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七十六)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七十六)



虚云和尚(七十六)

作者:冯冯



他不知道,在北京的义和团总坛主总师兄李来中也领导着数十万人,在同一天攻打北京南郊的丰台火车站,焚烧了车站大楼,拆毁了路轨,杀了车站人员!保定以北的外国侨民与中国教民,纷纷逃难,他们无处可逃,因为河北与山西都已经是义和团占据了,唯一的庇难所就是帝都北京。


德清幸亏是个佛教和尚,在天津到北京的路上,幸运地未受到义和团的为难。这时候路上好几十万难民迤逦走向北京,那景象真是悲惨极了。


112.jpg


义和团倒没留难这些难民,只要身上不带洋货洋物,就都放行,因为天津卫一带已经无粮食,张德成与黄莲圣母黑儿说:「留着这些人没用,杀也杀不完,不如放他们到北京去,叫他们拖死北京罢!到了北京,等到大乱,他们没粮吃没处奔逃,怕他不投靠义和团?总师兄那边也正用得人来斗毛子呢!」


数十万饥民拥到了北京前门,德清混在人群中,也来到了。他仰望那座巍峩无比的前门,高达数百尺,有十来层,层层有炮口窗洞,他从来没见过这么高耸坚固的城堡门楼。果然是帝都,气象恢宏,更胜于金陵!


难民与西来的骆驼商队纷纷入城,守门的军士倒不阻拦。德清进城以后,见到北京街道宽阔,建筑壮丽,冠于全国,老远地就看见那座宏伟的圆盖形「天坛」祈年殿的宝鸭蓝色琉璃圆顶玉石栏杆。


此时满街都是董福祥的武卫军后军站哨守卫,德清惊异地发现,这些大清官兵也都腰缠了义和团的红带了!


德清看此情形,哪里还有心情去游览北京各处名胜?他赶忙问路打听龙泉寺,原来不远,也不难找。他来到龙泉寺山门,惊异地发现也有兵勇守卫住了。德清上前,被兵勇喝止:「和尚你找谁?」


「我是扬州来的,要投单拜见法心长老。」


「有戒牒文件吗?」兵勇查问:「拿来看!」


「有!」德清取出文牒给验看,才得获准入内,挂了单,请见长老。老和尚在内看到法忍老和尚付来书信介绍,连忙出迎。


德清行礼已毕,就问:「敢问长老,为何贵寺山门也有兵勇守卫?」


法心老和尚说:「德清法师你有所不知,本寺因为院落庑舍多,也颇有亭园之胜,几百年来都是北京王公大人与骚人墨客常来聚会之地。有些贵人喜欢本寺亭园清静,索性在此租了院落厢房作为别墅,闲来与老僧谈谈禅,偷得浮生半日闲。现今有几位亲王贝子住在本寺,朝廷自然得派些兵勇来守卫了。」


「原来如此。」德清欢喜道:「这样一来,或者还有些微希望了!长老,德清另有要事要禀请长老帮忙。」


法心长老说:「现在局势这么纷乱,你还千辛万苦的赶到京里来,我料你也必有要事来见我,不然法忍师弟不会托你带信来的。好吧,请到里面详谈!」


到了方丈内,长老说:「德清法师,现在此地清静无人,有什么话尽说不妨。」


德清说:「禀告长老,德清此来,是希望能见到太后与荣禄刚毅等大臣,劝说他们不可纵容义和团乱杀洋人与教民,免得他日引起列强派大军来攻打我中国屠杀万民生灵。」


法心长老听德清详细讲完,摇摇头,说道:「德清法师,你这一番苦心,正是佛家弟子应做的事,符合佛陀大慈大悲之怀,令我敬佩!惟是大劫在数难逃,大乱已经如燎原之火,就算你讲得服太后,也无力回天了!何况太后如今周围的王公大臣都是信任义和团的,你人微言轻,讲也无用,更别说你怎能见着太后呢?」


德清心凉了一大半,半晌无言。


法心长老说:「德清!法忍是我师弟,你既是也归依过他,那么你也总算是自己人了,我才敢跟你讲这些实话,我劝你死了这条心罢!这是天意大数大劫,大清气数将尽,才出来这许多妖孽,大闹天下,要闹得大起兵刀,洋人大侵中国,谁也挽救不了的,你怎挽救得了浩劫?徒然白费气力罢了,弄不好还惹祸上身,我劝你死了这条心罢!你尽管在我这里住下不妨,我年老了,也应酬不了那么多贵人,你来了正好,帮帮我,跟这些王公大臣谈谈禅,开导一下他们。你闲时不妨到北京各处名胜瞧瞧,可以上西域寺去拜石藏经,戒台寺拜飞钵禅师舍利塔,大钟寺看姚广孝所铸的八万七千斤大铜钟,高一丈五,直径一丈四,内刻法华经一部,以金刚经镇边,钟钮上也刻有全本楞严咒……趁着如今还不太乱,还可去看看……」


