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和尚(七十八)
曲1
× 请输入禅堂密院密码
×
请输入密码
×
请设置禅堂密院密码

虚云和尚(七十八)



虚云和尚(七十八)

作者:冯冯


危城古都,已经笼罩在黑沉沉的低气压暴风雨阴霾之下!德清和三百万北京居民一样在不安忧疑之中等候噩运的降临!


刘坤一、李鸿章、张之洞、袁世凯这批重臣请朝廷勿启衅的急电也挽救不了危局了。帝俄的四千多名军队,且已经从旅顺开到天津,英国海军中将西摩尔率领英、美、俄、日、德、法、奥、意等八国联军二千六百六十六名从天津开抵北京外围廊坊。


义和团三百多人鸣锣击鼓,画着花脸,佩了神符,鼓噪进攻联军。义和团自恃有老师父所赐神符护身不畏枪炮,大胆闯阵,哪知被联军的新式机关枪一轮扫射,不到几分钟,杀死了一半。这天是五月十五日晨,到了下午,又有大批义和团拥至,在落岱围攻八国联军,立即被联军歼灭了两百多人。


124.png


在同一天,五月十五日上午,北京城内,也一阵大乱。德清在龙泉寺内听到外面人声鼎沸,不知道是什么事,法心长老叫小沙弥出去打听。


「不好了!不好了!」小沙弥气急色败地跑回来报告:「打起来了!」


「什么打起来了?」德清问。


「洋兵开到永定门外来了!」小沙弥喘气喊道:「义和团在外面跟他们打起来了!武卫军在永定门内杀了东洋人什么书记……」


「糟了!」德清和尚跌足道:「这一下糟了!可真是大劫到了!」


原来这天,日本公使馆的书记杉山彬驾车到永定门外去迎接到临的日本军队进城,他在永定门碰到董福祥属下的武卫军后军守门军士查问:「什么人要出城?」


「我是大日本帝国公使馆一等秘书!」杉山彬傲慢地回答:「你们没看见车上插了大日本帝国国旗吗?问什么?」


外国人的气焰,当时其实并不单日本外交官如此,几乎任何外国人都是摆起一副优越感的骄傲面孔来对待中国人,洋人老早看穿了中国人的崇洋恐洋心理了,也老早把中国人当作殖民地被征服的奴隶。


「你神气什么?」军士受不了杉山彬的气焰:「下车!」


杉山彬发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东西?敢命令我下车?连你们的皇太后也不敢这样对我讲话呢!」


这一来更是火上加油!军士们老早已经忍受够了洋人,愤恨极了洋人侵略中国。无人不痛恨外国人,尤其是更痛恨这同文同种的日本人!甲午惨败的余痛独自血滴心头,哪一个中国人不仇恨日本人?尤其是军人,哪一个不是恨不得将日本人杀尽食其肉而寝其皮?现在这个日本外交官如此骄横,军士们怎不气愤?


「他妈的!」军士们愤怒极了,一把抓住杉山彬,把他拖了下车来!「王八蛋!」


「你们敢怎么样?」杉山彬还傲慢地叫喊:「你们这样无礼!我找你的皇太后去!」


「你去找阎王老子去吧!」军士们怒吼:「他妈的东洋鬼子!」


「你们是哪一个部队的?」杉山彬大叫:「是董福祥的?」


「你管我们是什么部队的?」军士们怒叫:「今天你闯到我们手里,是你时辰到了!」


「砍掉他!」其它军士们吶喊!「砍!」


军士们把日本人捉住,挥刀先砍掉他一条右腿,他倒在地上血泊中哀号:「你们反了!敢杀我,看我大日本皇军不踏平北京报仇!」


「尽管来报仇好了!」军士恶毒地冷笑:「你们也杀得中国人太多了,今天先该我们复仇!」


「别让他一刀死得太痛快。」另一些军士说:「慢慢伺候他!」


于是军士们又砍掉杉山彬的另一条腿,任他在血泊中叫骂。不久,又砍掉他的两条胳臂,众军士哈哈大笑:「他妈的!今天才出掉这口鸟气!」


然后他们用刀尖剖割杉山彬的腹部,挖取心肝,然后割下他的人头!众军士哈哈狂笑:又高喊:「杀光洋鬼子!」「大师兄万岁!」「太后万岁!」


军士们逞一时之快,闯下大祸了!有人飞报负责洋务的庆王奕劻。庆王大惊失色,跌足叫苦:「这……这一次可麻烦大了!杀掉人家的外交官,还免得了打仗吗?我这里拼命讨好洋人还来不及呢!董福祥呀!这一次可把我害惨了!我找董福祥去!」


