如此横行,你们这样杀洋人烧教堂,替中国人出了一口气!真是好汉!当今圣母皇太后最痛恨洋人侵略我大清,只恨无力报仇杀尽洋鬼子!你们如此忠义!太后若知,必会欢喜!你们好好练拳,将来国家抵抗洋人,还得仰仗你们呢!」


拳民闻言无不欢呼拥戴,毓贤又说:「我从今以后,叫按察司衙门设厂地,请你们忠义拳民来教兵勇拳技,强身抗敌!」又说:「你们既是如此忠义爱国,大刀会之名不足以表扬,宜改名为义和团!则更名正言顺,将来训练全民皆兵来抵抗洋人,全仗你们了!我会向朝廷保荐!」


朱红灯等欢呼鼓舞,从此义和团发展更加迅速了,数月之内,分会到处成立,蔓延到了河北省内与山西。


义和团的总首领是陕西人李来中,拳民尊称之为「大师」,又称「老师父」,山东首领朱红灯等则称为「大师兄」,次级为「二师兄」,「三师兄」……。称洋人为「大毛子」,称教民为「二毛子」,用洋货者为「三毛子」;一共分到「十毛子」,凡属「毛子」,一律格杀勿论!


被列强欺压到了无可忍耐,官府未可倚恃,革命势力又未可倚赖,中国人民铤而走险,走上了极端的仇外路途!


义和团的领导者,没有智识份子在内,都是些无甚知识的农民与穷人,他们迷信神力,他们信奉姜太公、诸葛孔明、赵云、孙悟空、猪八戒、梨山老母、九天玄女、楚霸王、柏山七兄弟、杨戬二郎神……关公、岳王、史可法……有神话的超人神将神仙,也有民间最崇敬的忠臣烈士。


103.JPEG


在动机上,这是中国人民在列强侵略之下的一种爱国心理,也是民族求存救亡的绝望呼声,可惜他们缺乏知识与组织能力,大致走上了迷信神力神拳可抗洋枪的愚昧路子!不过,在那一个时代,中国的穷苦农民,没有教育,没有新知识,除了封神榜西游记三国演义之外,除了道佛不分的宗教观念,离了孔孟伦理影响之外,他们知道什么呢?他们的行为无疑是极端,是愚昧的,但是,已经绝望的穷苦人民,除了寄望迷信的神力,他们又能做什么?


这是中国民族的死里求生孤注一掷的挣扎!这是困兽受伤后的哀号拼命!一般史家评之为乱民,比诸于流寇,这是不公正的!


光绪二十六年春天,山东巡抚毓贤入京,向端亲王戴漪称赞义和团神勇爱国。


「王爷」他说:「这义和团都是爱国忠君的义民,因愤慨洋人横行而练拳组团自保,如今势力越来越大!朝廷若能善于诱导运用,趁着全民同仇敌忾之际,军民配合,必可一鼓作气,歼灭洋人!」


端王说:「我也听闻义和团十分忠义,果然如此,乃朝廷之福,必向太后奏明请朝廷招抚。」


太后一看奏章,十分赞成,说道:「国家现在饱受洋人欺侮,正在多事之秋,正宜安抚,不宜多战自伤元气,更招洋人窥觊!」因又顺问:「我也闻得传说这些拳民忠心爱国,专以扶大清灭洋人为志,又闻说拳民练神拳,不怕洋枪洋炮,想来这也无非是夸大其词吧?世间哪有以血肉之躯去抗拒洋枪洋炮之理?」


荣禄奏道:「回老佛爷,这义和团的人,功夫是有的,能不能抵挡洋枪,奴才可没亲眼看见过。」


太后说:「这就是了,怎可随便轻信这些神怪事儿?还有,抚归抚,也不能太纵容拳民了!免得反而受他们操纵,总之要恩威并施,才管得住拳民,他们若是尽忠为朝廷出力呢,自然要安抚,若是乱来扰骚地方呢,你也该派兵管一管!我听说拳民在天津也成了势力了,你得叫聂士成守军多留神点,防拳民造反!」