德清说:「长老美意,德清心领了,游览之事,非我此来要务,我慢慢再游也不迟,我明知独力难挽狂澜,但是,我已在佛前许下此愿,无论如何,必须尽力而为,成败不计。既然长老与各王公大人相熟,再好不过了,务乞长老请托得力王公带德清去叩觐太后,上达天听,若得见太后陈情,德清虽死又何憾?」


法心长老叹道:「你也真是太牛劲了!既然如此,我只有尽力成全你志吧!庆亲王和肃亲王两位贝勒府中都不请义和团教神拳的,似乎较为可以帮我们!不过,肃亲王比较怕事不敢讲话,凡事依顺太后,那么,只有庆亲王奕劻了!庆亲王较为敢言!好!就这么办!我明天请庆亲王来赴素筵,介绍你与他相见!」


原来各王爷当时流行到佛寺租院习静,其实也修不了什么静,只不过是王公贵人的时尚风雅玩意儿罢了,要常到佛寺吃素打坐讲禅,谈诗讲文,才显得有身份不俗气,这龙泉寺房舍有好几百座,花木扶疏,曲径通幽,禅房雅洁,传统上成为王公贵人来此习静谈禅之所。


法心老和尚非但精通佛学,语气句句有禅机,镇服了那些王公大臣,而且他善于交际应酬,应付得十分圆满,最难得的是他从不因此而摆出大和尚架子,又不攀贵,不妄求布施,故此他一向深得王公敬仰。


法心飞笺相邀,庆亲王立刻莅临,便衣相见,以归依弟子身份拜见长老。


113.png

庆亲王奕劻


「老法师,今天干吗又破费?」


「王爷!」法心笑道:「常言道,会无好会,筵无好筵,今天老衲花了银子宴请王爷,心疼得紧,少不得要向王爷敲笔大竹杠的,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


庆亲王哈哈大笑:「老法师,快人快语,有什么需求,请尽管开声,奕劻无不尽力供养!」


长老说:「我先给王爷引见一个人。」因介绍德清上前:「王爷,这位德清法师,是我师侄,从扬州来此,德清法师是禅宗门下,出家于福州鼓山涌泉寺,遍游天下名山,名闻江南……」


亲王慌忙行礼道:「原来是德清法师!久仰了!奕劻久闻德清法师大名!德清法师只身攀越葱岭,到印度参拜佛迹,是当代第一有名苦行法师!今日得会,幸甚幸甚!」


德清忙合十谦辞道:「王爷过奖了,衲子亦久仰王爷忠耿刚正关怀万民,天下共仰!」


亲王笑道:「德清法师才是天下共仰的名人呢!如今天下哪个不闻德清法师大名?」


长老笑道:「王爷与德清既然彼此都久仰,那么就好办了,我说,德清你就开口罢,王爷爽快得很。」


亲王笑说:「我就知道这顿素筵吃了消化不得!老法师,到底何事?别卖关子了罢!」


长老说:「王爷!老衲想求王爷带德清去见太后,劝太后不可信任义和团滥杀洋人,免得将来引起国破家亡之痛!」


庆亲王愕然,旋即说:「我也多次劝过太后的了,无奈太后听信端王与荣禄,我怎么也劝不来!看这样子,义和团闹得太不成话了,终必闹出大祸来的,如今连宫中都拜了什么大师兄老师父了,个个都信义和团有法术可以杀洋人,什么飞剑、天火、五雷……唉,看样子局势已不可收拾了。太后老佛爷本人倒还好,不怎么轻信义和团邪术,只不过李莲英受了义和团总坛主李来中不少银子,总是在太后面前讲义和团法术怎么了得,端王又不住吹嘘,看来,太后也终于会被骗得信以为真的,到那时候,唉,我都不敢想了!」


长老说:「正是,如今德清发心为天下万民向太后请命,德清千里迢迢而来,就为的这件大事,除了王爷,也再没别人能够带他去见得着太后了。德清善于说法讲经,或者能劝得太后与端王等人明白过来,得免国家万民一场浩劫大祸,亦未可知。」


庆亲王说:「好!德清法师既发此大慈悲心,我怎敢不效劳?德清法师若能成功,真乃兆民之福了。好的,我去打点一切,太后这些日子心烦,我就去央李莲英劝太后召见德清法师进宫讲经祷福兼祷佛佑国泰民安!」


长老说:「一切拜托王爷了!宫里上下打点,要用银子,都归龙泉寺补还王爷。」


亲王说:「这是笑话啦!和尚敢舍命进宫劝谏太后,我忝为贵胄,反倒要拿和尚的钱?一切我包下了!」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佛
高山仰止,为民请命!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12-01 11:28:55|回复


妙叶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签名:云起何处?
发布于2018-11-14 11:59: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