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七十五)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七十五)




虚云和尚(七十五)

作者:冯冯



德清和尚跟着一伙商贩,一路走向天津,一路上到处都有拳民拦路盘诘搜查。


「有没带洋货?」义和团头目吆喝行人:「有没有二毛子三毛子四毛子?」


商贩慌忙回答:「师兄师兄,我等是良民,不是三毛子,也没有带洋货。」


众人慌忙出示红巾红带:「看,这是上一站师兄老爷发给的通行红巾。」


「有红巾也一样要搜!」拳民头目说:「只怕百密一疏!搜!」


义和团拳民把众贩全身搜遍,货物搜翻满地。头目搜到德清,态度略为温和:「你是哪里的和尚?上天津来干什么?」


「师兄!」德清合掌道:「我是扬州来的,要去拜大师兄张坛主德成。」


「何不早说?」头目说:「既如此,有无放行红巾?」


「有有有!」德清慌忙取出红巾:「在这里。」


「为什么不扎在头上?」头目问。


「未拜坛,不敢擅自扎巾。」德清机变地道:「等拜过坛,大师兄准了才敢扎。」


「好!」头目很满意:「你是个好和尚,准你通行。快去拜坛主,帮大师兄拜佛保佑弟兄杀尽洋鬼子!」


「是!」德清连忙回答:「我就快去。」


以德清和尚的个性,怎肯撒谎?何况佛家戒说谎妄语。但是他此来意在游说太后,如果他不能平安到达京城,如果他在路上被义和团捉住为难,他的大事不是都误了吗?为了大事,他不得不权宜委屈以求一路平安。


他获准通行,却见到那些商贩仍未能过关。他才走了几步,突然后面叫嚷了起来。「三毛子!」义和团拳众揪住一个商贩,凶神恶煞般大叫:「你是三毛子!」


「我不是三毛子!」那人跪倒叩头哭喊:「老爷老爷!请明鉴!」


义和团头目狞笑叫道:「不是三毛子为什么身带了洋火?还敢辩赖?」


「老爷!」那人叫道:「这火柴是上海工厂做的,不是洋人做的呀!」


「中国人造洋货就是二毛子!用洋货的就是三毛子!」头目说:「众师弟!别跟他啰嗦!拉下去砍掉!」


那人哭喊求饶,拳众还是把他揪倒在地,大刀一挥,砍落他的人头,鲜血上冲好几尺。德清看得心惊胆颤,不胜伤感难过,不敢多看免惹麻烦,只有为之念往生咒罢了。


德清走到天津坡外,又遇到拳众搜查,幸而也能顺利通过。进了坡门,只见满街都是头扎红巾,腰扎红带的拳众,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执刀持枪,又有一批拳众鸣锣喝道而来,把行人赶到路边,不准行走。随即有一批拳民,扛着杏黄大旗,上绣大红字一行:「天下第一坛」,又有帅旗,上绣「张」字,拳众威武吆喝:「天下第一坛坛主张大师兄驾到!快快跪下恭迎!」


111.jpg


百姓们哪个敢不从命?纷纷跪下叩头。德清怎会下跪?幸而掩身在一处墙后蹲下偷偷瞧看,也没有拳众注意到他。


只见来了好几千名拳民,红巾红带,身穿灰衫灰裤,各持武器,在锣鼓声中舞刀舞棒,翻筋斗,竖蜻蜓,打神拳,吆喝怪叫,列队而至,过后又有一批捧着燃香而至,香烟缭绕,拳众服饰素黄,红巾红带,众人齐唱咒语:


「快马一鞭!西山老君!一指天门动,二指地门开!要学武艺,请仙师来!」


又唱道:「北方玄门开,请出铁佛来,铁佛坐在铁莲台,铁盔铁甲铁壁寨!闭住炮火不能来!」


德清偷看,这批义和团,似是较高级的干部,他们头扎红巾,脑后吊着两尺红巾,胸前挂有八卦图形兜肚。又分画乾坤两门,干门的穿黄衣,坤门的穿红衣。两队均高举各种神佛图像,包括太上老君、弥勒佛、齐天大圣、元始天尊、姜太公、关公、岳王、楚霸王、九天玄女娘娘、诸葛孔明、赵子龙……,种种旗号,彩旗纷飞,拳众身上又佩挂有黄纸符咒,上画一像,似佛又似鬼,有头无脚,头上有圆形光环,符咒潦草,但有楷书:「云凉佛前心,玄火种后心。


德清不解其意,只觉得佛像给义和团滥予利用了。从这些现象可看出白莲教的余迹。其实与佛教毫无关系,佛教哪有教人如此胡为的呢?