庆王找到董福祥质问:「怎么你的属下杀掉日本公使馆的二等秘书杉山彬?这一下来,可不是更授洋人以借口攻打京畿了吗?八国联军已经来到了永定门外啦!这可怎么办?」


董福祥傲然道:「不该杀也杀了,不该错也错了,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兵来将挡就是了!两千六百多洋兵,有什么了不起?大惊小怪的!」


庆王顿足道:「你倒说得轻松,回头太后面前,你去回话吧!」


「太后要问,有我董某担当呢!」福祥拍胸膛道:「端茶送客!王爷,不送了。」


庆王急得好像是热锅上蚂蚁,那董福祥虽自恃有兵不怕庆王,到底庆王总是个贝勒总管洋务,在太后面前也很得宠,董福祥想了想,立刻往见端王。


「王爷!董某的部属守门军士执行戒严,把日本公使馆的秘书杀掉了!庆王来埋怨了我一顿,说叫我自向太后交代。」


端王说:「杀得好!杀得好!」拍抚福祥之背:「星五!你够气魄!你真是有种!各大帅如有你之胆量!何愁洋人不平?杀!杀光了洋人更好!管他是西洋人东洋人,都不是好东西!太后想预立大阿哥,洋人就反对,太后叫皇上瀛台读书修心养性,洋人也反对,太后也恨透了洋人了!你放心!星五,庆王要你去面圣去就去!怕什么?太后素来赏识你,也有我替你撑腰呢!」


端王最痛恨洋人,因为洋人反对太后废帝另立嗣,使太后原定选立端王之子为大阿哥的计划流产。


太后果然闻报十分焦虑,立即召见庆王、端王、崇原与董福祥。


太后垂问:「董福祥,你怎么纵容得属下杀了日本公使馆的书记?我不是再三谕令你们严饬部属勿向洋人启衅吗?你现在这样胡来,可不是惹洋兵开仗吗?」


董福祥奏曰:「皇太后!臣福祥奉命戒严以保京畿安全,部属封锁城门,不准出入,日本书记要硬闯永定门迎接日兵入城,此乃触犯我大清法律,兼以态度傲慢,出言辱及太后,军士激于义愤,一时性起,杀了该东洋人!此非军士之罪!臣愿负全责,请太后降罪!」


太后一想,此时责罚董福祥,毫无好处,徒然失去这个有力的忠心将领。此时已经是兵将太少了,怎可自斩一臂?


「董福祥!」她于是温和地说:「既然事实如此,那就不能算是你的过错,我罚你干什么?我素知你忠心耿耿,焉有故意生事害国之理?分明是东洋人太可恶!这事也不必降罪军士了!现在只看该怎样应付东洋人吧!」


董福祥叩头谢恩,奏曰:「皇太后勿忧,洋人联军兵临城下,若敢开仗,臣必然与之死拼到底!保护圣驾!杀尽洋人!以报国恩!」


「很好」太后说:「你能挡得住洋兵,朝廷决不会亏负你们的!但是听说洋兵来了两三千,你这五千兵挡得住吗?」


董福祥奏曰:「太后!福祥属下均是久征惯战之兵,武器精良,武艺纯熟,又兼有义和团师兄弟数十万人为后盾,何惧洋人洋枪厉害?」


太后说:「我早闻说你们跟义和团有来往,原来果有其事,只不知义和团是不是忠心于朝廷呢?」


董福祥大声奏道:「太后请放心!义和团人人忠心朝廷,誓死杀尽洋人,以保大清!义和团总坛主李来中与福祥是把兄弟,今领有数十万义民在城内城外,准备保护圣驾,杀诛洋人!只要福祥一句话,义和团就都效死尽忠,誓为太后与皇上杀敌!粉身碎骨也不顾的!」