荣禄忙奏道:「皇太后圣明之至!」


荣禄本来想进言请太后召见拳民表演神术,现在听太后口气,他就不敢提出来了,端王也不敢开声,退朝下来,两人谈论,说道:「只好看风转舵,等有机会再说吧!」


荣禄手下三员大将,聂士成领军守据天津一带,是主张剿灭义和团的,袁世凯守山东,也是要剿拳民的。但是,董福祥却主张招抚,董福祥本是同治初年在西北聚众十余万造反的回乱头目之一,后来归顺朝廷,做了军官,董某出身草莽,无甚学识,很自然地成为义和团争取的对象,他加入了义和团,麾下的官兵也都加入了义和团的各坛了。董军此时驻守北京南苑,深受太后倚赖,荣禄与刚毅亦极力推荐董福祥之忠心,大学士徐桐,是守旧派拥护太后的主要汉人大臣,他也对太后说:「他日强中国者,必董福祥也。」


太后心忌袁世凯与聂士成,但是认为董福祥这员被左宗棠收降的莽将较为容易控制,所以她也不时召见结以恩义,使之作为她的基本武力。有一天,董福祥晋见时叩头极表忠心,他奏道:「臣无他能,惟能杀洋人耳!」,


太后益喜,更倚之为干城,董福祥既加入了义和团,拳民就如鱼得水,张胆明目地在京畿发展组织。天津坛主张德成与总坛主李来中都公然在北京活动,和董军一同招摇过市了,连清宫的太监也纷纷加入义和团去学神拳。


天津的义和团拳民,势力庞大,不但放火焚烧外国教堂,还拆毁铁路电线与一切洋化的事物,不但打洋人,还打「二毛子」「三毛子」,甚至于殴打官吏,攻打衙门,越来越变质,变成乱民了。此时英女皇维多利亚新丧,其子爱德华七世继位,增派英军来华。


聂士成派军去剿杀拳民,却被荣禄阻止,于是拳民更加得势,声势越发浩大了,民间纷纷传说:太后和荣禄刚毅等人都敬重义和团,将来要用义和团出动神术天兵天将来杀尽洋鬼子呢!


义和团有法术差遣天兵天将杀老毛子!这是中国人民在受尽洋人欺压无力反抗的痛苦心理所产生的奇想。谁都巴不得有天兵天将来杀尽洋鬼子呢?义和团的法术,被传说得真有其事,越传越神化,痛恨洋人的中国人民大多数是无知的贫民农民——风起云涌地加入了义和团,都要杀尽侵略中国的洋鬼子!


这些消息很快地传遍了全国。德清和尚此时已六十一岁,正在赤山寺帮助法忍和尚,听到这些义和团的消息,他越听得多,越感觉到情形不对。尤其是听到太后与军机大臣,直隶总督等等都敬重义和团,德清就更加心中不安了。


「不得了!」德清对法忍老和尚说:「朝廷这样纵容义和团胡闹下去,将来必然会闹成大祸来的。」


法忍老和尚说:「此话怎讲?」


德清说:「传说太后信赖义和团,又传说朝廷将来会用义和团去杀洋人,说义和团有神术,枪炮不能伤,又会差遣天兵天将杀尽洋人,这些都是胡闹嘛!宋徽宗相信道士法术,金兵围住汴京,宋徽宗令道士作法召六丁六甲天兵天将杀敌,结果如何呢?现在义和团的神拳神术,还不又是一派妖言妄语?假如太后真正相信义和团有法术可杀洋兵,那么大事就坏定了!只怕拳民胡来,乱杀洋人,势必招致列强各国派来兵船大炮大军攻打中国,洋人正想瓜分中国,这一次就更有借口可大肆侵占了!可叹不知多少千千万万百姓又将遭到兵灾战祸家破人亡啊!」