那几万之众的拳民,耀武扬威,在大街上游行,好像是迎神赛会。只见又来了一批,身穿杏黄绸衣,黄巾黄带,几十人手持长竹杆上,面悬着血迹甫干的人头,死者的面孔狰狞可怖。


「杀尽二毛子!」拳众高呼:「这就是信洋教的二毛子的下场!你们看准了,这是坛主大师兄昨夜用法术杀了的二毛子人头!大师兄神术高强,一阵巽风吹去,就烧掉毛子教堂,大师兄宝剑一指,就飞剑斩下了二毛子人头!」


德清叹息不已,只有念佛。只见拳众举着人头过去,又来了一大队,挑着几十个人头,紫黑恐怖。那为首的头目持着喇叭筒宣布:「你等善良百姓人等听到:前日坛主大师兄作法,请来了六丁六甲天兵天将,帮助我坛弟兄,在大沽口夺取了水师的四条西洋水雷舰——叫什么海龙、海犀、海青、海华的——这些洋兵船,都被我们大师兄作法,用五雷天火将它一概烧毁了!可见是洋鬼子邪不能胜我正!大师兄法力无边,又有神佛神仙相助,一定诛尽洋鬼子二毛子,重振大清威风!这些人头,就是水师洋船管带饶鸣卫与手下的人头!……」又叫道:「我坛神兵大胜,打得袁世凯急急下令水师各船舰连夜南遁!但是,袁世凯和洋船跑得了吗?不久我们大师兄就作法,用先天烈火飞剑去南方斩下袁世凯的狗头了……」


拳众大声狂热欢呼:「大师兄万岁!总师兄万万岁!」


然后抬来了十二面龙图杏黄旗,旗后八人抬来了一顶黄顶大轿,绣帘内坐着那位张德成大师兄,身穿黄色绣龙绣凤缎袍,头戴王冠,俨然是帝王模样了。此时,万民跪拜欢呼:「大师兄万岁万万岁!」


这出身船家的黑社会头目张德成,踌躇满志,态度骄傲。在轿内说:「你等百姓,都须诚心拜仙师神佛!合力诛杀洋鬼子!我不久即将到京师进宫去见太后老佛爷,我要施展法术,助太后平定天下,杀尽洋鬼子,使你等百姓安居乐业!」


百姓们又高呼万岁不已。德清看那坛主张德成大轿过去以后,后面又来了几千个身穿大红衫大红裤之女子,各人手持红巾红扇,头扎红巾,螺髻双耸,浓妆艳抹,两颊搽红得好像猴儿屁股,众女子妖妖娆娆,扭舞着。另一批则腰挂两只小皮鼓,边走边打拍,众女向前走三步,后退一步,然后再扭舞向前三步,扭着秧歌。另一批则摇扇着红扇子,又有批抬着大幅红绸旗子,绣着「黄莲圣母」大字。


跟着抬来了珠珞花轿,前后有二十四名红裳白巾「仙姑」仪仗,轿内坐着那位「黄莲圣母」,身穿火红色道家道袍,手执红色羽扇,头戴杏黄凤冠,轿前轿后都有「仙姑」手持红色宫灯,又有女子抬着凤形的羽葆,俨然是皇后的仪仗派头。


有个扮成道姑模样的女子,骑在马上,用喇叭筒讲话:「黄莲圣母驾到!善良百姓不须慌!圣母心疼你等被洋鬼子大小毛子欺凌,故此圣母特地从天目山下凡来拯救你等出于苦难!圣母法术高强,神通广大,手持师尊梨山圣母所赐羽扇,一扇就可飞身云端,身立空中,化为流星,随心所欲,来去自如,一扇就可射出九天玄女天火,烧毁洋鬼子教堂住宅,再扇三昧真火,烧到鬼子军兵一律成飞灰!」


又说:「你等良家妇女,若要免于被洋鬼子杀害,快快来拜请圣母收容,设坛教你等练道法,只需七七四十九天,就可练成仙法,不畏洋鬼子凶残,不怕洋枪洋炮,一扇就可杀死鬼子!你等妇女,快快来拜圣母学法吧!」


又说:「无论你来不来学法,你等晚间家家在门前悬挂红灯,迎接仙姑,就可得仙姑下凡来保佑你家宅平安不受鬼子侵扰,若有鬼子毛子来侵,仙姑自会施法术救你!」


「原来这就是盛传的红灯照!」德清恍然大悟:「只不知这黄莲圣母,到底是什么来历?」


德清并不知道,其实这位「黄莲圣母」,只不过是张德成的姘妇。她本来是天津侯家后胡同妓寨的一个妓女兼老鸨,三十来岁,十分妖娆,早年是个跑江湖的绳妓,颇晓武艺轻功,和张德成搭上之后,她也扮成红衣道姑,露几手绳技轻功与一些掩眼魔术,骗得愚民膜拜,成为张德成的得力助手,黄莲圣母就专司领导妇女来支持义和团,时常装神弄鬼出巡。