太后心中惊恐:「真不得了!原来董福祥已经投向义和团了!」。她不敢表露于神色,她反而更加温和地说:「董福祥,难得义和团这样忠心于朝廷,只不知他们自称的神拳到底能不能挡得住洋枪洋炮呢?血肉之躯,拿去跟炮火并,不是鸡蛋打石头吗?我总是想,能够避免战祸就最好,打起仗来,又不知要死伤多少军民!」


董福祥说:「事到如今!还能谈和吗?我们不去打洋人,洋人也要打来的了!只好拼吧!说到义和团的神拳,自然是有的,太后请放心!」


端王也奏道:「老佛爷何不召令义和团的大师兄来宫里表演给老佛爷看看呢?奴才家中就有大师兄教练,一传就到。」


太后说:「这像什么话?」


端王说:「老佛爷!现在洋兵入京,早晚都要开仗。官军虽有一万多人,总嫌力量不够,假如抚用义和团,将他几十万人化为己用,岂非减少了乱民滋事?又可为朝廷出力打洋人!这是再好不过的了,用人之际,哪能再拘泥于规矩?老佛爷一召见李来中等大师兄,天恩深厚,义和团就无不心诚悦服为朝廷效命保国卫民了!」


太后一听,才知道连端王也加入了义和团了,就说:「怎么你也信了义和团呢?」


端王仗着自己是太后的侄儿兼女婿,说话胆大些,就说:「老佛爷,如今京城里哪一家王府不请了义和团师兄弟来教拳练法术保家安宅?庄王、礼王、铎王……肃王……连那些大臣如荣禄总督,刚毅大学士,启秀尚书,统领崇礼也都拜了大师啦!」


太后越发心惊,问道:「你们这样胡闹哪?天潢贵胄,怎么去跟这些乱民交往?这成何体统?」


「老佛爷!」端王说:「如今外面风声时势不同,义和团已经占据了京畿和直隶、山西、陕西、河南,势力雄厚,有千万之众。我们若不拜师归依,怎保家宅性命平安?只有都拜大师兄,在门前挂了大师兄的红灯,义民自然恭敬不敢侵犯,若有洋兵来侵,义民也会都来解救危难的,况且义和团忠心于朝廷,已经和朝廷官兵都拜了把子,彼此更是一条心保国安民打洋人了!」


太后说:「那么说,连你统带的虎神营亲兵也跟义和团拜上了?」


端王奏道:「正是!非此不足以与义民结成一体共同抵抗洋兵!」


「罢了!罢了!」太后大怒道:「这么说,我身边就只剩下几个苏达和宫监宫女还未拜义和团啦!」


端王说:「不对!老佛爷,只有您老人家自己还没拜义和团大师兄罢了!现在连李总管崔副总管等都拜过大师兄了呢!」


太后厉目一望李莲英,问道:「莲英,可有这事?」


李莲英慌忙跪下叩头:「老佛爷!请恕死罪,莲英和崔玉桂与宫中大小太监及宫女都已拜了大师兄!」


「为什么这样做?」太后厉声喝问。


「为的是要靠义和团保护老佛爷与皇上两位圣驾呀,」李莲英说:「老佛爷请息天怒,请明鉴!这颐和园到西苑到六宫,水陆两路如今都还平安宁静,还不是全靠义和团师兄弟在多面守护相约不敢犯渎?外面老早乱得翻了天啦!要没有师兄弟保护,还不让洋人都打进来了?」


「唉!」太后叹息:「你们这些人!越闹越不成样儿了!」


她深深明白,如今整个朝廷文武百官与御林武卫军都已被义和团控制住了。她已成为有名无实的统治者,这不由不使她肉跳心惊,在这些臣僚的无言的威胁之下,她知道自己不能不采取安抚的政策来笼络群臣与义和团了,她的口气一松,莲英与众王公大臣哪有听不出来之理?