法忍老和尚说:「那又该怎么办呢?这是朝廷的事,朝廷……唉!怎么这么胡涂啊?」


德清说:「朝廷的胡涂,势必弄到大局不可收拾了!可怜那千千万万百姓被洋兵杀又乱民杀,兵荒马乱,到处战火!惨不忍睹啊!我身为佛子,心悲痛极了!只恨无力可以回天!」


法忍老和尚说:「这也是中国人的劫数吧?」


德清突然激动地说:「我要上北京去!」


「什么?」法忍愕然问:「你要上北京去?」


「是的!我要上北京去!」德清说:「我要立刻就动身!」


「你干吗要上北京去?」法忍问:「现在从安徽到山东河北山西,全都是义和团在闹事,乱得不可开交,这是什么时候了?人家逃都来不及呢,你反倒要上北京去?」


德清说:「正惟因其大乱,我才更要上北京去!我要去劝说荣禄刚毅那些王公大臣不可信任纵容义和团,如果可能见得到太后,我要叩请太后切切不可用拳民来杀洋人闯大祸!」


「什么?」法忍惊得跳了起来:「德清,你真是疯了!你怎么会这么异想天开?你是一个穷和尚罢了,你怎能见得到王公大臣?你又怎能见得到太后呢?他们又怎会听你的劝吿?」


德清说:「我也自知希望是很渺茫的,但是,我身为佛子,佛陀有大慈悲之心,我怎忍看到千千万万生灵涂炭?我怎能不去?我一定要上北京去,如果见得着太后,劝得服她。也许还来得及挽救一场空前浩劫呢!否则,假如太后与荣禄刚毅等王公大臣一直纵容义和团滥杀洋人下去,大清真乃国亡有日矣!兆民生灵,血染满地,那悲惨浩劫,太惨酷了!如果义和团那些拳民见得着王公大臣,我出家人也应有可能见得着呀!我一定去试一试!」


法忍说:「德清,你别太异想天开了!这必是一场劫数难逃的浩劫,谁也不能挽救得了。你何必去白费心机?万一在路上遭了洋兵或义和团伤害,那更划不来!」


「长老!」德清说:「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德清自问无德无能,对此去北京毫无把握,也只有尽力而为而已。如果天赐其便,佛祖保佑,我得成功说服太后与王公大臣,及时制止义和团滥杀洋人,或者还有望挽救兆民一场被列强大军惨杀国破家亡的浩劫。假若我不幸中途遇害身亡,我这条命,亦死得其所,有何可惜?老法师不必为我担忧了!」


法忍十分感动:「德清你欲行佛心,意存挽救万民生灵,此乃大慈大悲之愿,我也不敢再劝阻你了,只有为你祷求佛菩萨保佑你一路平安马到功成吧!」


德清说:「多谢老法师!我明早就动身北上,明知这是一场大劫数无可挽回,也只有尽心尽力而为,一尽佛子之悲愿吧!假如成功,得以挽救生灵,固然最好不过,若失败,我就再朝拜五台山文殊菩萨道场,然后到终南山修隐了。」


「你又修什么隐呢?打算不再出山吗?」


「我并非打算不再出山,」德清说:「我怎能长期躲在山中呢?我的弘法济度事业一些也还没展开呀!我只是觉得禅功不够,需要再修静一段时候,同时多读些经论,充实自己,才好再出山从事济度吧!」


法忍道:「如此甚好!」又说:「你上北京去,要见王公大臣,没有人帮你,是很难的。我修书给你去城南龙泉寺拜见住持法心和尚,他是我师兄,他在京多年,认识王公大臣多,请他多帮忙于你罢。」


德清十分欢喜,再三拜谢:「多谢长老成全!」


法忍道:「不必多礼了!你要做的事,虽然甚愚,等于是精卫衔石填海,愚公移山,却是佛家弟子理所应为的菩提心大菩萨行,也正是佛陀教训的大悲之愿,难得你肯发此大悲心,我年老了,愧未能与你同行。只能修书略助你一点,也所谓有心无力,怎敢当你拜谢?」


德清和尚在兵荒马乱风声鹤唳声中,又再踏上了征途!天未拂晓,他已启程,回望赤山寺的宁静环境与法忍长老的慈蔼,他不无依依。


长老相送到山下方止步,说道:「德清,你一路珍重啊!到了就信来,祝你马到功成,我们静候佳音。」


「多谢长老,」德清拜别,忽然泪涌,慌忙忍住:「长老请回吧!」


「我们还会有缘再见面的,」法忍说:「不必难过,再见吧!」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佛
行大慈大悲菩萨道,永远在路上!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12-01 10:51: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