红灯照过完,又有几千名乞丐,捧着乞钵拥至,追随在后。打着旗号「沙锅照」,捧着铁拐李图像。……又来了一大队全身穿青色衣裤头包青巾的青年寡妇集团「青灯照」,手提青灯。行列人数有三四十万人,一路叫喊口号:「扶大清,灭洋鬼!」「杀尽洋鬼子!」「要报仇,快来参加义和团!」「学仙法,杀洋人!」


足足游行了三四个钟头,那义和团才过得完。德清和尚看他们都走光,才敢出来露面问路。他看到义和团声势如此庞大,他心里更焦急了。他认为自已应该勿再稽延路程,他应该乘火车赶到北京去。


等到他找到火车站,他才知道此路已不通。原来这一天四月三十日,正是义和团大举攻袭火车站与铁路的日子。德清赶到时,见到张德成与「黄莲圣母」正在指挥义和团群众攻打火车站。成千成万的群众鼓噪如山谷雷鸣,把天津火车站门窗玻璃都打碎,纵火焚烧,大火熊熊,黑烟滚滚升空。群众推翻了火车卡,掘断了铁轨。德清纵目望去,看见那三四十万人在恣意破坏,数十里的路轨上,人多得似蚂蚁,拼命地掘地,愤怒的群众把路轨抛在路基底下的田野,纵火焚烧火车,把火车站的员工拖出来,押令跪在地面。


「杀二毛子!杀二毛子!」群众疯狂愤怒地吶喊着,立刻就把挣扎叫喊饶命的火车站员工一一都砍了头。颈内鲜血喷冲在空中,尸身倒卧血泊,手脚犹在挣扎。


群众就疯狂地欢呼鼓掌,又有人来割下人头,插排在竹杆尖上,拿去与另一批人头并列,插在广场上示众!


一个头目持着扬声喇叭讲话:「列位兄弟看!这就是大毛子二毛子三毛子的下场!左边那边挂着是真正的洋鬼子老毛子!一共十三个人头,你们大家看见没有?都是红毛黄毛绿眼珠的大毛子传教的!看到没有?」


「看到了!」群众齐声回答。


德清也看到了,原来义和团在前几天已经烧尽天津的教堂,杀掉洋人教士,割了人头,插在此处示众。天气炎热,那洋人的人头,都已发臭肿胀,狰狞可怖,惹来了大批苍蝇,却仍然高挂着。


「杀光大毛子!」头目挥刀大喊。


「杀光大毛子!」群众兴奋地喊,声震天地,气壮山河!


「你们看!」头目也叫道:「这边的一排,是二毛子教民的人头!他们是黄帝子孙,却要去信洋教,不要祖宗,不拜先人拜什么大毛子耶稣,不孝敬父母,却去拜大毛子神棍为父!不敬大清皇帝太后,却去拜耶稣为万王之王!这种无君无父,不仁不义,破坏我中华伦理伦常道德之人,该不该杀?」


「该杀!」「死有余辜!」群众响应着:「杀得好!」


德清看见那边竖插在几百支竹篙尖上的是几百个人头,也都血污秽臭,丑陋可怖。德清叹息着念佛。


「这些是开洋火车的三毛子,用洋货的三毛子!」头目叫道:「该不该杀?」


「应杀!」群众怒吼。


德清看见义和团又从什么地方押来了五个青年男子,推他们跪在头目脚下:「禀三师兄,这几个狗男女,家里藏有洋书!」


一个青年哭喊着哀求:「老爷饶命啊?那不是洋书,只是朝廷印颁的翻译算学天文学书籍啊!」


头目听了,迟疑一下,向台上的大师兄张德成请示:「回大师兄:这人说藏的不是洋书,只是朝廷印颁的什么书。」


大师兄还未开言,那「黄莲圣母」就阴毒地冷笑道:「朝廷印颁这些西洋邪术书籍就太不该!这狗男女不读圣贤书,却去看邪书!是四毛子!你问大众兄弟该不该杀罢。」


张德成说:「对!向大众兄弟公审公判!」


于是三师兄转向大众:「大师兄和圣母说这几个狗男女是四毛子,叫你们大众兄弟公审公判,该不该杀掉?」


群众爆起怒吼:「杀!杀!杀!」


刀光闪处,五个青年惨叫未完,人头落地,鲜血泉涌!群众热烈鼓掌欢呼:「大师兄万岁!圣母万岁!」


这还算什么「义」民?简直无异于流寇乱民!简直就等于是法国大革命时代的乱民暴民!德清和尚感到悲伤:「中国气数真是完了!完了!」


他不愿再看下去了,再看也就是这样的滥杀而已。他转身走开,另外觅路走向北京。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佛
乱民暴民,人间地狱。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12-01 11:15:4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