端王就赶忙趁机说:「老佛爷!那些义民确实忠义天日可表,法术无边,足可当大任抵抗洋兵炮火。有他们保驾,老佛爷可保无忧,」


「胡说!」太后叱道:「哪有血肉之躯可挡洋人枪弹炮弹之理?这分明是一些惑人的掩眼小术,故甚其词罢了!」


端壬说:「不然!义和团大师兄的法术确实厉害,奴才和各王爷都亲眼见过的,老佛爷不信,何不召见老师父李来中御前献演,老佛爷见过才不能不信哩!再说,李来中张德成等都是炼有仙术心怀忠义,只以报国无门。老佛爷倘予召见,他们就都会深感天恩,更加死心塌地报效朝廷了。他们又不要拿朝廷钱粮,又不领赏,只盼得蒙老佛爷金口封个名义,他们就是赴汤蹈火,为朝廷效命,杀尽洋兵,哪怕神术不灵,以身殉国,也在所不计了。」


慈禧太后细细一想,完全了解自己的孤立,虽然朝中仍有袁昶等大臣反对义和团,但那些都是手无兵权的汉人大臣,而得力的强臣如张之洞、李鸿章、袁世凯、刘坤一……个个都在外省任上做总督,远水救不了近火。她不让步,又怎么办呢?她已无选择的余地了,她也想藉安抚的手段来叫义和团勿再滥杀洋人外交官引起巨祸。


她于是说:「好吧!就传他们来看看!」


于是义和团总坛主李来中,第一坛主张德成,在端王等亲王引导之下,带了一批义和团师兄弟顶尖人物,浩浩荡荡,进入颐和园,叩见慈禧太后,拳众倒是都取消了一切僭妄的排场。


「草民李来中张德成率领师兄弟叩见皇太后老佛爷!」李来中等跪伏在墀下:「愿老佛爷万岁万万岁!」


慈禧太后看那阶下叩拜的一干拳民,个个身穿黑衣短打,结实壮健。


「列位义士免礼,」太后说:「我闻得你们非常忠义,有心报效朝廷,我十分欢喜!」


李来中慌忙又再叩头:「回老佛爷!草民与义和团兄弟百余万人,无不盼望扶助朝廷,保护老佛爷和皇上,若有洋鬼子敢来侵犯皇城,草民等必定杀尽洋鬼子!断不叫他惊吓了老佛爷的圣驾!」


太后说:「你们这样忠义,朝廷不会亏待你们的。只不过,我希望你们凡事审慎,断不可先启战端,引起洋兵借口入侵。你们须知道,倘若一旦开仗,如今朝廷兵微将寡,粮饷短少,外藩远水难救近火,洋人兵器精良,我只怕难敌!若让洋人攻入皇城就不妙了,你们虽是忠义可敬,毕竟都是血肉之躯,怎挡洋人枪弹?我也不想你们白白牺牲生命。」


李来中奏道:「老佛爷!草民等自当遵旨不去先启战端,惟是洋人若先欺负我们大清,则我们亦只有与之死拼,同归于尽亦在所不惜的!草民等虽亦是血肉之躯,但得到诸天菩萨神佛仙人保佑,传授神拳神功,全身刀枪不入,洋炮难伤。只要一念真言,洋人枪炮就都自己熄灭!」


张德成亦跪奏:「老佛爷!草民等在京津就有五十万人之众,人人都练就神功,就是女众亦得九天玄女娘娘传授法术,用扇一扇就可发火烧溃洋兵。」


那「黄莲圣母」黑儿跪奏:「草民确系梨山圣母弟子,奉命下山扶助老佛爷和皇上与六宫贵人。」


慈禧太后微微一笑,她心中完全不信这些鬼话,可是她明白当前的情势对她不利。她就说:「难得你们都有这么好本事,更难得你们这么忠义!真乃义民义士也!」


端王奏道:「禀老佛爷,众义士个个身怀神功绝技,老佛爷何不降旨令其殿前献演便知。」


太后说:「正要见识见识!」


义和团首领各人莫不欢喜,谢恩起立,就在殿前表演神功起来。那些已在殿外候旨的拳民,立刻摆成阵形,个个懔悍英勇。


「禀老佛爷!」李来中说:「此乃诸葛武侯降坛所传授的八阵图是也!」


太后看那些拳民,有一批在旁烧香拜坛,叩头无数,叩得咚咚作响,李来中到坛前叩了头,张德成、黑儿等也都依次叩头,李来中手上点着火,烧化了神符,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大喝一声:「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又指着庭中的一束茅草搭成的小草篷。


「老佛爷,」他叫道:「姑且权当这草篷是洋鬼子教堂,请看草民放天火烧了它!」


他大喝一声:「疾!」用劲一指,那草篷立刻应声着火烧了起来。


慈禧略略点头。张德成与黑儿禀道:「现在请老佛爷看草民表演用罗刹女芭蕉扇扇三昧真火烧掉洋人大本营!这芭蕉扇乃是当日罗刹女用来扇火焰山的,连齐天大圣那般本事,也还怕它三分哩,莫说是洋兵了!」


那「黄莲圣母」黑儿取出一柄蕉叶形扇子,翻身一跃,轻功了得,跃上了玉石栏杆柱头,金鸡独立,用扇向一座草篷一扇,那束草立刻火发,烧成灰烬。


「好轻功!」太后赞道:「你就是人称为黄莲圣母的吗?名不虚传。」


黑儿惶恐跪奏:「老佛爷在上,草民不敢僭妄称号!草民原名黄莲就是了。」


太后已经那么大年纪,什么没听过?她什么没见过?这些低级的魔术手法,怎瞒得过她?她明知这两堆草篷突然着火,必是太监们帮助义和团,事先埋下了火药引线,用了定时时计,哪是什么天火三昧真火?这些人居然用西游记的虚构故事罗刹女火焰山来骗她,真是也太小觑这位精明听政数十年的女中曹操了!


可是太后一点也不点破,只是含笑说:「好。」


义和团首领十分得意,又令拳众表演刀枪不入。由端王叫了亲兵来,十个亲兵持着毛瑟枪,指着一排十多个拳民。


「老佛爷!」李来中叫道:「请看义和团的神功!洋枪洋炮子弹打不进!」


义和团拳民挺着胸膛,视死如归。亲兵领队一声令下。众兵开枪,硝烟射处,众拳民丝毫无伤损,仍然屹然站立。亲兵又换一批上来放枪,拳民依然无恙。


「老佛爷!」李来中叫道:「这就是明证!义和团弟儿个个都是这般身有神功,不怕洋枪的!」


太后微笑点头!「很好!功夫真好!」


其实,她心里明白,她的御林军士兵全都投了义和团,发射的是空包子弹,并无弹头的,哪里是真正的子弹?


她心中吃惊!因为她已经完全被义和团包围了!连她最亲信的卫兵也投了义和团了。她记得德清和尚的忠吿,但是,她现时还有什么能力驾御这些乱民?


「列位义士!」太后装起一脸笑:「你们真是赤胆忠心,神功盖世!朝廷和百姓都得有赖你们保护了!今后盼你们多多尽力报效国家,朝廷一定会好好封赏你们的!」


李来中等大喜,慌忙趴在地下叩头谢恩,山呼万岁。


太后又命左右:「叫内府赏赐义士!好好款待!不得怠慢!」


拳民感激涕零,趴在地面叩谢天恩,太后退回寿宁宫去了,她一点也不表示出来,可是她内心深深知道,她已经完全孤立了,这北京城中的真正主宰已不再是大清皇朝太后与皇帝!真正的主人是义和团!


她知道巨大的灾祸即将来临!


德清和尚在龙泉寺听说到这许多遽变消息,他也知道:中国人的大祸已经临头了!


他知道了太后已被端王与荣禄串通义和团胁持着!


他感到沮丧失败,一场苦心努力,希望化为泡影!他跪倒在佛像座下痛哭,他不是为自己的失败而哭泣,他是为了万民而痛哭!


刀光剑影,炮火连天,尸横遍城,血流成河,哀号惨叫……那景象已经近在眉睫了!











评论者
<-点击左侧图片可以登录或注册新用户





今佛
恭敬顶礼师父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11-27 15:59:42|回复


今佛
? ? ?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11-27 15:58:47|回复


今佛
感恩师父? ? ?

签名:觉空声空本然空
发布于2018-11-27 15:55:22|回复